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你为谁流泪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你为谁流泪

按协议来说,英国的六千万英镑投资,最后一笔的两千万应该在十一月上旬到达凤凰科委的账户上,那么现在博睿就应该张罗了。

然而,英国传来的消息很不好,那边说金融风暴的影响超过了预计,所以眼下的头寸比较紧张,希望这笔投资能延后到账——反正凤凰科委账上的钱还有不少,难道不是吗?

博睿公司打电话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看看陈太忠是不是跟尼克达成了什么协议,毕竟大家都知道,前一段时间陈主任想让这钱推迟了进账的。

可是,这钱晚一天进账,博睿就多损失一天的收入,别的不说,就按银行贷款利率算,一年百分之六的利息,一个月也千分之五了,两千万的千分之五,一个月就是十万英镑,一百五十万人民币呢。

陈太忠一听,也有点纳闷,心说最后不是没谈妥吗?少不得打个电话问尼克,结果尼克议员叹一口气,“陈,你不知道,现在英镑被人狙击……抽调这钱,很难啊。”

“不要跟我说这个,”陈太忠哼一声,心里却是有了点不祥的感觉,很显然,英国那边出问题了,是的,他一点都不相信,抽调这钱会很难。

陈某人不是很懂经济,但是他对货币之类的东西,有种很直观的看法,所谓货币都是虚拟出来的,要说硬通货,英镑没被狙击之前,可以说是跟硬通货差不了多少,但是被人盯上的话,那就很难讲了。

这世界上的硬通货不是一成不变的,大致比较实在还得说是珠宝、黄金之类的东西,这种东西产量有限,不可能像纸币一样,想印多少就印多少。

搁给仙界某个唐朝飞升上去的主儿来讲的话,那就是“战乱一起,粮食、葛布和丝绸才是硬通货,铜都不可靠”——前两样是日用必需品,丝绸是奢侈品。

而眼下,陈太忠给尼克的抵押品是珠宝,这东西用来保值是再好不过的,凭什么就调不出头寸来呢?没道理的嘛。

“看来,我得去英国一趟,跟你好好沟通一下了,”某人试图通过语言的恐吓,来达到目的。

谁想,尼克却是长叹一声,嘴里不肯让步半分,“你要是信不过我,那就来吧,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处境的。”

这个消息,彻底地打扰了陈太忠的好心情,他甚至考虑到了尼克食言而肥的可能性,至于说这会败坏信用还产生违约责任什么的——英国人什么时候有信用了?

事实上,现在郁闷的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章尧东也很郁闷,这今天是周日,但是章书记没时间休息,才从素波赶回来,就听说了陈太忠殴打投资商的事情。

“实在不行,就得考虑把这家伙撵走了,”他是真的头大了,现在的陈太忠,简直成了章书记的一块心病了,这家伙也实在太能折腾了吧?“到别的地区祸害去好了。”

其实,陈太忠没有及时地赶去英国,就已经让他有点不高兴了,不过这倒不是重点,是人就有虚荣心,是人就会记仇,小陈想在部里领导面前露脸,又对素波有成见,这都可以理解——章尧东自己还见不得素波呢。

让他不高兴的是陈太忠自残的手段,这家伙年纪轻轻,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这种角色,是个领导摊上都要头大,车祸啊,仅仅是因为一点小小的不满,就在自己身上制造车祸,那该是怎样一种狠辣?

每每想到这点,章书记就有不寒而栗:小陈本来是有无数种手段推脱这个任务的,但是这家伙偏偏选了这么一种极端的手段,当然,凭良心讲,这个手段最不容易引发别人的诟病,也给了市里极大的面子,干脆果断不留后患。

可是看在有心人眼里,这就果决狠辣到令人惊骇了,章书记是有心人,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招惹谁都别招惹陈太忠。

而偏偏地,小陈还是蒙老板的人,章尧东知道这家伙行的大运,但任是谁手下有这么一个主儿,心里估计也不会踏实了。

于是,在听到郭宇告状之后,他心里这份纠结,简直是无以言表,控制不住了,真的,凤凰市没人能控制得住这个家伙了。

可是就算他不想搭陈太忠的“运气号”便车了,想将人撵走,那也不是说撵就撵得了的,此人戾气太足,得注意方式方法!

凭良心说,章尧东还是很喜欢陈太忠的闯劲的,而且这家伙一般也不乱伸手,要说有什么不足的,无非就是有时候大局感差了一点,但是,没人喜欢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里有这么一个强大至极的不安定因素。

而且,照眼下这情势发展下去,科技部安部长考察之后,典型一竖,陈太忠就更是动不得的了,那么,章书记最好的选择,就是任由其发展,并且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官场就像强奸,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

莫不成,我这个堂堂的市委书记,就这么被此人强行绑架?念及于此,章尧东真的有泪流满面的冲动——早知道还不如硬顶了素波呢。

所有的纠结,都在科技部下来考察的时候隐匿不见了……这次的考察真的是响动挺大,只说安部长、陶主任一行,就来了十几号人,中视的记者到是没有来,可是《科学日报》的记者跟着来了,这也是中央媒体不是?

等到了素波之后,队伍越发地庞大了起来,陈省长跟着来了,省科委的几个副主任跟着来了,省委政研室的跟着来了,《天南日报》的胡主任和雷蕾跟着来了,省电视台的采访车也跟着来了,甚至,由于陈太忠是本年度的天南省十佳青年,共青团天南省委也来人了……阵容之强大,真的是令人咋舌,省电视台来的摄影师是段天涯,他私下里跟雷蕾嘀咕,“这个副部下来的动静,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这阵势真的赶上正部了。”

这两人不但都是省级媒体的,也都是陈太忠的朋友,所以比较熟络一点,雷蕾倒是不想多说什么,“哪儿赶得上正部?上次蒙书记去凤凰,架势可是比这还要足呢。”

“你这也是没得说了,这两人能比吗?”段天涯瞪她一眼,这中间还差着级别呢,“不过说实话,这太忠也真能折腾啊。”

“他能折腾?”雷蕾笑一笑,却是很淡然、很公式化的那种笑容,“听说他出车祸了,咱们这次去,未必见得上他。”

车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凤凰,这边早就有人在等着了,带头的就是章尧东,倒是段卫华没出现,从此就可以看出,章书记的强势不是吹出来的,而段市长也无意在这种场合抢章书记的镜头。

反正章尧东管的是党委的口儿,这个风头过后,具体的接待工作还是要政府来做的,段卫华看得很明白,那又何必着急去出这个风头?

将陈省长和安部长接到凤凰宾馆之后,人就越发地多了,章尧东要的就是这个气氛,早早就吹过风了,自觉能跟科委搭上关系的,想来的随便来,咱也不说什么章法了,就要体现出市委市政府对科委工作的支持,也要体现出科委已经深入地渗透到了各项政府工作中。

谁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出问题来,小心我回头找你们算账啊。

不过,有人高兴就有人郁闷,这种欢天喜地的场合里,也不例外,比如说交通局的局长牛冬生就比较郁闷——因为他那个马上就要完工的交通大厦,被市政府征用了。

这个征用,也是前两天才提出来的,建议人是市委副书记姜勇:呀,科技部的下来考察,科委那种落后的办公环境,合适人家视察吗?

是啊,很不合适,章尧东同意这个说法——姜书记是他的人,但是……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吗?正好能体现出科委艰苦奋斗的作风,而且,安部长这次来考察的行程表上,不是还有为科委大厦奠基的活动吗?新大楼马上要盖了。

可是这体现不出来咱们市委市政府对科委工作的支持啊,姜书记是今年才提上来的,以前就搞基层工作了,对这些套路也都熟悉得很——要不,咱们先帮科委征用个暂时的办公场所吧?

这个点子肯定不错,不过姜勇你提得太晚了啊,章书记一琢磨: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要是提前十天提,就算在市政府大院里,也能给科委腾出半栋楼来。

“交通大厦就不错嘛,”姜勇早有计较了,“楼内正搞装潢呢,就说这是市里经过协调,借给科委暂时用了,科委大厦起来之后,就会搬出去。”

章尧东知道,牛冬生的交通大厦真的很气派的,十几层的楼,一水儿的蓝色玻璃幕墙,一看就很上档次,要说市里对科委工作的支持,这楼绝对拿得出手。

“问题是交通大厦的牌子都挂上了,不好搞,”章书记叹口气摇摇头,那栋楼楼顶有牌子,楼侧有霓虹灯,你非指着“交通大厦”四个字儿,说是市里对科委的支持,邀请人家安国超上去参观施工现场,那也不合适吧?

“不就是个牌子吗?锯了不就完了?”姜书记不认为这是多大一点事儿。

于是,就轮到牛局长泪流满面了——呜呜,这几个牌子加射灯,可也八十多万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