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有点想法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有点想法

满江同那高个说了两句之后,高个将电话向郑在富递的嘲讽,“于满江的电话,你接不接?”

于局长的电话,郑主任当然是要接的,而且他也不是很害怕,这次他是帮外甥女儿出头呢,惹急了把陈太忠拽出来,那别说于满江,就是牛冬生也不敢找自己的麻烦。

谁想,他刚说了一句“于局你好,我是小郑”,于局长在那边就是一声苦笑,态度虽然还不错,不过说的话实在让他意外,“我说郑主任,你找他的麻烦干啥?那张成宝可是宁建中的干儿子,你多的什么事儿啊?”

听得出来,于满江对张成宝并不怎么感冒,但是不感冒也没辙,宁建中那是什么人?市财政局的局长,牛冬生见了都得客客气气的主儿。

交通局有钱,那也是财政局给的,这个因果,须得弄明白了,所以,就算于满江不待见张成宝,也只能在心里忍着,总算是他知道,郑在富身后有陈太忠撑腰,话倒也没说得多难听,要是搁在一年前,没准就骂上了一年前郑在富还是副主任。

郑在富一听也傻眼了,他不怕这个张啥啥的在局里有关系,可是人家的关系在市财政,他还真有点抓瞎,做为交通局的中层干部,局里对市财政的依赖程度,他清楚得很。

而且,对郑主任来说,宁建中这块头也实在太大个儿了,在他想来,就算扯出陈太忠来,怕是未必也扛得过宁局长。

没错,太忠在省里还有人,路子也野,但是说破大天来,凤凰市这一亩三分地儿,终归是章尧东和段卫民的天下,一想到这个,郑在富就有点心虚了。

于是,他拿着手机走了开去,低声解释,“于局,不是我要找他麻烦,是他的油把我外甥女儿的车毁了,我没法儿不来啊。”

“你的外甥女儿?”于满江微微一愣神,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别是小丁的那辆奔驰吧?撞过劳动局老周桑塔纳的?”

“可不就是那辆?我也就这么一个外甥女儿,”郑在富叹口气,“您说这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啊?管还是不管……于局您指示一下吧。”

郑在富你不至于这么小肚鸡肠吧?于满江有点火了。什么叫“我指示一下”?陈太忠和宁建中。我哪个都惹不起!

你那外甥女儿也不是个省油地灯。那是省电视台地新闻中。能跟杜毅挨着坐地人啊。让我做这种指示?来。要不这样……咱俩换一下位置。我倒是想看看你会怎么指示我呢!

不过。腹诽归腹诽。于局长却是没表达出来。说句良心话。他很不喜欢宁建中。做为交通局地副局长。他在财政局也碰过不少次钉子。

尤其是。于局长地儿子找地女朋友。由于今年交通局地政策生了变化。进不了交通局。最后投入了宁建中地怀中。以做宁局长小蜜为代价。进了省财政厅。

省厅肯定比市局强。又是一在省城一在地市。现在地大学生一旦毕业。很容易褪去青涩。现实得令人目不忍睹。

于满江把这事儿看得很开这样地女人就不值得珍惜。漂亮能当饭吃吗?还好是早现了苗头。要不然等结婚之后再红杏出墙。那才真地叫亏呢。

但是他儿子还年轻不是?看事没有于局长老道,未免就为此事痛得死去活来的,很是在家里折腾了一阵,这也就成了于满江心中的一块痛楚。

当然,指望这点小事就让于局长对宁建中咬牙切齿地恨入骨髓,那是不现实的,也是不理智的,但是若说芥蒂,那没有才叫怪。

“我可没啥指示的,”于满江苦笑一声,“打狗还看主人呢,你以为运管办的车没事会跑到振鑫加油?”

听到常务副说话没什么情绪,郑主任终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不过奇怪啊,振鑫加油站不是素波的吴振鑫搞的吗?这个张成宝……怎么也挂这个牌子?”

“这个你就不要问我了,”于局长笑一声,“好了,你要是咽不下这口气,就叫你的外甥女儿去,你就不要掺乎了,小郑,我这也是为你好。”

悻悻地挂了手机,郑在富将电话还给了张成宝,脸色却是不太好看为我好?你就忽悠吧,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怕打了电话之后我没啥反应,没准会得罪宁建中?

不过这倒也是正常的,谁吃得撑着了,没事去扛财政局长?于局长不想扛,郑主任更不想扛。

“没事就赶紧走啊,”张成宝哼一声,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们三个,“再坏我买卖,可没这么客气的了,惹得我火了,让人打出去你们。”

他并不是个善碴,亏得刘望男开来的是一辆奔驰车,要是换辆桑塔纳两千之类的,只冲着她敢坏了那几辆大车的买卖,已经足够他招来人围攻了。

“呀,你吓死我了,”刘望男火了,抬手就要拨十七的电话,她不喜欢惹事儿但不代表他怕事,“打我出去?行啊,你等着。”

郑在富见状,赶紧将她拉到一边,轻声嘀咕,“小刘,还是直接喊太忠来吧,这家伙是财政局长宁建中的关系。

他可是不想再让丁小宁再掺乎了,既然早晚要拉陈太忠出来,那就早拽不如晚拽了,也省得丁小宁夹在中间,没准给他这客运办主任还带来点什么麻烦。

刘望男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她一听这话,也知道叫十七来不合适了,自古民不与官斗,十七现在玩得是不错了,凤凰市黑道上的三驾马车之一,但是同财政局长扛膀子,那可就殊为不智了同财政局有瓜葛的部门真的太多了,就连警察局也要买财政局的面子。

更何况,石红旗还在努力地洗白?虽然他尚未黑到头就开始洗白,听起来有点可笑,但是这年头未雨绸缪多考虑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一般混了黑道的,就算想洗白也不太可能彻底地同过去割裂开来,两条腿走路才是王道。

所以,陈太忠就接到了刘望男的电话。

“这家伙,我去看一看,”陈太忠一听就动心了,做为一个有私家车的主儿,加油站的问题搞得他也一直很恼火,经常地遇到油表差量很大,油质达不到的问题。

别的不说,只说他的林肯车由于经常乱跑,胡乱加油,短短的一年,喷嘴都洗过两次了,虽然他努力地在找九十七的号的汽油加,但是这个年代的天南,大多数的加油站最高也就是九十三号的汽油。

往日里他是没时间为这点小事计较,可是今天刘望男抓了振鑫的现行,那么搞一下这家伙倒也是是顺手的事情了。

更关键的是,他琢磨着,这汽油和柴油标号的检测,能不能也搞到科委来呢?没错,这种事是归质监局来管的,不过,科委既然能抓了装修检测,为什么不能把这一块也抓起来呢?

想到就做是陈太忠的习惯,他琢磨一下,给邱朝晖打个电话,结果邱主任一听是汽油和柴油的检测,犹豫一下,“这个东西咱们没搞过,不过可以让志宏想想办法……他在质监局有同学。”

张志宏不止在质监局有同学,他还是科技展处的处长,接了陈太忠的电话之后,马上应承了下来,“成,我现在就去查资料,陈主任你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吧,”陈太忠犹豫一下,实话实说了,“我现在去找一家加油站的麻烦,要是能在两小时之内拿出来方案,那是最好不过了。”

“两小时?”张志宏听得就是一愣,这么短的时间要要拿出来检测方案?才待说什么,陈太忠却是已经挂了电话。

刘望男和郑在富在加油站没等多久,就见林肯车开了过来,陈太忠当先从副驾驶的位子钻了出来,看到郑在富就是一愣,“郑主任也在?”

郑在富冲他笑一笑,还没说什么呢,张成宝话了,“呦,这是从哪儿又钻出这么个大人物来?怎么,找事儿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上下打量着陈太忠,一脸“七个不服气八个不在乎”的。

“瞎了你的狗眼了,”陈太忠笑嘻嘻地回他一句,伸手向自己的车一指,“混凤凰的不知道灰色林肯?呵呵,小子你不是一般的欠揍。”

话还没说完,张爱国也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打开后面车门,随手就摸出了准备好的dv,扛到了肩头。

“干什么呢你?”立刻有四五个人冲着张爱国涌了过去,就想抢他手上的dv,“知道不知道这儿是加油站?敢开机小心我们收拾你。”

“我就听说过加油站不许开手机,没听说过不许开摄像机,”陈太忠冷哼一声,双手索性插进了口袋,笑着“怎么,想玩儿硬的吗?”

“灰色林肯……陈太忠?”张成宝眉头一皱,终于想起来了,脸登时就沉了下来,不过不旋踵,又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容来,“呵呵……”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陈太忠哼一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算什么玩意儿,也敢叫我的名字?”

双倍月票期间,疯狂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