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沦陷边缘

第九百七十三章沦陷边缘

雨丝越来越密,却是温柔得很,逐渐地,山山水水都笼罩在了雾一般的水气中了,唐亦萱看了不知道多久,鼻中猛地嗅到了茶香,转头一看。阳伞的另一边出现一个小圆凳,清茶一壶,茶盅两个。

陈太忠却是坐着那大班椅在雨中。眼睛微眯着,似是在想什么事情。

“还不进来?”唐亦萱才一发话,才发现那厮身上半点雨滴都没有,雨水到了他的头顶。似乎遇到了玻璃罩一般分流而下,不由得心中暗恨:怎么就忘了这家伙不是正常人了?又得被他笑话了。

果不其然。陈某人眼睛一睁,不怀好意地冲她笑笑,“你这是……让我进哪儿啊?”

“无赖,”唐亦萱瞪他一眼,不过她被这家伙地口舌轻薄惯了。倒也没有在意,“你这是在做什么?”

“吸收天地灵气。这里的浓度大一点,”陈太忠的眼睛又眯起来了,“风景也不错,真想搬回凤凰去。”

“不要啊,”唐亦萱听得登时就是一惊,“这水库关系着多少人地生存,关系着多少土地……”

“开个玩笑嘛,”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你不会以为我真有这么大的能力吧?”

“你这家伙,满嘴就没句实话。”唐亦萱瞪他一眼。略略地犹豫一下,“太忠。你能不能教教我……你会的这些。”“我一直等着你这话呢,”陈太忠笑一声,伸出手来,拇指和中指搓动两下,做出个点钞地架势,“呵呵,不过……条件呢?”

唐亦萱登时默然,好半天才叹一口气,“你跟晓艳都那样了,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咱们……做一世的好朋友,行吗?”

“你相信你自己说地话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官场中沉浮近两年,他已经不是那个不通世事的初哥了,男人和女人,一世的好友——世界上有这种事吗?

“你变了,变了很多,”唐亦萱叹口气,拿起茶壶给茶盅加满,一饮而尽之后,又侧头呆呆地望向湖面。

一直到五点多钟,阴霾的天空越发地黑暗了,唐亦萱叹口气站起身子,将躺椅收入须弥戒中,低声叹口气,“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地……好了太忠,咱们走吧。”

陈太忠收拾起东西,淡淡地吩咐一句,“抱紧我。”

唐亦萱不疑有他,伸手去环他的腰,谁想那厮猛地紧紧抱住了她纤细地腰肢,大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了下来,舌头也伸进了她的牙关……

雾蒙蒙的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两个人,培养了一下午的气氛,唐亦萱再也不能克制自己的冲动,丁香暗吐,激烈地地回吻着他。

不知过了过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陈太忠一抬手,拂开她额前的发丝,柔声地发问了,“去车上去,好吗?”

唐亦萱微微地点了两下头,却是不敢再看他了,只是双手紧紧地箍着他,似是情动已极。

这下,陈太忠再也按捺不住滔天的欲火了,“万里闲庭、穿墙术”接连使用,下一刻,两人就坐进了林肯车里。

他正要剑及屦及,采取下一步行动,猛然间,林肯车的警报器长鸣,敢情,他实在是太着急了,都没来得及将车锁打开,触发了防盗器。

唐亦萱却是因此而猛然警醒,伸手按住了正在伸进自己胸罩的那只手,满眼哀求地看着陈太忠,“太忠,我还没有准备好……改天,改天好吗?”

“不好!”

“我需要调整一下啊,”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真的没这个心理准备,你……你给我两天好不好?不要让我恨你。”

“小怜玉体横陈夜,教君恣意怜”,不知道为什么,见她这副模样,这两句不搭调地词儿,猛地出现在了陈太忠地脑中,一时间就没了主意,好半天才叹口气,伸手关掉了防盗器。

“好吧,我听你的,”他有点沮丧,不过,手上细腻温润地感觉,让他有点舍不得抽出手来,“可是,我已经这样了啊……”

他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捉了她的右手过来,放在自己的裆中,那不文之物勃勃地昂扬着,正是一触即发的态势,“让我过过手瘾。这总可以吧?”

唐亦萱沉吟一下,轻轻地放开了他的手,一双丹凤眼紧紧地盯着他。“你要说话算话。”

哥们儿当然说话算话,陈太忠也懒得再应承,手向前伸,终于攀上了那冰凉地山峰。雪山之巅,藏红花的花苞傲然挺立。鼓涨着正欲绽放。

他甚至感觉得到,唐亦萱的身体地肌肉,原本还是绷得有些紧,可是当他的大手真正的笼罩在那酥胸上时,她只是微微地抖动一下。整个身子反倒是松弛了下来,不旋踵……又有小小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还是逃不过你地毒手。这个无赖,”她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闭上了,嘴角微微抽*动,似是苦笑,似是无奈……

啧,既然这么说了,哥们儿索性就无赖给你看看,陈太忠见状,另一只手也袭上了她圆润地大腿。悄悄地上移着。

虽然唐亦萱的年纪不算小了。可是由于常年锻炼,大腿上没有那些虚浮的赘肉。不但光滑细腻,弹力也极强。

“你干什么?”唐亦萱的眼睛再度睁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想过手瘾了,是不是?”

“咳咳,没有,”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两声,抽出那只在裙下作怪的手,移向她地胸前,“我是说,两只手都用,不能冷落了你这一个……”

唐亦萱的两团高峰,终于相继失陷,在陈太忠温柔地揉动了片刻之后,沉寂多年地她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浮躁,欠起身子,双手箍着他的脖子,轻柔地在他脸上吻了起来……

“不行,那儿不许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唐亦萱的声音响起,随即是一声长叹,“好了,咱们回吧。”

等陈太忠的林肯车到达凤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九点了,送了唐亦萱回去之后,想着今天终于有了历史性的突破,陈某人有些微微的自得。将这个绝代佳人彻底纳入囊中,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一旦回到凤凰,他登时就变得身不由己了,有些时候,陈太忠甚至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渡劫飞升,修到能分出身外化身的玄仙境界,再来官场锻炼情商。

总算还好,在梁志刚的关注下,七六八所地保护罩已经定型,李健也搞定了工行,文海开始调动相关人等为安装做准备了。

邱朝晖那儿也传来了好消息,不是射频卡,而是同盖伦集团地协议已经敲定,六百万的扶持基金即将拨付,只等盖伦集团在阴平选址了。

吴言有心将这个超精细氧化铝厂拉到横山,不过阴平地地理位置实在得天独厚了一点,阴平区马区长也知道科委在其中有扶持基金,而科委的陈主任就出身于横山,少不得亲自跑来跟吴言沟通。

原本,阴平负责工业的分管区长来谈就成了,可是吴书记现在党政一肩挑,又是章系当红大将,马区长怎敢懈怠?惹恼了吴言,这厂子建得起来建不起来倒还在其次,马区长脚上的鞋,十有八九是要小上一号了。

事实上,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陈太忠亲自出马了,比如说,科委在为工行安装第一台atm机保护罩的时候,凤凰电视台的记者,就是文海出面请动的。

搁在以前,文主任是没这能力的,不过眼下科委算是凤凰市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一个大看点,前一段又是连篇累牍的报道,所以,科委这边邀请电话一打,那边很痛快地就答应派人了。

甚至,还有科技发展处和高新技术处联合签名的鉴定:该产品属于国内领先,填补省内空白的高科技产品。

当然,这鉴定十有八九是通不过上面审核的,严格来说,填补省内空白这等级,必须要天南科委来做鉴定,至于国内领先,最少也得天南科委来判定——不过,凤凰科委也是科委,自家的产品,不鉴定得高一点,简直天理不容的嘛。

至于说通得过通不过上面审核,那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凤凰科委和天南科委的关系,短期内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改善,有个可供宣传和炒作的东西就成了,谁还吃撑着了,去置疑其真假?

总之,若是有心人的话,当可察觉出,以前狗屁不是的凤凰科委,慢慢地变了样子了,是的,文主任指使得动电视台和环保局了,梁主任成了被人追捧的香饽饽了,邱主任更是敢不买章书记的帐,直接将一千万的投资扣到六百万去。

当然,最夸张的还是科委办公室的主任李健,居然敢跑到工行凤凰分行指手画脚地威胁,搁在以前,谁敢想啊?

至于陈主任,那斗争的对象就更多更复杂了,他周五晚上回来的,周六就接到了乔小树市长的电话:小陈,有空出来坐坐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