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九章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九章

一千二百九十八章盗亦有道

就在高云风跟自己的朋友指手画脚阐述事情的时候,韩天的人也到了,不过,韩天做事可是比高云风这帮人靠谱多了,直接拎过来三个混混。

当然,这三个混混并不是偷钱打人的,他们只是在裁缝街混得比较好,其中一个号称“踩扁裁缝街”的家伙是混得最差的,在“五哥”旁边只有哆嗦的份儿。

三个混混领了任务,才说要打电话找人落实,韩天直接话了,“不用打电话了,自己去找人,那些开天窗的统统带过来,不管熟手生手。”

这叫一个干脆,看得高云风的一帮子朋友有点瞠目结舌,见韩天跟陈太忠的笑嘻嘻地聊天,一个便衣警察偷偷捅高云风一下,“你这朋友是谁啊?都使唤得动韩老五?”

“啊,这就是韩老五?”高云风听得也吓一跳,他半混不混的,当然知道这个黑道老大的来历,侧头看一看之后摇摇头,“跟韩老大一点都不像。”

这几位还说为了几个小偷如此大动干戈,划得来划不来呢,眼见人家高公子的朋友把韩天都搬出来了,登时也不敢怠慢,撒出人马找人去了。

裁缝街附近,虽然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可是暗地里已经是鸡飞狗跳了,陈太忠、高云风和韩天则是就近包了一家饭店,等着大家的消息。

不多时,就有人带着各色人等来让那司机辨认,认出不是之后,也不许走,只能上交了通讯工具之后,在饭店里喝酒吃菜——敞开了吃喝,有人买单。

反正被带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眼见这种阵势也不敢计较,尤其是有人认出了坐在那里的韩天,消息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饭店一时间,一时间人人自危:这是生什么事儿了,搞得韩老五都火了?

不过。韩天地凶名在那里摆着别人也不敢问。倒是那认人地司机被大家记住了。这使得他在日后声名大噪。小偷们一旦现是他地车。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也敢直接提醒乘客“小心小偷”而不是胡说一气。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随着时间地推移。在饭店里免费吃喝地主儿越来越多。到最后都有小二十桌了。更有人认出了一些许久不见地朋友。呼朋引伴推杯换盏地煞是热闹。

然而。那几个小偷。却还是不见踪迹。陈太忠都有点不耐烦了。侧头看看韩天。“呵呵。我都不知道。一条街道都能有这么多不安定份子。”

“哪儿会呢?”韩天摇摇头。笑着答他。“一条街就有一百多个小偷。那不是成了贼街?这附近一片地。都送过来了。而且116路车通火车站。那边也送了些人过来。”

他正说着话呢。一个三十多岁地混混凑了过来。犹豫半天还是出声了。“五哥。我老娘才做了胆结石手术……正等着我送饭呢。”

“嗯?”韩天瞥他一眼。接着又呲牙一笑。“你说什么呢?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那混混哪里敢再说?只能点头哈腰地解释,“五哥您找的都是开窗户的,我也干这一行,知道一点东西,有些合理化建议……可以提的。”

“合理化建议?”韩天被他这句话逗乐了,不过这次是真乐,“行啊小子,学会打官腔了,你要是能帮了五哥我,那我就放你回去看你老娘。”

“不知道五哥您要找什么人呢?是不是116路上干活的?”一边说着,他一边指一下司机,“这个哥哥我眼熟得很。”

做贼的,玩地就是一双眼和一双手,司机被贼认出来,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嗯,”韩忠还是爱理不理地点点头,眼前这个小偷一看就是道上的,现在的小偷业余的太多,都不讲规矩了,正经还是道上的人好沟通一点。

小偷这也是门职业,也有传承的,讲究的都说“十偷十不偷”,什么不偷孝子不偷忠良,这都是有说道在里面的,而且从下手从不会一网打尽,对上异乡人,偷是偷,盘缠要留下些许。

就说开窗户吧,比如说被偷的是带了皮夹地,讲究的小偷只偷钱不偷皮夹,而且条件允许的话,还会塞点同样厚度的卫生纸或者报纸之类的回去,这不但是延缓你现的时间,而且是相当于留了自己的记号在上面。

被的若是大能人物,或者是找不回来钱就要出人命的,警察们一认真,顺着不同的手法就能找见人,能不能全额找回来钱这不好说,但是总能平息了大人物地怒气,那些一心求死的小人物也不至于真就去上吊跳河——实事求是地讲,这也是在降低职业风险。

可是现在好多小偷根本不讲这个,半路出家的二吊子太多了,只要现你有钱还护得挺紧,着急了就变抢匪了,不用等失主自杀,他直接能给你几刀。

这位见韩天点头了,声音就越地低了一点,“116路车上干活的,我认识不少,您能不能给说一下长相?”

那司机已经形容过小偷长相不止一回了,倒也是熟能生巧,三言两语间就将几个人的面孔勾勒了出来,听地这位沉吟一下,“瘦高个是不是一笑俩酒涡?”

“嗯?”司机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细细回忆起来,好半天才摇摇头,“这个不记得了,不过脸特白,走路姿势有点奇怪,像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样子。”

“临泉县地,我就怀是他们,”这位一听就明白了,“他们不止跑116,这帮家伙人不少,二十多个呢,这个瘦子好像是个小头儿。”

临泉是正林市下辖的一个县,离素波也就一百公里出头地模样,韩天一听就明白了,“敢情是那帮混蛋啊?早听说临泉县的贼越来越厉害了,真是放不下他们了……这儿是素波!”

陈太忠没心思听他嘞嘞,上下打量那位一眼,“知道这帮人在什么地方落脚不知道?”

“大部分在小陈村,”这位犹豫一下,“你们要找地这三个人,就算不在小陈村,抓住其他人也能问出来历。”

“小陈村地村长跟我挺熟的,”韩天一听就笑

伙跟陈太忠毛病差不多,一旦笑了就是要狠了,这得等晚上过去抓人,白天不一定堵得住。”

小陈村也是城中村,经济展得不怎么样,大部分村民靠出租自家的房子过活,民风挺彪悍的,村长也是个半混混,手里有点钱,巴结韩老五巴结得挺紧地。

“那就晚上动手,”陈太忠冲着那厮扬一扬下巴,“老五,找个人跟着他看他妈去。”

韩天自是领会得这层意思,站起身笑着戳一戳那厮的胸口,“小子,这件事儿着落在你身上了啊,干得好了五哥有赏,干得不好,哼哼……”

那位跟着人千恩万谢地去了,陈太忠看着一饭店的小偷,犹豫一下,“老五,这些人放放?”

“放了吧,”说起这个,韩天可是比他有见地得多,低声解释,“临泉县的人都很封闭也很小心,融不进这个圈子,他们只相信老乡……”

“而且,小偷和小偷之间,认识是很正常的,但只是面熟,相互之间攀交情也是大忌……做贼的,都小心着呢。”

“那就成,”陈太忠可是不想让那帮家伙得了消息跑了,见韩天这么说,也放下了心思,他在素波还有事呢,不能把时间全浪费在这个上面不是?

“流动人口多的地方,短期行为也多啊,”高云风感慨一声,摸出手机开始通知他地朋友停手,韩天这边倒是有人代他通知,不用他自己张罗。

“我先跟老陈打个招呼,”韩老五操心的是别的,笑嘻嘻拿起手机,开始查号,嘴里还念叨着,“他们村子里,谁家怎么回事,他最清楚了。”

陈村长答应得倒是挺痛快,说是这件事他自己就能搞定,不过希望“五哥”能派几个人过去镇场子,毕竟他可不像南上庄的白村长,手里有护村的棒子队可用。

看着大家各忙各的了,陈太忠站起身来,“行了,先这样吧,抓到人以后,我给你们摆酒,帮过忙的朋友都坐一坐,不说了,这也快三点了,还有点事情要办。”

高云风和韩天见状,也站起了身子,众人相偕着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吧台处,高云风随手扔出一扎钱来,“不用找了……”

正在饭店里吃喝的一帮家伙见状,全愣住了,偌大的饭店鸦雀无声,等他们走了好久,才有人出声问了,“服务员,这怎么回事啊?”

“买单的人走了,”服务员看着一屋子地凶神恶煞,本来是没胆子这么说的,不过陈太忠这帮人的气势死死地压住了大家,她倒也敢实话实说,“再点酒菜就要你们自己出钱了。”

“连个招呼都没有就走了?”有人愤愤地嘀咕。

“想死啊你,那是韩老五都要巴结的人,你算什么玩意儿?”一边有人呵斥他,“人家跟你不一样,你那是装逼,人家那是真的牛逼。”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都有难处

就在陈太忠替自己人出气的时候,陈洁得了关正实的汇报,说是凤凰的小陈来了,想拜望一下陈省长,顺便再谈谈借给省科委三千万资金的事情。

其实陈省长手里,已经不是很缺钱了,这次部里考察凤凰科委,带给她的收获远远出了她地想像,节目上了中视一套之后,杜老板在省长办公会上,足足表扬了陈洁和凤凰科委十分钟。

那么,借着这个机会,陈省长就提出想在省科委也这么搞,这个建议当然被通过了,不过常务副省长范晓军吞吞吐吐地表示财政上钱不多了,杜毅见状,马上就有点不满意了,“你不是还有省长专项资金吗?”

这个省长专项资金,各个省长手里都有,无非是多少不同而已,万一分管的口上有什么不时之需,就可以拿出来使用,说穿了就是省长们名正言顺的小金库,只要有名头,随便怎么花。

范省长分管财政的,手里的专项基金比别地副省长要多一点。

“那我努力协调出点钱来,”范晓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陈洁还有专项资金呢,为什么不动她的,倒是要动我地?

不过从这个话里,也可以听出杜毅对科委的支持力度了,杜老板把心思都动到别人地小金库上了,这要是不叫支持,什么才叫支持?

倒是陈洁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解释一句,“我的账面就剩下一点钱了,不过今年两百所希望小学地任务也提前完成了。”

按说,她实在没必要解释自己的账面上还有多少钱,这种事拿到省长办公会上来说,很没有意思,不过,既然是杜老板先提出了小金库,又涉及到二老板范晓军,陈洁不解释一下,让范省长有了想法就不好了。

同样是副省长,范晓军的名称前面加了常务俩字儿,那差别可是大了,一个是省委常委一个不是,杜省长一旦有事离开天南,主持省政府工作的可就是常务,所以,她一点都不想招惹他。

“今年也快过去了,范副省长你拨个四五千万就行了,”杜毅淡淡地话了,他是个比较古板的人,副省长和省长地区别、副局长和局长的区别,他非常在意,称呼上也绝对一丝不芶,别人在他面前说话,绝对不敢按惯例省略了那个“副”字。

范省长和杜省长不对付,路人皆知,不过这也正常,就像党政一把手绝对不可能和谐到水乳交加一般,常务副和正职也是如此,这是常态了——除非那省长是异常强势的。

总之,会后陈洁和范晓军碰了一碰,范省长也痛快,我给你两千万,随便你怎么花,不过今年的省长办公会上,我是不想再听到什么省科委之类的狗屁倒灶的事儿了。

两千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陈洁是个普通的副省长,她的省长专项资金一年也不过才两千万,还要用在各个口上,日子过得也着实艰难,天南省一百多个县区呢,教科文卫哪个口不是嗷嗷待哺的?

最关键的是,这钱是不用还地,相较而言,凤凰科委陈太忠的钱要还,还要带利息,哪笔钱好拿哪笔钱不好拿,那是一目了然的。

所以,

忠这笔钱,陈洁就不如以前一样地重视了,不过,不重视,总是没人嫌钱烧手,这个消息还是让她比较开心。

小陈这家伙还不错,没有直接找上来,而是规规矩矩地按程序来的,当然,这里面必定有关正实的想法,毕竟规规矩矩找上来的话,小关也没机会做点什么了。

“你明天下午和他过来吧,”陈省长犹豫一下回答他,她这么安排也是有其用心的,“地北省科委李主任明天要来,可以交流一下经验。”

交流经验?关正实听得就想笑,这个交流现在可算是香饽饽了,为陈省长加了不少面子分,省科委其他的主任根本插不上手,这倒不止是因为她主持科委的工作,实在是其他的主任都跟陈太忠不对眼。

前一阵,也有人想找陈太忠缓和一下关系,不过那时小陈已经出国了,现在整个科委,也是他关正实跟陈太忠有着非常好地私交,这一点实在让别人眼红不已,总算还好,他们并不知道他跟小陈弄到了几千万,要不然陈洁那里听到的有关关主任的小话会更多。

陈太忠接到陈省长明天会见自己的消息的时候,正在省投资公司综合办公室聊天,由于有蒙艺地招呼,投资公司的分管副总周强直接将综合办地主任喊了过来,“有领导指示,陈主任要往这儿寄存一笔钱,你给帮着办一下。”

省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是省计委主任刘晓波兼任地,不过刘晓波很少来投资公司,主要负责的是体改委主任周强和省政府一个副秘书长,然而,对周主任来说,这个投资公司他用不动,天南省地这个投资公司稳固有余创新不足,有什么投资,根本不是单纯的投资公司能做了主的。

所以,他对陈太忠的态度挺客气,但是骨子里却是敬而远之地态度,来借钱的他见得多了,来存钱的却是少见,而此人又是蒙老板的关系,他不想知道太多不该知道地事情。

不过,综合办的李主任对陈太忠挺热情,在办公室里对他嘘寒问暖,陈太忠见惯了别人的巴结,倒也以为意。

果不其然,聊了没几句之后,李主任就开始拐弯抹角地打听这钱是怎么回事,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的纳闷,按说这也是不小的衙门了,此人也是三十开外近四十岁的人了,连这点忌讳都不知道?

不过,他也不怕将这钱的原委告知对方,“这是凤凰招商办招来地外资,今年市里的任务完成了,先存这儿,明年开春提走。

这个理由,让李主任听得很是咋舌,这钱放哪儿不是个放,非要放到省里来?本来是私下的事儿,有你这么高调做的吗?

可是仔细琢磨一下,这理由似乎也能成立,这年头真正骗人的,都是用合情合理的理由,而不是这种乍一听非常离谱的借口。

算了,我管他那么多呢,上面有领导扛着呢,我不过就是个办事的,李主任暗暗将惑驱出了脑海,他对陈太忠这么客气,实在是针对此人背后“省里领导”四个字。

这个副主任是如此地年轻,这才是他贸然话的缘故,年轻人总是心性不稳的,果不其然,陈主任对他地问题也是很客气地做出了回答——换给个年纪大点的,直接说一句“我也不知道”,他总不能因此生气吧?

“既然来了,不请我吃顿饭?”李主任笑嘻嘻地伸出了橄榄枝,“有合作就是兄弟单位了嘛。”

“那没问题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刚要说点别的,就接到了关正实的电话,“太忠,明天下午陈省长有时间,晚上可能还要吃饭……今天你总没事了吧?咱几个先一起坐坐吧。”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着李主任无奈地笑一笑,“看来得改天了,我的领导话了,要晚上跟我一起坐坐。”

“你的领导?”李主任觉得有点纳闷,他一直以为,陈太忠是凤凰招商办的,你的领导怎么可能在素波跟你坐坐?“省招商办跟你没统属关系吧?”

“省科委的,”陈太忠也不想招惹眼前这位主任,毕竟到时候提钱的话,还要人家配合地,“我在凤凰科委兼着差事呢。”

“凤凰科委?”李主任笑着点点头,心说这还差不多,不过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身子一抖,惊讶地看着陈太忠,“你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就是我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禁不住生出一点小小的自得来,哥们儿这名声现在很响了啊。

“啧啧,也不知道早说,”李主任咂咂嘴巴看着他,颇有点不满意的样子,“早说我今天就把事情给你办了,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没事,不着急,”陈太忠笑着摇头。

“这个协议我来出吧,至于利息……在银行贷款的利率上再上浮百分之二十,可以吧?”李主任脸上笑眯眯地,“不过,晚上你得请客。”

事实上,李主任连百分之十的权力都没有,但是他很清楚“凤凰科委陈主任”这七个字意味这什么,这是大能啊,关于陈主任背后地靠山,更是众说纷纭。

反正,他相信,若是周强知道来存钱的是此人,绝对会答应这个百分之二十地,以前蔡莉的儿子郭明辉过来借钱,还地时候连利息都不算,可就那么个人物,直接让眼前这个小陈撵出天南去了,谁经得住这种人的折腾?

就算周主任有意见,他也可以将这个百分之二十的要求推到陈太忠身上,是的,他真的很希望能跟小陈搭上关系。

天南省投资公司,听起来很气派,工资和福利什么也是一等一的,但是这儿就是个养老的地方,公司里钱不少,但是由不得大家做主,李主任还年轻,也有上进心不是?

可是陈太忠登时就有点为难了,哥们儿晚上还要去处分那些贼呢……

(两连章,前所未有地掉到第211去了,风笑今天可是三更了,疯狂地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