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不着痕迹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不着痕迹

.

克找陈太忠要办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一个是他曾经“年少轻狂”,做过不少荒唐事,眼下他要竞选地方议会的议长了,可以前的斑斑劣迹,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隐形炸弹,万一被竞争对手借此攻击,那就不好了。

所以,他希望陈太忠能帮他把几份比较重要的案底偷出来,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他很想让伯明翰的另一个流氓头子曼特纳先生彻底地消失。

“这个讨厌的意大利箍桶匠,以为我参选议长就会动粗了,”说这话的时候,尼克的脸上阴晴不定,“陈,我需要伯明翰的地下世界,你应该也需要……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一说起意大利,他总是想起另一个词于是笑着摇摇头,“要是黑手党的话,我能帮你处理一下,箍桶匠这词儿,听起来像无产阶级哦。”

“他本来就是黑手党,”尼克悻悻地答他一句,脸上有着明显的不豫之色,“我想,全身瘫痪对他是个不错的选择……陈,他控制的卖**团伙里,有很多中国女人。”

少跟我来这套,陈太忠心里冷冷一哼,想让我动手,那就拿出点诚意来,你以为这么轻轻一挑拨,我就能上钩吗?这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了吧?

事实上,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尼克也不认为卖**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他所挑拨的重点也不在这里,“而且,他对那些人盘剥得很厉害,不服从的就要被毒打,有人为此致残。”

陈太忠咳嗽一声,不想让他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脾气,再听下去,没准这厮就挑拨成功了,“好吧……我能得到什么?”

“我会组织一个投资团,到中国去看看,你认为怎么样?”尼克现在,已经比较能理解陈太忠的想法了,“不过,那是我做了议长之后的事了。”

“这可是有点没意思,”陈太忠撇撇嘴,接着又摇摇头,“这样吧,上次说地纺织品代工,还有,我要搞劳务输出,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哦。这并不是什么困难地事。”尼克一听这种要求。心里地石头登时落地。事实上他最担心地是陈太忠开口要一些敏感地东西。比如说西方对赤色中国封锁地技术或设备。因为在他看来。陈地身后是一个庞大地组织。这个组织不可能没有自己地战略意图。

“好吧。我想咱们可以签个协议。”陈太忠听这厮这么痛快。心里也挺高兴。“关于劳务输出地……你认为呢?”

“代工和劳务输出。都得让别人出面。”尼克冲他一摊双手。笑着回答。“我不是企业家。而且……似乎你们那个素波市。对你并不友好。当然。你可以否认。”

真丢人。还是被这家伙知道了。陈太忠心里叹口气。脸上却不动声色。“好了。还有点小事情。听说莫克姆湾地惨案了吗?那些被营救中国人会怎么处理?”

这是他来英国要处理地最重要地事情。结果现在才说出来。可见他心里对素波地不满。已经到了极点。

“原来是这样啊。”尼克登时恍然大悟了。这才是陈太忠来英国地目地吧?他苦笑一声。“这个我并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地是。死亡海滩地那些中国人。是受华人黑社会控制地。华人地黑社会又受到地下世界地控制……呃。对了。曼特纳地朋友就是做这个地。”

“他的朋友叫什么?”陈太忠眉头一皱,既然是打算出手了,他并不介意再加一个对象,“希望你有他地地址。”

尼克可是吓了一跳,他并不想让对方动太多的人,尤其是那“曼特纳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若是没有他们,你的同胞或会饿死,他们是非法入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像那些卖**的婊子,事实上,她们要生活,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登时默然,好半天才摇摇头,“好吧,希望将来的劳务输出里,你能保证凤凰的人不被这种人渣盘剥,否则我会生气的。”

尼克又吓了一跳,心说这种事我还是不要揽的好,陈太忠生气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了,而他确实不能保证什么,你说这劳务输出盘剥得狠了、管理得严了吧,陈会不高兴;可是管理得松一点的话,那会出现什么情况还真的难说了。

事实上,做为伯明翰市的流氓头子,他还是比较清楚那些阴暗面的,比如说曼特纳的卖**团伙里,不少妓女只是觉得做这个来钱快这些人中也包括那些

人。

要是劳务输出赚不了多少钱,那些中国人将主意打到其他歪点子上,那他岂不是很冤枉吗?

“我想,你也许可以跟海因先生谈一谈,”尼克决定不沾此事了,“他接触的很多人,是从事着比较初级的加工业。”

这倒也是个法子,陈太忠想一想,劳务输出并不一定要限于英国嘛,否则针对素波的味道也太强了一点,于是笑着点点头,“好吧,现在,你可以提供给我那些资料的地方和曼特纳的住址给我了。”

“不用这么着急的吧?”尼克嘴上假巴意思地说一句,手却是已经从笔架上拽出了一支鹅毛笔,打开墨水瓶蘸蘸水,在纸上画起了地图。

哼,这东西哪儿有钢笔好用?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嘀咕一句,不过对方几近于卖弄的行为,倒是让他下了决心等哥们儿回去以后,办公室的桌子上,搁上毛笔写字!凭你也敢跟我比文化底蕴?

可见陈某人的优越感,那不是一般地强。

不多时,尼克就将两件事解说完毕了,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将纸叠巴一下揣进了怀里,“好吧,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这里有客房的吧?”

“能接待阁下的话,不胜荣幸,”尼克笑着答他,心里也在窃喜,他的别墅里确实有客房,而且有一个客房中是装了针孔摄像头的,还有窃听器要知道他原本就是流氓出身,搞搞这种不入流的事情是很正常的。

这次,他当然是要将陈太忠安排到这个房间了,借此能探听出一点陈某人的底细的话,将来同此人打交道也能有点底气,说实话,陈太忠带给他的不安全感实在太强了,若是不能抓住此人一点把柄,那未来的日子,或会很悲惨的。

没有人喜欢被人完全控制住,尤其是玩政治的人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尼克原本就想着怎么邀请陈太忠住下来呢,谁想人家居然主动提出来了,上次陈太忠摸进他房间的过程,他并没有拍摄到,是的,他不可能在自己的卧室装监视器,不过,这次可是能够如愿了。

将陈太忠送进客房之后,尼克也没通知任何人,只是悄悄地合上了一个电闸,他对陈太忠太忌惮了,万一被人家现自己在监视的话,那岂不是会死得很惨?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尼克就起床了,家里来了这么一个煞星,给谁也不可能睡好,洗漱完毕之后,一出卧室,就看到陈太忠正在打开房门,“呵呵,陈你起得很早啊,这是要出去吗?”

“出去做什么?”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随即想起了什么,笑着点点头,“你托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你看,那儿不是你要的资料吗?”

他随手一指楼下的吧台处,“嗯,原始件给你拿回来了,对了,那个曼特纳的消息,很快也会传过来的……老天,那家伙的住处真的很难找。”

“是吗?”尼克这下是坐不住了,穿着睡衣就奔下了楼,跑到小餐厅入口的吧台边,拿起资料就翻看了起来。

“这下可是全了……狗屎,怎么这件事都有记录?真过分,”他合上手里的资料,抬头看看陈太忠,笑着耸耸肩,“多谢了。”

还好,这家伙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尼克心里有点微微的庆幸,不过很遗憾,他猜想的完全不对,陈某人都直接复制了一份塞进了须弥戒中。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陈太忠笑着耸耸肩,“我想,你可以介绍一些人给我认识了……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犹太人。”

“请稍等,我打个电话,好吗?”相对而言,尼克更在意曼特纳的事情,他现在决意洗白了,但是那该死的意大利佬居然想趁机生事,让他有点忍无可忍,伯明翰是英国人的伯明翰,是他尼克的。

结果,十分钟后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今天凌晨,曼特纳先生的卧室里进了劫匪,劫匪不但将家里的东西席卷一空,更不幸的是,回来的曼特纳先生正好撞到劫匪。

跟他在一起的两个女人被打晕了,而曼特纳本人就惨了,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被人弄得粉碎,偏偏还能开口说话,“那个黑鬼,是曼联的球迷,他自己说的……我只知道这个。”

陈的阵营里,居然还有黑人?尼克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还好,我把他安排进了那间屋子,等一下我看看录像,听听录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