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惊艳的一条龙

第九百三十五章 惊艳的一条龙

现在,陈太忠手里是一万到九万的一条龙,另外是一对八筒加三四筒,叫的是二五筒的口,顺手摸上一张南风,这牌海底有俩了,他想也不想,扣住南风不打,抬手就是一个四筒扔了出去。

这胡牌打得登时就没口了,孙姐看得就是眼一直,“呃……这么打啊?”

他这四筒才一落地,对门的女子一推牌,“四筒碰了,好久不见个筒子了,你们捏得都挺狠的嘛。”

说话间,陈太忠的上家将牌打了下来,是张绝张红中,没人碰的了,陈太忠伸手一摸,也是一张绝张,白板!

陈某人略一踌躇,继续扣下,拎着两万扔了出去,得,这下可好,手里的一条龙也成散龙了,孙姐想说什么来的,终于硬生生忍住,只是转眼看看荆紫菱,想观察一下此女的反应。

天地下有这么打牌的吗?二五筒这口不错啊,多少把下来好不容易有个胡相了,瞎折腾什么呢?

荆紫菱脸上还是淡淡的笑容,一点都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事实上她心里隐隐有些兴奋,这张两万,还会有人碰的吧?

果不其然,“碰了,”陈太忠的上家二话不说,就将牌碰了过去,顺手扔张垃圾张子,陈太忠伸手再摸,活生生地摸回一个三筒来,凑成了一对麻将。

孙姐登时就倒吸一口气。陈某人却是兀自不觉,仔细思索半天,放出了手里地绝张白板。

下家已经听牌了,摸个八筒上来,看看海里有一个了,心说这牌是熟张出不了对子了,随手一放,陈太忠笑眯眯一推牌。“碰了,哈,好半天才见一张筒子……南风。”

下家这下就有点郁闷了,又摸了一张牌上来,犹豫一下,“九筒,来,小陈你再碰了。”

九筒也是早早就见一的张子了,不过牌都快摸完了还这么冲。别人都猜得出,此人已经听牌了,陈太忠的对门摸起一个二条孤张。见河里没有,登时就扣住了。

她手里还有个二万三万的搭子,琢磨一下这二万才碰了,三家都不要,说不得就将搭子拆了,抬手打一张出来,“我是庄,可不能点炮……二万!”

“胡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将牌一推,“庄点一条龙。呵呵,谢谢啦。”

满桌登时无语。

好半天,陈太忠的上家才愕然地发话了,“刚才我碰的二万,是你的吧?”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孙姐就拍着他的肩膀,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高,高人啊小陈。我可从没想过,麻将还可以这么打。”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其实是出错牌了,谁想到歪打正着……那个,七个点子,”这一把牌,他就将损失打回了一半。

接下来,他还是规规矩矩地打牌。只当刚才一把没有发生过。不过经过这么一盘,他地手风莫名其妙地就兴了起来。又打了三圈,居然赢了二十多个点子回来,引得身后观战的人也多了起来。

甚至,那被称做邵总的瘦高青年也走了过来,看陈太忠打牌,看了一阵,他咳嗽一声,“小孙,加注成不成啊?”

“你随便,”小孙笑嘻嘻地点头,“不过娱乐为主啊,不能超过五个点,谁不想吃注可以不吃。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帮人赌的是什么,只是别的不说,只冲着一副翡翠麻将也想得到,涉及到的东西,不会很便宜,连他这帮手的,都是两万一个子儿,成本尚是如此,目标还用问吗?

可是偏偏的,大家都是不怎么在乎的样子,还能随便走动看牌,没一点紧张气氛,也没见人虎视眈眈地提防出千之类地,家大业大也不是这么玩的吧?。

要不,打得狠一点算了,陈太忠知道,估计人家不会告诉自己内幕,可是他还好奇得很,于是,他手上的牌打得更慢了。

虽然他能看清楚每一张牌,无论是架上地还是别人手上的,可是他并不能主导别人的意愿,还要盘算每一张牌出了之后,会引起牌局怎样的变化,和各人不同的反应----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加注之后,大家加得也挺温柔,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加俩点儿,这么算下来,一旦胡一把就是五个点子,比之刚才大了四倍。

又打两圈,陈太忠手边就赚了一百多个点子,算人民币也二百万了,帮邵总打牌的那位终于输光了,“好了,不玩了。”

“没到八圈呢,”孙姓女子笑嘻嘻地插话了,“真不玩了?”

“不玩了,”邵总悻悻地点点头,“郁闷死了,你的朋友里居然有这种高手,”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看陈太忠,“你做什么生意的?”

陈太忠上下看他一眼,咳嗽一声,笑嘻嘻地反问,“你做什么生意地?”

听到他不答反问,邵总的脸色变得越发地难看了,也不答他而是转身看着孙姓女子,“小孙,这朋友做的买卖很大?”

“少扯了,人家是体制内的,”孙姐得意洋洋地回答他,“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你怎么这么问人家?”

“哦,体制内的,”邵总听到这话点,脸色好看了不少,冲陈太忠一伸手,“朋友,认识一下,邵国立,开个小贸易公司,呵呵。

“陈太忠,就是一个小公务员,呵呵,”陈太忠也伸出了手,刚才他有点不满意这家伙的张牙舞爪,可眼下一看,此人倒也算拿得起放得下,虽然有点情绪马上就控制住了,这气量倒也算将就,虽然比哥们儿那是要差了一点。

既然大家都是一副谦虚或者说神秘兮兮的样子,他自然也不会去说那么清楚,事实上他已经清楚了,自己这“全中国最年轻的副处”,在京城真要洋洋自得地卖弄一下,估计最可能收获的就是无尽地鄙视,或者还会有点暗箭什么的。

所谓是献丑不如藏拙,你们这样,我也这样好了。

见他这副模样,别人也没当回事,接下来就是喝茶聊天儿了,陈太忠和荆紫菱坐到一起,看着另一个男子带来的茶艺师在那里搞什么茶道,一时间有点恍惚了。

难道京城的生活就是这样的?陈太忠总觉得自己跟这种氛围有点格格不入,而且这个圈子似乎也在隐隐地排斥自己。

其实,这还是他表现的拽了一点的缘故,别人都是多少年的交情了,他这么个外人肆无忌惮地出风头也就算了,居然不怎么买邵总的面子,很难不让别人生出同仇敌忾地心思,京城人地优越感,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总算他是在地方上混体制地,这帮人虽然心里有所不忿,倒也懒得计较,毕竟他们的能力范围主要是在京城,虽然势力辐射全国,可真要跟地方上某人较劲的话,不是不行,但是太麻烦实在没什么必要。

而且陈太忠的鸟样也说明他身后大约是有点什么势力,又有那么年轻漂亮的女朋友,所谓“少年得志”,大约也就是这样了。

聊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陈太忠和荆紫菱基本上只是带了耳朵,眼见晚饭的点钟就要到了,两人走到南宫毛毛身边,低声嘀咕两句,相偕着扬长而去,也没跟别人打什么招呼。

“这家伙到底什么路数啊?”他一离开,带了茶艺师的男子问那孙姐,孙姐笑着摇摇头,“就是一个小处长吧,来京城办点事儿……南宫,刚才他跟你说什么来着?”

“他说不用我开车送他俩了,正好要出去拜访两个老人呢,”南宫毛毛知道,孙姐是以为对方心里惦记那点儿酬金呢,不着痕迹地摇摇头,示意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他深深知道,在这个圈子里,请人来打牌没什么问题,可要是花钱请,未免就有点贻笑大方了,这也是那孙姐输得有点恼火了,才央他找个会打又知根知底儿的生面孔来。

“年纪这么轻,处长的话,倒是挺有发展潜力的,”邵总笑吟吟地点点头,根本没有输了钱的烦恼样子,“我看他打牌还成,估计给领导送钱的水平不低。”

“那是你没见过他送钱呢,”孙姐虽然没参加范董的牌局,可是从南宫毛毛的嘴里听说了不少,“他要是想送钱给你,你手气再臭都能赢。”

“哈,那哪天招呼他去澳门玩玩,”邵总一听就高兴了,“要不上赌船也成,这家伙的性格,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