第900章 恶因善果

第九百章 恶因善果

郭明辉真的很生气,不过,面子虽然重要,可是听到陈太忠话里的意思,还是不敢胡乱发作,永泰县的事情,那可是上过《天南日报》的。

永泰县的县委书记,是走了他母亲蔡莉的路子,才升上去的,所以当时永泰山搞旅游缆车的时候,用的是郭明辉介绍的一家台湾公司的货。

这件事之所以被抖出来,大约是因为省电业局全省农网改造的事情,有人跟蔡书记打招呼,想插手这活儿,不过其时杜毅和蒙艺来天南都没有多长时间,这边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就找到了蔡莉。

蔡书记本不想管,只是实在却不过情面,就答应试试看,谁想,她刚找到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马上永泰县缆车出事儿,紧接着就上省报了,要说两者一点关系没有,鬼才信呢。

蔡莉深知,这件事不太可能是夏局长搞出来的,道理很简单,新闻旁边就是评论员文章——夏局长没那能量,指使不动党报,尤其是这反应速度,能做得到的,整个天南不超过六个人。

蔡书记见到报纸,最初还没反应过来,只当是那永泰县县委书记惹人了,谁想她儿子郭明辉拿着报纸就过来检讨了,“妈,这个缆车的事情是我介绍的,不是对着您来的吧?”

不是才怪!蔡莉马上反应了过来,知道有人要给自己上眼药了——或者还会更狠,于是马上安排人手去打探,可是这线索,也就是到了省委宣教部长潘剑屏那里,就戛然而止了,潘部长直接递的稿子。

潘部长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他在这个位子已经呆了八年了,八年的省委常委,守着一个清汤寡水的宣教部再无寸进,那肯定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了。

既是这样。潘剑屏反倒是“无欲则刚”了,守着这么一个宣教部。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但是,潘部长的目标很明确:小错误可以不断,大错误绝不能犯。

所以,蔡莉知道,既然是潘剑屏这里示意的,她再追查也没用了。

那么。我最近到底惹什么人了呢?蔡书记百思不得其解,她一般不插手不属于自己范围的事情——当然,这里说的插手,是指蔡书记所处地这个层面上,永泰县那点小事儿,根本不算在内,那不过是个小孩子在胡闹。

想了半天。蔡莉才想到:莫非是农网改造那件事?

农网改造也不是小工程。天南省全省地农网改造。三年内要投资七十个亿。不过这七十个亿涉及方方面面。没可能是由哪一家或者哪几家吃得下去地。托蔡莉打招呼这一家。目标也不过就是三四个亿。不算很少。但是对一个排名第三地省委常委地招呼来说。也不算多得过分。

想来想去。蔡莉就认定。这件事才是导致永泰县事发地缘故。所以她很痛快地给夏言冰打了一个招呼:我介绍那个公司。不过是让省电业局多个选择而已。你们不用考虑我地想法——我是个门外汉嘛。

于是。此事遂平。毕竟。蔡书记平日里是很少惹人地。口碑尚算不错。换个人上来还不如蔡书记地话。大家折腾什么?

倒是永泰县因为此事。折了一个县领导。两个局长。不过。他们在当地。或者算得上一霸。在蔡莉这种层面。那就是无足轻重地小卒子了。

这件事。真正明白其中味道地人。真地不多。甚至怕是那写文章地“评论员”。怕是也不知道自己地炮弹震慑了什么样地人。

当然,郭明辉在永泰县干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很多,甚至,那台商提供给他的两个少妇,还在县委宾馆因为替“明辉”买宵夜的事情,光着身子大打出手,传为一时地奇谈。

所以,一听陈太忠的话里带了“永泰县”三字,他的神经登时就绷紧了——他并不知道,陈太忠指地,仅仅是他认为的一桩小事而已。

可是,他又着实地不摸陈太忠的深浅,眼下能做的,不过就是试探一番,要知道,永泰县那桩事儿,来得莫名其妙,去得也莫名其妙,官场中最让人担心,并不是摆明车马的对垒,而是不知道从哪里发来的飞刀。

隐藏在暗处地算计,永远是最让人警惕和胆寒的。

再说一点那就是,永泰县的事情,看似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由于此事去得也蹊跷,很有些相关责任人,目前活得还比较轻松——是的,类似的人不止一个,想灭口都不可能。

那也就是说,这是一柄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像纠缠着彭重山的隧道掘进机一样,可以忽略,但是无法忘却。

听了他这话之后,宋主任苦笑一声,心说找警察搞陈太忠?拜托,你办完事拍拍屁股就回素波了,我宋某人还要在凤凰混呢。

头一侧,他就看到了身边的李勇生,两人都是副主任,不过一个是新扎的,一个是多年地老常务副了,宋主任一拍李主任地肩膀,“小李,你在警察局,哥们儿不是很多的吗?”

“啧,”李勇生嘬一嘬牙花子,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搞明白郭明辉到底是什么来头呢,不过看宋主任地样子,此人的来历,应该是不那么简单的。

当然,再不简单,也是被陈太忠打了,还是没脾气的那种白打,所以,李主任也无须顾忌太多。

只是,陈太忠惹得起的,却未必是他惹得起的,有了如此的认识,李勇生苦笑一声,实话实说,“这个……宋主任,我听说,王宏伟见了陈太忠都头疼啊。”

“王宏伟?”郭明辉听过王局长的名号,“凤凰警察局局长?”

“现在是政法委书记兼警察局长了,”李勇生撇撇嘴,状似颇为无奈,心里却是在嘀咕,小样儿,凤凰也是有能人的,“管着公检法司呢。”

“切,这还没王法了呢,”郭明辉冷笑一声,揉揉肚子,“算了,没兴趣玩儿了,找个地方坐一坐聊聊天吧。”

这厮的这一脚,还真他妈的的狠了,这个面子,老子早晚是要找回来的。

想是这么想,可是现在,郭明辉却也不敢将事情搞大了,勇气往往是源于无知,知道得越多离真相越近,勇气这玩意儿泄露得也就越快。

当然,敢于直面真相,那才叫真正的勇者,不过这种人通常都死得很快,郭明辉不是勇者——在少妇的肚皮上时例外。

他这里稀里糊涂地纠结着,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矮胖的李主任已经不见了去向,不过,他倒也没在意,只是拉着那个宋主任悄悄地走到一边。

“宋哥,”他比宋主任小了起码二十多岁,这个哥叫得却是挺自然,身份的差异足以弥补部分年龄的差异,“这个陈太忠,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他用自己的名字,修了一个水库,”宋主任耸耸肩膀,很无奈地叹口气,“蒙艺来剪的彩,我就知道这个,其他就不知道了。”

“不会吧?”郭明辉虽然不在体制内,每天耳濡目染的也不少,听到这件事,登时抽一口凉气,“这是个人崇拜啊,*都反对的,蒙艺居然……居然敢去给他剪彩?”

“人家是善举啊,陈太忠监督这个善举,所以挂名,”宋主任笑一声,笑容里有点捉摸不透的东西,“善举也要人监督的嘛——章书记和段市长都是这个意思,蒙书记觉得这个解释,说得过去嘛。”

这话里,就扯出了三个大人物,蒙艺那是不消说了,严格说起来,章尧东只是屈居在地级市而已,要说在天南的排名,也不会差到哪里,段卫华……自然也不会很差。

宋主任的意思,那就是很明显了,明辉啊,我知道蔡书记厉害,也知道你很生气,不过,对某些人嘛……咳咳,也没必要跟那些小人物计较。

郭明辉听明白了,一件涉及个人崇拜的事情,就被人这么轻描淡写地解释过去了,陈太忠和蒙艺的关系,那还用问吗?

某一个人,能让中央委员甘心为其担当干系的话,背景什么的,那就不用再谈了,而且宋主任也解释得很明白了,这件事陈某人有较为充足的解释,而蒙一号听取了解释,并且通过剪彩的手段,表示了支持。

郭明辉真的很想在这件事情上做做文章,但是他很明白,自己估计是无能为力,反倒是十有*会给母亲招来若干麻烦。

若是他知道,章尧东正是因为永泰县一事得到启发,才有了“善举也要监督”的说法,估计就要泪流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