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七章

七章

邱朝晖这么小心谨慎地发问,自然是有道理的,王洪成是前几年学术界著名的丑闻,不过那时候陈主任应该还在上中学甚至小学。

而眼下陈太忠以高中生的资格,成为了科委的副主任,邱主任生恐对方从自己的话里听出影射之意,当然也就要小心地解释。

“王洪成是谁?”果不其然,陈某人真的是一头雾水,他奇怪地看邱朝晖一眼,犹豫一下又发问了,“我该知道他吗?”

这话他说得有点不客气,不过却也没有针对谁的意思,难道是王江成的兄弟?很有名的学者还是说……很大的领导?

“咳咳,这个……”邱朝晖咳嗽一声,好好地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缓缓开口,“王洪成是前几年搞水变油的那个,不过事实上,那是一个骗子。”

“水变油?”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随即缓缓地点头,“这个我还真有印象,我们物理老师说根本不可能,化学老师却说没准可能。”

物理是从能量守恒角度说的,化学是从催化剂万能角度说的,这很正常,邱朝晖笑着摇摇头,“事实证明那是假的,不过是加了催化剂之后,水和油混到一起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陈太忠笑着摇头,挺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哥们儿的智商还不像你想像的那么不堪,后来根本没有发生化学老师憧憬的“能源革命”,那当然就是假的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停顿在那里了,好半天才皱着眉头发问了。“你地意思是说,这个王江成的研究成果,可能跟王洪成一样,是骗子?”

“我只是觉得……很有可能,”邱朝晖也犹豫一下。最后还是重重地点点头,“这不是说他俩名字像的缘故,关键是……这么轻易就能改变土壤结构,啧,怎么说呢?中科院的那帮院士都是吃干饭的啊?”

“啧,俩项目名字还差不多呢,一个是水变油,一个是土生油,”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大才民间也有,你们一说就是中科院什么地,我不爱听这个,一个中科院,怎么可能垄断所有的人才?”

他这么说,倒不是要坚持搞这个项目,而是纯粹不满意邱朝晖对中科院盲目的推崇,习惯了成功的人。就会养成对权威不盲目信任的毛病,不过严格地来说,这毛病也不能说就绝对是坏事。

事实上,陈某人有充分的理由说这句话,他就是散落在民间的大才啊,哥们儿就不信中科院的院士里,有能修仙飞升的——怕是他们连这套理论都没听说过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邱朝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真想揪着陈太忠地耳朵怒吼一声——小陈。不学无术不要紧,可是不学无术还要站出来丢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反正我对这个项目不看好,”下一刻,邱主任睁开眼睛。很坚决地摇摇头。“这不是意气之争,纯粹是从学术角度上出发。太忠,我会坚持我的观点的!”

“喂喂。老邱老邱,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呢?”陈太忠皱皱眉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嘴巴啧啧有声地咂巴两下,“有意见可以提嘛,我又不是听不进去,你做出来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给谁看啊?真当自己是革命烈士了?”

“唉,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强行推动这个项目呢,”邱朝晖被他的风凉话逗乐了,不过接下来,他的脸色又郑重了起来,“这么说吧,其实……我能想像得到,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会给咱们科委带来多大的名声,你心动了我也能理解。”

“你胡说啥呢?”陈太忠脸色一整,悻悻地白他一眼,“名声于我如浮云,关键啊……咳咳,我不是在东临水干过吗?知道这水土流失之后的惨样。”

说到这里,他脸上居然摆出了一副悲天悯人地表情,旋即又是重重地一叹,“唉,东临水的村民,那是真苦啊……”

装吧,你就装吧,邱朝晖心里有点想笑,陈太忠对政绩近乎于病态的执着,简直是科委都知道的了——这倒不是陈某人露出了什么马脚,而是说,陈主任做事儿太完美了。

该争取的,丫会没命地去争取,中间若是遭遇了阻力,是神挡杀神遇佛灭佛一般的疯狂;可是该放权的时候,手一松就放走了,虽然此人个人生活有点小小的瑕疵,但是能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地事业中去,忙得都快吐血了,他图了什么呢?

好像没啥可图的,大家很愕然地发现了这个事实,不图钱不图权,一心为工作——那不就是图个名声吗?陈主任正年轻呢,前途一片光明,自然不会计较区区科委里的这点东西。

邱主任心里正嘀咕呢,耳边又传来了陈太忠略带迟疑的问话,“老邱……你觉得这个项目,真的不能搞?”

“这个嘛……”邱朝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地摇摇头,“我也是保持怀疑而已,因为这不符合认知,对了,这个王江成,是哪个学校地教授?”

这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问,只觉得这个项目可能不错,马上就找你来了。”

邱朝晖看他一眼,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不过到最后还是微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也对,搞学问就是要有个严谨地态度,我也不该先入为主,有点固步自封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陈太忠也是笑着摇头,“老邱你能坦诚地先做出假设。也算是给大家敲了一记警钟,挺好的嘛。”

他何尝听不出来邱主任是违心之言?不过人家能这么说,已经给他面子了,他可是没跟老邱斗法地心思,他现在着急的。是落实这个项目地可行性——要真是骗局,哥们儿这面子可就丢大了。

从邱朝晖处出来,陈太忠将车停在一个隐秘场所,立马拨通了梁志刚地手机,现在科委欠他情最多的就是梁主任,随便问两句,那家伙不能出去乱嚷嚷吧?

梁志刚一听,陈主任问的居然是这种项目,登时就不做声了。隔了好半天才犹犹豫豫地问一句,“邱朝晖怎么看这个项目?”

“梁主任,我是问你呢,”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事实上,梁主任没有如他刚听到这个消息一般地欣喜若狂,这足以让年轻的副主任意识到一些问题了。

“这个,肯定是个好项目嘛,”梁主任的回答。一般都是滴水不漏地,“不过相关技术和理论呢,咱们还需要认真验证一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

“老梁,你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啊,”陈太忠愈发地恼怒了,声音也大了起来,这样的关键时候,你跟我耍滑头?“我只想问你个人的看法,你认为这个项目。可行性有多高?”

“咳咳,”梁主任当然听得出陈主任恼了,说不得咳嗽两声,“太忠,我个人认为。这个项目有点危险。我这也是实话实说了……对了,你可以问问荆老师嘛。他一直在科研第一线呢。”

不找你落实一下,我怎么会去荆涛那里丢人?陈太忠悻悻地挂掉了电话。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看来这个项目,是大大的不乐观了,这让他感到了一丝茫然。

不过还好,他既然知道大家的意见偏向哪个方面了,倒是可以打个电话给荆涛了,下一刻他拨通荆涛的电话,“荆教授,我听说了一个挺可笑的事儿,不过为了对工作负责,还是想跟您了解一下情况……”

邱主任和梁主任已经表示出态度了,陈主任当然也要认为此事“可笑”,从官场角度上来说,随大流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不随大流标新立异那才叫找死。

荆教授耐着性子听他陈述完,好半天才重重地叹一口气,“这个……土壤地质这一套地,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太忠啊,这件事,我怎么听怎么有点邪行,要是按我的理解……”

他又沉吟一下,才轻声发话,“反正这件事,让我又想起了王洪成的水变油,你能这么慎重对待,倒是件好事。”

这个王洪成真的这么有名啊?陈太忠有点憋不住了,他这次可是连王江成的大名还没报呢,“荆教授,这个王洪成……是怎么回事啊?”

静静地听荆涛解说完之后,他轻松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谢谢荆教授为我科普扫盲,好了,不打扰您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坐在车里静静地寻思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当然,若是丁小宁在场的话,自是知道,某些人又要倒霉了……

王江成来得比大家想象中的还要快,陈太忠接到沙省长电话的第三天,林业厅地瑞根副厅长用自己的专车送过来的。

陈太忠的电话始终都是在“正在通话中”,瑞厅长也懒得再等,说不得就直接奔了凤凰大学门口邱朝晖的办公室而去。

邱朝晖正跟金乌县县科委的李主任僵着呢,李主任此来,也是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创新基金来的,“特色水产养殖和特种经济动物养殖,我只要一项。”

“你找星火计划要去!”邱主任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却不防见到门口进来两人,“请问邱主任在吗?”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民间科学家

“两位找谁?”邱朝晖正被李主任缠得头晕眼花呢,眼见有人来了,忙不迭岔开了话题,犹豫一下,又站起了身子。

原本,邱主任是该站起身来迎接人的,最近他这里最常出现的。就是前来打听申请创新基金流程地人,还有拿着方案书、可行性分析报告、专利证明或者国家科技鉴定成果之类的。

可是,瑞根副厅长的领导派头十足,虽然因为天热,只穿了一件看不出牌子地短袖衬衣。但是那份稳重中带一点矜持的架势,却是一般小人物学不来地。

王江成教授就要差很多了,虽然瘦高地个子和鼻梁上的无框树脂眼镜使得他看起来有点学者地味道,但是那一双眼睛实在太灵活了,说是领导的秘书吧,年纪又略微地大了一点。

再加上邱主任有意让李主任明白,自己这边又来重要客人了,自然就站起身了,说穿了他就是想借此暗示。向李主任强调一下自己地态度:你那星火计划项目的钱,不要找我来。

“我是省林业厅的瑞根,”瑞厅长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冲邱朝晖伸出了手,“你就是邱主任吧?早些时候跟你通过电话了。”

他身材适中,虽然已经四十六岁了,看起来却是三十岁许人,动作也矫健得很,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这也是沙省长赏识他的缘故之一。

“哦。是瑞厅啊,”邱朝晖也笑着点点头,从桌后转了出来,两人握手之后,邱主任伸手延座,自己转身去找杯子冲茶。

李主任倒是眼光机灵,见状轻声笑笑,“邱主任,你和领导谈事。我帮你们冲吧。”

我其实……不想跟这个家伙谈事啊,邱朝晖笑着点头,心里却是暗叹一声,昨天瑞厅长打电话过来,他只当对方来不了这么快呢。随口就说这两天不会出去。过两天就“保不准”了,谁想人家第二天倒找上门来了?

要说世界上有比同金乌的李主任谈话更郁闷地事儿。大概就是跟林业厅瑞厅长的谈话了,邱主任一时觉得。自己刚才也算是幸福了。

“土生油”这个项目,他是持强烈的怀疑态度的,但是既然陈太忠无意强行推动,他反倒要多了解一下这个东西,以免对不住小陈的信任。

可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优化土壤结构,还真的是近年来有点影响的话题,不光是土生油,还有如何解决土地中残留农药、防止土地板结、解决废水对土地污染的影响——话题从酸雨一直到不同植物对各种元素富集性的吸收。

其中这土生油不算重点,但是也有类似地猜想,可是绝对没有人敢权威地说,这个东西绝对搞得出来,甚至都没人做类似的试验。唯一例外的,就是这王江成了,这个王教授高中毕业,属于自学成才的那一种,套句时髦点的话,此人算是“民科”——民间科学家。

关于王江成的话题,现在也算是热门,有人置疑他的发明,也有人保持缄默,但是直到现在为止,学术界没有几个人公然站出来支持他。

十有八九是个骗子了!这是邱朝晖的猜测,可是昨天瑞厅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张口一个“沙省长很重视”,闭口一个“今年地洪灾,足以为戒,我们不能再漠视水土保持这个问题了”,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邱主任当然听出了其必得之心。

怎么陈太忠不在呢?这是邱朝晖眼下最想抱怨的,他也算是性子比较硬的了,稍微地扛一扛瑞根这个林业厅长倒还问题不大——老子科委又不归你林业厅管。

可是,沙省长那儿怎么办?谁帮他邱某人扛着?

“嗯嗯,这个就是王江成先生了吧?”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了,邱朝晖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纠结,笑嘻嘻地转头看看瘦高地中年人,“久仰大名了啊。”

他称其为“先生”而不是“教授”,已经是隐隐摆明了立场,你民科就是民科,不要往教授里面混,想让我喊你教授?可以啊,麻烦你把高级职称证书拿出来吧。瑞厅长笑着点点头,脸上却是没有半点不悦地神情,他听出了邱朝晖的意思,但是无法叫真,只能在心里暗自嘀咕:这文化人就是酸腐,那个职称很重要吗?这年头高分低能地人多了。能做了事情的,才是人才。

你们这凤凰科委还真地是牛啊,手里有钱说话就是不一样,瑞根想到这里,真地想苦笑一声了:一个副处连我这副厅都不放在眼里啊。

“我的名声还不够响亮。”王江成沉着脸摇摇头,对邱朝晖话里若有若无的置疑之意,他也听得明白,只是他也没有计较,而是淡淡地指出了一个事实,“要是足够响亮的话,也用不着来贵单位化缘了,太多的人没有意识到水土保持这个关系国家存亡地问题的重要性。”

国家存亡吗?民科果然就是民科,用词很不慎重啊。邱朝晖淡淡一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王先生搞的这个土生油的理论,我已经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点,不知道能不能提供一下药剂的制作配方?”

“这个绝对不可能,”王江成斩钉截铁地摇摇头,很傲然地回答了,“为了保密,我连专利都没有申请。我只能向你们做演示,你们可以对试验结果进行鉴定。”

跟“水变油”的王洪成越来越像了!邱朝晖本来打的就是以进为退的主意,不过听到这个回答,心中还是不禁生出了些许地感慨。

“那么好吧,我能理解,”下一刻,邱主任点点头,他“退而求其次”了,“有没有详细的土壤结构变化分析报告?或者是土壤养分和红外光谱测试的结果?”

“这个也没必要。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王江成笑一声,脸上的傲气越发地浓了,“等我做了演示之后。红外光谱检测。你们可以做,我会配合的。”

啧。邱朝晖越来越头疼了,这不就是昔年哈工大旧事地翻版吗?这一刻。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有的人明明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还偏偏地无能为力了。

“那你总该有一套相应的理论吧?”邱主任再退一步,顺便还看一眼瑞根,我可是很给你瑞厅长面子了啊,“比如说,你为什么能那么准确地预见药剂的自然分解期限?”

“这个药剂,从研发到现在,我用了二十年,为此我都倾家荡产了,”王江成不回答前面关于理论的问题,单抓住后面的话回答,“相关数据我都有记录,你们不信的话,可以用数据来反驳我。”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邱朝晖也实在地避无可避了,对方这话就差明着说——我知道你们体系里的人对我们民间科学家有偏见和歧视,你用数据来驳斥我吧。

瑞厅长也听出来了,自己请来的客人有点恼了,轻笑一声,稳稳地插话,“邱主任,这个项目,林业部有关领导是比较看好地,还有新组建的国土资源部,也有领导很重视。”

我靠!邱朝晖一时想骂人了,怎么着,姓瑞的你嫌沙鹏程的力道不够,吓不死我,又搬出这么大的两尊神出来?

“不会吧?”他很愕然地看向瑞根,有意多套出点东西来,“瑞厅长,部里领导重视,那还会缺开发和启动地资金吗?”

“唉,还不是王教授被传统学术界排挤,拿不出什么像样地报告来?”瑞厅长摇摇头,苦笑一声,“所以才向你们科委张嘴,要是你们能做出合适的鉴定,也是一件利国利民地大好事啊。”

“不过,部里真有领导比较重视,”他脸上浮现出郑重之色,随口报了两个领导的名号出来,“……这个你们可以打问了解,不是我瑞根杜撰地。”

听到那俩领导的名字和职位,邱朝晖脸色又是一变,越发地恨起陈太忠来:太忠啊太忠,到了用你的时候了,你倒是跑得不见了,这这这……老邱我扛不动了啊。

不过,看着瑞厅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邱主任也不能就坐在那里发呆不是?于是笑着点点头,“好吧,我们会尽快安排这个演示的……对了,我给陈主任打个电话先。”

陈太忠的电话,依旧是“正在通话中”,不过邱朝晖发狠了,拎着电话就是不放手,他知道陈主任的手机开了“呼叫等待”功能,你忙?我就用嘀嘀嘀的提示音不断地提示你!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陈太忠终于接起了电话,很不耐烦地发问了,“啧,老邱你这是在搞什么嘛,我都忙死了,什么事儿?说!”

“瑞厅长和王江成先生来了,”邱朝晖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子,冲两位客人歉意地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凤凰科委果然是那个年轻的副主任说了算啊,瑞根见状,心里暗自嘀咕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