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八九章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 九章

一千三百九十八章警惕心

唐亦萱一回来。王宏伟就上门了。电业局和建福公司的瓜葛一说。“。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拽住个电业局没完没了的。赵如山都被他拾掇走了。又盯上新来的梁局长。搞的现在物议很大。”

体制内的人。就要讲体制内的规矩。王书记这话也不是偏帮。而是在述一个事实。是的。联系一下因果。给局内人看起来。陈太忠如此相逼。实在有点过——虽然在局外人的角度看。偷电缆被判刑是很正常的。唐亦对这种事。惯例是不表态。她只是淡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我马上就叫过来问一问。”

不让我在场?王宏伟心里就是一。当然。他倒是没敢想什么龌龊的念头。小陈就算再是五毒书记。也可能五毒到蒙书记的嫂子身上。他想的是。这件事有蹊跷。

按官场规矩来。陈太忠这种行为明显的属于欺太甚。他王某人前来反应问题。以唐姐的性格。应是把两人叫到一起各抒己见。最后做个决断出来——两的观点冲突。只是官场规则气之争孰重孰轻的问题。摆到桌面上说都行。没必要让他回避的。

可是眼下。,姐偏的让他回避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陈太忠此举。绝对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王宏伟今天来找唐亦萱的用意。也是在此了。

事实上。现在天南省风起云涌剑弩张的形势。王书记也略知一二。不过他的级别略略的低了一点。不能知道很多内情又由于这股暗流跟他并无直接的关系。所以他也没费太多的精神去打探——甚至。同为副厅的秦连成还不市委常委也比他了解的东西多。

但是。王宏伟能走今天这一。官场中人该有的敏锐嗅觉和小心谨慎。一样都不缺。也早早就听。夏言冰强力杀出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那么。陈太忠抓电业局不放恐怕就未必是那么简单了。要是搁给别的副处跟电业局闹别扭。王书记怕是连抬眼皮的兴趣都没有。但是陈太忠则不同了那身后的副省级领导可不止两三个。

可能有问题。抱这个念头。他才会来找唐亦萱。要不然三五个小毛贼。值他这么计吗?关和放都是一句话的事情。王书记在政法系统内部做点什么。并不是特别忌惮陈太忠。他这是怕犯了错误。或者是不经意间的罪了什么人。

“嗯。我这也是怕|陈年轻犯错误。”王宏伟笑嘻嘻的站起身。心里有微微的失望。却还的适当的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反正就是几个小家伙。关和放我都等唐姐您一句话了。”

唐亦萱何许人也哪里体会不到些许的失望?站起身来。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宏书记。我也是找小陈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让他跟你联系吧?”

听明白了。王宏伟这下可算是明白了。这事儿里面文章还挺大。要不然唐亦萱不会是这种反应。不排解双方的矛盾。而是只要了解一下。还要两人自行接触。那就是说这件事里的味道。你愿意了解的话。问小陈吧。

他才要点头。想一|不对。苦笑着摇一摇头。“还是您给我一个说法。那家伙。我想一想都头疼。”

“也行。”唐亦萱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王宏伟见她都站起来了。也不敢多呆。匆忙告辞而去。脑中却是在不住的琢磨:陈太忠这一手到底是谁授意的。蒙艺许辉陈洁章尧东还是。高胜利?

王书记一边走。一边细细的琢磨。越琢磨。就越觉的陈太忠身后的阵容可怕。犹豫再三。还是摸出了手机。“晓艳。呵呵。我是你王叔叔啊。没事。好久不见你了。晚上一起吃饭吧。叫上陈太忠。”

艳对我还是很尊敬的。挂了电话。他松一口气之后。嘴角不由的**一下。我跟蒙家人往。怎么全是些女人?唐亦萱尚彩霞不说了。现在又加上了晓艳。

当然。这也不过是一时感慨。下一刻。他的眉头又慢慢的皱了起来:我这好奇心这么强。好不好呢?

话说回来。接到唐亦萱的电话的时候。陈太忠正在打牌。没错。是打麻将。中午的时候。凤凰市卫生局局长李通过张爱国。传递了想跟陈主任坐一坐的想法

就在京华酒店开业里卫生防疫可证的时候。局长就亲自带队去了一趟。结识了丁小宁。当场暗示说是想认识一下陈主任。只是陈主任一直忙着。今天这是周六。终于中午一起吃了点便饭。下午闲来没事。就|家茶座打牌。

李丽红找陈太忠。定是有想法的。市人民医院想盖一栋新的门诊大楼。这不是缺钱吗?乔小树不但管着科委也管着卫生局。她想让陈主任帮着向乔市长关说一下。

事实上。按照规划。那个门诊大楼一千万打不住。李局长这是看上了陈太忠跟分管省长陈洁的交情。反正这么一个大楼。只靠乔小树也盖不起来。能跟省里要点资金就更好了

陈太忠对这种事不置可否。不过人家李局长找上门来。他也没有不接待的道理。只是有意无意的暗示。“红山医院那几栋楼盖的不错。比市医院的差不到哪儿去。”

“他们的楼小了点。不过不错。”市医院王院长笑着答他。“不过那是有书记的一力支持啊。们可没这么好的命。”

李丽红心里却是明白。陈主任这是说。你们想省里的资金没啥意思。关键还是要搞定市。只找乔小树那不搭调。要是找到段卫华或者章尧东。事情基本就成了一半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盖医院是花钱的事儿。市科委钱是了李局长手里的。跟陈太忠打好交道也是必须的难的的陈主任今天比较有闲。大家就打两圈麻将联络感情。

现在场上就是陈太忠丁小宁李丽红和王院长。张爱国和其他几人站在桌边。看着四人打麻将。围观的比玩的还多。倒也有几分在北京打牌的感觉了。

陈太忠当然没什么兴趣细玩

丁小宁当仁不让该碰就碰该和就和。李局长王本不是为赢钱来的一阵工夫|来。丁小宁倒赢了一万多了。

就在这时候。唐亦萱的电话来了。陈太忠正玩的没有意思呢见状站起身来。“爱国帮我玩吧。我接个电话。”

接了电话之后。那就是拔脚走人了。他跟在座的几位告个罪。转身扬长而去。心里的痒实在难耐:嗯嗯。去三十九号喽~要说这男女之间。突破没突破那层界限还真的挺关键。陈某人昂然走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居然不再是万年不变运动衣。而是一袭灰色的紧身秋衣。还是领口低的那种。

唐亦萱其实并没有刻意打扮。不过就是将一头青丝了起来在脑后高高盘起就带给人一种扑面而来雍容和高贵。

“想我了?”陈太忠自走到沙发边。笑嘻嘻的端起刚冲好的茶水呵呵。待遇就是不一样了。人还来呢茶倒冲好了。”

唐亦萱懒洋的白他一眼。收起长长的双腿蜷缩在另一张沙发上。斜侧着身子。右手肘支着沙发靠背。手却是托着脑袋。看要多放松有多放松。“刚才王宏伟找我了。”

“找就找呗。”陈太忠低头轻啜一口茶。漫不经心的一拍身侧的沙发。“嗯。亦乖。过来说话。”

“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唐亦萱清清子。蜷在那儿动都不动。“小心有人来。你怎么又想起来找电业局的麻烦了?”

“拜托。是他们找我的麻烦啊。”陈忠见她不动。只能自己站起身来走过去。紧紧的贴着她坐下。伸手就去搂她。“明明是他们不对。不带这么偏心的啊。”

“老实点。这是在家呢。”唐亦萱缓缓的坐直。嘴上说的挺严重。不过却是任他拥着自己的腰肢。就在他掀起她的秋衣下摆。想探手进去温存的时候。她转过头来。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这么做。是不是想让蒙艺早点走?”

在陈太忠来之。她就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件事。认为他实在没必要追着电业局不放。而在蒙艺明显的对夏言冰不感兴趣了。撇清还来不及呢。这家伙却又整这种事情来。

想一想自己前天让这小混蛋的手了。而他又不肯跟着蒙艺走。那么他这么做的原因就很清了:十有八九。他是为了方便尽快跟自己双宿双飞。故意把事情弄大一点。

“呵呵。你别这么聪明嘛。”陈太忠笑一声答她。大手轻抚她温凉的肌肤。感受着那惊人的弹力和细腻。很随意的发话了。“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帮他吸引火力。”

“你这家伙真是无无天。你…先问一下蒙艺吧。”唐亦萱心里既有点感动。又有一点怒。叹一口气才待继续发话。却发现那只火热的大手正在悄悄的上移。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怕什么?

“别这样。在这儿。我有心理障碍。”唐亦萱忙不迭伸手去按陈太忠的手。他的大手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带给她一种说不出温馨。但是很遗憾她有自己的原则。“你先打个电话吧?”

“本来就是我的事情。给他打什么电话啊?”陈太忠是惫懒惯了的主儿。怎么会在意那么多?他手上微微用了点劲儿。捏一下唐亦萱滑的腰肢。**笑一声。“你现在给我一次。我就给他打电话。”

“别这样。听话。唐亦萱侧头。伸出右手轻抚他的脸庞。盯着他无奈的笑一声。“都已是你的了。不用这么急吧。弄的我好痛。过两天吧?”

“你在用缓兵之计。知道”陈太忠的翻白眼。他很明白她的心境。也知道此情此景这话该怎么听少不的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好好亲一亲。我打电话。”

“坏蛋。”唐亦萱微笑着白了他一眼。身子一侧。主动献上了诱人的鲜嫩红唇下一刻。人就像一对接吻鱼一般紧紧的拥吻在了一起。

“唔唔唔。”大概吻了又二十多分钟。她实在有点忍不住了。努力将嘴移开呼呼。够吧。快憋死我了。还不打电话?”

不准是下面憋涨呢。陈太忠很不厚道的心里嘀咕一句。笑嘻嘻的摇摇头拿起手机拨号。“以前怎不知道。接吻的滋味也这么美妙呢?”

唐亦的脸颊因憋而微微泛红。眼中也满是柔情闻言娇嗔的白他一眼。那一刻的风情。真是要多迷迷人。

电话里听起来。蒙的兴致并不很高。听他讲述完经过之后。哼了一声偷东西还理了?该就罚该判就判。小陈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有些事情也不要考虑那么多。”

有微妙的变化?陈太忠放下电话。细细的琢磨了起来。上一次蒙老板可是要自己不要再找电业局的麻烦了。这次怎么又变了呢?

也许是老蒙想让我表现自然点。他马上就找到了理由。毕竟以前他对电业局穷追猛打。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眼下若是轻轻放过。感觉也不太正常。

“你也听到了。”陈太忠亦萱晃一晃手机。“他说我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怎么。你还觉我过吗?”

“问题是。你会就此满足吗?”唐亦似笑非的看着他。“只把人捉了判刑。没有后续的手段?我可不相信。”

“啧。想起来了。黄汉祥还要我别找电业局麻烦呢。”陈太忠不回答她的话——心思总被女人猜到并不是什么光彩事。“唉。还的给黄汉祥打个电话。”这么屁大一点的小事骚扰黄汉祥。实在是有点过分。黄总那边刚接起电话的时候。本有点不耐烦的。估计是在忙什事。不过听了他的话。愣的一愣之后居然笑了。“这么点小破事也放在心上。你看着办吧。我是说省局。跟你们市局有什么关系?”

黄总被打扰之时。确实不是很高兴。可是想到小陈这种小事都记的来请示。好笑之余也觉的这家伙确实把自己的吩咐放在心上了。于是态度就好些许。

不过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真是要多不满意有多不满意了。老黄这是让他放

。但是同时又卡了把事情扩大化的可能。然而。话。他又怎么能扯出夏言冰呢?

唐亦萱听的就笑。她可是连黄汉祥的话都听明白了。“好了。跟王宏伟说一说。的饶人处且饶人吧。谁都不支持你往大搞啊。”“哼。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陈太忠眼珠一转。悻悻的叹口气。既然不能把事情搞大。|就为自己谋一点好处算了。反正他打电话请示的这二位。别说电业局的梁凤鸣了。就是政法委的王宏伟也不可能很随的联系上。

他正琢磨王宏伟呢。蒙晓艳就打了电话过来。“太忠。晚上一起吃饭吧。王宏伟想见一见你。这个面子你一定要给我。”

两人离很近。唐亦再一次听了电话内容。看着他撇一撇嘴似笑非笑。又似有点心。低声发问。“有没有点罪恶感?”

“没有。”陈太忠白一眼。笑的很有点暧昧。“又不是亲生母女。其实你不过就是挂个名儿而已。说是姐妹俩还差不多。”

“以后不许跟她在这个家里再乱来了。听见没有?”唐亦萱的脸微微有点。“你多少给我留点面子。”

“没问题。”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升一个念头来:这算是姐妹呢。还算是母女?要能一起那啥。岂不是挺。算了。这想法有点邪恶。嗯。暂时不想了。

“你在想什么?”唐亦萱警惕的望他眼。下意识的将身体向远处移去。

“没有想什么。走了。”陈太笑站起身子。“王宏伟也真有办法。拉上晓艳做缓冲。他就不能有点担当?”

王书记真的没么当等陈太来到丁小宁的京华酒店的时候。包间里不但坐了蒙晓艳。居然还有小董显然他是打定主意了。绝对不接陈太忠的招儿。

陈太忠也伪作知是什么事儿。坐下来之后顾左右而言他。直到酒喝到半中间。小董才笑嘻的出言试。“陈主任那个。有朋友跟我打招呼了。说是电业局那边有点推脱不过的人情。您能不能给行个方便?”

“你的朋友?”陈太忠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心说老王这家伙也太滑头了。知道我跟小董系好就让家伙睁眼说瞎话。不过再想一想。脏活小董——可不就是这种场合用来垫背的吗?

事实上。小董能在凤凰混的风声水起。还就是托了王宏伟的关照。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可能认。陈太忠就算跟他关系不错。但是论出身和亲近。还是比不上老王。

“行不行你就给个嘛”这个候。王宏伟才出面了。“小董也不是外人。有什么想法。说明白了不久完了?”

陈太忠看他一眼。接着就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少有点诡异“呵呵。就算小董的面我不买宏书记的面子。我也是要买的。”

“本来我是打算折腾他们一下之后。媒体曝光。顺便再找梁凤鸣评评理的。他要不给我面子。那我就去省里要说法。不过眼下既然王书记你都说话了。那算了。把这几个人判了就算了。”

“陈主任。不能再商量一下了?”小董可巴的看着他。“你别装了。你这么一说。梁凤谢你还来不及。”陈太忠瞥他一眼。笑着摇头。“欺负到我头上了。我能忍吗?诉老梁。他要敢再插手建福公司的事情。那就两罪并罚。”

“太忠。”蒙晓艳终于出声了。“你别让我王叔太为难了。能不能不判?”

“你问问你王叔。|不判很重要吗?”陈太忠听的就笑。一边笑一边侧头看王宏伟。“梁凤鸣应该感谢才对的吧。王书记你说是不是?”

“好像事情。出了,变化?”王宏伟这次也不遮着掩着了。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他。“一开始你打的不是这主意吧?”

“没错。打的不是这主意。”陈太忠痛痛快快的点头。一边说一边冲天花板指。又叹一口气。“不过。上面有点想法。”

“你说的上面。是。素波?”王宏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桌上四个人。全不是外人。倒也不怕把事情问的明白一点。事实上这才是他最道的。

“大概还有。北京吧。不过王|记你也别问了。现在不合适说。”陈太忠郁闷的撇一撇嘴。再次的叹一口气。“啧。都觉的我好欺负。真让人郁闷。”

还有北京。王宏伟听的头皮都有点发麻。不过。倒也没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于是笑着摇摇头。“你要好欺负。凤凰就没有不好欺负的人了。那行。这话可是你说的。这件事到此为止。”

看来这陈太忠。也属于干脏活的啊。不知道他怎么混到那种圈子里的。王书记心里真的明白了。当然。所谓干脏活。那也是分层次的。跟陈太忠相比。张智慧的档次就差了很多。至于小董。跟这二位没法比。

等到酒席散罢。王宏伟在走向警车的时候。犹豫一下。又折向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发问了。“太忠。省里的那些事。对咱凤凰。有什么影响没有?”

老王你的眼界还是不够啊。只盯着凤凰的一亩三分的儿。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主战场在素波。提线的在北京。跟咱们应该没啥关系吧?”

蒙艺一走。王宏伟在凤凰必定要受点委屈。不过老王在凤凰的政法系统尤其是警察里面根深蒂固。如果自己不出问题。倒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当然。若是老王还指望着三两年之内升正厅。那本上的当头一棒了。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朝天子一朝臣。任你占尽风流。总是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哦。”王宏伟点,头。心里却也不无遗憾。他还指望着章尧东能走人呢。到时候段卫华了书记。他的日子应该更好过一点。不过。反正有蒙书记在呢。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