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八九章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 九章

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紫行长当然是不会缺钱的,不过就算他身为省行行长,有钱不能放的时候也很多,这就涉及到了银行的一些贷款原则,不做详细解释了。

不过,银行除了可以存钱,可以贷款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信息中心,客观地讲,如果不考虑那些人为因素的影响,银行对大部分投资项目的前景,看得还是相当清楚的。

他们见过的项目实在太多太多了,而且汇总的外界信息也多,很容易判断出哪些项目更好一点,正是因为如此,随便哪个市行行长,都会有一些做风险投资的朋友。

眼下这陈太忠,当然也算得上是搞风险投资的了,紫行长就可以问一问,“我有个朋友做钢材的,手上现在缺周转资金,也就差个五六千万,绝对周转得过来了,高息拆借你的,怎么样……有兴趣的话,我把他电话给你?”

“再说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其实,只冲着此人能请出紫行长做说客,就知道这买卖风险不大——紫行长这个位子也不止五六千万这点小钱,而且,人事教育科的秦科长到底姓啥,紫行长也非常清楚,他怎么可能有胆子坑陈太忠?所以,这件事绝对可以操作一把。

不过陈太忠是真没心思答应,由于梁志刚那档子事,他对“高息”俩字儿挺过敏,“私营公司吧?要不是凤凰的公司,那我回头再想一想好了。”

“那好吧,”紫行长也快人快语,站起身子不再废话,对他来说,几千万的事儿,不值得提第二次,“陈主任,实在不好意思啊,我有个会,你先跟秦科长聊一会儿,能等的话,就等我一等,呵呵。”

陈太忠当然愿意跟蒙勤勤聊一聊,可惜很遗憾,蒙勤勤对于小水电电网的方案,也提不出什么自己的见解,“你这可是游走在政策的边缘地带,不过,这倒真是一件好事,蚌相争……百姓得利。”

“我是想知道你老爸怎么看这个问题,”他笑着摇摇头,上下打量蒙勤勤两眼,“今天来找你们紫老大了,怎么样,挺给你面子的吧?”

“看你那得瑟样儿吧,是我们紫老大给你面子,不记得我们买你的柜员机保护罩了?”蒙勤勤不屑地哼一声,低头去整理桌上的材料,嘴里漫不经心地回答他,“搞慈善基金……意味着很多东西要向社会开放,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又不向社会募捐。凭什么开放基金地信息?”陈太忠有点不明白。

“那你搞什么慈善。索性就是个基金。不就完了?”蒙勤勤听到这话。抬起头白他一眼。“这个慈善基金不好搞。会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上地。”

风口浪尖吗?陈太忠听到这个评价。又再度沉吟了起来。要搁在一年前。他还巴不得能上了风口浪尖呢。要不然岂不是没人注意?那“太忠库”就是个活生生地造势地例子。

但是现在。他看问题就不这么看了。“出头地椽子先烂”。无论从哪个角度上讲。他现在已经很高调了。看似风光无限其实身后不知道多少人在咬牙切齿。实在不能再随便兴风作浪了。

“想做点事。还真是难啊。”他叹一口气。一时间有点难以决断。他本不是个瞻前顾后地性子。这种犹豫不定。以前真地很少出现在他身上。不成想现在倒是成了常态了。果然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晚上一起吃饭?”秦科长低头忙着。嘴上却是发出了邀请。“想吃酱爆鳝了。有时间没有?”

“我有时间啊,”那梳了马尾巴的牛小芳,不知道啥时候偷偷摸摸地过来了,接一句话之后,“哏哏”地脆笑着跑掉了,“秦科记得带上我哦。”

“就你嘴多,”蒙勤勤抬头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撇一撇嘴,似乎对这个玩笑并不是很满意。

“有事儿呢,好多应酬都排成队了,”陈太忠回一句,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顺手从手包里摸出一瓶香水,摆在蒙勤勤桌上,“外国朋友捎的,先这么着吧,晚上晚一点了,我去你家转转。”

“你先给严自励打个电话,看我爸有时间没有,”蒙勤勤看一眼那香水,却也不见有什么热情,“其实不大一点的事儿嘛。”

陈太忠站起身来离开,心说你老娘让我离你远点,我可不想没事就跟你凑在一起,再说了,丁小宁她们三个来素波了,我也得陪着不是?

“蒙书记今天有事,”严自励请示一下蒙艺,非常客气地回答他,“你的事情,方便在电话说吗?哦……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打过来吧。”

搁了电话之后,严大秘本不想多说什么,可是犹豫一下,又低声说了一句,“陈主任说他想当面向您汇报。”

蒙艺翻看着手上的文件,也不做声,就当没听到一样,严自励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声,这领导城府太深,秘书还真不好干。

还是那句话,不来素波,不知道事儿多,陈某人自觉来得相当低调,浑没想到他已经是无数人盯着的焦点了,就像漆黑的夜里亮起的一千瓦的碘钨灯一般。

反正,高云风是知道他来了,市建委的主任陈放天也知道了,还有省教委的人,电话一个接一个,搞得陈太忠暗自琢磨:我现在是不是该去陈省长那里拜望一下啊?

不过,想想陈洁将关正实许的钱直接发派到省科委了,也没有对凤凰科委做出什么指示,那么,眼下离投资到帐还早,倒也没必要去找她汇报工作。

接了这么多电话,最热情的,当属那帕里那处长的,哭着喊着要请陈太忠吃完饭,“陈主任、陈大爷,给我小那一个面子成不成?”

成不成?陈主任也只能苦笑了,“明天吧,晚上答应高云风了,人家交通厅管着我们科委一个大单子呢,高公子那是我惹不起的。”

“我也认识他啊,”那处长在那边叫了起来,“都是交通厅子弟,谁不知道谁?他要是不答应,回头他在我综合二处办事儿,可是不会很利索

那帕里现在说话,还真不一样了,副处长和处长的权力差得很多,一个处可能有四五个甚至七八个副处长,处长只能有一个。

当然,再不一样,那处长也不敢跟陈太忠呲牙咧嘴,他原本就是官宦家的子弟,还是恩怨分明的那种,陈主任提拔的大恩,他是不敢或忘的。

着话就到了六点,陈太忠和丁小宁三女,四个人来到了万豪酒店,不多时高云风也到了,让陈太忠挠头的是,许纯良和李英瑞也来了。

见到陈太忠笑嘻嘻地坐在三个美女中间,高云风也有那么一会儿的愣神,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摇摇头,“太忠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这是不把你当外人,”陈太忠冲他翻个白眼,随即又咳嗽一声,道貌岸然地回答,“那是小宁的姐妹,也就是你这家伙,思想龌龊!”

“云风思想龌龊?我看你比他还龌龊,”许纯良笑眯眯地看他一眼,“太忠啊太忠,不是我说你,你这也有点招摇啊。”

他在幻梦城玩过不少次,当然识得刘望男,就有意无意地点一下,不过,陈太忠发现,自打许绍辉开始缓缓发力之后,许纯良这个做儿子的,好像也慢慢地敢说点什么了,而且,这绝对不是幻觉。

当然,他很了解许纯良,知道此人就算有所改变,但心性大概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只是纵然如此,他心里还禁不住要微微地喟叹一下:这也就是水涨船高的意思了吧?官场上果然不可一日无权。

那帕里来得最晚,而且,他不但来得晚,还也带了一个人,却是省委的副秘书长李正先,那处长很热情地介绍,“这是我的老板,省委的李正先秘书长,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李秘书长只当没看见其他人一般,笑嘻嘻地冲陈太忠伸出了手,“小陈啊,呵呵,听说你们凤凰科委干得不错,嗯,有前途,有前途啊。

“秘书长您过奖了,”陈太忠很规矩地伸出双手去握,省委的副秘书长,那怎么说也算一号人物呢,虽然这副秘书长听说有五六个的样子,“呵呵,一点小成绩,离不开省里和市里的支持,以后也请李秘书长多关心,多指示。”

是这么说,李正先的出现,还真是让陈太忠感觉有点措手不及:啧,那帕里你这家伙真不厚道,怎么不知道早打招呼呢?哥们儿身边一堆女人呢。

接下来就是介绍高云风了,不过那帕里没说这是谁谁的儿子,只说了一句,“这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高云风。”

可是李正先却是会听,琢磨一下小那是交通厅的子弟,那么这个姓高的家伙,“呵呵,你别是高厅的什么人吧?”

“那是我父亲,”高云风也不敢在此人面前放肆,站起身来乖乖地回答,“我不争气,现在做点小买卖。”

“做买卖好啊,现在市场经济了呢,”李秘书长笑着摇摇头,高胜利的行情他是知道的,当然也就不敢对这个家伙太怠慢了,“你这也算是有闯劲儿。”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那帕里自打任了省委办公厅综合二处的处长,就一直被别人琢磨,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来头,居然打着横儿就空降了过来。

琢磨他的不仅仅是竞争失利者,还有其他众多打酱油的主儿,新来的领导都会享受到类似的关注:此人来历是什么,背景又如何,是可以欺之以方,还是轻慢不得?

当然,总是有人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办公厅里就慢慢地传开了,综合二处的那处长,是蒙书记看好的人。

于是就有人费尽心机、拐弯抹角地去打探,不过那帕里怎么敢这么说?只能含含糊糊地表示,这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那个啥……担子很重啊。

实话,那处长做梦都想成为蒙艺看好的人,哪怕少了那“看好”俩字也算,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个位子是怎么来的,甚至,他想去探望一下蒙勤勤表示谢意,都被陈太忠制止了:人家说了,不用你去看,先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别给她抹黑就成。

不过,那处长的领导,副秘书长李正先基本上能确定,小那跟蒙书记肯定有点关系,但是关系的远近就不好说了,所以平时工作中倒也算关照他。

要是搁了两年前,李正先肯定不会甩这个家伙的,但是眼下不同了,他靠着的蔡莉要下了,而省委副书记、组织部长邓健东更是因为蔡书记的缘故,看他不怎么顺眼。

那帕里也知道李秘书长为啥怎么关心自己,这些都是不用说的,今天他约好陈太忠之后,刚要偷偷溜出来,转念一想:我给领导引见一下陈太忠,应该将来能得到更多的关照吧?

他出生的家庭环境,导致了他这种做事风格,别看那处长年纪不大行事也谨慎,但是做这些穿针引线、拉帮结派的事情,那也是信手拈来胆子奇大,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

谁想,李正先出去了,所以他只能苦苦地等着,等到李秘书长回来之后,才鬼鬼樂樂地溜过去,“领导,今天凤凰来了个朋友,您现在有空没有?”

“凤凰的朋友,”李秘书长知道这话必然有后手,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才轻轻一笑,“嗯?”

“凤凰科委的一个主任,陈太忠,”那处长坦然地笑一笑,“我来二处以后还没见过他,您要是能出面……我在朋友面前可就露脸了。”

乍一听,这是他有点虚荣心,想向朋友卖弄一下领导对自己的重视,行事实在有点不够稳重,不过李正先知道,话当然不能这么听,人家小那的意思是想帮自己引见一下此人,只是,为了照顾他这个领导的面子,那也只能故作冒昧状了。

“这个啊,”李正先沉吟一下,手指无意识地在桌上敲两下,心里却是在不住地嘀咕:那帕里你小子还不错,这种事居然能想到我,还等到了这么晚。

陈太忠是什么人,李秘书长再清楚不过了,别说他是办公厅的

一,只说他是跟着蔡莉走的,就足以知道太多的东西

假巴意思地沉吟一阵之后,李正先终于点点头,“好,既然是小那你的朋友,就见见吧,不过我不能白帮你露脸,以后工作要更加认真负责啊。”

啧,明明是帮你呢,搞得我倒像欠了你多少似的,那帕里心里美不滋滋地嘀咕,以后大家也不用乱猜了,我老那是谁的人,那不是一目了然吗?

那帕里和李正先对陈太忠的看法,惊人地一致:这家伙的活动能力不是一般地强,虽然蒙书记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多半不会介意此人帮人说的好话,但是丫说坏话,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灵光。

所以,才有了李秘书长的万豪酒店之行。

这是高胜利的儿子啊,李正先心里有点嘀咕,他可是知道,高胜利跟蒙艺的关系算不上紧密,这陈太忠倒是什么人也敢交。

接下来,陈太忠介绍许纯良的时候,也只交待了一下纯良同志是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李秘书长直接把这个大块头忽视了。

倒是丁小宁,根本不用陈太忠介绍,他就认了出来,“小丁是吧?我听说了……你可是热心公益事业,很多男人都不如你啊。”

丁小宁实在是长得太清纯了,她跟杜省长座谈的新闻被播出的时候,关心的人一致认为,这女孩儿肯定是谁谁的什么人,要不然这个漂亮的女孩,能年纪轻轻就攒下偌大一份家业吗?

有人关心,自然就有人会去琢磨这个八卦,不过李正先倒是没有无聊到那种程度,但是听了几次之后,还是记住了这个女孩姓丁。

这一桌子人,成分实在是太复杂了,不但有李凯琳这种一年前才从村里出来的小姑娘,也有那帕里这种实职正处,更有李秘书长这种正厅干部,当然,最逆天的还是人间独有的、曾经的罗天上仙。

反正,最起码是四股势力,李正先算蔡莉的人,陈太忠算蒙艺的人,丁小宁比较得杜毅赏识,当然,许纯良身后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高云风嘛……不知道算不算自成一系。

这种情况下,谁能敞开了乱谈?无非也就是说说当前的经济形势啦,发展方向啦之类的,反正没什么营养可谈,说到最后,大家索性扯到了美食和风景上。

李秘书长的注意力虽然集中在陈太忠身上,但是同时也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别人,观察了好一阵之后,他才隐隐地发现,高胜利的儿子不但跟陈太忠言谈无忌,而且居然对那个姓许的年轻人也相当地客气。

这个姓许的,也是有大背景的?李正先慢慢地啜一口酒,正琢磨呢,手机响了,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李叔,您也在万豪啊?我看到你的车了呢……”

这倒是真巧了,李秘书长挂了电话之后,笑着冲大家点点头,“呵呵,有个朋友也在万豪吃饭呢,我出去敬他们两杯,你们先聊。”

“我紧跟领导,”那帕里笑嘻嘻地站起身来,表忠心的话张口就来,“领导指到哪里,我就跟着打到哪里。”

事实上,他在说话的时候,还不着痕迹地冲陈太忠微微挤了一下眼,那意思很明显:太忠,咱俩自己人,啥都好说,我先把这厮伺候好了,咱哥俩来日方长。

这也就是那帕里知道陈太忠的性子,知道陈某人不是虚荣心极强的人,才敢做出如此决定,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要做出适当的暗示来。

“算了,你就在这儿呆着吧,”难得地,李正先居然不吃那处长这一套,副秘书长含笑摇头,“今天你的任务就是陪好陈主任他们。”

看着李秘书长开门而去,高云风笑着冲那帕里点点头,“那处,没看出来啊,你这社交手段,那是越来越娴熟了。”

“我懒得理你,”那帕里瞪他一眼,他当然知道高云风在笑话自己的话说得有点谄媚,不过,这才是官场,你懂不懂啊?“你在体制外混,当然自在啦。”

“我倒是奇怪,李秘书长去看什么人呢?”许纯良笑了一声,岔开了话题,大家听了一琢磨,确实也觉得有点奇怪。

其实,还真没啥可奇怪的,给李正先打电话的,算是蔡莉一系的人,李秘书长跟陈太忠坐在一起喝酒,虽然算不上私通款曲,但是蔡书记还没下台,他就这么着急地找后手,给人知道了,却是也不太好。

所以他当然要不着痕迹地出去应酬一下,而那帕里的马屁,这就算拍到了马腿上:你丫跟陈太忠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可能带你去见蔡莉的人?

事实上,喊李秘书长出去的,也不是外人,就是天南制药厂副厂长凌飞宇的老婆胡芳芳,胡芳芳本来是靠着蔡莉的儿子郭明辉玩的,现在郭明辉被蔡莉撵出省去了,但是她混的圈子,还是这个圈子。

胡芳芳艳名在外,跟李秘书长也差一点就擦出了火花,所以,李正先一听是她,知道自己不出去的话,没准这疯疯癫癫的女人会挨个包间问过来。

只是胡芳芳找过来的话,李正先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胡芳芳身边还跟了什么不晓事的人,那就没啥意思了,所以他宁可失了身份自己去敬酒,也不愿意让她闯进来。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这次胡芳芳跟着的,除了两个女孩儿外,就是两个警察,还有一个是市委办公厅的小伙子,见到省委副秘书长过来敬酒,大家这份荣幸,那也就不用提了。

李正先心里这个悔啊,就没办法说了,只是官做到他这一步,倒也不会太在乎这点小事了,很平易近人地聊了两句之后,站起身子就要走人,“呵呵,跟朋友一起吃饭来的,你们接着聊啊。”

“李叔的朋友,那我一定要去拜见一下啦,”胡芳芳喜笑宴宴地站起来,心里却是有点淡淡得意:两个小屁警察,天天拿我家的命案纠缠我,让你们看看老娘的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