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刘敏外放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刘敏外放

近两点的时候,吴书记休息室内的怪声终止,不旋踵,传来了男人低低的声音,“你觉得我现在离开凤凰不好?”

“现在是不太好吧?”吴言四肢紧紧地缠着他,不让他离开自己,眼睛注视着他,“我听说,这次商行的窟窿挺大,郭宇想对一些人下手呢。”

“呵呵,由他吧,我正是要让他发挥呢,”陈太忠笑一声,迟疑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很期待地看着她,“蒙艺能这么做,我也能这么做吧?”

“太忠你终于……成熟了一点,”吴言笑一声,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庞,痴迷的眼中,带了些许若有若无的哀怨出来,“我这个老婆子,你很快就用不着了。”

她非常清楚,在上,后发制人这种手段并不多见,你得有强烈的自信,确定自己是制人而不是制于人才行,而陈太忠身后站了省委书记,所以他这么做当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郭宇可能有意制造混乱,然后趁乱脱身,这个手段吴言也想到了,而且她承认,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毕竟,对郭宇这个常务副市长来说,九千多万的对公存款,并不是多么严重的事,若是遇不到有意找碴的主儿,找两个替罪羊,再扯扯皮也就完了。

连蔡莉和朱秉松加在一起都整不倒陈太忠,郭市长要是脑子没进水,就该知道什么人动得什么人动不得,哪怕他敢动梁志刚,也绝对不敢打陈太忠的主意。

所以太忠现在要做的,就是冷眼旁观,吴书记早就盘算好了,他若是要问计于自己,那么她肯定要劝其暂时放弃梁志刚——太忠很护短,这个她非常清楚。

现在,耳听得身上这个男人。居然自行悟出了这种处理方式,吴言在欣慰之余,也禁不住生出一些惶恐来:我能帮到他的地方,是越来越少了啊……他还会继续珍惜我吗?

“你说什么呢?”陈太忠脸一沉,小腹用力地挺动一下,重重地撞上了她的耻骨。用很不满意的眼神看着她,“再唧歪,信不信我让横山的区委书记失踪一下午?”

“好了好了,你饶了我吧,”吴言被这家伙霸道地一撞,搞得有点体酥骨软,尤其他在自己身体内的那一截,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说不得出声求饶。“我错了成不成?我改嘛。”

“我现在离开凤凰。不要紧吧?”陈太忠地腹肌抖动两下。算是刑讯逼供。“你说话啊。”

“不要紧。不要紧。”吴言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忙不迭地摇头。“要给我是你。也先袖手旁观。我昨天还担心你会不会帮着那个梁志刚硬顶呢。”

陈太忠一听吴书记都赞许自己地策略。少不得轻笑一声。缓缓地拔寨收兵。随着“啵”地一声轻响。两人终于分开了。“没走之前有时间地话。再去找你。这次鬼才知道。要出去多久。”

“你这边也不留点什么后手?”午后明亮地光线。顽强地穿透了厚厚地工艺布帘。年轻地女区委书记雪白地在**横陈。她没有去遮掩。或许是在此人面前习惯了。或许是心有所思。这谁又说得清楚呢?

“后手嘛。会有一点地。不过也就是以防万一。”陈太忠笑吟吟地整理衣衫。顺手还在她身上揩揩油。吴书记身上白皙得异常。不但肌肤好。关键是腿间没有常人所拥有地那一抹黑色。“呵呵。怎么想起来穿丝袜了?”

“听说。你喜欢一个姓钟地女孩穿地丝袜。”吴言冷冷地哼一声。向阳镇毁约事件。并不像大家想像地那么低调。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很轰动地。其中原因之一就是。陈太忠跟钟韵秋不清不楚。是地。现在大家说起来这个年轻地副主任在中地情人。钟韵秋显然是独一无二地。

这让吴言心里的醋意大发,她能容忍社会上地女人跟陈太忠来往,却是有些不能忍受钟韵秋,“以后想感受丝袜,找我来吧。”

“你的皮肤这么好,穿不穿丝袜都是一样的,”陈太忠笑眯眯地伸手去抚摸她的大腿,那顺爽顺滑的感觉,真的让他有些不忍释手。

“要不,我把她调过来当我的秘书吧?”吴言突发奇想,笑嘻嘻地看着他,眼中一抹狡黠一闪而过,“她在政府办工作,反正你嫌我没有秘书。”

“不用了,”陈太忠听得怦然心动,不过再想一想吴言的口碑,还是很坚决地摇摇头,“钟韵秋对你的评价可是很高呢。”

“啊?她评价我?”吴言听得大奇,扯了两张卫生纸垫在腿间,身子一翻坐了起来,“流出来这么多……你跟她说我什么了?”

听到陈太忠说起钟韵秋对团委和组织部地女孩子们的评价,吴言的嘴角扯动两下,又像是不屑又像是无奈,不过,当她听到他说的“吴书记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情不自禁地伸手捶了他一下,“都是你这个混蛋!”

“我很注意维护你的形象哎,”陈太忠悻悻地白她一眼,不满意地哼一声,“你难道没有觉得,我越来越成熟了吗?”

“你是怕你弓虽女干区委书记的名声传出去吧?”吴言不领他的情,她刚才原本是一句玩笑话,不过听他这么一解释,反倒是动了点心思——那个女孩,也不知道有没有做秘书的天份?

随着陈太忠在上地崛起,人也日益地成熟了起来,刚才她就有点担心把握不住他了,而且她也知道,每次太忠迟来早走,不仅仅是因为怕人发现,还是因为,他的实在太强烈了,她早就知道,自己是无法单独抵挡的。

那么,再找一个人,拴住他的心……不知道这样好不好?刚才那种巨大的失落感,隐隐又浮现在吴言的心头——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无法容忍失去这个男人。

“好了,不说了,这次可能去香港和澳门呢,”陈太忠伸手拨弄两下她的胸膛,“想让我带点什么东西回来?”

“带什么东西,你自己考虑,我提出来就没意思了,”吴言叹口气,开始摸衣服穿,“好了,要到点了,你去忙吧。”

邵国立的消息在下午传来,约定了三天后在北京见面,陈太忠还问要不要去外办拿护照要签哪里,他好向组织汇报,邵总轻笑一声,“咱们出去玩,还要什么护照?你把证件带上就行了……就是个以防万一的意思。”

在即将离开地这两天里,段卫华地秘书刘敏居然带着杨倩倩找到陈太忠了,“去向定了,金乌县的副书记,能有这个结果,还是你折腾出来地呢……以后大家要常联系啊。”

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心说不带这么不稳重的吧?刘秘书你好歹也是段市长熏陶出来的,怎么这么说话啊?

不过看看刘敏身边的杨倩倩,他似乎有点明白了,刘秘书这是暗示他:我没把你当外人,既然不是外人,那说话当然就要直接一点了。

由此可见,随便一个职务的调动,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以前刘敏只是段卫华的秘书,做事认真细致,嘴巴也紧,市里一般领导见了她,有话没话都要打个招呼

但是她现在要外放了,人气自然而然就降了些许,现在考验她的,就是她自己的公关能力了,之间,关系就颠倒了过来,不过这也是秘书系干部不可避免要遇到的,谁愿意做一辈子秘书呢?还是主政一方来得惬意不是?

像陈太忠,是凤凰市现下难得的实力派干部,尤为重要的是,他还很年轻,年轻到令人不可置信,刘秘书跟他渊源颇深,当然要在外放之前加固一下友情。

“大家都不是外人,”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段卫华怎么还不得再干一届?退到市人大或者其他地方养老,又能保你一阵,你也无须担心啊,“到时候有什么事儿,刘秘书你直说好了。”

“你知道你是怎么入党的吗?”刘敏看着他直笑。

“我在高中时候,就是入党积极分子,”陈太忠脸色一正,认真地解释,却不防杨倩倩在一边笑得浑身打颤,“好了,你高中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啊?这是刘敏姐一手帮你办的。”

陈太忠啪地一拍大腿,笑嘻嘻地发话了,“我说呢,张新华怎么猛地想起来介绍我入党,态度还那么好,敢情是刘秘书一手包办的啊?今天总算可以摘掉不明真相这帽子了。”

“太忠你啥时候……啥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杨倩倩见他被人戳穿,居然一脸的若无其事,禁不住送他一个白眼,“你好歹稍微不好意思一下,我心里起码舒坦一点。”

“你知道什么?”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笑,侧头看看刘敏,“我说刘书记,倩倩还没被你熏陶出来啊?这可是有点不好。”

“她现在就挺好的,熏陶什么?”刘敏白他一眼,苦笑一声,“简简单单地活着,不是挺好吗?对了,你别胡乱叫我,我是相信你,才跟你说的。”

“下周我的生日,我打算喊几个同学来玩,”杨倩倩看着他,发出了邀请,“你也来吧?”

陈太忠只能苦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