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回来了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回来了

陈太忠从蒙艺家里离开的时候,心里真的有点纠结。

他当然想来省里,道理在那儿摆着呢,越涉及高层的官场,必然会越发地锻炼他的情商,而且,官越大,也越能证明他的成就不是?

不过,陈太忠实在有点放心不下科委那帮人,他非常清楚,自己杵在那儿,几个主任就没人敢胡来,可是他一旦离开,那可真就难说了。

就算撇开这个因素不提,他不在了,尼克的六千万英镑到帐,那也绝对要引得天下大乱的,邱朝晖怕是连乔小树都扛不住,就别说郭宇之类的了。

这点钱,陈太忠看不到眼里,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弄来的,邱朝晖在相关项目上决策失误的话,只要不是有意的,他绝对能承受,但是——科委外面的人,凭什么冲着哥们儿的钱伸手?

所以,面对蒙书记的好意,他犹豫一下,还是婉拒了。

蒙艺却是被他这回答搞得有点纳闷,他从电视上移开了目光,打量一眼陈太忠,淡淡地发问了,“你的眼光,只有那么一点大?”

“呵呵,”听到这话,陈太忠反倒是笑了起来,既然蒙书记不满他的不求上进,他倒是有点歪理能掰扯一下,“要是我把凤凰科委搞成全国性的样板,这不是……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吗?”

蒙艺也被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逗乐了,其实他很清楚,按小陈这折腾劲儿,这个前景未必就不可能实现,他笑着点点头,“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愿意支持,不过我说小陈,你既然选择这么做了,可不要后悔……在你的科委没到了全国第一之前,不要想离开了,你现在,认真考虑一下吧。”

“我有信心,让科委在一年之内出现个大变样,”陈太忠现在,语言艺术也高多了,虽然做出了选择,却是不肯直接说,一来不至于直接扫了蒙老大的面子,二来也是为自己留了退路——大变样而已,全国第一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也不是那么好衡量的。

“重感情……也是好事,”蒙艺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么一句来,不过那被点评者,心里却是又惊又喜:蒙老大说我重感情——泪流满面啊,终于有人说我重感情了,还是天南第一人。

“我挺好奇你的,”既然说开私人话题了,蒙艺的身子向躺椅上懒懒地一靠,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又被电视吸引了,“等我看一下世界杯对阵形势……。”

蒙艺身材高大,年轻时也爱玩,篮球打得相当不错,足球也行,不过,现在他要找人组队,搭子可是真难找,至于对手……可能有吗?

你去百度嘛,陈太忠瞥他一眼,才待说什么,才猛地想起来——呀,这个……纳斯达克?百度……哈,百度还没出来呢,有搞头,有搞头啊。

“我挺好奇你的,”看完世界杯对阵形势,蒙艺继续话题,“你好像对别人的上进,比自己上进还操心啊,王浩波是这样,祖宝玉也是这样。”

“王浩波?”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愣在那里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蒙书记您连这样的处级干部都知道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蒙艺看他一眼,党管干部,我一个省委书记,连省委组织部都玩不转的话,那索性跳河去算了。

你小子就不知道想一想,凭什么邓健东敢不吃蔡莉那一套?没我顶着,他可是早就让蔡莉收拾了。

邓健东也是有想法的人,他知道自己这组织部长必须得有人管着,但是被一个人管总比被两个人管好,而蔡莉的某些做法,又显出了女人的短视,他索性就投进蒙艺的阵营了。

不过,省级领导的阵营,不像下面那些人那么明显——关键是没那么**,反正邓部长总是要认蒙书记的话,至于能认到什么程度,那就没几个人清楚了。

邓健东原本没把水利厅这点事儿当回事,他甚至知道王浩波走的是十有八九是许绍辉的路子——是的,王浩波不可能说,但是不许人家张国俊或者别人悄悄嘀咕一句,说王某人的出头,是因为背后有了不可阻挡的因素?

可是范如霜一个招呼,让邓健东有点晕,心说这小处长路子还真野,连临铝的人都能联系上,反正两人关系好,随口一问,他就知道是另一个小副处长在其中起了点作用。

在邓健东印象中,陈太忠这名字多少似曾听说,再追问范如霜一句,那一切就浮出水面了,他可是没想到蒙老板的人居然还在里面掺乎。

邓健东和范如霜处在不同的体系里,关系是真好,所以他又知道了,王浩波能认识许绍辉,也是陈太忠搭的线。

于是这个情况,就传到蒙艺耳朵里了,这让蒙书记发现了陈某人在蒙系圈子外面的活动能量:这陈太忠还真是能折腾。

许绍辉的背景,蒙艺也知道,不过在他眼里,此人暂时还不值得关注,最起码对他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而且这次陈太忠出事,打响发难第一枪的,也是许省长。

不过,不管怎么说,蒙一号不喜欢自己的人去找别人办事——当然,陈太忠若是找他办事,他也未必会帮,但是小陈这么做,立场还是有点问题,所以他不介意借此敲打这小子一下。

“处级干部?”蒙艺瞥他一眼,还有像你这样,能惊动两个省委常委出马保人的副处级干部呢,只是他也不想就此事纠缠下去了,少不得转移了话题,“那个祖宝玉怎么回事?勤勤跟我说得不是很清楚。”

于是乎,陈太忠又将前后因果说了一遍,尤其强调的是,陆海那边资金宽松的话,对天南能起到输血作用,“……要不然,光明集团那边的钱,又能省出不少。”

蒙艺琢磨一下,隐约猜出点眉目,反正,这个祖宝玉在省里应该是没什么人支持,不过……这个林业厅厅长,是不能给了此人的。

“好了,这个祖宝玉我会安排的,你不用管了,”他这话,算是相当给陈太忠面子了,谁要这件事的起因,也是陈太忠想帮着给高速路拉钱呢?反正,这副厅的安置是不成问题了,“你少帮别人操心,自己多学点知识,你这学历……啧,让我很难说话,明白不?”

要是蒙勤勤在场,听到这话准能吓一跳,她老爸可是很少跟人这么说话的,是的,蒙艺这么讲话,已经算是把陈太忠当作自己的亲人兼心腹了——那可是蒙勤勤加严自励的待遇。

“我还需要多锻炼呢,”陈太忠笑着答他,“反正还年轻,路要慢慢地走,呵呵。”

这个答案,让蒙书记心里有点释然,他的为难终于可以放下了。

陈太忠近一段时间的表现,真的是相当抢眼的,凭良心说,只说政绩的话,破格升个正处绰绰有余了,而且这次小陈吃亏,也完全是为了他随性的一个吩咐,一个副处,为了实现承诺,顶住来自多方的压力,走了条迂回路线,结果差点连小命都搭进去。

可是论这家伙的资历、学历和年纪,副处都已经是顶天了,再怎么升正处?

所以,蒙艺最担心的就是陈太忠哭闹着提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要求,他若是不答应,就寒了自己人的心,丫心里难免要闹情绪,可是真要答应……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总之这趟十四号之行,一老一小谈得大体上还是不错,不过就是陈某人离开时,心里有点纠结。

从蒙艺家出来,就差不多八点了,陈太忠给荆紫菱打个电话,说是自己要走了,天才美少女在那厢犹豫一下,“你怎么回去?要不要我家的司机送你?”

“不用了,坐大巴就行了,”陈太忠笑着答她,“你老爸不是还要用车吗?”

他放下电话的时候,却是没想到对面的女孩悻悻地撇撇嘴,低声嘀咕一句,“这家伙,就不知道问问我是不是要去看看厂子……”

不过,陈太忠回去的时候,最终还是没有坐大巴,吕强要回去了,他的卡迪拉克捎上了陈太忠和丁小宁,后面还跟了一辆水利设计院派出的面包车。

这辆面包车速度上不来,气得陈太忠悻悻地嘀咕,“王浩波这家伙,真是过分,也不知道派辆好点的车来。”

两车开了接近四个小时,才到了凤凰,陈太忠刚说招呼大家吃饭呢,却是接到了张智慧的电话,“太忠,快到了吧?我这儿给你安排好饭局了啊。”

一路上他很是接了几个电话,倒也不知道自己这行踪是谁泄露出去的,不过,想到当初自己的糗样被老张看到了,心里就生出了几分不爽,“我已经安排好了,谢谢张总了。”

张智慧可是不想放他走,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带走之前,在凤凰就已经相当霸道了,这次安然无恙地脱身回来,还指不定有多少人要被秋后算帐呢。

张总也担心啊,当时他不但当了说客,还没带手机进去,他又知道陈某人的肚量实在不算大,“那你在哪儿吃?我去凑个热闹,我买单,成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