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落网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落网(求月票)

嗯,在开个座谈会,”陈太忠老老实实地回答,“关的会,帮劳动局介绍一点资源,可能还会出国。”?

当然,他的老实,听到蒙艺的耳中就是狡猾,很显然,这家伙的毛还没理顺,所以根本不请示领导的意图,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还要出国—那就是说很忙了??

这点小伎俩,指望能瞒过蒙书记,那简直是做梦,不过显然,陈某人也没有瞒他的意思,不满意就是不满意了,这让他有点碰到了不讲理的子女的感觉。?

反正他也知道,陈太忠到底是为什么毛不顺,于是笑一声,“呵呵,你的工作倒是够多的,连劳务输出都管,有兴趣来素波劳动局吗?”?

当然,去劳动局那是笑话,凤凰科委现在正红火呢,蒙书记也就是理一理这厮的毛发而已。?

可是陈太忠听得却是心惊肉跳,蒙老板居然……居然笑了?完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估计躲也躲不过去了,说不得叹口气,“唉,蒙书记,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呀哈,你小子倒是越来越惫懒了,居然跟我叹气?蒙艺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不过他当然不会去计较,“好了,告诉你件事,电业局那边你放一放吧,专心搞好科委的工作,还有农民的减负增收问题。”?

“电业局……我放一放?”陈太忠听得不由得轻呼一声,这个消息可是太意外了,难道说,蒙老板又在打一盘很大地麻将??

蒙艺听到他话里明显的置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这火苗子“腾”地一下起来些许,“你已经做完你该做地了,不是一定要我说个谢谢吧?告诉你,下一次来素波的话,有空就来家里坐一坐。”?

“蒙书记您早这么说不就完了?不是我说,您说话比较生硬的时候,我倒觉得心里比较踏实……”听着电话里那厮的聒噪,蒙艺啪地一声压了电话,接着笑一笑,无奈地摇一下头,“这家伙,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其实。这才是两人关系越走越近地真实写照。要不是这样。蒙老板好歹也是个中央委员。又不是吃撑着了。犯得着跟一个副处斤斤计较吗??

那就放一放好了。陈太忠虽然好斗。可是跟电业局也斗了不短时间了。有必要歇息一下了。至于说蒙艺让他去素波地时候到文峰路转一转。他可是没什么兴趣。筵无好筵会无好会。省委书记主动邀请。这茶绝对不是好喝地。?

不过。他倒是有点好奇。省电业局那边出了什么变动。让蒙艺不想追查下去了。当然。他有这个好奇心真地很正常。陈某人进官场就是锻炼情商来了。搞清楚因果才能做出精准地判断和分析。囫囵吞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是做学问地态度。?

遗憾地是。他使出浑身解数打听了半天。也才打听到要来凤凰电业局就任地新局长是科技处地处长梁凤鸣。夏言冰本来是想让赵如山跟其位置对调地。不过据说省电业局地总工程师沈维钧极力反对——就赵如山那粗货。也好意思来生产科技部当正职??

夏局长是一言堂惯了地。不过显然。这次赵如山犯地错误比较严重。再加上沈总出身水木清华。在技术领域里说话比较有力度。所以此言一出。居然就搞得赵局长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了。到目前都还没有个合适地岗位。?

听说这个老夏跟赵如山是同一个工地出来地呢。想到这个传言。陈太忠心中不禁生出一丝鄙薄来。新时期四大铁。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你俩好歹也是一起工作和战斗过地。怎么脸一翻就不认老朋友了呢??

当然,这鄙薄也无非是他的怨念所在,赵如山和夏言冰的关系到底如何,怕是除了当事人没人能说得清楚,反正大家都知道,赵局长曾经是夏局长面前地红人。?

这世界上,最冷果然是人心!陈太忠这感慨还没有发完,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声,怯生生地在那边发问了,“请问是陈主任吗?”?

“是我,”陈主任懒洋洋地应一声,却是没有再说什么,他这语气和做派,充分地展现出了一个处级干部地威严和矜持。?

“我是刘丽,”那边报了他一个没听说过的名字,虽然刘丽这名字很大众化,不过他可以确定,自己从不认识这样地女人,倒是认识刘浩丽,“我没听说过你,谁告诉你我的电话的?”?

“我是那谁……我是……”女人的声音清脆,不过听起来很惶恐,好半天才想起该怎么自我介绍,“您记得我那杆录音笔?

“录音笔?”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起来,自打他手上的权力越来越重,对录音、录像和账本这类的词,他是比较敏感的,下一刻,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哦,是那谁……老黄的人啊,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黄占城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是被他拦在了一个小酒吧里说事,始终陪在骗子黄身边的那个叫做“小刘”的女人,试图拿录音笔偷偷地录他的谈话内容,想来刘丽应该就是她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神识感受一下黄占城的位置,却惊讶地发现,老黄现在离天南挺远的,可是看看刘丽打过来的电话,明明是凤凰的区号,心里可就纳闷了。?

“老黄……老黄他出事了,”很明显,刘丽也是被人告诫过的,听到陈太忠说话很随意,估计不在什么敏感场合,终于不再遮遮掩掩,抽泣了起来,“陈主任,只有你能救他了。”?

没搞错吧?让我救个骗子?陈太忠有点恼怒了,“你这话说得莫名其妙的,我跟他有那份儿交情吗?救出来他……好让他再骗别人?”?

“可是黄总帮过你啊,”刘丽一边抽泣,一边极快地解释,“以前的事儿就不说了,上次你给他打电话,不是还说欠了他一个人情的吗?”?

哦,上次因为赵喜才要吞掉“合家欢”,他曾问计于骗子黄,陈太忠想起来了,骗子黄支招要他先等着,还表示要帮他黑吃黑,如此一来,陈某人算是欠了那厮一个人情,他这人毛病挺多,不过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一般都要算数的——特殊情况除外。?

而眼下,显然不是特殊情况,他咳嗽一声刚要发问,猛地想起了刘丽刚才说话是吞吞吐吐的,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接着又想起了那支“录音笔”,终于哼一声,“我在京华酒店512间等你,见面谈吧。”?

不多时,刘丽就赶到了512间,陈某人也是刚到,正往衣架上搭外套,见她进来,上下扫视两眼,确定对方没有带录音机之类的玩意儿,很随意地点点头,“坐下喝点水,慢慢说。”?

黄占城这次,是被人抓住了,当然,起因还是因为他骗人。?

在去年的时候,骗子黄曾经假冒风水大师,给碧空省阳光市的地委书记辜某某算过一卦,辜书记对这个东西是很在意的,黄占城当然会投其所好,仔细算一算,嗯,这个您现在虽然只是市委书记,不过想进政治局倒也不难。?

当然,他既然冒充了风水大师,辜书记的运道也必须是要通过风水改变一下,所谓的进政治局,那就是人们说的“入阁”,怎么才能入阁呢??

当时,阳光市正在修一条一级路,黄占城说了,这一级路上得建一座桥,越壮观越好,这就是风水里讲的“过桥入阁”。?

哎呀,这个一级路的设计,已经定下来了啊,辜书记有点为难,不过,为了保证自己能“入阁”,他很快地就拿定了主意,改道!?

于是,那一级路本来是贴着一座水库走的,现在活生生地改为从水库上方通过了,“金桥银路草建筑”,修桥的费用可是比修路的费用还要高,更别说是临时改道了。?

当然,这亏是亏公家的,没人操心,倒是辜书记的几个贴心人儿听说要改道,马上把改道之后两边的地买了不少,也凭空捞了一点小钱。?

这一改道,辜书记的运道还真的旺了不少,传言马上要升副省长了,黄占城一琢磨,当时我给你搞设计,你还压了我一点质保金,不行,我得去找你要啊。?

谁想他刚到了阳光市,就听说辜书记犯事儿了,省纪检委正在调查,犯的那些事情中,就有这“过桥入阁”的错误。?

骗子黄也是胆大心细的主儿,并没有就此跑路,他玩的是风水——那是传统文化,不怕!所以就尝试联系一下辜书记的几个体己人儿,辜书记这次要紧不要紧啊??

他想的是弄回尾款来,谁想那边支吾几句,倒是答应给他钱了,指点了一个地方要他去取钱,骗子黄久走江湖,登时就闻出里面的味儿不对了。?

我得躲一躲,他立马就带着刘丽溜出了住的酒店,果不其然,没过十分,几个大汉就来酒店找他了。?

事情不对,得跑路了,黄占城想等一阵这几人离开之后转身走人,不成想手机响起——为了要钱方便,他手机里是冒充“风水大师”时的手机卡,于是,一代巨骗黄占城终于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