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拿主意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拿主意

天这么紧张,自然是有原因的,“陈主任,这年头的)77就没个没猫腻的,吴振鑫的加油站也是一样,别人都是把这种事儿往外推呢,你怎么就敢往回揽?”

“我实事求是地检测,怎么就不敢往回揽?”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我们的装修检测,也不是一样的?该出具什么样的鉴定,就出具什么样的就完了,正好规范市场。

“那可不一样,差得多呢,”韩天苦笑着摇头,“搞建材和装饰材料的人海了去啦,里面也没几个能量大的,这个加油站可不一样,除了国企和一小撮零星的散户,大部分的资源,就掌握在有数的几个人手里,那可都是跺跺脚天南都要震动的主儿。”

韩天这话就算解释得相当到位了,人都说“众怒难犯”,其实没啥能耐的“众”,就算人多一点,那怒犯了也就犯了;但是有能耐的“众”,虽然只有几个,却是轻慢不得的。

具体到这个案例就是,那有数的几个掌握了资源的主儿,原本就有无视规则和践踏规则的能力,又由于人少便于协商,甚至具备了制定规则的能力——当然,这个规则是潜规则。

同样,还是因为人少的缘故,虽说这个圈子里肯定也要有各种利益冲突,但是一旦遇到外界对整个圈子的挑战,大家却是极易拧成一股绳,将那些不开眼的、乱伸手的主儿一顿乱棒打出。

“我是深明这一点的,因为我也想搞这个加油站来的,”韩天苦笑着一伸手,“吴振鑫都做得了的事情,我做不了吗?”

“可是,马司令不建议我做,他说了,军队系统的,有人做了,军队外面的,能人更多,这个钱是好赚,但是太烧手了。”

陈太忠仔细琢磨一下,这些话真的很在理,于是笑着点点头,“既然这样,那算了,这个检测也不搞了,我只收拾张成宝的加油站,振鑫其他的加油站,我就不管了。”

这正是他一开始就拟定的底线,不过这么一场折腾下来,好歹又多了几分人情出来,至于他是真的不管了还是假的,那谁又说得清楚呢?

“那是谢谢陈主任了。”韩天笑着点点头。人家这面子给得不算小。不过他还是得问一句。“还给不给振鑫曝光?”

“那就看情况了……有必要还是要曝光地。老五。你别多那么多事成不成?”陈太忠不满意地皱皱眉头。“我只对张成宝。他吴振鑫要是连这点事儿都扛不住。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搞加油站地?”

“那倒也是。我就这么一问。陈哥你别介意嘛。”韩天见他又翻脸地意思。赶紧赔了笑脸上来。陈主任也变“陈哥”了。“呵呵。那我现在联系吴振鑫。让他赶紧过来?”

“让他过来干啥?我见见你就行了。”陈太忠含笑摇摇头。见对方皱着眉头。似乎有点不解。于是笑着解释。“他不来凤凰地话。是他态度不端正。至于他来了之后我见不见。那就是我地事儿了。凭他一个小商人。还放不进我眼里。”

“陈哥果然大气。”那女人插嘴了。她一直美不滋滋地翻看着那条丝巾呢。眼下听到陈某人口出狂言。正好随手拍上一记。虽然有点冒昧。不过这属于凑趣。谁还会计较?

“那……也成吧。我去给他打个电话。告他一声。”韩天自是不在意陈太忠如此处理。在韩老五看来。陈某人给自己面子。却是不给吴振鑫面子。那才叫拔份儿——凭你吴振鑫还真没这个身份!

“这个……陈哥,会不会不妥?”铁手出声了,他考虑得要周全一点,“你这么不见他,他会不会觉得咱是怕了他了,才避而不见?”

“他敢!”韩天冷哼一声,眼睛一瞪。

“切,我会在意他想什么吗?”陈太忠哼了一声,随即轻笑了起来,言语中是说不出地轻蔑,“他想什么是他的事儿,但是不值得我去琢磨。”

牛逼!韩天和铁手交换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这个意思,陈太忠人家这才叫真正的牛逼,对上一个亿万富翁,也是不加掩饰的轻视,换个没点能力的人来,这么说话,估计换回去的评价就是“装逼”了。

中午的时候,韩天带着女人去见吴振鑫了,他心里虽然没对方,但是场面上的事情必须要走到了,至于跟陈太忠和铁手的聚会,那就要到晚上了。

同样地,吴振鑫也问出了这句话,“陈太忠这是不敢见我吗?我只是个小小的商人而已。”

“哈哈,”韩天对他可没那么客气,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好半天才止住了笑声,“陈主任说了,你来了,那就很好,最起码态度是端正的……”

振鑫嘴角**一下,似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端起了)T点头,“也对,我态度端正,陈主任当然就不好再计较了。”

“行了,你知足吧,”韩天不客气地哼一声,“要不是我说了几句,陈主任都有拿你振鑫集团开刀的意思,比钱你不如他,比官场的势力……你更是差陈太忠好几条街。”

“反正是不关我的事儿了,”吴振鑫耸耸肩膀,“就是不知道陈太忠会怎么对付张成宝?”

对付张成宝真的很简单,陈太忠就是让丁小宁将奔驰车放在加油站里,机箱盖打开,零件在地上抛掷几件,摆出一副“正在修理”的模样。

奔驰车旁有两个女混混席地而坐,手里举个牌子,上写“黑心油”三个字,反正也不打架也不吵吵,就在那里懒洋洋地坐着,一边还摆着茶水瓜子和果品什么的,累了就上车躺一阵。

妙的是,这俩女混混还是颇有点姿色的那种,衣着也挺前卫,有人路过,就算不加油的,也要打量几眼不是?

张成宝真的被折腾得不轻,不过他能怎么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在那里招摇,心说吴振鑫你赶紧快跟陈太忠谈好算了。

陈太忠的手段当然不止这些,他在当天下午就找到了乔小树,想让乔市长出面,压着电视台把这个专题播了。

乔小树没得到宁建中的招呼——宁局长也知道找他没用,所以他倒没觉得这个专题有什么不能播的,不过,“今天‘十一’啊,太忠,这电视台该播什么也不用我跟你说吧?”

“那就等两天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电视台可是为主旋律服务的,这一点确实不能含糊,“我就是跟您汇报一下,说明有这么个事情。”

“其实这个专题……等明年315时候播,比较好一点,”乔市长这脑子真不是盖的,直接就扯到了315面。

“那就没啥时效性了吧?”陈太忠上电视上得多了,倒也学会了两句专业用语,小心谨慎地提醒自己的领导,“起不到及时提醒广大市民的目的。”

这年头的事情,时间一长,很容易生出变数,他很清楚。

“嗯,我尽快安排一下吧,”乔小树点点头,说得挺好听,不过,等陈太忠一走,他马上一个电话打给了章尧东,“尧东书记,有个事情,我觉得需要跟您反应一下……”

敢情,陈太忠实在是太活跃了,章尧东越来越不放心这家伙了,说不得就在前几天招呼了乔小树一声,科委那儿再有什么动作的话,小树市长,你得及时跟市里通气,咱凤凰市好不容易要树起个典型了,可是不能有什么闪失。

乔小树当然知道这话该怎么听,跟“市里”通气那就是跟“一把手”通气——当然,这一把手是政府一把手还是党委一把手,也就不消说了。

至于说“科委”的动作,那就是说陈太忠的动作呢,这一点,乔市长当然也清楚得很。

总之,陈太忠的科委强势崛起,不但给乔小树带去了不少的人气,也让乔市长隐隐有融入主流的趋势了,现在连章书记的线儿都搭得死死的了——若是有三分奈何,谁会喜欢吉系这种类似“清流”的派系?

章尧东一听说是这种事,就估计这事儿背后会有点文章,不过他的回答也挺技巧,“哦,我知道了,这种事情,乔市长你作为分管领导,还是要拿出自己的主意来。”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是的,章书记只想把握陈太忠的动态,至于具体的事情,却是不想插手,否则的话,不但容易让小陈心生怨怼,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担心自己撞到什么大块头——对陈某人惹事的能力,章东已经是相当清楚了。

倒是有什么好事儿的话,他能顺着风搭上一蓬,好借一借陈太忠的运气,像眼下这种局面混沌一团看不清方向,他也只能含糊地说两句,自己冷眼旁观。

可是他这番心态,乔小树不是很明白,他能隐隐地猜出章书记不想多管事,不过章尧东的话还是颇让他挠头,你好歹也露点口风出来成不成?

乔市长虽然写得一手好文章,写写会议的大材料也没啥问题,绝对像模像样,但是他最擅长的是领会“组织意图”,自己却是从来没什么主意的,“拿出我自己的主意”——我该是个什么主意呢?

(下午继续吵架、码字,没词库很苦恼——说来也是惯出来的毛病,啧,这生日过得,真的欲仙欲死,大家给点月票安慰下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