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五章

第一千三百零四五章

一千三百零四章踩错脚

陈洁引见地北省科委的李主任给陈太忠,当然也是有缘故的,李主任想让陈太忠去地北省做个报告,主题就是在新的历史时期,怎样更好地挥科委的作用。

省科委不能直接对市科委,但是邀请模范人物前来做交流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至于说陈太忠要借给陈省长的三千万,那就是小事一桩了,当着关正实的面,陈洁很随意地挥一挥手,“你直接跟省科委沟通吧,关主任还是很欣赏你的。

做为领导,她要的就是这么个尊重,而且并不忌惮指出两人的关系——个领导都有不同的工作风格,陈洁就喜欢这么做,带点家长作风的同时,还要强调上下级关系,顺便又将人情卖了出去。

当然,钱到了省科委她也可以示意如何处置,不过那就不是陈太忠要操心的事情了:你借得走还得回来就行了,我管那么多做什么?

所以晚上的宴会,就是五个人,陈洁和她的秘书,以及李主任、关主任和陈太忠,酒桌上说着说着,陈省长想起一桩事情,“小陈,我听说最近你想把电业局的设备检测抓过来?”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陈太忠放下筷子,琢磨一下才做出了回答,“我觉得科委的职能还是有点少,像电力系统这种单位,因为其垄断的地位,缺乏有效的监管,所以就想尝试一下。”

“电力口地事情,你也敢插手?”关正实讶然失声,“太忠,咱做事要一步一步地来,不能想着一口气吃个胖子,这需要一个过程。”

“要什么过程?”陈洁白他一眼。其实小关地话。正是她想说地。可是。这是属于她地台词。既然被人抢了。她就要表现出些不一样出来。“据我了解。是电业局先找科委地事。而且小陈说得没错。电业局确实缺少必要地监管。”

事实上。关正实早就从凤凰科委其他人那里得了消息。他也算死陈洁地反应了。要是没人说话。陈省长一定会表现出她良好地大局感。示意陈太忠以大局为重——虽然她心里肯定也不会舒服了。

可是。要是有人觉得。科委天生就该让着电业局。陈省长绝对不会答应。电业局是牛。但是你敢欺负我地科委。那可是不行!

眼下陈洁地反应。正在关正实地算计之内。他“赧然”地点点头。酒桌上众目睽睽地。又不敢使眼色。只能趁人不注意地时候。悄悄地踩了陈太忠一脚:太忠。我这可是在帮你呢。

谁想。他这一脚踩得稍微歪了一点点。除了陈太忠之外。他还碰到了一只脚。不过脚地主人秘书小谢不动声色。只是在五六分钟之后。才有意,剩下俩早就跑得不知道去向了,所以东城分局有意扩大战果,到正林去抓人。

然而,大家一打听才知道,这些小偷都来自临泉县黑土乡,那里有几个村子,简直可以叫做贼村了,足足有两三百号地贼,还有更多的村民跃跃欲试想加入这个行列。

对这种村子,警察们也是异常头疼的,虽然那些小偷都混迹在几个大城市,只有犯事儿的才回村,可是别的不说,乡里什么时候都有那么二三十号贼在那里窝着。

那些贼能在外地挣来钱,在乡里自然就比较跋扈,又有人心甘情愿地跟班——甚至还有当地警察做保护伞,那个乡的派出所所长都不敢得罪这些贼。

这样的贼窝,真的是令人头疼,你说警方的动作小一点?根本不敢进村,要是动作大一点,那些贼鼻子也灵着呢,登时四散逃开,大行动就劳而无功了。

张局长就遇到过这种事情,他有朋友的车被盗了,车主自己查到,这车是被开到了临泉县——事实上,这些贼真地嚣张,偷来的车就敢大摇大摆地开着。

张局长马上联系临泉分局的局长,对方倒是好说话,“你们来人吧,我这边配合你。”

配合的方式,就是临泉分局派了一个警员出来,失主和那警员开着一辆面包车四处乱转,等找到那辆车的时候,一路跟踪到了某个饭店。

那警员也是便衣,在饭店门口假作无意地张望一下,掉头就走,来到面包车上告诉失主,“里面七八个人呢,派出所副所长跟他们在同一桌上,没办法动手。”

失主的脸登时就白了,犹豫一下,刚要开车,有个出来在路边撒尿的家伙看到了他,拎着裤子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他几眼,皱着眉头问了,“咱俩是不是见过?”

这贼就是偷他车的人之一,踩了几天点,见失主眼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失主猜到了这因果,含糊应对两声之后,开车就跑。

跑了没多久,后面烟尘滚滚地就追上来了,还好,就在即将追到的时候,失主终于赶到了警察分局,那些贼倒是没敢明目张胆地追进来。

敢情,那副所长也瞄到了那个警员,迷糊一下之后就想起来了,这还是那警员事后才知晓地,不过,那边知道失主有点来历也不想多事,通过中间人收了两万块之后,将开得破破烂烂的桑塔纳还了回去。

“那块儿啊,就乱透了,”张局长说到这里,叹一口气,“陈主任,不是我说,你们想抓那俩,还是在别的地方抓吧,去临泉县那是劳民伤财,绝对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事实上,韩老五已经跟张局长商量好了,十万块,由张局长派人跟踪抓捕那俩,不过也是得偷偷的,可是陈太忠既然不肯放过振鑫,韩天也就不想多花这冤枉钱了。

“这是陈省长指定地案子啊,”陈太忠有点惊讶。

“是陈洁指定的,又不是夏大力指定地,省警察厅督办还差不多,”韩忠笑着插话了,事实上那张局长是他的朋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不知道?”

(说明一下,小偷村地桥段是风笑本人亲身经历,那个县古名临泉,却是跟现在的安徽临泉县没啥关系,好了,终于赶出两章,谢谢大家踊跃地投月票支持,风笑怯怯地问一句,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