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四章

第九百九十三 四章

陈太忠和景静砾赶到凤凰宾馆小会议室的时候,邱朝晖正好拍案而起,怒视着对面的两男一女,“大卫,我再一次郑重地通知你,你对资金有建议和监察的权力,审核权你想都不要想,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需要你审核。”

对方那三十多岁的黑瘦眼镜娘冷笑一声,站起身来针锋相对地回答,“这个主任,麻烦你搞搞清楚,什么叫投资咨询公司,再来同我们谈好不好?大陆的市场不需要我们审核?哼,你知道不知道,我们的意见,能送到总参的智库?”

“总参哪个部的智库啊?”景静砾受不了啦,一来就听到这么一句,登时冷冷地一哼,“驻地在哪儿,负责人是谁啊?”

“你是?”眼镜娘登时有点懵了,侧头看一眼蒋君蓉,旋即盛气凌人地发话了,“我们在商业谈判,无关人等请出去好吗?”

“这是我们市政府景秘书长,”邱朝晖一见这二位来了,登时长出一口气,“这是我们陈主任,你们有什么不理解的,可以问了

。”

“海伦,你坐下,”三人中间的中年男人发话了,约莫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西服笔挺,只是微微有点谢顶,他冲着陈太忠和景静砾微笑着点一下头。

“你们科委提出的投资方式,我们完全不能接受。”他地表情很客气,但是说的话却极其刻薄,“我们认为,这不能很好地保护我们投资商的利益,不符合投资惯例。”

“那你的意思是?”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脸上也不见如何恼怒,“我们该如何改进呢?对了,还没有请问这位先生是谁。”

“博睿的亚太区投资顾问,副总经济师大卫.王。”邱朝晖在一边介绍了。

“我们认为,你们地投资理念非常地落后。”大卫.王扶一扶眼镜,身子微微向后靠靠,显得有点放松,同时也有点傲慢,但是,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他的视线同来的两位不速之客是平齐的。倒也不好去刻意指摘。

“既然你们也在谈同国际接轨,就应该知道,专业地投资咨询公司在项目甄选上,具有很强的权威性,而且我们对市场地分析。以及消息的来源都比你们要深得多,广得多……”

大卫.王侃侃而谈,说起来还真的是一套一套的,语气虽然比较平和,内容却是尖锐得很,而且说话时的神态和动作,带了浓浓的、无法掩饰的优越感出来。

“……固步自封,不能充分地学习港埠地先进经验……”

“等等,”陈太忠实在受不了这家伙的口气了,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谈话。笑嘻嘻地看着他。“王先生你是在说……对我们科委的投资吗?”

“没错,”大卫.王冲他微微点头。“这是我们此行的工作重点,我们要为我们客户地投资负责。”

“哦,这个没什么好谈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也不坐下,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你应该为客户的投资负责,但是不适用这个案例,我们不需要你们参与管理和决策。”

“这是我们博睿投资咨询公司坚持的原则,”大卫.王终于站了起来,直视着他,“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我们公司存在的价值。”

“你为什么不打一个电话问一下你的客户呢?”陈太忠冷笑一声,“我想,我已经就投资的问题同他定下了原则

。”

大卫.王登时怔了一怔。

他心里非常明白,这个项目,其实就是客户委托他对这个地级市的科委做出投资,从严格意义上讲,投资到了科委,就是完成了他的项目。

是的,客户根本没有做出让他参与二级项目审核地授权,这样地运作模式有点古怪,不太符合常理因为如此一来,实际的项目决策权全部交到了一个政府机构手里。

所以在来之前,博睿地高层已经商量好了:尽量为客户争取应有的权益,就资金的规模来说,这个单子并不算太大,但是已经达到了博睿公司必须高度重视的额度。

事实上,这个理由只是一个幌子,博睿公司的人都明白,参与二级项目审核的话,会产生很多费用出来,公开和隐形的,可以为公司和个人带来巨大的收益。

博睿参与对大陆的投资管理不是一天两天了,对政府部门的脉把得很准,港埠公司管理的优秀口碑、投资经验以及港人的超国民待遇,使得他们在大陆可以相强势地推行自己的主张和建议或者在北京和上海,需要谨慎一点。

是的,他们不缺乏同政府部门打交道的经验,在大卫.王想来,在天南这种省份,又是一个地级市里,只要标榜一下自己的“专业管理”水平,实现公司的目的并不是很难:这资金你们到底想不想要了?

当然,将来博睿的部分收入,可能要按一定的比例,向相关的领导返还这并不是博睿公司无良到要算计自己的金主,事实证明,投资公司再牛、再有经验,也不能同潜规则对抗,是的,这是公关费用。

不过,邱朝晖的级别,远远算不上相关领导,博睿没必要对他太客气,而且武振华和蒋君蓉的出现,越发地助长了大卫.王的气焰:你需要我们的钱,非常需要,那么,我们必须介入二级项目的审核。陈太忠这话,直指问题的核心。这让大卫.王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应该才是了解这项投资内情地关键人物。

“我们的客户,没有太多的投资经验,”他咳嗽一声。缓缓地解释,当然,这纯粹是在胡说八道,可是放眼世界。“砖家”这种类型的生物哪里都不缺,“他们要是有经验的话。大可以不通过我们投资咨询公司,直接同贵单位接触。”

“你确定是这样地吗?”陈太忠反问一句就不再说话,而是上下打量着对方,脸上挂着的笑容看起来有点莫测高深的味道。

“是的,我们是这样认为地,”大卫.王硬着头皮点点头,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不过陈太忠认为,这笑容看起来有点牵强。

“所以我认为你需要打个电话,”陈太忠说完这话,转头看看景静砾,笑着一摊手。“挺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

“我们不是要一定在贵单位投资地,”黑瘦的眼镜娘被他漫不经心的笑容激怒了,冷冷地回他一句,“客户能选择委托我们博睿来管理投资,肯定会尊重我们专业性的意见和建议。”

呀,你装逼还装上瘾了?陈太忠真的被这话激怒了,他自觉已经给出了足够的暗示,而且也给对方留了退路出来,对他而言

。这种客气已经很难得了。却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敢不识好歹地开口恐吓。

“你也这样认为吗?”他侧头看看站在那里的大卫.王。

大卫.王就算再不情愿,也不能拆自己人地台不是?他犹豫一下。微微地点点头,“没错,所有的客户都非常信任我们,这个勿庸置疑。”

这简直是一句废话,不信任你们会做出委托吗?听在陈太忠耳中,自是知道,这厮是在用普遍现象抹杀特例,是的,对方肯定的是眼镜娘的后半句,而不敢对前半句做出什么评价。

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们还敢恐吓和要挟,谁给了你们这么大地胆子?陈太忠真的无法忍受了,跟我们官场中人玩文字游戏?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可是……这是政府事务啊,”他皱着眉头挠挠头,又侧头看看邱朝晖,“老邱,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开个会,好好地议一议。”

邱主任哪里会想到,他能蹦出这么一句来,愕然地望向他,由于两人离得极近,邱朝晖一眼就看出了陈太忠的眼中,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戏谑。

“我坚持我的观点,不需要再开会了,”他摇摇头,邱主任不知道陈太忠想做什么,不过他愈发地能够确定,陈主任昨天晚上的话,绝对不是假的。“啧……可是老邱,这钱这么一来,”陈太忠“为难”地挠挠头,“就不好进咱们的帐了不是?”

“陈主任,其实……你们科委的资金,已经很充裕了,”武振华见状,苦笑一声,“我们高新区,才是真的正等米下锅呢,能不能让一让?我记你一个大人情。”

陈太忠斜眼看看他,心说我用得着你那点儿人情吗?他这儿一犹豫,蒋君蓉自沙发上站起了身子,腰肢款款摆动,婷婷袅袅地走了过来,“陈主任,在深圳地时候,咱俩可是约定好了地啊。”

她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只是看她眼若秋水笑意盈盈,在场地一多半的人都会错意了:敢情这陈主任跟蒋主任还有一腿?

科委在场的三人,神色最为复杂,尤其是张志宏和罗启明:陈主任身边,总是不缺漂亮女人的,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就拱手让出这么大资金的自主权让人寒心呐。

接下来,更让他们寒心的事情出现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随便啊,不管是武主任还是蒋主任,你们和博睿的事情,肯定跟我们科委无关的。”

第九百九十四章威逼恐吓

听到陈太忠这话,张志宏和罗启明的脸色再变,尤其是专利处的罗处长,很无奈地垂下了眼皮,倒是张处长侧头看一眼邱朝晖,见邱主任恢复了以前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又是微微地一怔。眨眨眼睛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这个时候,蒋君蓉发话了,声音虽然娇媚依旧,内容却是石破天惊,“呵呵。我这次来可就是找陈主任的,博睿地投资嘛,要不……武主任你先跟他们谈?”

张志宏发现,邱主任的眼睛因为这句话

。猛地睁开了。

邱朝晖当然发现不妙了,心说坏了。这女人还真的了解一点事情,居然盯上了这六千万,真是让人吃惊啊。

其实,蒋君蓉也不能断定陈太忠在深圳跟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地,但是刚才博睿的大卫.王那半句肯定的话,确定了她的猜测。

官场中从不缺少有心人,蒋主任本身又聪慧。当然听出了大卫.王地色厉内荏,是的,跟官场中人玩文字游戏,那真是自寻死路。

既然确定了陈太忠所说地话,她当然就要当机立断地转移目标。

武振华大喜过望地点点头。才待说话,猛地又是一愣,眨巴眨巴眼睛,狐疑地看向陈太忠,迟疑一下,才试探着发问了,“陈主任,要不……咱们先谈谈?”

那是那句话,混这个的,就没个简单的。

“跟我有什么好谈的?”陈太忠笑着一摊手。“我是善财难舍的守财奴。倒是你们要抓紧跟博睿公司的沟通,人家手里有钱的客户很多。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啊。”

博睿地三人见到陈太忠如此地抢手,愕然地交换一个眼神,心里都暗暗地一叹:坏了,自家的底细都被这个姓陈的搞清楚了,必须要改变策略了。

可是,这改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前两天大瓣蒜装习惯了,眼下想猛然间改掉一直以来的颐指气使实话,这三位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

也是啊,蒋君蓉却是被陈太忠地话带偏了思路,心说人家博睿是专业玩投资的,手里除了要投给陈太忠的钱,没准还真有别的钱呢。

想到这个可能,她禁不住侧头看一下武振华,谁想武主任的眼睛也在同一时刻转向了她,登时四目相对。

“武主任先请,”蒋君蓉一伸手,笑吟吟地示意了。

她并不怕武振华,一点都不怕,博睿真的有其他资金的话,只要武振华谈得下来,她就找得到人给武主任施加压力,相信至不济也能敲走一半的资金,像陈太忠那么难说话、又有骨气和定力拒绝她的男人,真的不多。

要是博睿除了那几千万英镑,就没钱了,碰壁地也是武振华,却是跟她没什么关系,所以她当然要让一下,也省得留给陈主任一个“朝秦暮楚”地不稳重印象。

强势的男人,不喜欢女人太善变,蒋主任非常清楚这一点。

武振华却是被她这一让让得更迷糊了,说实话,离真相最远地就是武主任了,虽然他知道,这一让里,味道很是不对,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他俩在这里眉来眼去的,那黑瘦的眼镜娘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凤凰科委,是不想跟我们博睿合作了,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

哈,还嘴硬啊?陈太忠真的忍无可忍了,“脑袋瓜在你身上长着,你怎么想是你的事儿,跟不跟你们公司合作,我想这跟你无关

!”

“那咱们可以回去了,”女人终是女人,她猛地站起身子来,侧头看看大卫.王,“大卫,走吧?”

大卫叹一口气,遗憾地摇摇头,站起了身子,另一个男子见状,也站起了身来,三个人交换个眼神,也不言语,齐齐地向门口走去。

这就是最后一招了吧?陈太忠看着他们的表演,真的觉得有点可笑,这跟在地摊上讨价还价不果之后作势离开,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既然你们这么低级,哥们儿也低级一下好了,想到这里,他轻声咳嗽一下,“大卫?”

“嗯?”那三位同时驻足,齐齐回头。

“就算我的事儿不成,可是这两位,”陈太忠冲武主任和蒋主任努努嘴,“这两位主任是很好说话的。也愿意同意你们地条件不是?”

“我们没有心思再谈了,”说话的,还是那个黑瘦的眼镜娘,她冷冷地一哼,看来真有把傲慢坚持到底的决心了。

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没有接话,其实,他只是想让大家看看,“专家”们患得患失起来。跟大家是一般模样。

倒是大卫.王看出了他的有恃无恐和调戏地心思,轻喝一声。“海伦,你不用说了,其实凤凰科委,根本没有跟咱们谈的诚意。”

陈太忠真的无法忍受了,手一指大卫.王,冷笑一声,“谁没有诚意谈??亏得你还有脸说啊。我就问你一句……你的客户要你提出这么多苛刻地要求了吗?”

“那是我的客户不够成熟,”大卫.王地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但是他还是死死地咬住了牙关,绝对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行了,我承认他们不够成熟。你们可以走了,”陈太忠很灿烂地笑了起来,很随意地一摆手,“我想,换一家投资公司,才是一个成熟的选择。”

这句话一说,小会议室里登时变得寂静无声,连博睿的三个人都不例外,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呆在了那里。

“太忠?”景静砾轻声地招呼了一声,声音里似乎有点不安。陈太忠冲着笑嘻嘻地摇摇头。没事,事情在哥们儿的掌控之中呢。

“你这是威胁!”好半天。那叫海伦的黑瘦女人才尖叫了起来,“大陆地官员,都是你这样的素质吗?”

“这个问题,等你当了凤凰市委的组织部长以后再提吧,”陈太忠嘴里哪里有什么好话给她?“给你们个赚钱的机会,你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上帝了……当我们是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

大卫.王脸上青红蓝紫地变幻了半天颜色,才轻咳一声,腆着脸发话了,“陈主任,我想……也许是我们地沟通,出了误会?”

“是你们搞错了自己的权责,”陈太忠绝不肯再给他台阶,“我已经给了你很多台阶了,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做生意的最要讲的,就是一个诚信,你明白吗?”

“说得好,”景静砾笑嘻嘻地鼓起掌来,他要是再看不清楚眼下的形势,那么这个秘书长真的不用当了,“做生意的,就是要讲个诚信,看来,博睿公司的行为,咱们有必要好好地宣传一下,做为一个负面典型来报道

。”

这是景秘书长的关爱之意,真要报道,又何必说出来?他已经想到了,英国的投资是真地,博睿来谈地也确有其事,眼下双方矛盾的症结,在于这家香港公司将手伸得长了一点,估计是想从中获得一些什么利益,这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地错误。

景静砾这么些年的官场,真的不是白混的,深谙和光同尘之道,既然矛盾只是源于小小的贪婪,眼下又被戳破了,那么,大家也可以坐到谈判桌前继续谈下去不是?

如此一来,对方有把柄在自己手里捏着,倒也不虞再做什么怪了,省得万一换一家投资公司,双方又要重新来过,那时候又是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也没什么便宜可以占,没得还容易生出不少变数来。

是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呼声再高的候选人,不但没能当选倒反被送进牢狱的例子,景秘书长也不是没有见过。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是因为有如此认识,他才要出声恐吓,你博睿是做投资咨询的吧?这绝对是一个需要良好口碑的行业,我就不信,你不怕名声臭了大街!

“秘书长,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商量,不是吗?”大卫.王入耳这话,终于知道,公司的战略目的是达不到了,就算再不甘心,他也只能低下高贵而微微谢顶的头颅,苦笑着求饶了。

“其实,小陈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景静砾一个耳光过去之后,自是忘不了给个甜枣,他长叹一声,听起来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在来这儿之前,他就有心让你们撤资走人了,还是我极力劝说,他才愿意跟你们谈一谈的。”

原来早就被人识破了啊?那三位再交换一个眼光,真的恨不得没有这趟凤凰之行,就算不接这个单子损失巨大,但是“人上人”的身份被戳穿,这种耻辱实在太让人无地自容了。

遗憾的是,眼下后悔已经晚了。

既然博睿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接下来的谈判,就很顺利了,不过让蒋君蓉和武振华郁闷的是,在博睿的强烈建议下,他们两拨人被取消了旁听资格。

“看来,陈太忠手里有不少筹码,”站在凤凰宾馆的院子里,看着阴霾的天空,武主任若有所思地发问了,“蒋主任,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合作一下,你认为呢?”

官场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敌人。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