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评论员文章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评论员文章

太忠一时遗忘的东西,别人未必就忘了,陈洁就惦平日里为人和气,今天难得小小地发了点火,对的还是夏言冰这样的强势厅局长,心里既是痛快,又是有点疑惑,夏言冰会不会乖乖地听话呢?

反正他挂电话的时候,是有情绪的!陈省长当然能确定这个,于是就安排小谢等上一个小时之后,问问凤凰科委的电通了没有。

由此可见,陈洁待人,真的不算太刻薄,堂堂的副省长发话,也没说十来二十分钟就要结果,按说夏言冰一个电话打给凤凰电业局,凤凰电业局一通电,抓得紧一点的话十分钟足够了,她想的却是,中间万一有些什么意外的话,我给你留下足够的时间。

一个小时之后,小谢按时打了电话,旋即告诉自家领导,“凤凰科委的电还没通。”

陈洁这下可是火了,夏言冰你挺厉害的啊,口口声声说要上门拜访请我指示,就是为了得到我的指示以后不作为吗?这不是承认错误,这是在裸地打我这副省长的脸!

当然,夏言冰或者遭遇到了什么麻烦,不过这是他姓夏的事情,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你遇到了什么不可抗力,难道不能跟我说一声吗?

暴走的陈省长,是相当可怕的,就算眼前夏言冰出现在她面前,并且解释说是凤凰科委不允许合闸,陈洁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情绪了——凤凰科委不答应你们,那一定是你们诚意不足!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这么理解确实没有问题,若是赵如山或者潘金祥能出现在文海面前,相当有诚意地谈一谈,这件事也不会发展到眼下这步。

但是对电业局的人来说,第一,他们还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傲慢,不想跟科委谈,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手中既得的利益,第二就是……陈太忠的名声确实是太糟糕了一点,每个电业局的员工都不想放弃自己权益的同时,每个人也不想以个人的名义出面,去招惹五毒书记。

“看来,是需要给他点颜色了,”陈洁叹口气,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冷笑……

“东书记,”秘书长魏长江走进了章尧东地办公室,“电业局的潘金祥局长找到我,说是科委不让他们合闸。”

“合什么闸?”章尧东抬头看他一眼,笑着摇摇头,“那是电力系统内部的事情,他们搞什么,需要得到科委的允许吗?”

魏长江随意扫视一下,却发现在章书记的手边就放着一张《天南日报》,版面还就是第二版那个位置,于是笑一笑点头,“这倒是,不过秦小方也打电话过问了,说是眼下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

“秦书记想管,让他自己去管好了,”章尧东笑着摇头,眼中的寒芒一掠而过,“电力不是垂管的部门吗?保电通知都能看错日期的……咱们是党委不是政府,党政分家了,咱们也不好插手政府事务,要不你跟景静砾说一声,各司其职嘛。”

党政真的分家了吗?景静砾接到魏长江地电话,心里暗骂一声,段市长都快被章尧东架成摆设了,亏你也好意思这么说。

景秘书长当然不会在意此事,接了电话,就当没接一般,一来是卫华市长对此事早有定论了,二来是他也听得出来,魏长江的语气纯粹是在走过场,还是那种暗示味道极浓的走过场——这也是关键时刻章尧东不欲招惹段卫华,如若不然,魏秘书长就算心里想走过场,没准语气上反倒要强调几分,

与此同时,就在高胜利打电话给严自励后不久,《天南日报》的社长、总编辑韩进之直接将电话打给了胡主任,“小胡,今天关于凤凰科委的稿子,是陈省长授意发地?”

韩进之不但是社长,还是省委宣教部副部长,对胡主任来说,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通常来说,韩部长只管把握报社的大方向,其他事情,自有其他的副总编、主编负责,拿不定主意的,才会请示韩总编。

像这种陈洁批示了的文章,政治倾向上不出什么问题地话,过稿一点问题没有,属于韩总编无需过问的稿子,但是胡主任心里很清楚,韩进之审查样稿是相当严格的,“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手里握着这么一个敏感的玩意儿,韩部长怎么可能不认真?

所以,她相信韩进之不是不知道这个稿子,只是眼下这个稿子,可能是引发了什么事端而已,不过,她倒也不害怕,陈省长的批示,是她一个小小的科级主任没办法抗拒的,“是陈省长做了批示的,我可以将具体的过程,整理一份文字资料出来。”

“呵呵,不用写具体过程了,”韩进之听得就在那边笑一声

这个小胡是把事情想歪了,你自辩倒是不要紧,可示地过程,那可是部长潘剑屏都不敢随便下令的,那样的话,针对性实在太强了。

“这样吧,多跟陈省长联系一下,树精神文明建设标兵,是很有意义的,报道凤凰科委的角度,可以多一点。”

胡主任心里一颗大石头终于落地,敢情自己是多心了,不过倒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副省长授意的稿子,天塌了也有长人顶着呢,更何况陈太忠背后,更是能人众多。

陈洁此时,正在跟段卫华发牢骚呢,“段市长,凤凰科委不但是科技部竖立的典型,更是你们凤凰的宝贵财富,需要不需要我明天再去考察一下?”

得,这女人抓狂了,段卫华听得明白,要是凤凰科委冷兮兮、惨兮兮停电的样子,被随着陈省长考察的省台和省报地记者抓到,这就算捅破天了,夏言冰固然要被动,他这一市之长也难逃其咎。

“我代表凤凰科委感谢陈省长的关心和支持,”段卫华地语气并不见什么波动,“有陈省长做科委的坚强后盾,我想,这件事情不是很难协调地,请您静待好消息吧。”

陈洁挂了电话之后,心里还是有点愤愤不平,就在这个时候,她又接到了胡主任转述的韩进之地意思,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看来省里还有其他人在关注着发生在凤凰的事情啊,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按说,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陈省长心里,却是隐隐地生出了一点恐惧感,是些什么样的人,躲在背后呢?

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是瞄准了夏言冰,还是想插手我的科委了?

我会不会成为了某些人手中的棋子,冲杀在最前面的棋子?在省级干部里,陈洁不算是最聪明的,但是做官做到这个级别,鲜有脑瓜不够用的,想到还有人默默地看着她同别人对掐,她心里肯定不会很自在。

可是,陈省长的执拗,也是远超旁人,既然这个消息是通过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传过来的,那我就只当不知道了,该怎么处理,还是怎么处理。

瞄准夏言冰,那我是不怕的,反正我这儿不出错的话,就算姓夏的有黄老撑腰,也无奈我何,陈洁并不是朝里没人,手下也有凤凰科委这样的样板,她又没有什么上进的念头,只想经营好手下的一摊,正是所谓的无欲则刚。

可是那些人若是想插手科委的事情,这是她绝对无法容忍的,从安国超那里,她得到的消息是,科技部的大动作完成之后,每年部里会多出数百亿的经费。

数百亿的经费,就算百分之一落到天南,也是几个亿呢,天南想要到更多的经费的话,省财政也必须表示出一定的支持来——否则的话,你地方政府都不重视,人家部里凭什么照顾你?

这种情况下,有人要跟陈洁抢科委,她不拼命才怪呢,反正这次就是要帮凤凰科委出头了,胡主任的这个电话,越发地坚定了她的信心,是的,暴走的陈省长是相当可怕的。

“既然韩部长也这么认为,小胡你看,你在凤凰的见闻,能不能照实写出来?”陈省长决定放手处理一下此事。

胡主任听得,又是吓了一跳,犹豫半天之后,才低声解释,“这种文章我没资格发的,要是您能从省委宣教部拿到评论员文章,我这个可以做为配文来发。”

评论员文章?陈洁听得也有点头大,省党报的评论员文章,是最严格的审核流程,错一个字,一路要追究相关编辑的政治责任,重要性不言自明。

别看她是副省长,也很难上省党报的评论员文章,只说有资格撰写评论员文章的,就是几个书记的写作班底,像范晓军这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都没资格。

胡主任这么建议,倒也不是推搪,比如说“永泰县缆车事件”,是可以写实情的,上评论员文章倒不是特别必要,因为摆在那里的是裸的事故,谁都无法否认,可是地级市的两个机关互掐——这个性质,要是不上评论员文章,根本就没办法报道。

当然,陈洁可以认为是科委被欺负了,但是电业局也有歪理不是?眼下这种情况,要是在省党报上配发报道和评论员文章,那夏言冰的轰然倒地简直是必然的了。

夏言冰不倒的话,那就是省委常委、宣教部长潘剑屏被调整,最少最少韩进之是挂定了,当然,夏局长真要大能到逆天的话,此事都能让蒙艺受到点小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