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真敢胡说

第五百八十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真敢胡说

长江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情,他真的能理解,但是这件不是说理解不理解的问题,他的压力大着呢。

“我问你一句啊,太忠,”他沉吟一下,缓缓地发话了,“你有没有想过,按说这个消息,应该是景静砾通知你的,为什么轮到我告诉你呢?”

景静砾是市政府秘书长,而魏长江是市委秘书长。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一句,人却是在那里低头不语,好半天才低声嘟囓一句,“这是政治任务,我知道。”

“对啊,”魏长江也叹口气,绕过桌子坐了回去,双眼直视着他,语重心长地发话了,“换给我是你,也绝对不会痛快了……”

“不过,正像你说的那样,这是组织上给你的任务,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要顾全大局,你明白吗?”

为什么每次要顾全大局的都是我?陈太忠心里发狠,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笑容,“不知道这个建议,是素波哪个领导提出来的?”

“赵喜才市长和伍海滨书记联名建议的,”魏长江不动声色地解释,“而且,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被困的人里,很有可能有来自凤凰的非法移民……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章书记也不好拒绝。”

这话说得中规中矩的,但是事实上,魏秘书长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立场,当然,这立场并不是“章书记不好拒绝”——那只是套话,关键在于,他很直接地点出了提议者。

若是他执意要力压陈太忠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点出人名,你知道是组织上的意图就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莫非你以为我这个市委秘书长跟你开玩笑吗?

陈太忠你再牛。能牛得过组织决定?是地。魏长江地话。已经很明显地在放水了。当然。陈太忠最近很火。火到炙手可热。若是你认为我魏某人怕你了不得不告知。那也随便你——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不过。说句良心话。魏秘书长也确实有点为陈太忠抱屈。就算撇开昔日朱秉松那档子事儿不谈。只说这科技部地部长下来考察之际。陈太忠这个一手打造出科委辉煌地大功臣居然不在。就足以令当事人扼腕了——这可是能上了中视一套地新闻。换给谁谁会不恼火?

说到底。还是陈太忠你惹了太多人地缘故啊。魏长江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事实上。他也非常看不惯陈太忠地跋扈。不过。跟这个愣头青计较。实在也没啥意思。

既然尧东书记说你运气旺。那你去斗赵喜才和伍海滨吧。顶得住他俩地压力。你当然可以不去英国。反正我地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章书记也不好拒绝啊。”陈太忠皱着眉头。半天不肯放松。到最后才长叹一口气。“魏秘书长。我真地不想去。总觉得这心里堵得慌。”

“你自己都知道是组织决定了。还要我说什么?”陈太忠一软。魏长江就起来了。秘书长大人忿忿地瞪其一眼。“太忠。你能顶住素波地压力才算有本事。找咱凤凰人地麻烦干啥?”

要说魏秘书长前面还是在有心无心地暗示,那么眼下最后一句话也算图穷匕见了——我说,源头都在素波那儿,你找我一个劲儿地叨叨,有意思吗你?

你再说,小心哥们儿现在就给你晕过去!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回他一句,王宏伟能有心脏病,就不许我有高血压?信不信哥们儿给你整出个收缩压一百八舒张压四十的测量结果出来?

“素波那儿地压力,我怎么顶得住?”他悻悻地叹口气,这是实话,要说别的事儿他还能走走蒙艺地路子,可是蒙系的素波市长赵喜才都表态了,他要再找蒙老板也就没啥意思了,整天为了屁大一点事儿找人家,不带这么欺负省委书记的。

而且,他跟蒙老大夸过口,说是自己不在乎争取下的政策和钱被别人拿走——反正就是表现得挺淡泊名利啥的,眼下为了在科技部领导面前露脸、上中视一台之类地理由,倒也不方便拿出来说。

“要是市里肯配合的话,我倒是能试试……”陈太忠用一种绝望地眼神看着魏秘书长,很显然,他想表现出自己已经“心如死灰+异想天开”了。

秘书长大人很同情地看着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不过眼神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你觉得你的想法现实吗?

“那我走了,”陈太忠叹口气,站起身来,勉力挤出个笑容来,“等几天不行吗?”

见到魏长江缓缓地摇头,他终于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这家伙一定不会这么规矩,”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魏秘书长哼一声,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低声对自己说,“

病吗?”

装病?他太小看陈太忠了,这种手段太低级了,王宏伟项大通之类的主儿常玩的手段,怎么入得了陈大仙人的法眼?真要装病地话,陈某人刚才直接在秘书长办公室就晕倒了。

当然,仅从为了防止别人生出疑心上讲,陈太忠也不合适这么做,毕竟他上一次晕倒直接导致了朱秉松的失势,这次再随随便便地晕倒,未免就有点那啥了。

于是,两个小时之后,魏长江得到了让他目瞪口呆地消息,他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秘书,“车祸?”

“是车祸,”秘书点点头,也是满脸地不可思议,他知道陈太忠不情愿去英国,可是就算你不想去,也没必要这么折腾自己吧?

“陈太忠去科委安排了点事情之后,驾驶他的林肯车刚出了科委地院门,就被一辆大卡车横着撞了过来,驾驶室一侧瘪了进去,玻璃也全碎了……”

呃……魏秘书长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会是陈太忠有意酝酿的吧?这种事实在太危险了,“陈太忠的伤势怎么样?”

“不知道,已经送到市中心医院了,诊断结果还没出来,”秘书很认真地回答,“已经有好多人去看他了,肇事司机也被交警控制了。”

“啧,”魏长江啧啧嘴巴,一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到最后才问了一句,“那司机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

“本地的,”说这话的时候,秘书脸上的表情异常地精彩,有点哭笑不得,又有一点惊骇,反正是说出的味道,“嗯……是合力汽修厂的。”

“你怎么这种表情啊?”魏长江很纳闷地看着自己的秘书,眉头一皱,“那个汽修厂……有什么说法吗?”

“那个汽修厂的老总,是陈太忠的女朋友丁小宁,”秘书本不知道合力的底细,但是他接到消息的时候,也顺便听说了别人的评论,肯定就清楚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基本上能断定,陈太忠这车祸,很有可能是自残行为,“合力汽修厂跟科委离得很近,这个……很偶然,自己人伤了自己人。”

魏长江登时无语,他当然知道秘书这话暗示着什么,犹豫半天,才叹一口气摇摇头,“倒真是偶然,不过,你也别胡乱假设,**人是讲道理的。”

陈太忠这么做,也实在是被逼无奈,因为他刚从魏长江的办公室出来,还没到科委呢,又接到了章尧东的电话。

章东倒是不见外,也不跟他客气,“太忠,我记得你在素波接待伯明翰代表团的时候,曾经说过,引进代工产品的同时,要搞劳务输出?既然要去英国了,把这些事儿一块儿办一下吧。”

虽然没有催促启程的意思,但这也是章书记表态了:市里派你出去,不仅仅是由于素波的压力,实在是也有道理的,你去了不但能协调关系,也能再搞一搞业务不是?

再往深一层想的话,章尧东这番话意,还有跟素波叫劲儿的意思:你看,你们素波人就是偷渡出去,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可我们凤凰却是能合理合法地搞劳务输出,那么,这两个城市在这一点上孰强孰弱,那是不言自明了——你素波做为省会城市,丢不丢人啊?

这下想不走都不行了啊,陈太忠叹一口气,要说素波那边的压力有点莫名其妙的话,凤凰这边却是顺理成章的要求。

还好,他很敏锐地意识到,章尧东并没有要求他马上动身,当然,这或者是章书记不想再给他压力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章书记在暗示:你想晚点走也无所谓嘛,不过,这个英国之行,你是必须要去的。

事实上,陈太忠的心里,并不排斥去一趟英国,但是因此不能在安国超面前亮亮相那就实在遗憾了,而且他对素波人没什么好感,就算赵喜才是蒙艺的人,但是那厮算计过他,他怎么可能帮忙?

所以,那就只能被车祸了,还好,马疯子也算个胆大的,听到刘望男的传话之后,居然真的就敢安排个老司机来撞他的林肯。

当然,这伤势肯定是可控的,不过就是小腿骨骨裂,没拍片子的时候,陈太忠就知道了,他就不相信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逼着他去英国。

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他的市领导,也是魏长江,面对魏秘书长眼中若有若无的狐疑,陈太忠只能苦笑着解释,“我着急着出发,想着怎么才能不辜负组织的信任,结果一走神,就这样了……”

(中午更了一章,没要票,结果才涨了六票,唉……召唤月票,很强烈地召唤。)(,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