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伸手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伸手(召唤月票)

陈太忠从章尧东办公室出来,马不停蹄地赶向凤凰宾馆,想看看会场布置得怎么样了,谁想半路上却是接到了单位的电话,陈省长半小时后要去科委视察,请他火速回去。

敢情,陈洁虽然打着视察科教文卫的旗号,可是上午就视察了教委和文化局,中午跟副市长王伟新及教委和文化局的一行人吃过饭,休息了一阵之后,又走马观花地看了卫生局和市人民医院,这最后考察的,肯定是最用心的。

其实,说句良心话,科委那屁大一点儿地方,还真没啥可看的,不过,人家领导有心的话,那就什么都可以看不是?

“基础建设跟不上啊,”陈洁一下车,冲着科委大院儿里的建筑,就来了这么一句,旋即转头看一眼乔小树,“乔市长,这个很影响咱们凤凰科委形象的。”

乔小树头上的汗登时就下来了,心里却是不服气地反驳一句,好像省科委就能好到哪儿去似的,“陈省长,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科委在建的科委大厦,我们有信心把它建成凤凰市甚至于天南省的标志性建筑。”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眼四望,眼见陈太忠在人群外围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看着这里,忙不迭抬手招呼,“小陈,太忠,来给陈省长解释一下。\//\”

陈太忠站那么远,也不是有意要装逼什么的,实在是陈省长身边围着的人太多了,虽然远远没有蒙艺上次来那么轰动,但是真正见过副省长在地市考察的局面的人,当可明白笔者所说地遮天蔽日----要知道一个县委书记下乡镇。身边还围七八十号人呢。

他陈某人心中手段无穷,身后能人无数,又何必挡了别人进阶的门路?

当然,乔市长这终极召唤,就让陈太忠避无所避了,陈洁更是配合,抬眼顺着那方向看过去,微微一笑。“原来你就是陈太忠,你的名字我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不过说实话,你年轻得令我难以想像,加油干,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

陈省长没有发现,就在她开口的时候,四周的人群在不动地蠕动着,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围着自己的人群中,已经多了一条好宽地路出来。都是人们自觉地让出来的,不像其他人过来的时候那么挤。\\/\

“谢谢陈省长的夸奖,”陈太忠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我们会议室有科委大厦的效果图呢……”

由于科委实在没啥可看的。陈省长盯这图就盯了有半个多小时,还指指点点地问了不少问题,又提了不少建议,谈论的气氛很是热烈。

说到最后,陈省长觉得实在没啥可说的了,一抬头看到一块“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横匾,心里就是一愣,她见惯这种东西了。不过这破破烂烂的科委里,能出现这么一幅装帧考究地图,倒是真的扎眼。

“这是黄老给写的。”乔小树笑着解释,“他也很看好咱凤凰的发展。”

陈洁笑着点点头,仔细看了起来,女人心细,她甚至发现,那字儿是黄老新作,“黄老地字很少见得到的,这也是心系家乡人民啊。”

这话她是笑着说的,可心中却是叹一口气,董祥麟真的是无能加小气。凤凰科委都搞出这么大动静了。他却非要跟凤凰作对到底,连我都被蒙蔽了。真不知道他是这么当上那个科委主任的。\\\\

等到她坐到小会议室之后,看到里面簇新的会议桌和椅子,鼻子**两下,“这是才买的?应付我的?”

乔小树本来一直负责解说,可是被这话吓了一跳,也不知道领导是不是生气了,倒是陈太忠胆子大,笑着接口了,“陈省长来,总得有个坐地地方吧,我们以前简朴惯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换了。”

他在联合超市见过黄老的做派,那次赵璞糗得要死,反正错非必要,对领导的疑问照实答就完了,也省得自己出丑----虽然陈洁并不能跟黄老比。

“就你话多,我坐办公室不行啊?”陈省长白他一眼,又摇摇头,“为工作我没话说,为我地话,那就太不应该了……你们要学会把钱用在刀刃上。”

“给您汇报工作的话,几个办公室还都不合适,”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回答她,“小会议室还算大一点……这也是尊重领导的意思。”

“那你现在就给我汇报一下工作吧,”陈洁见他答得实在,索性就借坡下驴了,反正她也没有为难的意思,她身后的秘书见状,拉开上首位子的座椅,陈省长当仁不让地就坐下来了,“坐,你们也坐,咱们随便聊聊。\//\”

李健手边早准备好了各色的材料,见乔市长给自己使个眼色,就一五一十地汇报起了科委这半年来的成就。

陈洁本来是想随便听听的,她总觉得自己对这凤凰科委也了解得差不多了,谁想到一听还真是大开眼界:火炬计划扶持资金、统一装修检测、创新基金和即将展开的星火计划,尤其是一卡通、T机保护罩已经开始赢利,目前还要消化市里濒临破产地自行车厂,还有国内独创地高速公路无线紧急电话……

科委拿得出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像教委那“统一采购”什么地,在李健的报告中根本都没有体现,而这一件件一桩桩,都是科委在这半年里完成的,由时间上就可以判断,这基本都是陈太忠一手操作下来的。陈洁越听,心里对董祥麟的火气就越大,陈省长不爱发火,但是眼下这情形却是由不得她,她开始认真地考虑换掉自己尚算听话的手下----要知道凤凰科委都发展成这样,她早就过来了,也省了被段卫华嘲笑。\\\

“你们搞得确实不错,”听完大致介绍以后,陈洁笑着点点头,“呵呵,本来还想着给你们拨点经费呢,看来是我多事了。”

听得明白的,心里当然知道这不过是省长的玩笑话,可是不明白的,心里少不得就要腹诽一番了:亏得你没拨,要不又让省科委截流了怎么办?

这么说着,就到了晚上,晚饭不但有科委和卫生局的一把手、分管市长乔小树,段卫华也来了----明天中午是章尧东作陪,对一个不太要紧的副省长,没必要党政一把手同时出现在酒桌上。

所以,这一桌也只有陈太忠这么一个副处,而且数还他电话忙,时不时地出去一下,到最后他实在不好意思了,“算了,我换个房间吧……”

有的电话,他实在是不好当着别人接的,就比如说刚才那个电话,那帕里打了电话过来,“太忠,我要调到省委综合二处了,组织部找我谈话了。”

这是蒙勤勤吃了陈太忠的激,操作了一把,那帕里原本是省政府的综合处的副处长,前一阵省委综合处的处长外放了,空出个位子来,而那处长已经是五年的副处了,工作经验也不缺,顶这个位子倒也够资格。

够资格是够资格,但是从省政府办公厅调到省委办公厅,这也比较罕见,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当时陈太忠还问了那帕里愿意不愿意去。

那帕里当然愿意去了,省委的综合处虽然比省政府的综合处油水少一点,可那好歹是提了一级,从副处到正处了,而且省委办公厅是副省级,处室级别普遍比省政府办公厅高半级,要不是那帕里原来是副处,这次提拔他都够不着。

那帕里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陈太忠一说,他的欣喜若狂是不用提了,“愿意,我愿意去,太忠你来素波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你。”

刚才的电话,就是那帕里下午接受组织部考察之后,心里的喜悦实在无处发泄,打了电话过来,“太忠你说……这次肯定没问题吧?听说那个副处长邓逸强很不甘心的,我还要做点什么?”

“耐心等待就成了嘛,”陈太忠笑着安慰他,“那处我看你也是个沉得住气的,怎么今天火烧火燎的?”

“我要能不烧倒好了,”那帕里也逐渐地熟悉了陈太忠的脾气,不满意地嘀咕一句,“我现在都仆成这样了,哪儿能跟你比啊?”

“谁能保证明天你扑不扑呢?”陈太忠笑了,“你上次说得可是不错,蒙书记真的打算换大秘了,争取啊……对了,这事儿别跟别人说,明白不?”

下一刻,听筒里传来奇怪的“噗通噗通”声,陈太忠的耳力何等厉害?一下就听出来了,“我说那处,你不要把心脏拿到身体外面好不好啊?”

“打死我都不会说啊,”那帕里发话了,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颤抖,“太忠,你……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啧,反正你现在是正处了,努力啊,”陈太忠挂了电话,眉头却是紧皱,这个什么邓逸强副处长,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下一刻,有电话进来,却是省体改委的纪检书记郭玉兰,“太忠,我听说你在省里有人啊,有点事情,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打听一下。”

啧,就是郭玉兰,没错,大草原红焖羊肉馆老板的妹妹,陈太忠超强的记忆在这一刻苏醒,蹭了我车的那厮,是邓逸强的儿子,而邓逸强似乎跟郭玉兰又有点不清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