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六章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 六章

一千三百七十五奉命拆婚

陈太忠和马小雅。属于那种典型的因为寂寞和欲望走到一起的男女。不过既然小马在自的别墅接待了他。他当然也不可能毫无回报。

过惯夜生活的人。总是醒的很晚。第二天马小雅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陈太忠已经不知了去向。倒是在床头柜上留下了一个精美的首饰盒。

她一边打哈欠。一边睡眼惺忪的打开首饰盒。下一刻她就呆在了那里。首饰盒里是一条镶钻的白金项链。以她的眼光。一就可以看出。钻石的品质绝对没问题。而大小差不多接近两克拉。怎么也的二十万开外了。

倒是个讲究的男马小雅的嘴角一撇。心里也微微的漾起了一点暖意。她当然知道陈太忠有钱。不但有钱。而且相当的嚣张和跋扈。

但是两人本来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他在离开时。还能不声不响的留下这么一件礼物。可是比那些只会嘴皮子上献殷勤的或者送自己一点东就恨不的嚷嚷的全世界都知道的家伙强太多了。这才是男人该有的做派。

可是紧接着。又不甘心了起来。我请你来家里。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是那么物质化的人吗?不要小看人好不好?

想到这里。也-考虑那么。抓起手机就陈太忠打电话。不过听到电话里的男人爽朗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火气又不见了踪影。只是恨恨的咕一句。“忠。走的时候也不知道跟我打个招呼。”

“呵呵。我不是看你睡吗?”陈太忠轻笑一。看看快到临铝驻京办事处了。也不再多说。“熬夜对女人身体影响很大当然不忍心叫醒你了。”“太忠。”马小|只觉的鼻子有点微微发酸。“你送我的礼物我挺喜欢的下午五点半的飞机……能去机场送你吗?”

“下一次吧。这次其他人在场呢。”陈太笑着答她。他跟荆紫菱一道回去。当然不希望烟视媚行的马主播出现在现场。于是他**笑一声。“你要真的喜欢我的礼物。可是要为我守住哦。我会很快再来的。”

“你们男人啊脑里从来都这种东西”马|雅笑着骂他。心里却是有一丝甜不滋滋味道泛起。她给他打电话也有这个意思不过实在是无法|张嘴。她可不想让他认为。自己是因为一串项链而改变了主意——她并不否认己是个物质女人。但是她对他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是的。跟别的东西无关。

“要来就早点来。”她娇笑着答他再过几个月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没准我都又嫁人了呢。”听着对方干笑几声挂了电话。马小雅的心头蓦的涌上了的惆怅似乎还有点空落落的觉。下一次。他会是什么时候来呢?

下一次来的很快。就在下午四点。当时她正在看于总跟另一拨人打牌——太忠走了。生活是要继续。错乱的时钟。终究要走到正确的轨道上去。

不过。陈太忠的电话再次将她的时钟拨乱了。“小雅。听说于总的天策广告公司。赞助了一个国际时装展示会?”

“嗯。有这么回事。她有点不解。“后天的事情。你是。想帮朋友要一点票吗?”

“呃。那我一时就走不了啦。看来时间又要推迟了。”陈太忠有点。本来他想着要走了。找到如霜。再一起跟黄汉祥坐一坐。把电铝的事情说开。也算是对范董厚爱的一种回报。

当然。借着这个机。他也能跟老黄家关系走的再近一点。所谓人情。在于经营和走动-多都不算多。黄汉祥倒是挺给陈太忠面子。事实上他在借来的别墅里招待两位老朋友。就算想躲都来不及。事实上。这也是他没兴趣躲。

所以。中午就是几个人在别墅吃饭的。外卖自然有人张罗。倒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席间汉祥听说范如霜的业务要暂缓一段时间之后。看她一眼。略略愣一愣神。眼中就射出了浓浓的厌恶之色。不屑的哼一声。“又是这种恶心事…怕人记。是吧?”

“黄总慧眼如炬。”范如霜苦笑一声。她知道人家厌恶的不是自己。而是厌恶这变化的本身。“小范我人微言轻。最近就尽量规矩一点。”

“你不用解释。这种事我见的多了。”黄汉祥摇一摇头。斩钉截铁的吩咐。“别说这个了。坏胃口。好不容易有朋友来。说点高兴的事情吧。”

高兴的事当然难不范如霜。范董在临铝一等一的强势。是从不苟言笑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她不会哄人开心。她的殷勤是分场合和分人的。

酒还没喝完。陈太忠就接到了电话。这电话是国外打来的。贝拉很高兴的告诉他。“陈。我们今天的飞机飞北京。参加一个时装展。要在那里呆三天。你能来京看我吗?”

哦。是巴黎的孽缘。陈太忠听到这话。也只能认了。还好荆紫菱不在身边。要不哥们儿这形象。彻底的毁了啊。

他略略一问就知道了。敢情巴黎也有时装展。来北京的人选是临时定下来的。贝拉入选了。但是葛瑞丝要留在巴黎准备那边的展会。倒是伊丽莎白最近没事。也跟着来北京转一转。

贝拉的公司手上有票。不过。她最近虽然表现的不错。但终究是才去了两个月的新人。所以她希望陈能自己想办法搞几张票。

当然。小贝拉也没为难他的意思。事实上。她只是想让他看到t台上的自己而已。在她想来。区区几张票。怎么可能难的住陈呢?

所以。陈太忠只能考虑推迟时间回了。反正凤凰那里的事情差不多都走上正轨了。有他不多没他也不少。革命工作就是这样想干的话永远都干不完。不想干的话推迟那么几天也耽误不了|么事。

贝拉猜没错对他来说票真的是问题——大不了就去买高价的嘛。但是另一个问题。却是挺令他头疼。说好了下午跟紫菱一起飞素波的。现在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头疼中的时候。一个电话又打进来了。来电话的。说的却是另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太忠。去看了苒泠了吧?不知道你见到一个叫翟勇的没有…”

许纯良的性子不但像了他老爸而且还偏软一点但是他既然身为哥哥。爱护妹妹那纯粹出于天性。没错他希望陈太忠能把翟勇从妹妹身边撵走。

命的是。小许同学还不希望陈太忠伤到他妹妹。“。最好让事情表的自然一点。**也不是什么大错。你拆散他俩就行了。”

这真是个高难度的活儿。陈太忠闷的撇一撇嘴。好半天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我说纯良。你在北京明明有人偏偏要我去看你妹妹。这是憋着劲儿我呢。是吧?”

“呵呵。”许纯良在那边听的就笑。“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妹妹在的法律大学里。有几个有影响力的教授呢。这对小紫菱将来公司的业务推广。是绝对有帮助的。”“少来了你。这我不答应。”陈太忠很干脆的拒绝了。“这不是坑人吗?还不早说。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要出面。那是摆明了是去坏事的吗?”许纯良听的就是一声苦笑。“太忠。拜托你帮个忙啦。我道你智慧如海肝胆照人。肯定不会见死不救。区区小事…”

“废话真多。”太忠哼了一声。悻的挂掉电话。却又是长叹一声。要是说有比遇到麻烦事还头疼的。|就是遇到两件麻烦事。

陈某人擅动粗。点小把戏阴人也勉强拿手。但是要想办法让热恋中的男女分开。还要做的不留痕迹。那难度。可是真的高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先通知紫菱飞不了啦是正经。时间都快到了呢。不过。就在手指即将按到发射键的时候。他猛的反应过来了。这件事。其实可以这么搞。

所以。接下来给荆紫菱打电话。他就换一种很温柔的语气。“小紫菱。我有两个外国朋要过来。嗯。模特演出。所以。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荆紫菱其实也不是很着急去。天南有天南的好北京有北京的好。起码她很喜欢北京的暖气——虽然空气实在脏了一点也干了一点。

不过。听了陈太忠话。她还是有一点犹豫。“改一|票无所谓。可是你这么搞。是不是有点。有点过分啊?”

“跟规矩人。咱们讲规矩。跟不规矩的人。又何必讲规矩?”陈太忠笑着答她。还不忘点一句。“呵呵。印象里。你也不是什么规矩人吧?”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展示会

马小雅一听陈太忠四张票。犹一下笑着应承了。“票多了。位置未必一定好。你说太晚了一点。你不是要回了吗?这票我送哪儿?”

“回不了啦。刚接了点活儿。”陈太忠闷闷的叹一口气。“所以跟着荆紫菱去看一看。位不太好也不要紧。关键是要挨着的。”

荆紫菱吗?马小雅的心中就是一阵说不出的味。想到这个男人早上还曾经送了自己条钻石项链。心里的酸味就越发的重了一点。

然而。她终是经历过一点事情的女人。很快就将这情绪压了下去。笑着答他。“那好啊。我让他们把票送到南宫这儿。你过来取吧?”

陈太忠身边不仅有荆紫菱这样绝世的美女。更还能跟法国女人在一起让她拍动作片。回忆起这些一点一滴的事情之后。马小雅还能计较吗?

甚至她还有一点点的窃喜。有荆以远的孙女那个小美人陪着。他居然还会出来偷偷的会自己。倒也是足以自傲的事了——她可不知道。某人还没的手呢。

没过多久。陈太忠带着荆紫菱来了。正如他所料的那样。马小雅不但把票准备好了。对他更是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倒是跟小紫菱显的比较亲热可见演戏是女人的天分。在水银灯下混过的尤。

只是在两人离开时候马小|笑着提醒他俩一声。“呵呵。到时候我也会在场的。跟你们四个挨着。”

荆紫菱不愧是天才美少女。虽然是情初开——至还没完全开。但是很敏感的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才一出宾馆。就气呼呼的看着陈太忠。“你跟她。是怎么回事?”

“纯洁的男女关系”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回答。解释就是掩饰。正经是含糊的默认倒可能逃避审讯。

果然。荆紫菱马上将此事放在了一边。而是追问起了另一件事。“那模特贝拉呢?也纯洁的男女关系?”

“啧。”陈太忠犹豫一下。又咳嗽一声。同一个借口显然不能用两遍。不过自己面对的是天才美少女或者。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嗯。我知道你不信可是真的很纯洁。”

荆紫菱听眉头微微一竖。才待说话。却不防那又继续开口说谎。“不过。差点发生点什么。你不知道。外国男人说中国男人不行。当时我真的有意证明一下。遗憾的是。时间不赶趟儿。”

“呸呸。”荆紫菱听的脸就是微微的一红。“你们男人在一起。就爱说这种不三不四的话。还。还都喜欢吹嘘自己强大。”

“我本来就很强大。”陈太忠这下可是不干了。笑嘻嘻的侧头看一下她。“要不。今天晚上证明给你看?”

“切。别跟我玩儿个。我看起很弱智吗?”才美少女不屑的撇一撇嘴。又皱一皱|鼻子。“激将法对我没用。”

“警告你啊。我可男人。”陈太忠继续跟她斗|。“你不答应我。小心我在别人那儿犯错误。我有我的需求。”

荆紫菱看他一眼。神清澈无比。却又似乎带了一点点思索。到最后转头回去。轻轻的叹口气。却是没再说什么。

许苒泠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这两天感冒刚好。正琢磨着活动一下呢。听荆紫菱说手上有国际服装展示会的票。还是两张。当然就应承下来要去看。

另一张票。当然是

勇了。翟勇对陈太忠和荆紫菱二人。谨慎的保持着距能跟许家做朋友的。绝对都不是一般人。离的太近。难免会出点状况。

不过好的一点是。陈太忠和荆紫菱明显是一对儿。所以他也无需太过提防。有姓荆的绝世女在。他不担心姓陈的那家伙打苒泠的脑筋。是的。他谨慎的呵护着许。

既然是许苒泠想去。他当然要奉陪。于是等服装展示会开幕的时候。四个人终于坐在了一起。两个女人坐中间。俩男人把边儿。显然。把自己的女人拱卫在中间是每个男人都会做的。

坐下没多久。陈太忠就觉的自己外侧有香风飘过。硬着头皮一转头。果不其然。马小雅笑嘻嘻的走过来落座。还热情的跟荆紫菱打招呼。“呵呵。小荆你们的好早。”

荆紫菱也笑嘻嘻,头寒暄。不过。她还是抽个空子瞥了翟勇外侧一眼。那里的空位也刚被人坐下。心里略略疑惑一下:难道真的是这么巧?

马小雅本是玲心肠的主儿。虽然单论智商怕是远不及天才美少女。但是这点小错误还是不会犯的。心说妹子你还嫩了点。

“你来正好。”太忠正发现自己的计划有点不够完善。见她坐过来。索性将嘴巴凑在耳边私语。倒是坦坦荡荡的。丝毫不介意小紫菱疑惑的眼光了。

马小雅他的话。皱着眉头犹豫一下。又笑着点点头。站起了身子。“行。你先坐着。去安排一下。”

不多时。演出开。马|雅也很快的回到了座位上。不过此时荆紫菱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了。她和许苒泠兴致勃勃的看着t台上往来穿梭的模特。沉浸在美轮美奂的演出中。

凭良心说。这次的服装展示相对还保守。没有什么太惊世骇俗的造型。不过饶是如此。陈太忠盯着t台看了整整半个小时。才分辨出到底哪个才是贝拉那还是靠着对她材的回忆——办法。模特妆实在是太浓了。

贝拉干起活来才叫认真虽她知陈太忠就在台下看着自己但是台下的人头实在多了。陈太相信她认不出己来。

模特都是一个队一队出的。试穿几身衣服之后。就是下一个队了。眼见贝拉出来了。|太忠就有点坐不住了。用眼角的余光微微的瞥一下勇。发现他还没什么反应。心里就着急了。

在他和荆紫菱的计中。是要借大家对服装的评论别的话题的怎奈勇坐在那一声不吭。根本没办法发招不是?

说不。他只能在贝拉再次出现时候扬了扬。他没有说话——场上放着音乐。音响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若是厉喝一声。虽然他心盖的住那音响。但是也未免太不成体统了。

不过这也难不住他。随意向贝拉输入个“侧头看那里”的意念基本上就够了而贝拉子微微一颤。果然将头看向这儿等看他在举手。小贝拉的嘴|**一下。却是极细微的那种。

等贝拉再次出来的候。她就有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在t台的顶头冲着陈太忠的方向摆个pose。居然还微微的笑了一下。正好配合他-次扬起的手。

“这就是贝拉?”荆紫菱终于反应过来了。模特在走台的时候不是不能笑。不过陈太忠这手扬的太是时候了。而且。职业的笑容和会心的微笑。总是略有差异的

听到她这么说话。苒泠禁不住侧头发问了。“陈大哥。你认识那个模特?”

“在伦敦认识的。陈太忠冲她一笑。还好。翟勇也将头扭了过来。于是他开始执行自己的计划。“你想到后台去看一看吗?”

“我要去。”荆紫菱马上就支持个建议——这原本也就轮到她的台词了。一边说她一边拽一把许苒泠。“苒泠。咱俩一起去看看。总觉她们未必有看起来那么瘦。”

许苒泠犹豫一下。点一点头。要是国内的模特也就算了。她还真的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国外的模特。有点好奇是难免的。

马小雅将这一幕看眼里。心里禁不住冷冷的一哼:这家伙早就计算好要带人去后台了。还要我去关说。也不知道为什要骗这个女孩。说是临时起意。

难道他看上了这个英俊的像个男人的女孩儿吗?想到这个可能。小马同学一时有点忿忿。悄悄的伸手捏一把他的大腿。

好死不死的是。翟勇在这个时候扭头过来。正好看到她收手回去。心里就生出了点酸酸的感觉:有了权就是好啊。这个陈太忠身边有这么漂亮的女孩了。还跟那个少妇勾勾搭搭。

不过。他是稳重之人。自是不肯多说什么。甚至连眼神都没反应出什么不妥当来。

当然。就算再稳重的人。在模特走完台之后。看到陈太忠带着两个女孩儿向后台走去。他也禁不住跟了上去。

礼堂侧口是有通向后台的小门的。不过。门口有保安把守。见陈太忠带着人要走过去。保安一伸手就将他拦住了。“先生对不起。这里闲人止步。”

马小雅忙不迭走过来。递出自己胸卡来。“我是天策的总经理助理。这些人是我的朋友。我跟你们肖总打过招呼的。”

保安细细看一下胸卡。绷着脸摇一摇头。“对不起。这个胸卡只能让你一个人进去。带人是不行的——尤其是男人。”

“不行就等一等吧。”人家恪尽职守。陈太忠也不能指摘什么。于是笑着摇一摇头。“贝拉要到门口来。到时候让她咱们进去。”

一等洋人二等官。只要小贝拉出现。他不信这家伙还敢拦着自己不放。

怎奈那保安一点都不肯通融。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一眼。话音转冷。“先生。请您不要堵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