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顺口溜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顺口溜(求月票)

三里屯北边就是使馆区,所以,这里泡吧的外国人也不少,陈太忠他们坐在这里,就能看到大厅里都有不少外国人。

南宫毛毛是场面上混的,一个野店歌手根本放不进他眼里,刚才他还想将小玟送给杨明玩两天呢----她不就是岔开大腿挣钱的吗?唱歌只是副业而已,真能跟住个警察局长,也算前途无量了。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人把女伴儿强抢走了,那就不是他能容忍的了,出来混的,不就是讲个面子吗?

不过,对方是外国人,这就让他感觉有点棘手了,这里可是靠近使馆区的,其实,就算不靠近使馆区,外国人也不好招惹啊。

说不得他只能脸一沉,看着小玟发问了,“这俩是你朋友?”就在他发问的同时,小玟已经张嘴尖叫了,“我不认识你们啊。”

粗壮的黑人就只当没听见这些一样,冲着小玟就伸出了手,一时间场上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木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陈太忠不干了,站起身来,冲着那黑乎乎的手就是一巴掌,似缓实急,重重地拍了上去,“给我滚,”说得却也是英语。\///\\

这倒不是说他跟南宫毛毛关系有多好,硬要架这个梁子,说句实话,要是今天来找碴的是京里的厉害人物或者地痞混混,他还真的未必要出手,但是一个黑皮猴子也敢在哥们儿面前撒野,活腻歪了是不是?

大家都知道。陈某人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在他眼里,除了黄种人,别的种族都是猴子。当然,那猴子要是识趣,不冒犯“人类”地话,他也能与其平等相处。比如说英国那只唤作“尼克”的猴子。

所以说,他这反应简直是下意识的,出于根深蒂固的偏见而已,可是那粗壮地黑人没想到,屋里还有人敢跟自己动手----我们是外国人哎。

陈太忠这一巴掌,抽得既快且重又狠。那黑人没防到这一手,登时膀子上就觉得猛地一抽,一股强大的外力,让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转了一个圈。

黑人的身体协调性,那是没得说----起码眼前这个没地说,大醉之下转了一个圈,人居然还没倒,晃一晃脑袋略一错愕,张开双臂就冲着陈太忠扑过来了。\\

“叫你滚开。”陈太忠也不多说,飞起一脚轻轻一垫。那厮的身子直接就飞向了墙壁,“嗵”的一声闷响。墙上撞出好大的一个坑来----敢情这包间的墙壁,是轻钢龙骨加石膏板做成的。隔音隔热什么地没有问题,可是吃不得大力撞击。

“你敢打人?”另一个瘦高的男人说的却是法语,怒气冲冲一指陈太忠,“我们是卢旺达大使馆的,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给我滚远点,谁请你们进来了?”陈太忠怒喝一声,用的也是法语,“你们打扰了我的私人空间,小心我把你们剁成一块一块的。”

那位从地上爬起来,晃了晃脑袋,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一弯腰就把身边的沙发硬生生地端起来了,正要转身发力,只觉得屁股上又是一股大力传来,一时再也把持不住了,沙发落地,人却是被那股大力一冲,一个前滚翻,屁股顶着沙发靠背,两腿前伸,两只脚重重地踹到了墙上!

“嗵”地一声大响,这家伙居然将墙壁踹了两个好大地窟窿出来,隔壁地包间内,一对男女吃这么一吓,火速地分开。\\

女人仓促地放下了自己的裙子,丰臀雪股在惊鸿一瞥间消失,男人却是傻了一下,身体猛地一哆嗦,尚未来得及装进裤子地那物儿向空中抛出一条白色**----真是令人刻骨铭心的颤抖。

不过,眼前地人却是没心思去看他的丑态,那粗壮黑人大头冲下这么栽着,一时再也没能力展现他地协调性了,门口的瘦子转身就跑,嘴里大喊着,这次却是字正腔圆的京腔了,“你们给爷等着。”

这几下兔起鹘落精彩纷呈,不过在座的一帮人却是傻了眼,有人听出了那汉子来拽小玟时说的话,低声解释,不过瘦子在门**出的那句法语,却是没人听得懂了。

“你还会法语?”苏文馨看一眼陈太忠,心里是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不过她算是不错的了,起码能听出语言来。

“走吧,没意思,”南宫毛毛却是站起了身子,虽然看起来动作是慢慢悠悠的,可是毫无疑问,他离开的欲望非常强烈,不过是碍着面子,不好意思拔腿就走就是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站起身来,说起来惭愧,这些人在京城里算不上打横走的人物,可也勉强能划拉到金字塔上半截的里面去了,被两个莫名其妙的黑人逼成这样,真是有点没面子。

“有种的别走,”墙上挂着的那厮也发话了,说的是结结巴巴的汉语,他已经拔出了一只脚,不过脚上的鞋没了,至于另一只脚,却是死活拔不出来。

“很着急吗?”陈太忠有点不满意,轻声地嘀咕一句,他自是看得出来,大家有点忌惮这俩黑人的身份,只是他真的很奇怪,不是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吗?

当然,嘀咕归嘀咕,他走得也不慢,这倒不是他怕事,想想邓逸强的儿子蹭了他的林肯车后,二话不说就撒腿跑路,说明这世界是没人喜欢麻烦的。

倒是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挺羡慕陈太忠这身手,就凑过来了,听他这么说,少不得低声解释一句,“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惹了外国人了,虽然咱不怕,不过总是麻烦。\\/\”

“四等汉?你以为是在元朝呢?”陈太忠本没啥想法,可是听这家伙说得这么溜,都编成段子了,心中也不禁有点恼怒---北京人的嘴怎么这么损呢?

“不是在元朝,不过事实如此,”杨明插一句嘴,转身向门外走去,“这种纠纷我处理过不知道多少了,搞错层次是要犯错误的。”

走到楼下大厅处,正要结算包间费的时候,几个保安堵了过来,“哥几个等等,你们那包间都弄坏了,就要这么走人?”

“不这么走人怎么走人?”南宫毛毛对这酒吧却是没什么好脸色,眼睛一瞪,“放两个黑鬼进我们屋撒野,你们倒是有理了?”

“没要你们赔精神损失费,就不错了,跟那黑鬼要去,”那高大汉子也是一哼,“你再拦……你们这酒吧想不想开了?”

一帮人正扯皮呢,就听得大厅那儿一阵乱哄哄的响动,大家转身一看,却是四五个黑人还有两个黄种人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手里还端着板凳拖把什么的,“有种的别跑!”

这架势就比较吓人了,陈太忠这边加上小玟一共十个人,正好是五男五女,其中南宫毛毛和杨明都是四十开外了岁数,看起来还比较吃亏呢。

保安却是不敢再拦着了,几个人一分让出一条路来,他们不想放人走,不过在酒吧里打起来,那损失可就太大了----要打去外面打去吧。

陈太忠这边的众人一看,转头就跑,女士们倒还好点,男人们跑得才快,一眨眼就剩下陈太忠一个人站在那儿了,大家不是怕事,实在是没必要吃眼前亏。

“都给我站住!”陈太忠大喝一声,手一动丢个定身术过去,直接定了眼前几个人的身体,走上前两脚踹飞了那俩黄种人,“助纣为虐,混蛋!”

剩下几个黑人,他也懒得动手了,转身就那么施施然离开,一帮保安见他一声吼,那几个就呆在那儿不敢动了,禁不住面面相觑,谁还敢出头拦他?

“这王霸之气,好猛,”看着陈太忠施施然走出门去,一个保安轻声嘀咕一句,又吐一吐舌头,“哥们儿今天算是见识过了。”

五个女人除了小玟跟着跑了,其他四个在慢悠悠地走---男人打架,总不该扯到女人身上吧?正是如此,陈太忠的神勇被她们看得一清二楚。

唉,都跑得挺快啊,陈太忠悻悻地站在门口拦出租,心说等哥们儿拦到车了,再放那帮人脱身不迟,谁想一眼望去,竟然不见空的出租。

如此一来,他也懒得再坚持了,神识一动放开了那几人,自己却是在路上悠闲地走了起来,心说狗小子们敢追出来的话,这黑灯瞎火的,哥们儿可是不会那么客气了。

说穿了还是在北京啊,天子脚下,人生地不熟的,他也不方便乱折腾。

他正琢磨着呢,身后悄然无声地滑来了一辆汽车,两道雪白的车灯亮起,随即又是一声鸣笛,他讶然回望,发现是一辆宝马车。

“上车吧,”苏文馨从驾驶座边的窗户探出头来,笑盈盈冲他一招手。

“谢谢,”陈太忠拉开车门,大剌剌地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脸灿烂的笑容,“看起来我的运气还真的不错。”

这话可不是在套交情,他是在暗示,上你的车是上你的车,但是跟赌术无关啊,我赌博是靠运气的,就像现在,也是运气不错。

就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听得懂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