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零七章

第一千二百零六 零七章 (求月票)

一千二百零六章

推荐老牌仙侠写手,某远古巨巨的马甲新书《证魂道》,三魂七魄,合成十方之念,横扫八方,宇宙洪荒,成就真正大道!书号:1367804

算了,超出的部分,不如找祖宝玉再借出去点,反正就是这么个处理手段嘛

陈太忠终于拿定了主意,抬头看着关正实点点头,“就这个校园网吧,我觉得其他两个项目,意思不大,关主任你看呢?”

三个项目里,校园网的资金缺口最大,两亿一千万,关正实一听这话,却是会错了意,敢情小陈犹豫半天,是想怎么样尽最大力帮忙呢,倒也是啊,这么多的钱给谁也要犹豫一下,更何况这钱虽然到帐是迟早的,但是时间早晚就不好说了。

“换个项目也无所谓,”有了这个认识,关主任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暗暗打定了主意,我肯定不会向陈洁许那么多,“太忠你怎么方便怎么来吧。”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人家已经做出了决定,否则的话,他得哭死,他是想着花钱呢,关主任却是在想着给他省钱,没办法,昨天他的原话是:“三个亿以内,你随便做主了,反正是破一次例了,一百万和三个亿,我都是张一次嘴。”

没错,三个亿以内!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笑嘻嘻点点头,心说只剩下九千万了,嗯,祖宝玉那儿要是消化不了,我还能借给水利厅的张国俊一点,“不过,可是要算利息的啊,关主任。”

那好吧,我跟陈洁再许得少一点,关正实笑着点点头,反正是关系到陈省长的事情,大不了最后这利息从省科委将来的资金里拆借一下,“应该的嘛,太忠你要对投资商负责,这个道理,走遍天下都说得过去。”

“那就好,钱在十一月初到帐,现在创新基金里的钱不能动,”陈太忠心说这事儿倒是顺利,反正,关正实不但落实项目落实得挺快,而且今天还能按时赶来,不是直接找陈洁去报喜,看来这人行事,还是中规中矩的。

既然是中规中矩地。他当然就没有必要敲定。校园网那个项目里。是将剩下地两亿一千万全算进去了。老手办事。值得人放心。再说人家关主任好歹也是一副厅。他要是刻意叮嘱。反倒是好像觉得人家办事能力不行。没准让人家心里存个疙瘩这是他帮人。又不是在惹人呢。

所以。这误会产生得相当自然。

下午荆紫菱一定要去找唐亦萱玩。关正实也早听说了蒙艺这个寡居地嫂子。少不得就撺掇着荆涛一起去上门拜望一下。

陈太忠不想跟着去。他实在想不出。在唐亦萱和荆紫菱都在场地时候。他该对谁更亲热一点。或该跟谁距离远一点。怎奈。荆紫菱不答应。“我还要跟唐姐一起看碧涛去呢。你得陪我去。”

“是啊是啊。”关正实和荆涛在一边连着附和。只用荆紫菱做引子地话。这俩大男人去看一个孀居地寡妇。似乎理由还不是很充分。加上陈太忠。那就好多了。

陈太忠被逼无奈。也只得答应。不过显然。只安排小吉跟着支光明一行。就有点尊重不够了。而这奔驰车是丁小宁地。他也不可能留下让小吉开小宁见不得别人动她地东西。小吉地富康神龙自用是没问题。接待客人就有点上不了场面。

说来说去,都是个面子问题,可是这问题,却又都是忽略不得的,陈太忠犹豫一下,悄悄地给小董拨一个电话,“小董,去找小宁拿上我的林肯,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你把车开到凤凰宾馆来,下午替我招呼几个客人

。”

开林肯车来那很好理解,这玩意儿接待客人算是比较隆重了,至于让小薰出面,那就是另一层意思了更好地保障支光明一行人的安全。

真有突事件,小吉在官场上还有一点面子,但是说起警察系统和黑道,他比小董差得多了“脏活小董”那不是白叫的,所以陈太忠这番安排,倒也是用了点心思的。

“我这心思,整天就用在迎来送往上了,”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一抬头,却现关正实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你这是安排接待任务呢?”

“是啊,我都要忙死了,这种事儿,真的很烦人啊,”陈太忠郁闷地点点头,“这还亏得支总是自己人,不会怎么太在意。”

“当你不忙了,就是被人无视了,”关主任笑着摇摇头,眼中却是有点说不出的东西一闪而过,“不用说退休了,只说被边缘化、被人无视的味道,你都想像不出有多么的难受。”

可是,这些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儿啊,陈太忠扯一下嘴角,心里暗自嘀咕。

谁想,关正实就像看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同样扯一下嘴角,柔声话了,“太忠,事情虽然小,都是大学问,你一辈子能遇到几件大事呢?以后考验你的,都是这种小事。”

这也是关主任把他当作自家人了,生恐他生出什么不耐烦的心思,才这么说话的,倒也真是不见外。

唐亦萱见到荆紫菱来了,却也是兴奋异常,两人叽叽喳喳地聊了半天,竟然就把身边的三个男人撂在了一边里面少了谢阿菩,因为允许谁去三十九号,那是陈太忠做主的事情。

小谢同学你不是喜欢古玩、喜欢历史吗?躺在宾馆里吧,最近有一本历史书《陆海巨宦》挺红的,入住凤凰宾馆的每人赠送一本,你慢慢看吧。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地聊了好一阵,陈太忠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对了紫菱,那个偷资料的家伙,可能现在就躲在张州……”

听他说完之后,荆紫菱愣了半天,才摇摇头,看看唐亦萱,“唐姐,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等这个工厂开工以后再说吧,”唐亦萱愣得一愣之后,笑着摇摇头,“小陈说了,这工厂还没盖起来呢,谁又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要不,找这个钱文辉问一问?”陈太忠是唯恐天下不乱,反正这里面的微

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若是不说,谁又能知道里面夹带t内容?

“先找邢工商量一下吧,”荆紫菱没同意陈太忠的观点,反倒是支持唐亦萱的建议,“反正那边三五个月内不会有太大进展。”

走出三十九号,荆涛和关正实一辆车,荆紫菱和唐亦萱倒是同时上了陈太忠的奔驰,一上后座,唐亦萱就奇怪地嘀咕一声,“怎么又是两部dv?”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唐姐,我那部dv送你了,现在有需求嘛,就买两部,你不是又看着好吧?”

“我觉得这两部比我那一部要好,”唐亦萱笑吟吟地答他,不过,今天的她又是一身的运动衣,倒是没了那天惊心动魄的魅力,起码不会让陈太忠产生时不时扭头看看的冲动

“可能要好一点吧,”他随口回答,从后视镜里瞟一眼唐亦萱,却现她的嘴角微微上翘,这个笑意不但隐晦,而且隐隐有几分苦涩的意思。

陈太忠眼珠一转,就反应过来她是怎么想的了,很显然,亦萱在吃醋啊,她是如此地冰雪聪明,想想两人的童山之行,肯定就猜得出,自己买这俩dv,为的是记录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过对她来说,那可就不能算“美好”了。

“那回头换一下吧,”他随意地笑笑,“小dv我拿着还方便点,一大一小搭配,争取把科委这段变化都记下来,这都是宝贵的素材……”

话不用说得太透彻,唐亦萱已经明白了,是荆紫菱在场这丫头也是个鬼精灵,所以太忠这是婉转地表示,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啊。

“嗯,”她默默地点点头,看上去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这心里却是舒坦多了,虽然她努力地想将两人的关系定位在“朋友”上,却是死活不想听到和想到他跟别的女人的事情,女人的心思,男人总是弄不太明白……

总之,陈太忠很介意她的感受,所以她就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倒是她身边的荆紫菱嘀咕了一句,“只记录科委的变迁吗?我看未必吧?”

奇怪的是,这两位都没接她的话,下一刻,陈太忠咳嗽一声,“好了,碧涛到了。”

邢建中对荆紫菱带来的消息,真的是恼怒异常,转头看一下陈太忠,“陈主任,你这个消息,确实吗?”

“你觉得呢?”陈太忠看他一眼,无奈地咂咂嘴巴,“邢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偷资料的那家伙,就是你的老乡来的吧?”

邢建中登时无语了,他的副总确实是他从张州带出来的,也正是因为有同乡这个因素,他才对此人如此看重,谁想千防万防,这家贼难防啊。

“早知道的话,当初把厂子设在张州就好了,”他沉默良久,才苦笑一声,“家乡人这么对我,倒是真的让我寒心啊。”

他这话是有因果的,若是将厂子设在张州的话,张州市委市政府,也会高度地关注他这个项目,估计不会容忍山寨版的厂子出现吧?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我就听不得你这话,”陈太忠对邢建中的抱怨,反应相当地激烈,自己没看紧东西,就不要怨别人,设在张州就好了?

“设在张州,也得有人肯给你投资不是?”他眼睛一瞪,不屑地冷哼一声,“说句不客气的,他们敢用偷来的资料,就敢在你厂子建好之后夺了你的产业,你信不信?你以为天底下的投资商,都像荆总这么有素质吗?”

他这话显然是有点偏激的,不过却也不无道理,反正这世界上没什么后悔药可吃,他随意假设,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再说了,那家伙在这儿能偷你的资料,回了张州就不敢了?”

“我要打几个电话了解一下,”邢建中铁青着脸站起了身,愣得一愣之后,对满屋子的客人歉意地笑一笑,却是非常勉强的那种笑容,“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

“他好像比紫菱还沉不住气,”关正实见他离开,笑着摇摇头,又看一眼荆涛,“老荆,这也是好事,没啥心机的人,总是很好处。”

聊了没两句,邢建中就回来了,叹口气,看向荆紫菱,“紫菱,南村确实起了一个厂子,而且,现在没人知道这个厂子是搞什么的……”

这话就说得明白了,一般一个厂子动工,总有人会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工厂只要不是地下工厂,工商、税务、土地和规划什么的相关部门就不用说了,银行也不用说,只说南村的村民和村委会,绝对会知道那里是做什么的。

而眼下没人知道这工厂的性质,那就是明摆着的了:这个工厂确实太蹊跷了,十有就是陈太忠说的那么回事了。

屋里一片沉寂。

“这个消息,你怎么知道的?”荆紫菱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这个问题,大家都想到了,不过合适这么直接问的,也就只有她了。

“一个业务伙伴告诉我的,”陈太忠扬扬眉毛,事实上,他很想挑唆着荆紫菱去张州折腾一下,“当时我也不确定,还专门打车去现场看了一下……要不,你跟着唐姐再去了解一下?”

是的,他非常钱文辉碰一碰荆紫菱,若是能再碰一碰唐亦萱,那就更好了,国安局和省委书记,哪个会更厉害一点呢?真的很让人期待。

“还是等这个厂子的作用明确一点吧,”荆紫菱看看邢建中,“邢总,你好歹也是张州人,对张州的了解还不如陈主任?”

我一直在上学,然后就出国了啊,邢建中觉得有点冤枉,不过这话他还没法说,只能咳嗽一声,“不过我倒是觉出来了,最近张州方向来的煤焦油,是少了一点。”

“唐姐……”荆紫菱回头看看唐亦萱,噘起了小嘴,眼中也满是委屈,潜台词很明显:你要给我做主啊。

“这事儿交给陈主任好了,”唐亦萱笑着摇摇头,心说陈太忠若是愿意,把那厂子整个搬到凤凰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最起码搬那储油罐是没什么问题。

陈太忠的脸登时就皱做一团了:搁在俩月前

没问题啊,可是现在国安盯得我这么死,我再动手…t惦记得少吗?

“回头再说吧,只要落实了,总要给你们个交待的,”他咳嗽一声,“好了,邢总,说点别的吧,比如说这两个月的营销情况……”

晚上,陈太忠悄悄溜进吴言家的时候,吴书记正趴在梳妆台上看文件,身边的**坐着钟韵秋,正端着一个小本,眼巴巴地看着自家的领导

“都十点了,还工作啊?”陈太忠笑一声,施施然走过来坐下,伸手想揽着钟韵秋,却不防他一缩身子,看一眼吴言,那意思很明显:老大,麻烦你先招呼领导吧。

“唉,”吴言撂下笔,闭上眼后又伸手在脸上搓揉半天,最后伸个懒腰,才叹一口,“马上国庆了啊,事情太多,都要安排呢。”

这倒是,你现在一肩挑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大权独揽嘛,这也是你自找的……对了,找你请教个事儿,你看看合适不合适。”

“就在这儿说吧,”吴言看出了陈太忠想约自己到客厅里谈,不过,她深明驭下之道,这几天钟韵秋表现得很乖觉,很有眼色,那她就觉得有必要在打压的同时,给这个女孩一点甜头:我终是不把你当外人的。

她不介意的话,陈太忠也不介意,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说不得就将自己设计关正实和陈洁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你觉得,我这么处理这三个亿,怎么样?”

“啧,”吴言听完,登时就是一嘬牙花子,沉默一下又叹口气,用一种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我该怎么说你呢?太忠,这件事你做得差了,小聪明不是这么玩的!”

陈太忠的心刷地就沉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她,却是一言不:我错在哪里了呢?

“照你的说法,招商办、尧东书记和你科委的人全知道了这件事,是吧?你觉得这个秘密守得住吗?”吴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不要担心没有传话的人,这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坏事的小人……陈洁知道了真相以后,又会怎么看你?”

“我没跟科委的人说,”陈太忠没在科委说这事,却是不想坏了大家的情绪,想着没准我能找出个变通的法子,眼下说起来,他不禁有点自得,“我知道科委的人嘴不严,而且,招商办里,也只有秦连成一个人知道。”

“那也不保险,这种事情又没有多严重,没必要玩这种小聪明!”吴言先定下了基调,才出声缓缓道出自己的看法。

“不管怎么说,你是借钱给陈洁了,你把钱借给了她,而不是借给了别人,这就是人情,实话告诉她,又能怎么样呢?他俩一样要领你的人情……可是眼下你这么做,就有点不合适了。”

可是那样的人情就不如现在扎实了啊,陈太忠刚要反驳,却又觉得她这话真的是太对了,自己当时确实欠考虑,若是当时将实情说出来,倒也不是不可以,无非再加上一句就是了“本来这钱我有安排了,不过既然是关主任你要那啥……”

“还是太好大喜功了,”他很诚恳地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阿言,我是不是有点毛躁了?”

吴言听他叫自己“阿言”,先是看了钟韵秋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才转头冲他笑笑,“其实在那种情况下,你能很快的想到这个点子,也不错了,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以你现在的地位,没必要常玩这种小聪明……官场里,没有绝对的

。”

这个倒是,陈太忠再次点头,哥们儿可不是也一样?连蒙艺要换秘书的事儿都知道了呢,这年头哪里有绝对的秘密?

“不过这次也不要紧,尧东书记的嘴紧得很,倒是你招呼好秦连成就是了……我这么说,也是想提醒你两点,一个是不要把人性想得太好,另一个就是不要把心思用在这种小道上,官场搏杀,还是以势为主,堂堂正正之兵,才是别人最难抵挡的。”

“嗯,”陈太忠乖乖地点点头,吴言这话真的是至理名言,他也颇有共鸣,不过就在同时,他脑子里又冒出个念头:既然你说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我也不能指望秦连成和章尧东嘴严,还好,这事儿,哥们儿还有补救的法子,务求不在陈洁那里穿帮。

至于该如何补救,其实也挺简单的,他要支光明帮着配合一下就行了:太忠,这三个亿不是答应借给我了吗?怎么你又借给别人了?

有这么个异声存在,就算关正实和陈洁知道,这钱是凤凰科委必须借出去的,那他们也必须领情,无论如何,他们是抢了支光明的钱了。

不过,这是补救手段,丝毫不影响吴言在这件事里对他的评价,错了就是错了嘛,她批评得也苦口婆心,所以,等哥们儿成功补救之后,再回来向她报喜好了,也显得我陈某人并不是一无是处。

想到这里,他终于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少不得笑着点点头,“阿言你真是我的好帮手,嗯,虽然话有点冲……不过,为夫受教了。”

“吴书记说得真的不错啊,”钟韵秋怯生生地插嘴了,眼中却满是艳羡,“太忠,这种话,官场里没人再会跟你说了。”

谁告你说没有了?王浩波、祖宝玉和关正实,都能跟我说说呢,陈太忠心里哼一声,脸上却是笑了起来,“没错,不过……你今天怎么还穿着裤子?”

“哏儿,”吴言被他这话逗得笑了,前仰后合的,“她不穿裤子穿什么?”

“裙子,丝袜啊,”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黑色网眼的那种,我最喜欢了……对了,我倒是忘了她已经是你的秘书了,不合适……”

“你不如让我也穿成那样好了,”吴言的脸刷地就沉了下来,冷哼一声,“反正照顾你的喜好就行嘛。”

“好啊好啊……”

保住了金身,连续第二十二天的爆了,嗯,就这样。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