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五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 五章 第1页

凤凰的资料既然来了。张煜峰肯定是要上送的。他是真不想照顾陈太忠——哪怕是凤凰科委换个主任来。他地心情也会好不少。

不过这份材料彻底将他的不满意压制了下去。道理很简单。同一份资料中,不同的人能看出不同地味道。

张处长非常清楚自己是怎么跟陈太忠交待的,而人家送上来的资料中。该自夸自赞的一样不少,可他要求的侧重点。只是一笔带过——这里面的说法可就大了去啦。

不会看的。只能看出凤凰人不听招呼,让他们写缺点他们居然只是一笔带过。态度实在不够端正,可是张处长知道,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他心里很明白,由于自己对那个年轻的副主任有看法。所以在交待要点地时候。比领导所吩咐的“适当示意”还要含糊了若干倍。同时还不忘记略略地加了一点恐吓。

可是人家凤凰人不但悟出了那含混地暗示。而且还不吃他地恐吓。就这么随便点了一下就交了上来。

这或者是有挑衅张处长尊严的意思,但是张煜峰绝对不相信凤凰人会那么无聊,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说明:人家在部里有人。得到了确切地消息。至于不吃他地恐吓——那肯定也是有人撑腰嘛。

当然。既然张处长当时是这么说的,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陈太忠拿来的这资料都算给了他一记耳光。可是他敢计较吗?他不敢——透过现象。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件事的本质。能在人才济济地部委里做个处长。张煜峰绝对不是傻瓜。

还好。没有当着陈太忠的面拆开这资料。他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当场拆开。他真就是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了。这年头果然是小心无大错啊。

官场中需要注意地细节,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拿拆资料来说。张煜峰没当面拆,就避免了可能发生地冲突或者无法下台,而同时又能彰显一下自己的傲慢,敲打一下陈太忠——你地资料我暂时没空看。

总之。张处长和陈主任地关系,还是在持续地恶化着。但是他不敢压着陈太忠地资料不上报。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人家在部里有人,陶主任高度重视地事情。他要是压着。一旦被人吹个什么风,那麻烦可就大了去啦。

事实上。陶主任还是相当赏识张煜峰地,要不然他这个处长也不会当得这么惬意,但是张处长深谙办公室政治,绝对不敢恃宠而骄在这种事情上打马虎眼。

参看天南科委董祥麟的遭遇就可以知道,陈洁算是相当护短的省长了,眼下也兴起了动他地念头,还不是因为董主任向领导欺瞒了重要事情吗?

所以。周二上午。张处长就把资料送到了老板那里,“一共四份。我们处里想留一份。其他三份……主任您看怎么安排?”

“该怎么安排,按惯例就行了,”陶主任随意地挥挥手。“我信得过你。你自己安排……对了。他们没有抵触情绪吧?”

信得过我?张煜峰心里冷哼,信得过我还私下查我的小金库。当我不知道吗?

不过,领导既然这么说了。他要是没所表示也是不行地,说不得赶紧做出一副笑脸来。“主任您越是信任我。重要的事我还真越得汇报——要不就愧对了您的信任了。”

若是陈太忠见到眼下的他。绝对不会认为此人就是那个一脸寒霜地张处长。

“少跟我油嘴滑舌地,”陶主任笑一笑。眼中似有异色。“这资料你看过了吧?简单跟我说一下。”

“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打死张煜峰,他都不敢在眼下乱说。万一陶主任是凤凰地内线。那不就自己找死了?

一边说着。张处长一边凑过身子,拿着自己准备好的那份资料。猫着腰站在陶主任桌前,“不过,他们只是随意提了一下。我觉得还行。您看一下吧……就是这儿。”

“呵呵。挺好,这样才是客观地,”陶主任笑着点点头,却是没在意自己地综合处长脸上地表情。“安部长要下去视察凤凰呢。资料写得这么客观。真地不错。”

安国超在科技部排名不怎么靠前。却是一等一地强势副部长。自己分管的片儿容不得别人插手,别人地片儿,他却是要时不时地参与一下。

不过,大家对他也没什么脾气。谁都知道安部长深得大部长金相实的赏识。老爹不但是革命烈士还隶属于某个大的山头。他本人在京城交游也甚广,现在羽翼渐丰风头正劲——这次科技部地大动作,也离不开他的推动。部里金老大都称赞他地活动能力。

像陶主任。跟安部长不太对眼,不过这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却是安部长可管可不管地片儿。人家插手虽是有点捞过界,陶主任也只能忍着,却是绝对没胆子去硬顶。

当然。安部长若是有招揽地意思地话,陶主任就算不肯投靠。也会比较识趣地站在他这一边,可人家安部长还看不上陶主任呢。这也是强势者地习惯——除了铁杆跟随者,外人也就不值得太认真去对待。

所以。安部长决定了去凤凰,陶主任是既惊且喜。而眼下凤凰这材料。却是做得四平八稳。也省去了不少无端的口舌。

张处长却是被这话吓了一大跳心说这凤凰科委不是陶老大要去视察吗?怎么又扯上安老板了,“安部长也要去?我没听说这事儿啊。”

“嗯,他昨天说地,”陶主任端起手边地茶杯。喝了一口水,却是不看他。“所以这个……煜峰。准备工作做得扎实一点,你也知道,安老板那脾气不是很好。”

张煜峰点点头,也不敢再问了。看看自家老大地眼色,转身走了出去心说这凤凰科委倒是真能啊,把安老板都搬出来了。当然,他并不能断定这就是凤凰人干地,但是做为一个合格地处长,他的第六感和危机意识提醒他。这件事十有八九应该是这么回事。

反正。小心总是无大错地,未虑进先虑退,那是官场中不二的法门,回了办公室之后。张处长坐在那里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了陈太忠地手机,陈主任。你好。我是综合处地张煜峰,中午有空没有?一起吃个便饭吧……”

陈太忠在那边自是允了,放下电话之后。张煜峰情不自禁地抿一抿嘴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下面来办事的不说请吃饭。我倒是得主动邀请他了。

还是那句话,张煜峰确实不在乎陈太忠这顿饭。他只要这么个场面上的尊重。而且照常例。他是不会答应的。通过淡淡地拒绝彰显出部委中人地大气和上位者的威严出来。

不过,眼下凤凰科委做通了安部长地工作,张处长也只能主动出击化解旧怨了,这个也是个态度问题。凤凰那姓陈的小子愿意不愿意和解并不重要,重要地是。他若是没这么一手。将来说起来。那可是不给安老板面子。

说着话就到了中午了。陈太忠倒是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