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华而不实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华而不实

陈太忠本来就看不惯外国人,好死不死又经历了酒吧一事,现在是见了外国人就闹心,听得斯文森执意要跟自己玩两盘,心中越发地不爽了起来。

既然不爽,那就要想着羞辱一下对方了,一等洋人二等官吗?扯淡了,哥们儿就偏偏不信这个邪了,有本事输了你别认账。

以他的身家,自然是不怕跟对方赌那么一点“小钱”的,但是既然想着羞辱了,他就不想要钱了,好歹那女人看起来长得还算将就,说不得就拿来赌一赌。

一听他提出这样的要求,邵国立和马勇强就禁不住笑了起来,说句实话,这种赌注实在是有点电影里大反派的味道,可是……够热闹不是?再说了,斯文森没种的话,可以不赌的嘛。

邵总在北京还算低调,真要他自己提要求,为了防家里大人叨叨,多半也不会开出这种条件——除非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或者局面下。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看热闹的心思,他的心性原本就跟高云风有几分相近,唯恐天下不乱,现在开出这种赌约的不是他自己,却又是他的朋友,“呵呵,太忠你倒是狠……想尝波斯猫的味道了?”

黑人吉米却是不想答应,这里面侮辱人的味道实在太浓了,不过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三个中国人并不是一般人物——平日里他们见到的奴颜婢膝的笑容实在太多太多了,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敢提出这种赌约的,那简单得了吗?

有了这个认识,他也只能谨慎地绷着脸抗议了,“你不认为这个要求很没有绅士风度吗?斯诺克是一项高雅的运动。”

“绅士风度,你们值得我体现出绅士风度吗?哈哈,”陈太忠再笑,很随意地挥了挥手,转头看向邵国立,“不敢答应就算了……邵总,我这个要求难道很过分?”

“是很过分,”邵国立郑重地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也是捧腹大笑了起来,“不过,我喜欢……太忠,我知道你很嚣张,但是没想到能嚣张到这一步。”

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吩咐自己的跟班,“快去隔壁把邹珏叫过来,一起看看太忠十万美元赌美女。”

斯文森却是被这个赌注彻底地激怒了,有心就这么答应吧,想一想却是又有点不尊重自己的同伴,少不得看向另一个女人,“皮埃尔小姐……你看?”

那皮埃尔小姐身材粗壮,看其长相,按中国人的叫法,称其为“大妈”更合适一点,不过斯文森却是不敢怠慢,皮埃尔家族在法国大名鼎鼎,那叫伊丽莎白的,不过是皮埃尔小姐的保镖而已。

“这中国人太没有礼貌了,我不喜欢,”皮埃尔小姐冷哼一声,转头看看另一个小胡子的男人,“保罗,你的意思呢?”

保罗是高级马术教练,按西方人的看法,此人长得相当帅气,尤其那两撇小胡子,颇有点克拉克.盖博的味道,他是五个人中连接的纽带——既是皮埃尔小姐的私人教练,又是斯文森的好友。

更有传言说,此人跟皮埃尔小姐不清不楚,不过这些东西就是见仁见智了,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保罗不但英俊健壮,还是个风趣幽默的男人。

“真是一群野蛮人,”这种场合下,保罗依旧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他笑着摇摇头,说的也是法语,“我认为没必要跟这种野蛮人认真。”

“你才是野蛮人,”陈太忠一听这话,不干了,当哥们儿不会法语是不是?那就说给你听听,他冷笑一声,“你家全都是野蛮人,我们讲礼仪的时候,你的祖宗还在树上跳来跳去呢。”

保罗一向习惯以良好的个人形象示于公众,涵养非旁人可及,可饶是如此,听到这话也禁不住脸色一变,才待厉声反驳,却不防门口稀里哗啦又走进五六个人来,“小邵,听说斯文森先生在这儿?”

陈太忠一看,认识,就是上次那个带了茶艺师的公子哥儿,不过此人年纪看起来跟邵国立差不多,傲慢之气也是相仿。

“小邹你再这么叫我,小心我大耳光抽你,”邵国立送他一个白眼,“怎么,有种你压斯文森,我陪你赌嘛。”

“赌就赌了,有什么不敢呢?我也赌十万美元,”邹珏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你输了的话,青江那个三十万吨的合成氨,你得给我搞定。”

“美死你了,”邵国立给他个白眼,脸上似笑非笑,“才十万美元,我给你二十万,你给我搞定个合成氨算了。”

“赌这个女人?”邹珏见他不上套,也就懒得再说了,转头看一眼那几个外国人,很直观地认出了伊丽莎白,“这女人也一般般啊,不值十万。”

伊丽莎白本来就郁闷着呢,听到这话,不禁又竖起了眉头,犹豫一下,冲着皮埃尔小姐点点头,“我会让这些流氓付出代价的。”

高卢公鸡本来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傲慢,伊某人虽然是母鸡,但是骨子里的鸡血也不少,说到激昂处,禁不住冷笑一声,“赌就赌了,不过这十万美元我要一半。”

十五天五万美元,合着每天三千多,对她的身价而言,倒也是说得过去了,当然,她认为斯文森是稳赚的,否则的话,这个价码她不可能答应。

既然她都愿意赌了,那当然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了,球童早就将球摆好了,至于说谁第一个开球,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发话了,“我先来好了。”

他隐约觉得,大家都认为开局的人吃亏,既然你们认为吃亏,那我先来好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心胸宽广注重国际友人的感受,事实上他的心胸比一般人还狭窄了很多,不过,跟一帮猴子斤斤计较,也太有失身份了吧?

“啪”地一声,红球四散炸开,遗憾得很,这次他还是没有蒙了球进去,倒是母球四处滚动几下,好悬又掉入圆弧这侧的底袋中,看得一帮中国人的心一颤一颤的。

不过,这世间事,有好就有坏,母球晃晃悠悠地在洞口摆了两下之后,居然就贴在了球桌的帮子上,一个相当漂亮的防守。

“好球,”邵国立率先鼓掌,大家也跟着鼓掌起来,倒是邹珏抬眼瞥一下陈太忠,眼里的疑问挺明显的:这是碰的吧?

一帮外国人却是不吭声了,这叫出师不利啊,斯文森拎着球杆,在母球四周看了半天,也想不出这个球该怎么打,说不得摸出翘粉,一边擦着杆头,一边思索着。

正思索着呢,他的眼睛无意识地掠过陈太忠,看到那厮洋洋得意的样子,往日赛场中培养出的冷静登时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一股愤愤不平:你说我不会进攻吗?好,我就让你看看,世界级的高手的进攻。

打定主意之后,斯文森再次看看球台,操起球杆瞄一瞄,猛地大角度扎了下去,白色的母球在球桌上画个圆弧,“啪”地一声击中一个红球。

见他瞄准时的模样,大家心里就有所准备了,但是等到这一杆击出,不少人还是倒吸一口凉气,“扎杆儿,还真是扎杆儿!”

扎杆是地方叫法,比较规范的叫法是“剁杆”,剁杆下手必需很硬,翘粉要上足,否则便会脱杆,或者没有效果。它的基本原理是利用白球的强烈侧向旋转力和台呢的摩擦力的相互作用,使白球的行进路线产生偏移,形成一条弧线。

这是一种很难掌握的技巧,多用于演示或者无关紧要的比赛中,纵然是大师级别的人,在紧要的比赛中也不敢轻易使用,因为母球走的是弧线,已经不是直线了,这个度是极难把握的。

而斯文森这一杆不但用了扎杆,而且还划了不小的弧线出来,虽然这跟场上红球极多有关,但是干净利落地能打到一个红球,水平真的是不可小窥。

更何况……那红球还落袋了!

是的,红球落袋了,被斯文森的剁杆干净利落地击落袋中,而黑色的七分球毫无遮掩地露了出来,更难得的是,黑色球同底袋之间,没什么阻挡。

这一局要完了!邵国立和马勇强交换一个眼神,心里都拔凉拔凉的,这种机会别说给了斯文森,给了咱哥俩,差不多也打个七七八八了。

“现在我能跟你赌了,”邹珏笑嘻嘻地看着邵国立,“这把我赌斯文森赢,下十个,你赢了给我五个就行,赌不赌?”

“赌就赌了,不过五万块嘛,谁输不起似的,”邵国立送他个白眼,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帮我好好虐他。”

然而,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陈太忠虐不虐人的问题了,而是斯文森肯不肯罢手的问题,连着十来杆下来,斯文森打掉六个红球,击落黑球六次,已经四十八分了。

当母球以极佳的角度再次对准黑球时,斯文森抬手轻快地一杆,收杆打算向另一个方向迈步时,大家才听到“啪”的一声响,跟正常的击球声不一样——他失手了。

“嗯?”斯文森向后看看,后面没人啊,怎么觉得有人碰了我杆子一下?

“看看,还是基本功不扎实啊,扎杆……华而不实嘛,”陈太忠拎个球杆,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那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了。

(更新上一章,才得了八票,难道是大家不喜欢看眼下的情节?喜欢的请投月票支持,风笑也好决定这个桥段的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