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拦截

第一千零二十章 拦截

范如霜已经让小铁通知陈太忠了。不出他的意料。范总留给他的空间就是八百万左右。是的。陈小马的八位数身家。第一位数是“一”而已。

陈太忠才懒得钝刀子割肉。现在的陈主任。也算凤凰数得上字号的人物了。哪里还把这点蝇营狗苟的东西放在眼里——做事要符合身份不是?

于是。金梅第二次来找他的时候。他就将话撂到那里了。“八百万。一分不降了。一次付清。我就捞你老公出来。”

看金老师还腻歪。陈太忠索性直接通牒了。“咱俩见两次面了。第三次你没拿着钱来的话。陈小马不用想出来了。”

金老师拖了几天没面。今天却是又冒头了。显然。她已经搞清楚。没有别的选择了。

为了防止被录音。陈太忠肯定是要见金敏一面的。不过。他没有收起那些大大小小的存折。而是直接让金敏拿着存折去找刘望男。“她会给我打电话的。款子办完。陈小马出来。你放

一边说。他一边不耐烦地撵走了还待继续说什么的金老师。屋里两个女人还等着他呢。良辰美景那是不能虚设的。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总统套房里也寂静无声。雷蕾娇小的身子蜷缩在陈太忠的左侧。有气无力地发问了。鼻音很重。“你为什么总想着同时跟两三个人呢?”

“你以为我想啊?”陈太忠叹口气。心说哥们儿这不是魅力挡不住吗?不过他倒是没这么说。“我不像你想的那么变态。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满足不了我。这个你还不清楚?”

“明天的签约仪式。你去不去?”雷蕾打个哈欠。声音越来越低。“我都跟胡主任说了。陈太忠的会。怎么说也该是我去……”

“不好说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哼。谁知道明天还有什么戍呢?不过你可以去啊。反正是我们科委的会。还是范晓军主持……喂喂。我说你好歹盖住肚子再睡好不好?小心着凉。”

雷蕾已经沉沉地睡去了。他一转身。却看到了丁小宁充满血丝的眼睛。“太忠哥。是不是我不如她叫得好听?”

她似是对陈太忠最后将释放在雷蕾体内相当在意。因为平日里。太忠哥最喜欢说的就是。登上云端的那一刹那。该找小丁。因为人家的吸力在那儿摆着呢。

“行了。睡吧。你现在可是我地大管家呢。”他轻搂她的肩头。“没必要跟别人比。每个人。做好自己就对了。世界上值得计较的戍太多了。你计较得过来吗?”

不多时。丁小宁也沉沉地睡去。陈太忠却是死活睡不着。昏暗的灯光下。两具的反射出柔柔的光泽。让那美妙地曲线显得越发地迷人和朦胧。

跟金敏相比。她俩起码不用为心中的男人担心和害怕。看着两张熟睡的面孔。听着轻微的鼾声。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生出一丝莫名的不舍……

第二天上午。文海和邱朝晖一行人伴着博睿投资公司的三人赶到了素波。大卫。王对陈太忠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显然。尼克应该对他说了什么。

所以。对于在凤凰滞留了两个多星期的经历。这三位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反倒是表示由于有了足够地准备时间。双方就相关细节问题都处理得相当完善了。

“这是我一生中难得的经典协议。尤其是关于市场定位方面的分析和决策。会成为公司地范本。”大卫。王笑嘻嘻地向陈太忠解释。却是绝口不提陈主任为什么一消失就是半个月不见。

“太忠。这个会场怎么变了?”乔小树也不提那些。而是问起了细节。“一开始不是定在天南宾馆吗?”

前一阵为了撇清。乔小树根本都不去科委。他很清楚。科委就是陈太忠地科委。离了陈太忠。那破地方什么都不是。反倒容易沾上不必要的腥膻。只是等陈太忠出来之后。乔市长才想到。这个签约仪式。他做为分管市长。是很有必要参加一下的。

“换在省电视台演播厅了。视觉效果会更好一点。”陈太忠笑着解释。

现在天南省一等一地大事就是抗洪。虽然人们地日常工作并未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但主旋律就是这个。范晓军原本是想定了天南宾馆地。标语都准备好了。不过听说朱秉松的事情之后。想了想还是换到了省电视台。

非常时期。小心一点总不是什么坏事。现在上面的领导到处视察灾情。有个不及不就的。岂不是会造成不太好的后果?

反正。参与签定协议的人并不多。一个演播厅已经足够用了。

签约仪式在下午四点结束了。范晓军原本还想着。跟香港博睿公司的人搞个小小的座谈。商量一下是否能再拉点资金来天南。谁想那三位借口说要跟总公司联系。汇报结果。非常礼貌地婉拒了。

“嗯?”范省长心里就有点气了。心说屁大一个小公司。居然敢不买我的面子?说不得四下看看。才愕然地发现。“咦。小陈哪儿去了?”

“他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事。向我请了假了。”文海战战兢兢地回答。心说陈太忠你也太那啥了。说走就走。却是让我给扛雷。有你这么害人的吗?

“这家伙还真忙。”范晓军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对陈太忠和博睿的关系产生了点好奇。这个连副省长面子都不买的公司。怎么会那么听小陈的话呢?

陈太忠是接了黄占城的电话离开的。有心跟范省长打个招呼吧。心说哥们儿才是个副主任。排在前面的不是还有文主任和乔小树吗?太突出自己。并不是什么好戍。

其实说穿了。这厮是自由散漫惯了。而且他要去见的是骗子黄——万一有人心血**。想要跟着去。他是该拒绝还是该答应?

黄占城打电话给他。自然是搞定了素波科委。是的。他从素波科委成功地套走了一千万。现在要拍拍走人了。所以打个电话给陈太忠。意思是说咱俩两清了啊。你不要再追着我不放了。

呀?陈太忠一时大奇。心说怎么也得再见这厮一面。看看他怎么能从穷得掉渣的素波科委骗走一千万。

黄占城的意思。就是两人不用再见了。可是陈主任这好奇心起来了。怎么肯这么放过他?少不得仓促请个假。奔出省电视台。打个车直接奔向黄占城所在的位置。

还好他出来得比较早。因为黄某人给他打完电话之后。就开始向火车站出发了。终于。在离火车站还有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的时候。陈太忠乘坐的出租车。拦到了骗子黄打的出租。

黄总这次又变模样了。虽然消瘦依旧。但是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头上戴了一副染得花白的假发。有点老年学者的味道了。

黄占城正跟小刘说笑呢。猛地看见前面一辆出租车减速。有人伸手出来示意。接着陈太忠又向窗外探出了半个脑袋冲着他笑。黄总纵然闯荡江湖多年。早已练出了一副宠辱不惊的极为淡定的功夫。见状也禁不住眼角两下。重重地叹一口气。“唉。司机师傅。停车。就这儿下了。”

小刘的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紧紧地抓住了黄占城的小细胳膊。颤抖着发问了。“不是吧。他……他怎么会在这儿等到咱们?”

“啧。”黄占城发狠地嚼几下嘴里的口香糖。清清喉咙。“好了。下车。有什么话下车再说。”

陈太忠也下了车。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手一指路边的一家咖啡屋。“怎么样。进去聊一会

黄占城上下打量他两眼。笑着点点头。随口问一句。“我怎么觉得……你的个头变得低了呢?”

这家伙真不简单!陈太忠心中就是一凛。他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跟这个骗子打交道。当然要适当地改变一下。面容无法改了。将身高降了五厘米。却没想到这厮的眼力居然有如此老辣。

不过。他也知道。黄占城善于利用别人的心理弱点做文章。对这话只是淡淡地一笑。不予置否。“几点的火车?”

“还能跟你聊……二十分钟。”黄占城看看手腕上的金表。心说看起来情况不算太糟。这家伙没有让我留下的意思。

至于说陈太忠为什么会这么准确地抓到自己。他暂时没有考虑的兴趣。他只需要确定。人家有确实这能力。就足够了。

三人进了咖啡屋落座。随意点了东西。陈太忠撵走服务员。笑嘻嘻地看着黄占城。“你别担心。我不是毁约来的。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能从那儿骗到一千万。能讲给我听听吗?”

“挺简单的骗局。”黄占城冲他笑笑。“你应该知道。因为他们有需求。手里又是公款。呵呵……”

“拿开你的手。别动那支录音笔。好吗?”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看小刘——她正在手包里翻腾什么。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要不然。后果会很严重。你明白吗?”

黄占城只当不知道小刘在做什么。眼睛都不带斜一下的。“政府官员……其实都是很好骗的。这跟智商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