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锦上添花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锦上添花

有了章尧东的话,科委马上要开的中层干部大会的规格登时就是一变,原来是打算在科委那平房的大会议室将就的,这次可好,搬到凤凰宾馆的大会议室了,这会议室建得比较早,却也能容纳二百多人,科委的中层来这里开会,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张智慧还拍着胸脯保证,将会场好好的装饰一番,外面也搞上宣传用的条幅等等,反正这钱是科委出,但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他这里想怎么配合都没问题。

这次参加会议的人也大增,就在当天晚上,定下出席会议的不但有章尧东,还有段卫华,至于说市委办和政府办的两个秘书长魏长江和景静砾也要来参会,分管市长小桥树也要来,还有计委主任兼招商办主任秦连成……总之一句话,阵容济济。

不过,坏处也有一点,那就是会议改期了,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会场都改了,相关布置就得重新来过,当然,科委的人无所谓,他们都习惯将就了,怎奈,市里头不肯将就不是?那来的人就只能先住在凤凰宾馆里等着了。

还好,对科委的中层干部来说,有条件在凤凰宾馆住宿的人也不多,不但穷级别也低,能在这里开会,多数人的精气神儿又上了一个台阶——咱科委也能在凤凰宾馆开中干会了,这本身的意义就是巨大的。

事实上,这次会议延期,却是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因为章尧东一开始就说了,要把汇报陈洁省长的事情推迟两天,以免省科委那边找到什么借口。

既然推迟汇报的时间,那这个中层干部会的延期。那就是必然的了。大家谁也不能保证,陈省长听到国家科委考察的消息的话,会不会真有兴趣提前来看看。

要是陈洁愿意提前来,那科委这边刚开过大会。未免就是对领导地不尊重,正经是让导来参与这个会。倒也是给领导一个向大家打气地机会。

当然,陈省长不来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过不久国家科委的人还要来考察,万一来的是个副部,陈省长应该会再来一次凤凰科委。短期内一个地市地行局两次被分管省长视察——人家好歹是副省呢,不能表现得太不值钱吧?

陈洁也可以这次来了。下次就不来了,但是谁又能保证科委来的肯定不是副部呢?

当然,陈省长真地愿意死挺凤凰科委,又不在乎物议的话,两次考察也就考察了——有不同的考察理由,来两次不是也就来了?

不过,大家这不是不知道陈省长会做出什么决定吗?那就只能拖两天了,等市里把情况反应给省里,那意思就是:陈省长你看,省科委对凤凰科委使绊子呢。只是国家科委的电话。通知到凤凰了,您看。正好凤凰科委要开个中干会……

所以,这次会议的推迟,更重要地是要给陈洁一个理由,好对凤凰科委“重点关注”,当然,陈省长愿意不愿意重点关注是人家的事儿,但是凤凰市不给领导关怀地机会,那也就太不会做人了。

这些布置和因果,并不是陈太忠一个人完成的,事实上,这件事的推手是段卫华,陈太忠离开章尧东办公室,就给段市长打了一个电话,“卫华市长,我们科委头一次这么郑重地接待上级领导,资料什么的该怎么整理,市里能不能指导一下工作,帮我们开拓一下思路?”

段卫华当然知道,陈太忠有点怨气,不过,今天的事儿办得挺顺的,他心里也高兴,“那好,我帮你安排两个人搞资料……对了,关于科委的中干会,你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中层干部会?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晕,“说些科委内部的事儿,对了,章书记可能又要参加了……”

“你看,我就知道,”段卫华在电话里笑了起来,“算了,我帮你安排一下这个会吧,你这么简单地安排可是不行。/”

段市长出马,那肯定就是算无遗策的,其间景静砾又赶了过来,将他拽到一边如此如此地交待一番,陈太忠才豁然开朗,心说卫华市长这两下,还真是让人佩服。

反正科委上次的中干会就彩排了一次,这次大不了就再来一次好了。

不过,随着时间地推移,越来越多地厅级领导加入了这个与会名单,让科委其他的三个主任颇有点瞠目结舌,列席地市领导里只有一个正处,却还是景静砾这种比副市长不遑多让的主儿。

事实上,杨波也有兴趣参加这个会,不过别人参加这个会,不是分功就是露脸去了,虽然他也想表示一下自己对科委的支持,可是打听一下与会名单,当时就没有掺乎的勇气了,他要去了,那真的就是纯粹的边缘人,还不够丢人的呢。/

不过有他的授意,就在第二天大家在凤凰宾馆彩排的时候,李天锋终于逮住了陈太忠,在休会的时候拽住他不肯放手,“陈主任,你一定要听我说说。”

“我电话里都跟你说过了啊,”看着面前这瘦瘦小小的李厂长,陈太忠有点不高兴,只是转念一想,现在像此人这么执着的实在太少了,心里一时也生不起气来,“负责技术的,是梁主任,负责商业运作的,是邱主任,你的职工的问题,找李健主任,你找我没用啊。”

“那些我都跟他们谈过了,”李无锋咳嗽一声,死死地盯着他,瘦小的身子里,竟是异常的执着,“我们的设备还保持完好,为什么我们不能入股,而是兼并?”

“好不好你说了不算,那要看专家分析,”陈太忠嗤之以鼻,“也就是你们那点地皮,换了我们接收你的员工。要不是杨市长说话。你以为我愿意兼并你们?”

“你都要上新设备了,是吧?”李天锋的脸一沉,眼中冒出了熊熊的怒火,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竟是不怕惹怒现在这位灼手可热的官场新贵。

以陈太忠的目中无人,都被他这滔天地怒意惊得呆了一下。他略一思索,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你想地是什么,现在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该报废的设备。我们一定要报废,能用的设备嘛……要是性价比划得来。还可以留下用,差一点的当备用设备也行,但是维护成本太高地话,那也没商量,必须报废。”

原本他还想说差一点的就拍卖了算了,不过想到自行车厂上一个领导就是因为在卖废品中做手脚,才引发了一系列地变化,终于硬生生地改了口说做备用设备——这么执着的人也少见。

见到对方的怒意,他先是震怒,后来却又生出了些许的感触:人家不怕自己。那是因为心里无私。心里无私啊!

想到这一点,他有天大的怨气。看眼前这厮再不顺眼,也不能因为人家地质询而生气,换个人敢这么问,他早顶回去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们科委的事儿,轮得你说话吗?

不过倒是可以借此卖老王一个人情,听说王宏伟也挺欣赏他地……嗯,这件事利用好了,能化解点王书记积年的怨气。

“这话可是你说的,”李天锋的火气消了不少,不过眼中狐疑的神色尚存些许,“你要说到做不到糊弄我,那我不会答应的……这些都是国家的财产,希望你考虑清楚。”

敢情,他并不是一定要在厂里占股份什么的,而是生恐科委的将厂里维护经年的设备撤走贱卖,不但能从这儿赚钱,买新设备还能赚钱,上下其手大发横财。

“啧,你这人怎么这么多废话呢?”陈太忠也被他这步步紧逼地态度搞恼了,“你要不放心,将来你当分管生产地厂长,这总可以了吧?”

“那销售和采购呢?”李天锋可是知道一个厂子哪儿最容易出猫腻,他抓生产有一套,可是想到两个最重要的环节,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你还没完了是不是?”陈太忠工人家庭出身,对这个当然也清楚,不耐烦地大手一挥,“你都管了生产了,对采购回来地东西当然有发言权了。”

“至于说销售,”他说到这里,又想到了关于李厂长的传说,居然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看对方一眼,“呵呵,你以为我敢让你插手销售?”

李天锋却是被这话说得脸一红,他当然知道对方在笑什么,不过,陈太忠的态度虽然不好,却是钉是钉铆是铆,将相关细节说得一清二楚,他犹豫一下,“可是我就算管了生产,对采购也只有建议和抗议的权力,要是别人不听……”

“科委马上就要完善纪检工作了,”陈太忠不耐烦地回他一句,才说要结束这次谈话,不过他这话一出口,突然发现李天锋的眼神再次冷了下来。

“啧,真是麻烦了,”陈太忠叹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这么说吧,李厂长,你要觉得相关部门的处理有失公平的话,你可以找我来,成不?”

李天锋盯着他看了半天,似乎是在分辨此人的话里到底有多少诚意,想了半天之后,才脸色一沉,很决绝地递过了手里鼓鼓胀胀的公文包。

陈太忠冲着他冷冷一笑,也不发话,脸上是说不出的轻蔑。

“自行车厂四年前就致力开发电动车助力车了,”李天锋坦然地看着他,“这里面是资料和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