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渐露端倪

第一千零一百章 渐露端倪

高云风的朋友,是个二十岁的少妇,个头不是很高但是身材极好,前凸后翘的,容貌虽然不是特别艳丽,但是胜在成熟,举手投足间,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情和妩媚扑鼻而来。

“这是南波,”高公子笑着介绍,“她老爹是以前天涯省劳动厅的副厅长……”

高云风嘴上从来没什么把门儿的东西,不多时就将事情经过说得明明白白的,敢情,这南波的哥哥在天涯省高管局工作,知道凤凰科委出了那么个无线紧急电话的系统,而天涯省的第二条高速路开工在即,又是定了用无线的方案,就让自己的妹妹来跑一跑。

南波又跟高云风搞的一个小嫂子是大学同学,所以很顺利地联系上了高云风,这不?他就带着她来了,“太忠,要是行的话,就把那条路的代理给了他算了。”

“云风你的面子,那我肯定要买的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刚刚吃下了一个一千多万的大单,这点人情都不通的话,那也太说不过去了,不过,他倒是不介意调戏一下高云风,于是坏笑着点点头,“南女士,其实这种事儿你直接找凤凰科委就行了,没必要找高云风的……他又不顶事儿。”

可是说起调侃来,高云风怎么可能怕他?登时就是眼睛一瞪,“我跟别人顶事儿也没用,在你跟前顶事儿就啥都有了,有种的你给我说个不字?”

“唉唉,我懒得理你,”陈太忠也没办法跟他叫真,少不得苦笑着摇头。“云风我就奇怪了,这种事儿,其实上门就能办的,为啥你还要找我?”

“上门办和找你办,能一样吗?”高云风眼皮一翻,送给他个白眼。“直接上门,那不是找脸子给自己看吗?就算能办成,不知道要多出来多少麻烦。”

这话是大实话,若是没有关系,政府机关总是存在着“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种种现象。老百姓们找不到太多的门路,实在不行也只能硬着头皮来按程序走,但是对高云风这种人来说,实在找不到门路,宁可不办,也不想按手续规定地流程来办这是一个惯性思维的问题,他们很感性地认为:没有关系,我就办不了这件事。

当然。这样的认识是不对的。

事实上,作为一个厅级干部的儿子还是交通局这种超大实权的,高云风这么想很正常,但是对南波来说。一定要先找熟人探路才肯露面,也真就有点缩头缩脑了。

不过。这也许是南波地个性使然。陈太忠不好妄加评判。只是。这突如其来地感慨。让他坚定了完善科委办事流程地想法。

他这念头要是真传到科委。那三个主任可就委屈得要哭了。我们已经倾注了太多地注意力在流程上。比其他行局强得太多太多了。

凭良心讲。这绝对是一个思维误区。是政府公信力丧失地一个缩影。然而。滑稽地是。最先相信关系万能地。正是老百姓眼里那些有办法地人。这多多少少有点讽刺地意味。

有办法地人离了关系不会办事。没办法地人只能按着流程去办事。而这流程恰恰是职能机构存在地基石我们该说是有办法地人可以高贵到无视流程呢。还是说这机构地存在。只是为没办法地人提供地办事途径?

然而。在太多地时候。偏偏通过正当地流程还办不好事。办不成事!

所以。陈太忠想笑。却是又笑不出来。只能干咳两声。“好了。都是点屁大地小事。倒是南女士。不知道你哥哥怎么不来?”

在他印象中,系统内的人办这种事,多少是要方便一点的,不过……“男女氏”这称呼,真的很渣啊

南波笑一笑,也没解释,后来陈太忠才知道,她的哥哥身为高管局的人,知道这里面水深水浅,是先让妹妹探路子来的。

“你是看上她了?”高云风总觉得陈太忠刚才那调笑,似乎带了点说不清楚的味道,少不得把他拽到一边轻声嘀咕,“你不能太花心吧?已经那么多美女了……不过,你真想上她,那倒也不难,她跟老公过不到一块。”

“去去去,我没兴趣穿你的旧鞋,”陈太忠笑着推他一把,这女人十有跟高云风有一腿,这不需要证据,而是常识,他心里挺奇怪地,“云风,那条路还早啊,她怎么这会儿就来联系代理了?”

“家里没办法呗,”高云风答他一句,“不过,你不要我可是就不给了啊,正好她跟娜娜关系好,良家妇女地双飞……那滋味,嘿嘿

看着他一脸的**笑,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笑着摇头,“良家地双飞就把你美成这样了?唉……这境界上的差异,我就不希地跟你讲了。”

“说正经的,她现在真是没什么办法了,”高云风脸色一整,“人在人情在,老南一下台,她跟老公都过不到一块了。”

南波的爱人是她大学同学,两人就是那会儿好上的,毕业之后在南厅长的安排下,进了中国银行落宁分行,劳动厅虽然是跟银行没什么太大的交集,可是老南好歹也是个副厅,有点人脉,很快就把他捧成分理处的副主任了。

南厅长退休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将自己的女婿扶正,导致女婿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正好这时候南波生了一个女儿,还是天生听力低下,夫妻关系急转直下,做丈夫的整天花天酒地不回家,外面也有了小的。

“那家伙做人太缺德了,屁眼里还夹着的高粱籽儿没消化呢,就翻脸不认人了,”说到这里,高云风也是一脸的气愤,“没小南的话,他回去干乡长吧……”

“乡长也不是那么好干的!”陈太忠瞪他一眼,“八五年毕业的大学生,现在还干乡长呢,跟你这文盲我就没话。”

“反正,这个忙你得帮啊,不许答应别人了,”高云风也不计较他这话,他在意的是霸住这个资源。

说穿了,南厅长没给后辈留下什么余荫,南波现在这日子过得比下绰绰有余比上却是略有不足,丈夫又指望不上,就是自己出来接点工程来做。

由于关系不是很硬,所以她就来个“笨鸟先飞”,想着找到凤凰科委,尽快把这件事情敲定,就算是大大的一桩外财。

高云风的毛病挺多,不过,有一点还是比较拿得出手,那就是认账,既然是他情人介绍来的,又玩了“良家双飞”,那就要帮着成就此事。

“这事儿……”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抬手拨通了文海的电话,侧头看高云风一眼,“靠,我也是为你破例了,单位的事儿,我从来不乱插手的……她哥叫什么?”

高云风一愣,才说这事儿跟她哥有什么关系,不过下一刻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太忠为一个花枝招展的少妇破例的话,那难免就要引起不必要的物议了,“好像叫南涛……”

文海接了这个电话,听说是“要照顾的关系”,愣了一下才笑一声,“这个没问题,对了太忠,你要是一下回不来,看着再跟高厅、畅厅坐一坐吧,不用等下次再来的时候了。”

唉,就是打个招呼嘛,人家文海也知道命令我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心里有点郁闷,人心真的是杆秤啊,哥们儿这身子稍微扭一扭,别人就觉得影子歪了。

当然,以他现在的听话能力,知道文海这么说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开始比较自然地跟自己说话,甚至说是文主任借了由头有意讨好都不为过,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微微的不爽。

不过,不管怎么说,晚上这一顿,就是高云风的了,难得的是,许纯良和李英瑞这一对儿也凑了热闹进来,再加上丁小宁,三男三女性别比例倒是平衡。

一行人吃完了又去打保龄球,陈太忠没心思玩儿,丁小宁却是玩得兴高采烈的,约莫在快到九点的时候,陈太忠接了一个电话,田甜打来的,“陈主任,现在在不在素波?”

“还在,有什么事儿吗?”前一阵他想请田甜吃饭,可是田主持不知道在忙什么不克分身,不过人家说谢谢,他有那个心就成了。

现在田甜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儿,陈某人恩怨分明,既然领了别人的人情,还是早还早好。

“这样,有人纠缠我呢,”田甜在电话里犹豫一下,还是直说了,“是赵喜才的儿子,能不能过来接一下我,说我是你女朋友?”

赵喜才的儿子?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你又没对象呢,攀上赵市长岂不是挺好的,这也是强强联手,田立平没准还能借此投入蒙艺的阵营这么好的事儿,怎么你就反对了呢?

不得不说,在官场这个大染缸里浸**日久,年轻的副主任看起问题来,也是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利益和权力的眼镜。

不过,既然人家打电话过来了,又是将事情讲得明明白白的,他倒也不好拒绝,说不得只能笑着应承了下来,“没问题,你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他向几个人打个招呼转身离开,脑子里面还在想:赵喜才的儿子,怪不得田甜也没脾气呢,这种糊糊事儿,也就是哥们儿具备干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