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很意外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很意外

业务二科的副职人选。秦连成也有点头疼。凭良心说想让小吉接手。这个同志是二科的元老。工作经验也丰富。陈太忠这科长现在基本上就是个摆设。这个副科长的担子还是很重的。

可是还有一个人。让秦主任挺头疼。那就是杨晓阳。小杨可是杜省长的关系。这个他非常清楚。单位有省长的关系而不知道提拔。那不是找死吗?

只是。这个杨晓阳的时间真的太短了。而且原本还不是体制中的人。说话做事虽然也利索。但总还是缺少一点锻炼。

这个选择让秦连成有点头大。一个副厅居然为一副科的位子头大。传出去估计大家都不会信。可见招商办这里的鱼龙混杂了。

事实上。秦副厅并不仅仅是为副头疼。他也头疼陈副处。业务二科是陈太忠一手打造出来的。陈某人基本上是一手遮天。别看科里还有人不认识他。但是在里的影响力。真是无人可及。这个人事任免最好能到他的支持。

所以。秦连成就,把这件事放下了。反正谢向南也不是马上就走。想着等回头遇到小陈了。让小陈拿主意就好了。反正只要是陈太忠的意见。就算杨晓阳不服气。投诉到杜毅那里都没用。陈太忠背后可是蒙艺。

不过秦主任下既然着急着忽悠陈太忠搞引入费。登时就个难题推出来了。顺便还一副“我卖人情”的样子而小陈也不负他的期望。规规矩矩的认为小吉才是最合适的。

这年头时选对了。头疼事完全可能变成大人情。所以说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太着急在";场里混沉住气是很重要的。

“那这个程序和细则您张罗?”陈太忠听着躲不过去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了。要是这细则交给我。那我不能保证完成的时间了。”

“你又偷懒。”秦连成悻悻的嘀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小陈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最近又少来招商办。对很多动向也不是很清楚真要让其出细则。还不放心呢。

所以。这也不过是随便的感叹而已。“也不知道你整什么呢。晚上一起吃饭吧?这也就到点儿了。”

陈太忠抬手一看时间。吓了一跳。登时起了身子坏了到点儿了。我的赶紧走了老大。以后我请您去北京希尔顿。今天真是不行了。”

“我说你不至于忙成这样吧?”秦连成真的有点恼火了。都五点四十了。你从我这个主管领导面前溜号?不待这么小看人的啊。

“还是那句话。您问纯良吧。我一直在忙这糊糊事儿呢。”陈太忠身子都出了门了。兀自不忘记送个苦笑回来。“我也不愿意啊。”

秦连成听到这个解释。气的差点推了桌子。你不要总拿许纯良当借口好不好。我跟许绍辉关系不比你差。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只是。当他的手摸上电话的时候。才猛的反应过来。这是。蔡莉要下了。许省长在布局?

秦连成身为副厅。对这样的事情的敏感性就多少要小一点。但是揣摩高,的动态也是他必做的功课之一。想到这个可能。他犹豫了片刻。组织了一下措辞。拨通了许绍辉的电话。

“绍辉省长。我小秦是这样。陈太忠回来了。好像跟那个宁建中有点不对付。据说还及到了纯良。您看我能做点什么呢?”

“他跟你说什么了吗?”许绍辉奇怪的问了的知小陈对秦连成一句话没说。于是笑了起来。“这家伙倒是谨慎。这事儿说起来话长。等咱们见面再说吧。”

秦连成默默的挂掉了电话。他很清楚。所谓的“见面再说”。很可能“面不说”。两人关系是不错。但有些事情真的不可能随便乱说。当然。等尘埃落定的时候。大概能问出个究竟来。眼下正是要紧的时候。这个毋庸置疑。

但是秦主任死活想不通。陈太忠是怎么介入这件事中的。然后他就很自的想歪了。估计。许绍辉想着蒙艺力?

这倒是正合了章尧东拉陈太忠出来的算计了蒙书记的牌子实在是太硬了。

不过。没人能想到。天南第一号的蒙老大。现在也被人架在火上烤呢。当然。说“烤”者过分了一但是绝对不会好受。黄老轻易不话。一话鲜有人敢不给面子。

陈太忠赶到海上明月甲三号的时候。杨倩倩已经来了。两人坐在一起唠叨一阵。他又拎出一个手包一瓶香水送给她。

“你这随身带着的女人用品挺多啊。”杨倩倩若有所

|一眼他手上翠绿的戒指。“这个东西。我好像有点”

陈太忠听的吓了一跳。不动声色的赶紧封了须弥戒的空间入口。笑嘻嘻递给她。“不是你想的那个。不信你试试。那个铁戒指我丢了。”

“呀。那可真可惜。”杨倩倩拿过来试了试。果真是没有什么古怪。又递还他。“你没回答我问题呢。你怎么总是带送给女人的东西?”

“送给男人的我也有带啊。”陈太忠哼一声。将话题扯开。“我还给你宇轩哥弄了两瓶洋酒。两盒雪茄。都在车里放着呢。对了。段市长是一个人来吧?”

他倒不怕段卫华一个人来。反正已经跟丁小宁对好口供了。他最担心的。是段卫华直接将宁建中带过来。当面锣对面鼓的要两人和解。那种情况下。他就为难很多了虽然他一样能应付过去。但是多少有不给段市长面子的嫌疑。

“应该是吧?”杨倩犹豫一下。点点头。她思考问题的重点跟他不同。陈太忠想的是段卫华万一硬挺宁建中。那就会着人过来。毕竟这是最有力的手段不?

但是杨倩倩本就没往那方面考她的思维方式是另一种。“要是宁建中也来的话。那还至于这么小心吗?”

这倒是。陈忠心哥们儿这也是有了担心的。结果就钻牛角尖了。他笑着点点头。才要开口说什么。卫华已经笑嘻嘻的推门而入了。堂堂的大市长孤身一人前来。确实是比较小心的。

“太忠的腿好点了没?”今天见到陈太忠的人。第一句毫无例外都是这么说。不过这也是大家的关怀不是?

“好多了。感谢卫市长关心。”太忠一边站起身子。一边回答。杨倩倩更是乖巧。接过了干爹手的小包放在一边。又端过了茶水。伺候的殷勤周到。

“行了。不用这么拘。坐吧。就是随便聊一聊。”段市长径自坐下。视|二人。脸上又泛起了笑容。“我没来的时候。你俩说啥呢?”

杨倩倩听出这话里的暧昧之意。生气撇撇嘴。不过也是样子货。她可是知道。干爹这是意撮合自己和陈太忠呢。

陈太忠却听出了别的意思。看来段市长挺宁建中力度不会很大。要不然不会一到场就是这么个开头。明显的闲聊基调做为一市之长不可能连定调子都不擅长。

“我俩闲聊呢。”笑着答话。却是忽略了某人的撮合之意。“我给倩倩和宇轩大哥带了,东西。呵呵。好歹出去一趟嘛。”

“哦。英国之行怎么样?”果不然。段市长信口又问了起来。东拉西扯的水平也不错。不过还好。总是比尧东书记的“瞬移”要好一点。“讲一讲吧?”

说话间。菜就上来了。段市长想点。却是被杨倩伸筷子拦住。“干爹。我干妈说了。要我监督你呢。”

段市长气的哭笑不的的敲桌子。却是偏生拿这个小丫头没办法。“倩倩。我的想办法赶紧把你嫁出去。省的身边多个小管家。”

这种气氛下。谈话然是很轻松。不过。吃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还不见段卫华说主题。陈太忠就明白了。这个话题的由自己来开头。

人家堂堂的一个大市长。可能为了点家长里短或者儿女情长的闲事就低调的孤身一人来赴宴。还强调保密。卫华市长是来说事的。但是人家就是不开口。

这算是对哥们儿顶了杨倩倩。而且回来之后不回凰的不满吧?陈太忠品出这个味道了。那他就不能继续装聋作哑了。

“卫华市长。听倩说。宁局长想找我?”逮个空他满是内疚的话了。“不过当时在科技部那边有事。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对不住领导”

年纪轻轻的。你小子也算沉的住气了啊。段卫华心里哼一声。能扛这么久才点出来主题。经不是一年前的毛头小伙子了。

心里在感慨。他的脸上倒是没什表情。淡淡的摇一摇头。“那时是我不太了解情况。听说你和宁建中有点误会。后来知道他那干儿子做的事情。也很不耻|种行为。”

。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嘴巴也愕然的张开。不可思议的看着。什么。你这意思是说。你也不想保宁建中了?

他一直琢磨着。怎么才的段市长的谅解呢。不成想人家早就改变初衷了。心里一时不由的大奇。

(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