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 兴尽晚回舟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兴尽晚回舟

你这名字叫得真好,”陈太忠冲韦光正呲牙一笑,“\正啊,他们没拦着你,你就敢在风景区内肆无忌惮地打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吧?”

“这枪又不是我的,”韦光正见他这副模样,索性是赖到底了,转身就走,嘴里还叨叨着,“反正我也没打中野鸭子……”

“呀哈,”陈太忠身子一动,就追上去拎住了他的脖领子,才待发力,只听得唐亦萱在远处叫了一声,“太忠。”

要数数这世界上能让暴走的陈太忠冷静下来的人,唐亦萱绝对算得上其中一个,尤其今天陈某人的恼怒,又来源于跟她在一起的宁静时间被打扰了。

所以,一听她的声音,陈太忠终于硬生生地止住了发力,讶然地侧头向她望去,不过饶是如此,韦处长瘦小的身子也被他拽了一个踉跄。

他的头一侧,一旁的人也齐齐地侧头看去,却见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站在那里,显然,这就是陈主任的同伴了。

唐亦萱虽然戴了大大的墨镜,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她身材和气质,尤其是那双白生生修长的腿,笔直纤细却又不乏圆润,午间的阳光从茂密的树顶上洒落下斑驳的光影,光暗之间,整个人更显得朦朦胧胧,像是要隐入这童山中,却又那么明显生动地存在着。

看到了她,纵然大家明知这是陈太忠的女伴,也恨不得这女人摘下鼻梁上的墨镜,给大家睹一睹庐山真面目——那会是怎样一种倾国倾城的美丽呢?

当然,唐亦萱是不会摘下眼镜的,否则她那极具个人色彩的双层丹凤眼,很可能会带来极大的麻烦,她只是冲着陈太忠摇摇头,轻叹一声,红唇微启,“算了,走吧。”

陈太忠看到她脸上的墨镜,却是禁不住想起了她身份的尴尬之处,虽然很不甘心不放过这帮人,眼下也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姓韦的,这次便宜你了,我女朋友发话了,”陈太忠松开手,冲着韦光正哼一声,手指也指指点点的,“别说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打击报复童山风景区,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管委会地常务副主任一听这话。登时就泪流满面了。这陈主任果然是大好人啊。生气之余还能记着童山地旅游事业。

他最担心地。就是韦处长受了气之后拿童山风景区开刀。眼下有了这警告。心里就踏实了很多。不过。别人关注地并不仅仅是这个。

看着陈太忠和唐亦萱转身离开。消失在小径边缘。好半天之后。挨打地那厮才倒抽了一口气。“好家伙。这女人真漂亮啊……换了是我。也不想让她生气……”

这话说得。大家又纷纷转头去看韦处长。显然地。是韦处长枪击天鹅影响了美女地心情。否则陈某人也未必就会如此暴走。

韦光正却是冷哼一声。脸色铁青。转头向外走去。一干人赶忙紧紧地跟上。走了好半天之后。他才咬牙切齿地发话了。“这个姓陈地……很狂啊……”

陈太忠跟唐亦萱走了一段之后。见到四下没人。两人又很自然地靠在了一起。这次。唐亦萱却是不想摘掉墨镜了。“这儿还是有人地。给人看见就不好了。”

陈太忠叹一口气,心里也是郁闷不已,童山的人见到自己来了这里,没准就有人惦记上了,有人可能来套近乎,也有人可能借此造谣生事,说自己工作时间不好好地上班,跑出来玩,真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总之,可以肯定一点,自己身侧,大约是不会平静了,说不得叹口气,搂着唐亦萱又是轻轻地一转,人已经移到了天池的另一端,“但愿他们能晚点找过来吧?”

“无非就是天鹅飞了嘛,何必那么生气呢?”唐亦萱四下看一看,手一推,将墨镜推至头顶,“你的脾气真的不是很好。”

她说这话并不是指责他,事实上她的意思,无非是要陈太忠说两句“因为你生气”了之类的,女人都是渴望宠爱的,就连她也不例外。

“因为他们扫了你的兴啊,”还好,眼下的陈太忠还是能做出让她满意的答复的,不过,他下一句话就有点不搭调了,“这儿早就禁猎了,又是旅游区,他们就不怕打着人?知道不知道阴平下马乡……有个村子叫‘毙子沟’?”

“打着人的事情肯定有,打死人的都有,”唐亦萱叹一口气,却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有点飘忽了,“说是打野猪,都打到农民的瓜地里了。”

陈太忠见她不开心,少不得又摸出了DV,“哈,好了,不说了,给你拍点片子,回去以后你还可以慢慢地回味

总算还好,正是成也DV败也DV,有了摄像机,两人玩闹的心情又起来了,拍一阵之后,唐亦萱就要将机子拿过来倒看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我说,你怎么总拍我的大腿啊?”

“咳咳,其他地方也有拍啊,”陈太忠狡辩一句,看她似是有点不开心,少不得腆着脸解释一下,“回去没事的时候,我也好慢慢地品味。”

“不行,这个机子是我的了,”唐亦萱瞪他一眼,伸出手来,“那个卡呢?我也要!”

“这可以下到电脑上的哎,”陈太忠怎么可能把那个卡给她?说不得解释一下,“你……哦,我倒是忘了,你家里还没电脑呢,没事,回头我让紫菱教你用。”

“让她教我?”唐亦萱上下打量他一眼,微微一笑,眼里有点值得人玩味的眼神,“你真的有那么忙?”

“啧,我怎么就忘了呢?”陈太忠狠狠地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唐亦萱的三十九号,他真的不方便随便出入,不过眼下这却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时常登门的最好借口——电脑这东西,不但需要学习,而且,它总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教完电脑之后,再修电脑,不错,”他笑着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可是我警告你啊,不许聊天,网上坏蛋很多的。”

这个警告,却是来自于他前世的记忆,自打信息爆炸的年代一开始,因为网上聊天而引发的负面事件铺天盖地层出不穷,“其实泡泡论坛就不错,也能提高点见识。”

“有比你还坏的坏蛋吗?”唐亦萱笑嘻嘻地看着他,眼中掠过一丝柔情,“这么大个的坏蛋,挤得我心里装不下其他的坏蛋了。”

陈太忠听得心中一暖,伸出双手慢慢地拢住她的腰肢,唐亦萱也很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童山之巅,天池之畔,两人**地拥吻了起来。

有了伊丽莎白的教导,陈某人的接吻水平呈直线上升,不过,唐亦萱的技巧虽然很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让他觉得比跟伊莎接吻要陶醉得多。

感受他的手开始在自己的背脊不老实了,她轻笑一声推开他,“好了,该你在一边转转了,我也拍一拍你。”

“算了,还是你们女人喜欢这个,我大老爷们儿的,拍不拍无所谓,”陈太忠笑一声,拿出DV就要拍她,谁想唐亦萱伸手就抢了去。

“多拍一点你,没事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看看你啊,”她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娇笑着跑远了,两条白生生的腿在草丛中时隐时现。

“喂喂喂,离得远了,你可是小心蚊子,还有蛇呢……”

总之,有了唐亦萱的的这话,陈太忠也不能不让她拍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形象高大一点,陈某人还给自己脸上施了“虹朦术”。

这虹朦术是仙界用来装饰宫殿或者饰品用的小术法,能让器物看起来有种朦胧的光泽,所以陈太忠的脸上,就如寺庙里的佛像雕塑一般,隐隐地透出一轮光圈。

不过,他从未给自身施加过这种术法,一开始没把持好分寸,拍出的影像里,他就像肩膀上顶了一个太阳一般,光彩照人,面目却是隐隐约约地不好辨识了,唐亦萱笑得差一点岔了气,“哈哈,我说你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把你脑袋上的光圈去了!”

总之,虽然遇到了“枪击天鹅事件”,两人玩得还是很开心的,直到下午四点,才施施然下山,山中凉气逼人,唐亦萱穿得有点少,腿上觉得凉了。

在山脚处,两人坐进了丁小宁的奔驰车,疾驰而去,等车行使得不见了踪影,远处木屋处转出两人来,一人正是科委崔主任的儿子,手边还拿着一个望远镜。

“果然是丁小宁的车,高个长腿,嗯,看来跟陈主任在一起的,就是那个丁总了……”

陈太忠并不知道,他一时兴起开了奔驰车来,倒是为他和唐亦萱化解了一场可能的危机,可见这名人真的是不好当的。

路上他打开手机,才要吩咐小董帮着买一台电脑,却不防手机先没命地“滴滴”响了起来,一天没开机,他欠下的工作之多,那是可想而知的了。

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接着一个又一个电话,唐亦萱轻喟一声,“太忠你这是何苦呢,莫非你认为自己能改变整个社会?”

(第三更到了,还是老话,召唤月票,连续十三天9K的爆发了,大家鼓励下下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