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充分利用——六十三章

第九百六十章 充分利用——六十三章

当天晚上,陈太忠并没有怎么忙乎,倒是支光明忙了一个没够,一千多万英镑,那得找地方安置,又得安排人看管再加联系买家,

这钱的去向,两人也商量好了,直接以光明集团的名义拆借给丁小宁的新京华酒店,利息什么的做个假协议就完了,到时候陈太忠直接从新京华酒店拿钱出来上交省里。

这中间环节是必须有的,怎么着也是个过场呢不是?好在陈太忠的身边人里,有丁小宁这么个异数,不但对他死心塌地,又是甯家的亲戚,好死不死地还刚盘了一个酒店下来,简直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真是苍天有眼。

至于说光明集团的这钱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肯拆借,这事儿也是不怕查的,反正其时银行的体系尚未完善靠上了甯家这财神,钱倒来倒去的,三两个回合下来就说不清楚了。

反正,天南省是绝对不会去追查陆海省的光明集团的,陆海这边想追究,支光明也得配合呢现在他跟几大银行关系都很一般。

安排妥当了这些事儿,苏厅长那边的消息也打探了出来,这边想扶的厅长,既不是在争斗的那二位,也不是要下的常务副厅长,而是一个曾经因为经济问题被双规调查过的副厅长。

这个叫祖宝玉的家伙似乎是惹了什么人,被查得死去活来的,好在最终地结果。他“经受住”了组织的考验,不过饶是如此,也差一点就干助理巡视员去了,眼下实在低调得紧。搁给外人说,那就是一个等着退休的主儿。

机票也买到了,不过陆海这经济大省跟天南又不一样。两天内去深圳的机票都没有了,只能买了去广州地。然后选择火车或者出租什么的进深圳了。

临上飞机前,支总还拉着陈太忠的手叨叨个没完,“从深圳回来,说成啥也得过来转一圈再回去,要不然小心我跟你捣乱。”

接下来一路无话。陈太忠赶到深圳地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寻个酒店住下之后,二话不说将服务员喊了过来,甩出一千块钱,“帮个小忙,这点钱就是你的劳务费了。”

服务员是个年轻漂亮地女孩,见状犹豫一下,不肯伸手拿钱,“这个……您在房间等着就行了,有电话联系你呢。”

陈太忠眨巴着眼睛看了她一阵,看得小姑娘脸有点发红。将目光转移到墙边的圈椅处。才哈哈一笑,“你想什么呢。怎么思想这么龌龊啊?”

“没事那我就走了啊,”服务员转身就向门外走去,听到身后那厮大笑着说话,“我是想让你帮我买点杂志、报纸什么的嘛。”

这下服务员是明白了,平时里偶尔也有提这种要求的客人,可是这个年轻人给她一种很邪行的感觉,说不得加快了脚步,嘴里兀自解释着,“大厅里有报纸……”

当然,接下来就是那服务员说地程序了,两分钟后电话响起,问陈某人要不要服务,陈太忠心说哥们儿时间宝贵,这肯定不能耽搁的嘛,“要了,有多少服务都给我喊过来。”

五分钟后,十七八个“服务”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就进来了,一个个穿得煞是清凉透爽,叽叽喳喳之间,粉臂**横飞,更有两个姿色不错地女人,竟是径自坐到了陈太忠的身边,伸手去挎他的臂弯。

“这么多人啊?咳咳,”陈太忠轻咳两声,“谁知道电子科技城怎么走?知道的留下,不知道的可以走了。”

众多特殊行业的从业者登时石化。

坐在他身边的那俩女人更是痛快,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走人了,嘴里还嘀咕呢,“这人有毛病……”

这话搁在平时,陈太忠肯定要理论一番的,不过他现在是懒得计较,接着就是一个小姐发话了,“这个怎么算钱啊?”

“钱不是问题,”他咳嗽一声,“哥哥我赶时间,谁能帮我买点电子啊科技方面的书和杂志?越多越好,我出劳务费。\\”这话出口,看他的神情不似作伪,就有人发话了,“开什么玩笑,我们又不是干这个地,”登时又去了十来个小姐,只剩下三个小姐还呆在那里。

“靠,赚点正经钱很丢人吗?”陈太忠真地有点忍受不住了,“咳咳,就你们三个了,给我……”

“我赚的就是卖肉地钱,”一个小姐受不了这话里所含的奚落,转身再度离开,总算剩下的这俩还好,不但对深圳比较熟悉,也知道从哪儿能买到陈太忠所要的东西。

一人给了一千,算是要这二位买东西的定金,将两人打发走之后,陈太忠猛地想起,自己在深圳似乎还有熟人的嘛。

袁望那同学,可不是就是在深圳的什么公司当副总来的吗?搞射频卡的……那人好像叫单水?他使劲想了一下,死活记不清楚了,说不得打个电话联系一下袁望。

单副总一听陈主任来了,立刻抛下手里的事情赶了过来,等他听说,陈太忠想要靠那些小姐收集一点前沿的科技资料,笑得直打跌,“哈哈,这种事情,你交给我办就好了,小姐懂什么啊?”

“我这不是怕你不在吗?”陈太忠自然不能说,我差点忘了深圳还有你这么一号人呢,“那现在说好了啊,以后这活就交给你了,科委给你发补贴,不过不要那种凤凰都能搞到的大路货,要这世界之窗流行的东西。”

“这点补贴我可是不缺,”单水叹口气摇摇头,“什么时候我出来自己创业了。陈主任记得拉一把就成了……唉,昨天又跟销售上的老张吵架了,给别人打工,就是憋气。”

“早就让你去凤凰呢。谁要你一直拿不定主意呢?”陈太忠笑着拍拍他地肩膀,“对了,这个公交一卡通开发得怎么样了?”

受了梁志刚那保护罩的刺激。邱朝晖最近在狠抓射频系统的完善工作,既然已经做不到最快的了。那我就做到最好地。

“可惜那个是要跟你们科委合资啊,我还是想做独资的老板,”单水这思路是典型的深圳思路,他并不怕陈太忠为此而生气,在这里。炒人和被炒、起家和仆街地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个年代敢来深圳的,大都还是比较自信地,是的,人人都想做老板。

“要是你们科委的钱,能投到深圳来,那就太好了,”这是单副总的感慨,他有点舍不得离开这座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

“深圳地钱,已经够多了,还要投资的话。别地省活不活了?”陈太忠可是没心思往这儿投资。他只关心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现在有什么比较流行的项目?”

“流行的项目真的太多了。多到你忙不过来,”单水轻飘飘地扔了一句话出来,“不过很多都是短平快的项目,不一定做得长久,很可能刚开发出来就已经过时了。”

我怎么就不知道,深圳人的优越感也这么强呢?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单副总这话很有可能是实情,但是这厮说话的口气,他不是很欣赏。

“好了,不说这个了,”单水挺热情地相邀,“这也五点多了,出去转转吧,带你游一游深圳的车河。”

不过就是到处堵车嘛,还说什么车河?哥们儿可是对空气很敏感的,陈太忠对这个建议委实提不起什么兴趣来,“算了,上街走一走好了。”

“那成,天气太热,晚一点出去吧,”单副总笑吟吟地提示他,“不过你要带上证件啊,没有证件,万一被人拦住盘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不是个循规蹈矩地主儿,可是干过一段时间地政法委书记,相关的法律法规还是比较注意地,“边防证儿和身份证我带着齐全呢,还有工作证。”

两人正絮絮叨叨地聊着呢,一个小姐推门而入,手里捧了一个大大的纸袋,“这位大哥,我找了半天,就找了这么多书。”

单水不等陈太忠发话,就走了上去,信手翻看一下小姐拿来的资料,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些……这些都是大路货啊,像这慧聪商情根本都是免费发放的,是做广告的企业出钱……”

总算是他还记得,找来这些东西的,是个小姐,说得太过未免显得自己刻薄,于是硬生生地打住了话题,笑嘻嘻地点点头,“嗯,不过,有些东西,你们天南应该没有。”

那小姐收集的这一波东西,连上车费之类的,就是三百多,陈太忠扭头看看窗外,虽然已经五点多了,可是燥热依旧,空气因为被炎热的地面烤灼,使得街边景象看起来有些扭曲,又有一点飘忽不定的感觉。

这么炎热的天气,倒也难为了这小姐了,再想想又耽误了人家的“买卖”,陈太忠略一沉吟,点出十张票子塞进对方手里,“嗯,挺辛苦的,这是你的报酬。”

小姐看看手中钞票上的伊丽莎白,又看看一边的“50”字样,警惕地扫了陈太忠一眼,“我不要这个钱,我要人民币。”

“你新来深圳的吧?”单水实在忍不住了,陈主任点给你五百英镑,买这几本破书,怎么,你还嫌少啊?

第九百六十一章419

那小姐闻言,狐疑地看一眼单水,“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是什么钱?”

“英镑,五百英镑,合人民币七千都不止,”单水无奈地瞟她一眼,“我说你拿了钱还不赶紧地走啊?小心我抢你的……我说陈头儿,你这手脚太大了一点吧?”

“你别这么看着我,”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摊手。“我只是觉得,这天气有点热,人家挺辛苦……做正经事儿也能赚钱不是?”

那小姐听到他俩这么对话,眼珠转转。一弯腰,将那一叠英镑塞进鞋里,只留了一张拿在手上。转身就走,“我出去问问她们。”

陈太忠并没有将手上所有的英镑都拿给支光明。因为他盘点地时候,发现这数字有零有整的,他觉得全部拿出手挺苛碜的,给支光明留了一千一百万,须弥戒里就留了二十来万零头。

反正翠心须弥戒里地方够大。有点英镑,海洛因还剩了四块半。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是不少。

“今天是周日,明天我请你去几个朋友地公司转转,有时间再去玩玩,”单水冲他笑笑,他只当陈太忠来,是专门为了科委考察项目的,“晚上先请你吃冰。”

他既然存了炒老板鱿鱼的心思,当然就不想带陈太忠去自己地公司,现在的老板。都是鬼精鬼精地。万一听出个眉高眼低的,岂不是很不妙?

正说着呢。单副总的手机响了,却是丈母娘打来电话,说他老婆肚疼得厉害,看样子是要生了,“赶紧地回来,去医院啊。”

于是,陈太忠又成孤家寡人了,约莫在一个小时之后,另一个小姐也回转了,这位估计是得了前一位的通知,招呼了两个民工,吭哧吭哧地搬了四个大纸箱回来,里面全是报纸资料什么的,“你给地那五百不够,又花了我三百多呢。”

“好说,”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要人民币还是要英镑?”

“英镑,英镑好了,”小姐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我比她买回来的书多吧?”

这话地意思,陈太忠肯定明白啊,说不得点了二十张面值五十的英镑出来,交给了她,本来还想说一句“好好做人”什么的,谁想那小姐麻利地掀起裙子,当着陈太忠就将钱向内裤里塞,一点都不带忌讳的。

看着那白色的情趣内裤里,有些许黑色若隐若现,他心里叹口气,得了,啥也不用说了,干啥的就是干啥的。

那小姐一边藏钱一边斜眼看他,发现这家伙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下身,若有所思,索性一猫腰,将内裤褪下一点点,露出些许黑色毛发来,冲着他抛个媚眼,“呀,热死我了,老板,能不能在你这儿洗个澡啊?”

“去去去,”陈太忠笑着抬手撵她,他去别的地方不点小姐,可是跟幻梦城地一帮小姐挺熟地,自是知道该怎么同这样的人打交道,“别勾引我,我不吃这套。”

“不要钱呢?”小姐不屈不挠地盯着他,脸上笑意盈盈,任是谁也知道,拢住这么一个出手阔绰地客人,可是比那些零散买卖强多了。

“我要跟你要钱呢!”陈太忠瞥她一眼,也懒得再说什么,那小姐见状,也知道这是一锤子买卖,终于将钱藏好,转身而去,关门时兀自不忘送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陈太忠弯下身子,将买的这些高价资料随手翻翻,很快就扔到了一边:哥们儿不是干这个的料,还是拿给邱朝晖他们分析吧。

好一阵,他才静下心来,琢磨一下,其实今天找单水来,是个错误,他原本是要低调地偷渡香港呢,却是一时头脑发热,想到本地有熟人,就习惯地联系了一下对方,浑然忘了整体的计划了。

好在单水的老婆要生了,他才能比较自然地拒绝对方的陪伴,下次,类似错误不能再犯了,想到这里,他给单副总打个电话,果不其然,孕妇已经送到医院了,眼下已经开了三指。

接下来,自然是要制造呆在宾馆的假象了,他走出房间,到服务员室一转悠,正好,那漂亮的女孩在。

女孩见到他,脸不自然地红了一下,才低声发问,“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我买了点书,你也知道,”陈太忠看到服务员点头,心说还好,哥们儿这形象。还没毁到家,计划还能继续执行,“这两天,我想在房间里安心地看看书。麻烦你通知一下宾馆,不要打扰我,也不要打扫。成不成?”

女孩红着脸答应了,见她的样子挺可爱。他少不得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低声笑笑,“呵呵,费心了啊,这是小费……”

这次女孩倒是没有拒绝。不过陈太忠转身之际,居然听到对方以极低的声音在嘀咕。“是人民币啊……”

“定了三天房呢,你执行得彻底地话,走的时候给你英镑,”他笑着大声回了一句,心说这丫头倒还真的有趣。

有趣的事儿还在后面呢,晚上十点左右,陈太忠正说这时间差不多了,想要做个假身在此,真身穿墙离去,服务员来敲门了。低着头红着脸。眼睛也不敢看他,“交班了。房间都满了,借你地方洗个澡……”

这意思,陈太忠哪儿能不明白?明摆着地,女孩见他出手阔绰,又不屑跟那些风尘女子搞什么交易,就有点动心了不是?

哥们儿这魅力,那可真不是盖的!想到这里,他有点美不滋滋的,不过,这毛病可是不能惯她,少不得绷着脸点点头,“下不为例啊,以后你也别进我地房间。”

女孩登时就臊着了,转身低头就向外面走,陈太忠想一想,叹口气,心说这正人君子还真的没法做,算了,咱总不能表现得太怪异不是?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嘛。

当然,这或者是他给自己找地借口,不过眼前的女孩煞是清丽,好像也还算洁身自好,他当然不介意跟她发生点什么,说不得轻笑一声,伸手将人拉了回来,“呵呵,我说下不为例而已,你至于脸皮这么薄吗?”

女孩的身子顺着这股劲儿就回转了,欲拒还迎地进卫生间了,陈太忠在**心神不定地看着电视,脑子里却在不停地琢磨:进去,还是不进去?

等到卫生间的水声停止,他也懒得装什么正人君子了,站起身子去推卫生间的门,果然,门没有反锁,不过,女孩已经用浴巾围住了上下要害,正擦拭着长发,见他进来,停下手来很“愕然”地望着他。光滑地肌肤上,滴滴水珠在灯光闪着璀璨的光芒,那是弹力十足地青春的气息,陈太忠甚至觉得,这女孩的年龄未必过了十八,胸部不是很挺,身材也极为苗条。

两人对视一阵,他也懒得解释,走上前径自将女孩搂在胸前,她微微挣动一下身子,却是没什么力气。

“我挺喜欢你!”某人说话,从来都是比较霸道的。女孩也没说话,默默地跟着他走了出去,直到陈太忠将自己脱光,露出那狰狞的丑物之后,她才掩口轻呼一声,“啊

啧,不是**了,这个价钱要降一降,陈太忠有点郁闷,“那个……你最近没那啥吧?我这人有点洁癖。”

女孩愣了片刻,才摇摇头,低头嗫嚅地回答,“没有,很久没有了,你……你有那个,雨衣没有?”

“我洁身自好,从不用那玩意儿,”陈太忠听到这回答,也不再客气,抬手就解开了女孩围在胸际的浴巾,霸道却又不失温柔,口中居然不忘记哄哄人,“也就是感觉你漂亮,又干净,一时就有点心动了。”

女孩还真的很害羞,才被解除了武装,就身子一动,奇快地藏进了雪白的床单下,这半遮半掩的羞涩,让陈某人生出些许怜惜,少不得掀起床单的另一角,也钻了进去,右手去搂她**地肩头,左手却是在她身上游走着,感受着那紧绷绷弹力十足地肌肤。

触手这种感觉,莫名其妙地,他想到了丁小宁,又想到了李凯琳,若不是遇到了自己,她俩会不会也同这个女孩一样?

“我哥哥要结婚了,我需要钱,”女孩的头低得……快咬住了自己地雪白酥胸,低声喃喃解释着,显然,她并不擅长讨价还价。

“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你要听话,”陈太忠的手,在她身上不住地游走着。“明白吗?”

女孩没命地点头,好半天才又低声发话,“你轻点,我除了跟经理有过两次……除了疼。没别的感觉。”

“其实做这种事,是很快乐地,”陈太忠笑一声。在他的手眼温存之下,女孩的欲望终于开始泛滥。他轻轻一翻身,压住了她,很温柔地分开了她的双腿,迎接他地,是一团火热和泥泞……

十一点半左右。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年轻果然就是本钱。女孩居然前所未有地登顶三次,第一次的反应尤为强烈,感觉她恨不得将陈太忠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

“说正经地,这两天你不要进来了,”陈太忠一旦释放了自己的欲望,就开始着手安排,“我必须在尽快短地时间熟悉这些资料,你说过你会听话的,是吧?”

第九百六十二章再度暴走

女孩默默地点头,好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谢谢你。让我找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显然。她现在说话,已经不是那么怕羞了……

总之,这位答应了,在这两天内帮陈太忠看好房间,不让人打扰,不过等他离开的时候,她想再品尝一次**。

令陈太忠惊讶的是,女孩对英镑纯粹属于好奇,收了十张就不肯再收了,对他拿出地一万块钱也拒绝了,“等我做好这两天,再跟你收好了……我打算跟她们换班。”

这倒是个不错的女孩!看着她地身影款款地消失在门口,陈太忠摇头笑笑,又她关照看来这次出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真是没想到,一段**的遭遇,居然无意中得了一个帮手。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跟这个女孩发生的事情,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是的,他安置好替身,隐身穿墙出去的时候,时间有点晚了,接近十二点了,比他计划的时间晚了将近两个小时。

五月的深圳,别说十二点,一两点街上照样有人,不过,陈太忠想买的香港地图实在不太好找到,走了好几条街,才终于在一家酒店的不远处,他才买到了想要地东西。

交了钱走了没几步,刚转过一个街角,迎面两个穿着迷彩衬衣地年轻人拦住他,一高一矮,手里都拎着胶棒,衬衣袖子上别着“联防执勤”的红箍。

“站住,你,把暂住证拿出来,”小个手里地胶棒向他一指,语气生硬到无以复加,“听见没有?”

“你说什么?”陈太忠眉头一皱,对方说的是广东白话,他有点听不明白,不过深圳不是号称移民城市吗?怎么还说这个?

高个子走上前,拿着手里的胶棒,恶狠狠地一戳他的胸膛,说的倒是带了不知道哪里口音的普通话,“让你拿暂住证,没长耳朵啊?”

我靠,陈太忠就有点冒火了,他看看自己身上,好像穿着尚可的,就算说得是普通话,那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不是?这帮家伙,怎么做事就这么冲呢?

算了,忍了,他想着自己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办,活生生地咽下了这口气,“我是游客,没暂住证,有边防证和身份……”

“@%……”身后一声咒骂传来,接着就是一根胶棒带着风声狠狠地砸向陈太忠的肩头,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厮骂的是没暂住证你还牛个狗屁啊!

这一棒子当然砸不住他,陈太忠身子略略一侧,就闪了过去,心里越发地恼火了起来,可是偏生地,他还是发作不得。

原因很简单,他是私下溜出来的,打算偷偷过关去香港的,万一事情闹大,就没办法继续行程了,为了配合警方的调查,就不得不返回宾馆。

宾馆里有个替身在那是小事,他随时可以让替身消失,不过宾馆大厅的摄像头,没有他出门的记录,那解释起来,就比较费口舌了。

更别说香港那边已经约好时间了,也实在耽误不得,深圳的流动人口这么多,警方的办事效率和态度……那还用问吗?

按说,他在一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出意外的可能性。一路隐身才对,可是,他还没买到香港地图不是?他总不能隐着身跟别人交易吧?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他出来得晚了,要是没有宾馆里地那一段少儿不宜,他出来的时间就会早一点。地图也会比较容易买到,再找个清净地方一隐身。可不就万事大吉了?

要不,跑了算了?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陈太忠就强行按下了,没办法,他没变形。相貌和身材被人家认住了啊,要是飞快地消失。那还不得引起别人的关注?

“我有边防证!”他只能大声喊了,同时飞快地掏出了证件,“前天才开的边防证,我又不在深圳常驻,要什么暂住证?”

说到这里,陈太忠有点微微地委屈,哥们儿是在自己的国家啊,不但有身份证,还有边防证,无非住两天宾馆。妈了个逼的。你们还要暂住证?

“哦?拿给我看看,”说怪异普通话地高个子听到这里。脸上露出点笑意,还没等陈太忠反应过来这笑容里的深意,他已经一伸胳膊,劈手夺过了那张边防证。

边防证到手,那厮看也不看,两把就扯得稀烂,随手抛到地上,抬头看看陈太忠,脸上满是挑衅地笑容,“现在,你的边防证呢?哈哈。”

陈太忠登时大怒,思维随即变得异常地灵敏,他转身看看身后,还有两个联防队员站在那里,四人呈犄角之势,将他围得严严实实,换个普通人来,那叫插翅难逃!

那个砸了他一胶棒没砸住的也就算了,另一个联防队员,居然是个女人,长得颇有姿色,手上却是也拎着一根胶棒。

“他撕了我的边防证,”陈太忠沉着脸向那女人解释,在他想来,女人通常是比较富有同情心的。

那女人瞥他一眼,只当是没听见,脸上没有任何地表情,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甚至下一眼,她就将目光移开了。

倒是那个抽他一棒子未果的家伙,拎着棒子过来,抬手又砸了下来,“我让你躲!”

陈太忠再次避开,脸色越发地深沉了,小子,要不是哥们儿今天有事,整不死你我跟你地姓!

“去那边,蹲着去,”高个子见他身手敏捷,沉着脸手一指路边,那里已经蹲了两个人,一旁是辆破破烂烂的小巴车,显然,这是联防队员们的工具车。

陈太忠看他一眼,琢磨一下,嗯,去了那边,就好跑了……他已经不想再拿身份说事儿了,口袋里的工作证也不想再掏了,要不然人家再执意使坏的话,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将这四个人同时杀掉灭口。

杀人他不怕,不过想着对方好歹算是端公家饭碗的,这个……能不杀还是不杀了吧,到时候响动太大,没准就走不了了呢。

这么想着,他就向路边走了过去,同时还不忘记将自己的脸弄得模糊一点,身材也缩小一点。

是的,他打算等一等,等这四个联防队员再捉两个人,对自己的记忆模糊之后再跑,反正这帮人又没带什么摄像机,怕个什么?

不过这口气儿,哥们儿早晚要出,在天南憋屈着,出来也得憋屈着,这是越混越回去了吧?

等他学着那两位,抱着头蹲下地时候,才发现,那俩正低声唠嗑呢,“操地,这月被抓第二次了,真点儿背,又是五百没了。”

“你这算好地了,换个女人试试?被轮了大米还得交钱,惨的是……没准就得淋病了,”另一位看来也是老江湖了,“我老乡里,俩淋病了。”

“我老乡失踪俩,被活生生打死一个,直接扔了,你那算什么啊?”这位不服气。

陈太忠凝神一听,就听出门道了,敢情这联防队员,捉了人之后就送到收容站了,然后收容站里会发生很多故事……总之,比较好的结果,那就是打个半死之后,被跟收容站有关系的人领出去,然后通知家里来赎人。

人家收容你有理,收钱的又不是收容站的,所以……所以这种事不算违法。不过,经常有人被染病或者被残疾,运气不好地,那就别人再也找不着了。

陈太忠听到这里。想想自己被撕碎的边防证,真的有点忍无可忍,“草。哥们儿有边防证的,被人撕了。”

有俩老乡被淋病地那位一听。叹一口气,“兄弟,你完了,人家这是惦记上你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去脱层皮吧。一时间,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陈太忠再也忍受不住了,腾地就站起了身子,向着那四个联防队员走了过去。

他很清楚,再忍一忍地话,就绝对可以跑路了,只是心里这口邪气,实在让他堵得慌,哥们儿要没点神通,下一步就是铁铁地被收容了吧?

进了收容站,那跟这帮联防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大家就算找碴。找的也是收容站那帮人渣,这几位就那么生生地被便宜了。

可是究其由来。没有这帮混蛋玩法在先,收容站也没资格没职权去强行收容别人不是?再说了,这些人抓人这么不讲理,这么热衷,要说没参与收容站里那点猫腻,谁信啊?

矮个子一见陈太忠站起身,二话不说,扑过来抬手就是一棒子,动作竟是异常敏捷,“**你妈地,想死你啊?”

这一咒骂,就彻底地断送了他自己,陈太忠更没心思说话了,脚一抬,直把他踢得凌空飞了出去,足足有五米多远,才重重地被摔在街心。

下一刻,高个子的棒子也到了,陈太忠冷哼一声,抬手硬生生架起,手一伸,死死地卡住了他的脖子,“小子,我的边防证儿呢?”

“小子,你敢袭警!”那个曾经砸他一棒子未果的家伙大喊一声,匆匆跑过来。

“袭警?是这样吗?”陈太忠笑嘻嘻地伸出手去,抓住了高个子地脑袋,用力一拧,只听得“喀喇”一声,下一刻,高个子见到了自己的臀部,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几个喝泔水地小联防,也敢说“袭警”?警察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你!”赶来的这位一看,吓得登时站住了脚,陈太忠哪里理他这么多,身子一蹿,出现在他面前,手一伸,掌风如刀,一颗人头冲天而起,紧接着,就是他胸腔中的血激射而出。

女联防队员愣了一愣,见到人头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动,吓得没命地尖叫一声,转身就跑,不过由于腿肚子有点发软,没跑两步,就觉得脖子一紧,一个声音在她耳边笑嘻嘻地发话了,“原来你不是瞎子啊,呵呵……”

陈太忠拎着女人,大步走到矮个子面前,那矮个子跌得七荤八素的,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只觉一只脚重重地踏在了脸上,他极力想呼喊,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喊不出声。

“会说白话就很了不得吗?”矮个子只觉得头像是被放进了挤压机中,挤压机缓缓地发力,直让他头痛欲裂,神智也开始恍惚,耳边兀自传来不停的聒噪,“国家再三提倡,学好普通话的……”

不知什么时候,他猛然觉得,头上的力道一轻,才说要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谁想脖子上一痛,传来了“喀喇”一声,他的脖子断了。

陈太忠不喜欢踩爆别人的脑袋,那样血会溅得到处都是,没啥意思。

收拾完这四个,他笑吟吟地看着那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刚才我说了,我地边防证被撕了,你没听见……”

“我我我……我们是同事,我不好多事,”女人面如白纸,身子不停地抖动着,牙关也情不自禁地在打架,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得得……我我我不是故意地,真真……不好多事。”

“法律不是这么玩的,你们地档次太低了,”陈太忠冲她灿烂地一笑,缓缓伸手去卡她的脖子,“我讨厌不作为的人!”

他不是不懂怜香惜玉,然而,眼前这女人却是绝对不在此列,同事的人情……好吧,那可以讲,但是活生生看着我的边防证,你连个屁都不放,坐视别人徇私枉法,还用那种看私死人的眼神看我?

就算徇私枉法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哥们儿我得罪你们几个混蛋了吗?想到这里,他的手指开始缓缓地发力,嘴角兀自噙着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