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蔓延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蔓延

舍之间,真的是为难啊,陈太忠琢磨了好一阵,也想)怎么办才好,索性就不去想了,回头再找人问一问吧。

不过这趟阴平之行,倒是挺值得的,尤其是酒桌上这一番谈话引出来的种种观点和一些理念,又拓展了他的思路。

还是哥们儿认的人多,而且档次都不低,才能有这种收获,想到这个,他心里又不禁有些微微的得意。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到,自己身边还有个张爱国,少不得出声问一句,“小张,你看这个电网的事情,能不能搞?”

“这个……”张爱国被这话吓了一大跳,他还真没想到,陈主任会问起自己来,不过,这个问题他显然不能回避,要不然陈主任觉得他啥本事都没有,岂不是很糟糕?

“我觉得吧,在凤凰搞,应该是没问题的,”他小心谨慎地措辞,“嗯,要是其他地方,那就真的不好说了,您在凤凰搞,谁也不能说什么

。”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气得瞪他一眼,凤凰有什么水电了?小水电集中的地方,大部分是在青旺和正林呢,通德也有一部分,凤凰的水资源只能说是尚可,充沛可是远远谈不上。

“我说,你能提点有建设性的意见吗?”

“其他地方,确实不好操作,”张爱国只能挤牙膏似地再挤一点,“供电局的反应倒还在其次,反正他们是公家,倒是地方旧有势力,这是个最不好对付的,这相当于是从他们口袋里掏钱啊。”

这小子总算还不是很笨!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有心再说点什么,却猛地醒悟过来了,人家张爱国是他的跟班,秘书性质的。

秘书是做什么的?秘书就是没原则的那种人,唯领导的命令是从,最多拾遗补缺一下,还得是变着法儿地暗示领导,他们就算有自己的主张,也不能说出来这可是官场大忌。

看不出来。这家伙倒是有点做秘书地天份。陈太忠看他一眼。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行了。时候不早了。休息吧……以后类似地事情。就连你叔叔那儿也不能说。听明白没有?”

“明白。”张爱国笑着点点头。“来科委之前。我二叔就再三跟我说过。不该说地不说。”

他心里知道。这算是勉强过了一关。只是。陈太忠接触和考虑地这些事情。还真地是让他大开眼界。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地二叔已经是够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地了。不过那些事情跟陈主任琢磨地这些事相比。那就惨不忍睹了。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地。远远出他来之前地期待。

领导不可能让秘书知道所有地事情。这也是常理最起码张爱国他这连名分都没有定下来地。还是通讯员地人。不可能接触太核心地东西。

就是这不太核心地东西。已经让他震惊莫名了。那核心地东西。又该是怎样地令人瞠目结舌呢?

显然,跟着这样的领导混,前途是光明的,仅仅接触了不到一天,张爱国就拿定了主意了,以后专心跟着陈主任,绝对不二心这倒不是说先前他就有二心,实在是,他原来的念头是被叔叔张智慧灌输进来的,而眼下,却是他自己的认识了。

其实这也是官场常态,越是有本事、强势的领导,大家跟得也就越紧,若是日薄西山或者说话没力度的领导,就没什么人愿意跟了,这不仅仅是对强者的崇拜或者是上进的需要,更关键的,是谁都有渴求庇护的心态。

陈太忠当然没想到,自己一晚上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一通,反倒是撞出了这么个忠心的跟班,他心里还挺郁闷呢,这件事真的让他觉得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最终让他拿了主意的,也是他的女人,周二忙了一天之后,晚上回到阳光小区,陈太忠从丁小宁那儿拿回了林肯钥匙之后,顺嘴就说起了此事。

然而,丁小宁反应,却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我有点忙不过来,而且这个事情做起来太琐碎了,我可不想整天四处跑……素波那儿还有地皮呢,我就愿意在酒店坐坐,然后在这儿等着你回家。”

“呵呵,好吧,那就不搞这个基金了,”陈太忠美不滋滋地点点头,心说倒也是啊,这世界有一半是爷们儿,为什么让小宁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儿去主持什么正义呢,“回头……”

谁想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凯琳就出言反对了,态度之激烈,是他从没见过的,“这个基金,实在不行我来搞,我最恨那些偷电的,以前在东临水,我们家除了来客人……晚上都是点煤油灯的,用不起电!”

啧,陈太忠有点头大了,心说切肤之痛这成语,还真的是形象啊,不过李凯琳的话,倒是真的让他又想起了在东临水接触的那些村民,犹豫一下,终

了,“小宁,明天有事没有?没事跟我去一趟素波吧

带着丁小宁去,肯定是为了跟杜毅沟通的,他还真不知道搞个基金需要什么手续,不过显然,这件事他必须先找蒙艺请示一下,否则,蒙书记若是因此对他有了看法,那可就不好玩了。

丁小宁真是有点不想去,不过,陈太忠现在对付她,已经有办法了,“到时候你完全可以借用家的人嘛,把他们也拉进来,不是挺好?你只挂个名头就是了。”

“这倒是,”刘望男对这个看得挺透彻,“家这工业园也差不多了,这么大的投资落地,心里肯定有点想法,要是搞个慈善基金,他们应该不会后人……这不但是口碑,也是一道护身符啊。”

“没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事实上他昨天就把因果想清楚了,倒也不是一时冲动,想祸害瑞远,“而且瑞远还不合适主持这个基金,要不然,这个基金又可能成为某些人的提款机。”

丁小宁出头的话,她身后没什么大势力,就算将来蒙艺和杜毅都走了,有人想为难这个基金,也没啥油水可以榨取;但是瑞远主事儿就不行了,他身后的家可是财力惊人,慈善基金不就是拿来让人化缘用的吗?这么一来,这个基金可能成为家的包袱,那就殊为不美了。

“我也去素波转转吧,”刘望男冲陈太忠嫣然一笑,“有日子没去过素波了,估计到了那儿,连路都要不认识了。”

“我……”李凯琳犹豫一下,一旦不说东临水村里的那点事,她的胆子又缩回原来那么大了,不过,见刘望男和丁小宁都要跟着陈太忠,她犹豫一下,才怯生生地嗫嚅,“太忠哥,我还没有去过素波……”

她和刘望男丁小宁关系都不错,听到这话,刘大堂笑一声,“我帮你补充一点吧,这么大的家,你一个人住有点害怕……没错吧?”

李凯琳点点头,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的让人有点不忍,陈太忠大手一挥,“好了,多一个多一个吧,不过,你们坐丁小宁的车吧……”

他去素波办事,总不能带上三个娇滴滴的美女四下乱晃,要不然也实在太招摇了一点

周三一大早,林肯和奔驰车就出了,到了素波也不过是上午十点,将三个女孩儿领到紫竹苑的别墅之后,陈太忠转身去找王浩波了。

王浩波一听他有心投资几个亿搞这个,也是被他计划的规模吓了一大跳,等听到打算弄个基金出来的时候,愣了一愣,伸手去摸电话,“这样吧,我找一下张厅,看他有时间没有,咱们细说一下。”

还好,张国俊有时间,听说陈太忠有事拜会自己,索性吩咐了秘书,除了沙省长以上级别的领导,别的电话我都不接了。

听完陈太忠的计划之后,张厅长傻眼得比王浩波还厉害,没办法,他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方案,而且陈太忠策划得相当地大气,资金规模也很吓人。

“这一块还真是能搞,”对这一套东西,张厅长比王书记还熟悉,他笑着点点头,“早该这样了,小水电就是后娘养的,受电业局老大的气了,这次能行的话,那个私人公司,我们厅里也可以考虑投点资过去。”

“张厅,那样的话,估计夏言冰要跳脚了,”王浩波笑着提醒他一句,夏言冰是省电业局局长,经营电业局十年以上了,是个相当强势的领导,“估计会把这事儿捅到省里去呢。”

“捅就捅呗,”说起夏言冰,张国俊还真是有点不服气,不过,他这话大抵也只能算得上气话,夏局长可是还有角逐副省长的心思呢,在天南官场比他吃得开,“浩波你这么说,是个什么意思?”

“中干以上,集资入股好了,”王浩波笑嘻嘻地看着他,“连上离退的厅里干部,三百多个副处以上的干部,我想夏言冰也要考虑一下吧?”

王书记这个建议,是非常狠的,这相当于把水利厅所有拿得出手的人物都绑上了战车,水利厅的钱投进来,得利的是水利厅,那是公家的钱,可是私人参股的话,得利的就是私人了。

如此一来,就算是跟张国俊不对付的人,包括病退的副厅长彭重山之流,都会异常坚定地站在水利厅这边。

夏言冰当然不怕公然叫板水利厅,可是,要是全是私人参股投资,想来他也没胆子反对得太激烈,起码在表面上不敢反对得太激烈谁知道会惹了什么人出来呢?

别的不说,还是说彭重山,别看是委委屈屈地病退了,这可是能召唤出来范晓军的主儿,姓夏的你要是觉得不含糊,就试着扛一扛常务副省长?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