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再见韩天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再见韩天

不好意思了,老五,”挂了电话之后,铁手冲韩天无t膀,“陈主任的意思,他想先跟你谈一谈.”

“哦,那成,”韩天笑着点点头,转头看一眼吴振鑫,“老吴,那你就先呆一会儿吧,有啥消息了,咱俩再联系。”

吴振鑫是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身材壮硕,体型比铁手整整大了一圈,单从形象和气质上来说,跟相貌英俊的韩天相比,他倒更像是个混黑社会的。

“这无所谓,”吴老板笑着摇摇头,“陈主任心里有算计呢,对了铁手哥,他知道我来了吧?”

“这个肯定啊,”铁手笑着点点头,对上这享誉天南的振鑫连锁加油站老板,他心里也不落什么下风,你愿意管我叫“哥”,那随便你了,莫非你还以为我没胆子接着?

“那就成了,”吴振鑫笑着点点头,闭上了嘴,他眼里根本没有铁手这种土棍一般的人物,之所以称其为“哥”,无非就是看着这厮敢管韩天叫“老五”而不是“五哥”,估摸也有点份量就是了。

他更在意的是陈太忠眼下的想法,姓陈的不跟自己照面,看似粗鲁无礼,其实正是官场中人的行事手段——给我个下马威倒是其次的事儿了,关键是,人家不见我,很多消息就可以打问,许多话也可以通过中间人来传递,有了缓冲的余地,大家就不用担心当场掐起来了。

事实上,陈太忠也确实是存的这个心思,他想跟韩天了解一下细节,张智慧的躲避,让他对振鑫集团越发地产生了一点兴趣,既然是这样,吴振鑫在场的话,很多话就不方便讲了。

再说了,吴振鑫做为成功的商人,打心眼里看不起铁杀杀的粗人,可是陈某人做为成功的官场新星,又怎么可能拿那吴振鑫当回事?

大家见面的场所,是牛冬生干女儿开的“一品香”里,这儿档次够了,闲杂人也少,正合适谈话。

陈太忠这一方是他和张爱国,韩天也只带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还是上次在万豪见过的,当时被陈某人打了一个乌眼青,眼下又来,可想而知她是韩老五相当信得过的人了。

再有。就是中人铁手了。偌大地包间里。只有五个人。

陈太忠一见那女人。就生出了些许地记忆。还好。来之前他就为韩天准备了点礼品。想着对方若是上路。那就叫张爱国去取。也不用一时慌张。自己再从须弥戒里遮遮掩掩地拿。

当然。事先规划好礼品地根本原因。是他很羡慕那种“下巴一扬。秘书奔走”地领导派头。这张爱国虽然是通讯员。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陈某人地体己人儿不是?

可是他却是没想到。就某些事情。提前做出一些相关礼物地安排。那也是混官场必备地技术活儿——各种可能地发展方向都算计到了。这礼物才好安排。

不过总算还好。陈某人眼下混迹地层次还很一般。细分礼物地种类和意义倒也没大多必要——虽然他手头并不缺拿得出手地东西。反正。随便准备一点就是了。

“我好像见过你。”陈太忠冲女人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张爱国。“爱国。去车里拿点东西给大家……加上这位女士地。”

他给铁手准备的是两瓶洋酒,给韩天准备了两盒雪茄——谢向南曾经说过韩天很中意这东西,不过至于这女人的,陈太忠还真没准备。

张爱国却是不敢发问,转身走了出去,心说老板的后备箱里好像还有点杂碎,过去翻腾翻腾吧,结果真像他想的那样,那里还真有点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有芦花鸡、曲阳黄、烟酒、香水、手包、丝巾什么的。

他左右看了半天,觉得送那女人也无非是后三样,琢磨一下对方是韩天的女人,这香水和手包送出去未免不合适,得了,就那个丝巾吧。

等他将五个盒子一气儿搬进去的时候,韩天先笑了,“哈,还是太忠你知道的心意,马司令跟我说好几次了,要再弄点雪茄来,我是一直张不开这个嘴。”

“呵呵,老五你这么说就客气了,”陈太忠很随意地挥一挥手,“一点小意思了,爱国,你出去帮我保养一下林肯车。”

这就是不让张爱国听什么了,他不是说信不过自己的通讯员,实在小张的二叔溜得太不是时候,所以,虽然昨天的具体事情是张爱国一手操办的,但是在这件事中,陈太忠不想让他再接触更核心的东西。

张爱国却是没防住这一手,略略错愕一下,才低头快步出去了,在一瞬间他就已经想明白了,自己是因为叔叔的原因,不能参与更高级的秘密了。

真是难做人啊,年轻的通讯员心里也满苦涩的,韩天和铁手的名头,他也是很清楚的,看着在

人王面前,陈主任很随意地摆出一副“打赏”的架势t7和霸气,又有谁学得来呢?

偏偏就是因为他的二叔,将他引到陈太忠身边的张智慧,居然在这个时候掉链子,真的是让他有点不甘心。

他在外面自怨自艾不提,见他离开之后,韩天才开心地一笑,“呵呵,陈主任这是不让我藏着掖着了,是吧?”

“咱们都是痛快人,是吧?”陈太忠白他一眼,接着又笑了起来,“痛快人就得有个痛快人的样子,你也别学我们官场这套作风了,那个吴振鑫,跟宁建中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韩天笑着答他,“大概就是吴振鑫的一个堂哥吧,跟宁建中有点联系,他那个堂哥可是厉害人物,不过好像后来在澳门让人种荷花了,然后就再没听说……”

“至于这个吴振鑫,以前也落魄得很,在火车站玩碰瓷的,后来借钱开了电子游戏厅,又被别人眼红,撺掇着警察没收机器了,真是干啥啥不行,不知道怎么就跟着他堂哥搭上了宁建中……”

吴振鑫的起家,大约还是源于认识了宁建中,在韩天话里,暗示这个家伙很可能帮宁建中干了什么脏活,抑或是他的堂哥帮着干了什么脏活,然后就得到了宁局长的赏识——当然,也可能是抓住了宁局长的把柄,这些事情谁又说得清楚?

韩天清楚的是,振鑫加油站启动的时候,吴振鑫手里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两三千万的头寸,当时韩老五想将韩忠手里的一个买卖不怎么样的歌城强行卖给吴振鑫,却不防吴老板很坦率地告诉他,“这个钱不是我的,你要是真想动,大家一起完蛋好了。”

韩天本来还有点不服气呢,不过那年头能拥有两三千万的主儿,个顶个都是不含糊的,想着为此弄得两败俱伤也没啥意思,终于收手了。

所以到后来,振鑫集团开张的时候,韩老五插脚进去占了半成干股,直到去年,吴振鑫才出两百万买断了他的股权。

韩天不想卖,真的不想卖,就半成干股,他每年也坐收二、三十万的红利,这还是他对振鑫集团的运营状态两眼一抹黑,由着人家想给多少给多少,可见只说账面上的部分,人家每年的收益也能到了大几百万。

只是吴振鑫这时已经坐大了,身后的势力错综复杂,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投资加油站,那时候常三又刚刚倒了,韩天不想弄得声势太大,心说这两百万落袋也不错。

总之,韩老五在吴振鑫身上赚了有将近三百万,所以吴老板招呼,他也不方便不来,至于陈太忠肯不肯买账,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哼,十有就是宁建中挪用的钱了,”铁手悻悻地哼一声,旋即又是猛地一震,“不过老宁敢挪用,估计段卫华和章尧东也脱不了干系,陈哥,这点倒是不能不防啊。”

“他挪用他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种事多了去啦,我又不是纪检委的,操哪门子的闲心?”

其实,他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我就奇怪了,这个吴振鑫怎么吃定宁建中的?老宁那家伙可不是个任人揉搓的主儿……”

“这是个谜,”韩天笑着摇摇头,“我还想学一学呢,不过那家伙死活不说,甚至不承认手上的钱是凤凰来的,那家伙的嘴很紧,又挺光棍的,问不出来。”

估摸那张智慧十有知道!陈太忠心里如是判断,要不然,仅仅是宁建中将钱挪用了出去,还不至于吓得张总溜号吧?

“吴振鑫现在跟谁混呢?”他岔开了话题,“怎么老五你都要买他面子?”

“他在素波,跟朱秉松和伍海滨关系都不错,又跟银行的关系好,我估计他现在只玩银行,就能再搞得规模翻番,”韩天叹口气,语气中是说不出的羡慕,“这家伙运气真不错啊。”

搞加油站这么赚钱?陈太忠心里盘算一下,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振鑫要是把它旗下的加油站油质都委托给我们科委检测的话,这次我就只对张成宝的加油站下手。”

饶是韩天胆子大得惊人,听到这话也是脸色一白,“那可是不敢啊,陈主任,你这么搞的话,后果就太严重了。”

今天是风笑的生日,早晨六点就起来码字,想着好腾出点时间来,谁想搜狗自定义字库出错了,修了整整四个小时,连dos编辑指令都用上了,死活修不好,家人说正好放松一下,结果跟火冒三丈的俺又吵起来了,到现在总算赶出了一章,风笑已经尽力了,唉,这个生日,真的是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