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小有收获

第九百四十四章 小有收获

当然,范如霜的暗示方式,还是比较独特的,“太忠你这次辛苦了啊,嗯,有兴趣去澳门玩一玩不?可以带家属,费用我们临铝全包了。”

嗯,澳门?陈太忠一听,显然就有了一些联想,仔细想想,还是笑着摇头拒绝了,“呵呵,家属的话,这点钱还用麻烦范董?要是带单位的人,倒是能考虑一下……”

“带你业务二科的团队都没问题啊,”范如霜也笑着答他,“呵呵,反正去一次了,费用从这次的经费里走就行。”

“哈哈,我说的是科委,”陈太忠笑得有点不怀好意,“四百多号人呢……”

啧,这小子还真的没大没小,范如霜被他气乐了,你还真敢张嘴啊,不过经过这么几天接触,她倒也知道,这厮是有口无心,其实心地不算坏,做人也行,就是那张嘴有点缺德。

“四百多人,除了县区科委,你连三产都算上了吧?”她恨恨地瞪他一眼,“有些人,你对他那么好也没用不是?就像我们这儿这个大师傅。”

甄主任那天去劝那大师傅,大师傅认为对方嚼自己的舌头根儿在先,死活不肯向荆紫菱道歉,这原本也无所谓,不过那大师傅固执己见的理由是——我是临铝正式职工,盆子放得重了点,你凭什么让我道歉?

可人家是贵客啊,市场经济是什么,你懂不懂啊?面对自己的“正式职工”,甄主任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偏偏还没办法发作。

后来,还是甄主任找个理由,向陈太忠解释了一下,陈太忠倒也没在意——荆紫菱错在先嘛。

可是这件事,却是让范如霜耿耿于怀,驻京办是临铝的门面。对外窗口,怎么能有这么没眼色的呢?她就有心安排其下岗,倒是陈太忠觉得,没必要小题大做。

最后,范董事长将此人打发回临河了,大师傅走的时候。嘴里还嘀咕呢,“我正好回家,好像谁愿意天天在北京呆着似的。”

他还真等着下岗呢。下岗之后关系还在临铝。又有下岗工资可拿。在北京还能找个月薪五千地活儿。这才是最好地结果呢。

范如霜一听别人翻来地闲话。心里更火了。这还是人家小陈说情呢。这家伙知道好歹不?“他想下岗?做梦去吧。不想干了就辞职。”

眼下她这么说。自然也是有感而发。“小陈。你团结好大部分地干部就行了。”

得了得了。不就是邵国立那点事儿吗?陈太忠心里敞亮着呢。眼见范董事长说话正正经经地。他也懒得阴阳怪气了。“说正经地啊。邵总真有心地话。让他去天南找我商量吧。范董你也知道。这次我出来很久了。耽误了很多事啊。”

于是。这件事目前只能就此打住了。范如霜还不能说什么。她好歹也是一方诸侯。做事儿不能太自降身份了。

在来了北京一周之后。范董终于能同陈主任坐同一趟班机回素波了。让陈太忠惊讶地是:黄汉祥居然来机场送行了。真是很给面子。

当然。黄总主要是为了送荆紫菱来的,顺便还带了黄老给荆老写的字儿,不过那字儿陈太忠无缘得见——是要荆以远亲启地。

好在,黄老写了不止一幅字儿,还给陈太忠写了一幅,很久之后,陈某人才知道,这固然是黄老的爱护之意,却也不乏较量和卖弄的心思。

你荆以远比我还小两岁呢。就早早封笔了。看看我黄某人,连着写两幅字儿。都没什么问题的嘛。

他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这种便宜都能占到,怪不得章尧东要羡慕。

荆紫菱家教不错,自然不会私拆来看,可是陈太忠刚上了飞机,就不管不顾打开来看了。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黄老的字儿写得也不错,不过这内容让陈太忠有点郁闷,“虽然写了赠凤凰科委,可总觉得……这东西好像满大街都是,要是能写个书赠陈小友之类的题跋就好了。”

“得了,你知足吧,”荆紫菱愤愤不平地说他,“有了赠凤凰科委这几个字儿,那可就绝对不是大路货了……是不是啊,范阿姨?”

敢情,范如霜见陈太忠打开了手上的卷轴,说不得也从座位上站起,凑过来看一看,要是平日里,她肯定会注意一下形象,不至于这么毛手毛脚,可这是黄老的字儿啊。

反正在陈太忠面前,她地形象也没办法保持,看着这幅字儿,范董轻叹一声,“真是太不公平了,小陈啊,这是我请你帮忙办事,可是看起来,你的收获比我还大啊。”

“好心有好报嘛,”陈太忠听到范如霜也这么说,心情登时畅快了起来,轻手轻脚地将这字儿卷了起来。

范如霜回到座位上之后,这心情还是有点不能平静,黄老有多久没给别人写过字儿了?给小陈的写地字儿居然带了题跋,看来还真要注意跟这家伙处好关系了。

范董同范晓军和吴敬华也照过面,按说那俩在黄老面前更说得上话,不过那时候,那两位已经是天南省副省级的干部了,她就算想结交,人家也得看得上她呢。

眼下这只潜力股,那是没理由再放跑了,难得地,她又是处于居高临下的位置——范董自认如此,随便关照一下,岂不是很容易建立起更密切的关系?

看来得给小陈办点儿实事儿了,想到这个,范如霜的脑瓜转动了起来,很快地,她就想起很久以前说过的一件事情:引见邓健东给陈太忠认识。

其实,她跟邓书记的关系确实很好,这件事可操作性极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双方都没有恰当的时间,眼下拿出来说说,应该是不错的。

于是,就在下飞机地时候,她逮个空子,跟陈太忠旧话重提。

陈太忠听到这个建议,倒是有点纠结,他真的很想马上就回凤凰了,这次出来,素波缔结友好城市加十佳青年加北京之行,已经耽误了他太多的时间,凤凰那儿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呢。

可是同时,他又想起了王浩波,王书记的副厅还不是特别地扎实,要是能在邓健东这里落实一下,那显然是再好不过的了,邓书记本就是省委常委,组织部又肩负着干部考察的重任。

见他犹豫,荆紫菱略略提示一下,“你不是说要去香港的吗?还得从素波转机吧?”

这倒是提醒了陈太忠,他已经答应了蒙艺,要尽快地将那两亿投资打到账上,调戏省委书记的罪名,那可是很大的。

“算了,估计我去不了啦,安排个人去好了,”他苦笑一声,摇摇头,转头看看一脸期待地范如霜,“我有个朋友,最近正想上进一下,归邓部长管。”

“升副厅?”范如霜随口一问,却是道破了无限机关,这个坎才是省委组织部最合适管的,低点没太大必要,高一点的话,邓健东一人的能力,却也基本不管太大的用了。

“范总身在企业,对我们这一套也熟啊,”陈太忠笑笑,“方便不?要是方便就安排一下,不方便我就先回,唉……怎么就这么多事情呢?”

结果两人联系一下,邓健东刚飞北京,王浩波一听说陈太忠回来,忙不迭地应承了下来,“这两天就报名单了,副书记推荐的就是我……太忠你一定要呆一天啊。”

得,这下倒好,范如霜回她的临铝了,陈太忠倒是在素波停下了,这次又是四人的小聚会,除了他俩,还有许纯良和雷蕾,基本上也都是熟人了,倒是李英瑞泡在了凤凰忙跟甯家合作的事。

“这次北京之行,有什么收获没有?”王书记最近没命地在单位里夹着尾巴,一见到陈太忠,总算能活跃一下了。

“也没啥事儿,就是陪人打麻将、玩儿,能有啥收获?”陈太忠笑着答他,“倒是感觉范董挺可怜地,在天南也算号人物,去了北京啥也不是。”

“北京是水深啊,”雷蕾叹口气,旋即一转眼看看他,“待了这么久,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吧?”

“哪儿有那么容易地?你也不看看他们办的是什么事儿,”许纯良笑着接口了,“这种大项目可不是随便说说地,那是跑部啊……跑部钱进,有的是花钱的时候呢。”

“跑部钱进,这话精辟,”王浩波笑着点点头,“对了太忠,你的那个事儿啊,我了解了一下,里面还真有点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