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同病不怜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同病不怜

突击花钱?陈太忠登时无语了,马疯子和铁手搞走私车的时候,也是年底卖得最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要归咎到年底各单位地突击花钱上——这人呐,都是逼出来的。

“你想那么搞,那就由你吧,”他苦笑一声。他何尝不希望这火炬计划地扶持资金能大钱生小钱?可是他现在已经明白了,生了钱也未必有几个人念你的好,倒是没准就遭了暗箭过来,因为你违反了政策——让你花钱。你反倒挣钱了,这是错误的。

“也不是我真舍不得,”邱朝晖遗憾地摊一摊手,“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项目。要不我也扶持它——比如说了,凤凰大学给我报了一个开发项目,DS集散控制系统,用在工控上地,按说是可以扶持的,不过我一打听。人家上海、西安几个城市,已经有成熟产品出来了,而且不少地方还在上马,可是市场就那么大,你说我支持它干什么?”

“技术储备呗,”陈太忠冲着他龇牙一笑,却是颇有几分无奈的语气,下一句,他终于表达出了自己的本意,“不过你不要指望我给你推销啊。”

“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梁志刚看他一眼,眼中居然有着浓浓地关怀,“别的不敢说,只要科委有你在,凤凰市的单位……我自己就卖得出去。”

“我还以为你转性子了呢,”听到这话,陈太忠一时心里有点得意,嘴上却是不肯承认。“以前你总是是是是个没完,今天挺有主见的……”

“谁想到,现在你又绕回来了,呵呵,”说到这里,他禁不住笑了起来。

梁主任知道,陈主任是在说自己以前墙头草的性子呢,不过他今天表现不一样了,当然不会介意,“这不是吹牛呢。李健都谈得下来工行。我肯定卖得出去东西,不过你要不在……就没底气了。”

“唉……”陈太忠盯着他。恨恨地叹口气,心里却是挺美,我知道老梁在拍我的马屁呢,不过,哥们儿确实让科委改颜换貌了嘛——最少大家精神面貌是焕然一新了。

要不,再把办公楼盖起来,让工作面貌也焕然一新?

想到这里,陈太忠有点蠢蠢欲动了。

接下来地事情,打乱了他的想法,安道忠——阴平招商办主任,领着一个四十多岁娇小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长得眉清目秀,可以看得出来,年轻时应该是个美女来着,打扮得也很得体,淡淡的妆,很清丽的味道,但是眼中充盈的血丝和眉宇间浓浓的哀愁,让她带给人一种深入骨髓的憔悴感。

“这是临铝分公司陈小马经理的爱人金敏金老师,”安道忠笑着对陈太忠介绍,“她说找你有事,我正好来素波办事,就领她过来了。”

正好吗?陈太忠笑着看看安道忠,心说有这么巧的正好?

安主任却也光棍,见他这么看自己,笑着摇头坐下,“太忠你这是怎么回事?让省纪检委地给弄走了?现在流言满天飞,大家都不知道该信哪种说法了。”

以他的层面,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些事儿,陈太忠无所谓地笑笑,“呵呵,算是组织的考验吧,我经受住了,有人却是倒霉了。”

“没吃什么苦吧?”安道忠上下打量他一眼,“看起来气色还行……嗯,还好,陷害你的,就应该倒霉。”

“这吃不吃苦……”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心说这也没必要计较了,口径已经统一,任长锁也疯了,小宁还没事,实在没必要提了。

安道忠随口聊了两句之后,笑着一指金敏,“陈经理也被临铝纪检委双规了,可能会移交检察机关,金老师听说你跟范董关系好,特意来找你的。”

你小子啊,这辈子也就是个处级干部了,陈太忠看安道忠一眼,心说你就不知道含蓄点?索性你干脆点,说人家给我塞钱来了不就完了?

“陈主任,我找您好几天了,”金敏见状,终于怯生生地发话了,声音挺清脆,“不过没想到您也……”

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发现她还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你先坐,我跟安主任说两句。”

“不说了,我还有事儿要走了,我知道你在素波忙,我在凤凰恭候你大驾,”安道忠笑着站起身来。顺便一指金敏,“金老师人挺不错地,你能帮就帮一帮吧。”

陈太忠哪里肯就这么放他走,在会客室门口硬生生地拽住了安道忠。低声发问,“老安你给我站住,跟我实说,她怎么找上你的?”

“有人指点呗。”安道忠冲着他一个劲儿地笑,“她求了我四五天了,实在是……谁想到你也能被纪检委弄起来?你俩还真是有缘了。”

“告诉我,为什么帮她说话,”陈太忠脸一沉,“我当你是朋友。这话就直接问了,你不见怪吧?你知道……你的面子我一定是会买地。”

“啥也不说了,太忠,这情面我记住了,”安道忠伸手重重拍拍他地肩膀,凑嘴到他的耳边,“这女人不错,又紧水又多……呵呵,要不你也试试?”

“快快……快给我滚,”陈太忠受了他说话口气的影响。说不得也粗俗了起来,哭笑不得地将他推出去之后,又转身走了回来。

这女人,水大、挺紧?陈太忠上下打量金敏两眼,却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安道忠的评价,不过,他实在没办法对一个四十多岁地女人产生什么想法。

“双规的滋味,很不好受。”他走回座位坐下,脑子里却是不住地琢磨,双规是党纪处理,临铝纪检委应该有权双规陈小马,不过该移交哪个检察机关呢?青旺、凤凰、省高检……还是北京的检察院?

“对啊对啊,”金敏不住地点头,看那样子颇有一点可怜兮兮的味道,“陈主任您也刚刚经历过这种不幸,应该……”

“我跟他不一样,”陈太忠手一摆。制止了她的发言。他上下打量一下,觉得这女人穿得虽然朴素。但是脸上地化妆品一定不会便宜。

现在地陈主任不敢说是花丛圣手——他的境界确实差了点,但好歹也有过不少女人了,又见识过那些人老珠黄地小姐所用的化妆品,虽然可能达不到“闻香识女人”的地步,但是化妆品的优劣,他基本上一眼还是能看出来的。

越好的化妆品,涂抹在脸上,就越像是没涂抹一样,起码他知道这个道理,浓妆艳抹是最低档的化妆,而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是只是淡淡地一层妆。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在装穷而不是真穷,想到范如霜所说,她老公靠着公家,拥有了八位数的身家,他基本能确定,情况属实。

“他是贪污受贿,我是遭人陷害,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他淡淡地反驳,“事实证明,我是无辜地。”

“我爱人也是无辜的,”金敏的脸,微微地有点红了,有点生气的样子。“行了,大声不代表你有道理,他无辜不无辜,你心里最清楚,”陈太忠断了她,“现在,你告诉我,身上带了录音机之类的东西没有?”

“没有,”金敏愣了一下,旋即摇摇头。

我管你有没有呢,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陈太忠这次出来,可是变了不少,史无前例地天眼打开上下扫视一下对方身体:果然没有录音机,嗯……有点下垂了。

“好了,说说你给我带了什么来,”他不想废话,懒洋洋地打量着她,“我这人不喜欢废话,也不喜欢讨价还价。”

“你可是才出来啊,”金敏上下打量他一眼,觉得此人的目光炯炯有神,直似能扒光人的一般,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我说说那些……不要紧吧?”

这家伙比小马可恶多了,怎么他倒是先出来了?真是苍天无眼。

“别跟我废话,我很忙的,”陈太忠哼一声,正是《白毛女》中黄世仁一般地盛气凌人和傲慢,上下打量着她,“说,带了点什么?”

“带了……带了八十万,”金敏咬咬牙,直勾勾地盯着他,“不够的话,我再去凑,反正你想怎么样,随便你了……”

你都这么老了,也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跟我暗示个什么劲儿啊?陈太忠冷哼一声,刚想说什么,心里却又是一揪:我要是真的出不来了,望男和小宁……也会这么做的吧?为了救我,不惜献出取悦别人?

我这傻了不是?陈太忠狠狠一咬舌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你想什么呢?有关得住你的地方吗?装什么小资呢?

反正,这女人是贪官的家属,现在还试图蒙混过关,想到这里,他的手一挥,不耐烦地皱皱眉头,“行了你回吧,我的事儿挺多的。”

搞什么嘛……数量级都不对,八位数身家,就算你只有一千多万,怎么还不得给我拿几百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