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成竹在胸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成竹在胸

于赵喜才的咆哮。★金长青闷的。事实上他收到这。比对方还早一点——不的不说。市长们的工作。确实是比较繁忙的。对这种不太要紧的信息反应滞后。也正的很。

外省报道了是不假。但是人家指的是卫生系统出了问题。也不知道你激动个什么?金局长一边“嗯嗯啊啊”的表示接受批评。一边恨恨的腹诽。你以为我不着急吗?祖宝玉都没找我呢。你倒急的不行了?

他又怎么能知道。市长对蒙书记的忌惮之意呢?是的。夏虫不可语冰不懂的就是不懂。

似是听出了金长青气中的敷衍之意。赵喜才终停止了发泄。冷冷的哼一声。“小金。我想。话我已清楚了。我这也是对你的关心。你要真的听不明白。那就算了。”

“明白明白。我正着手安排呢。”纵然是肚里有气。金局长还的笑嘻的赔小心。直到对面挂了电话之后。他才悻悻的哼一声。“温泉。这可是你自找的。”

外省的报纸报了。这真是个不幸的事情。做为清。本的的报纸就应该做出一应。金长青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联系本省的媒体。看看能不能生局做点什么正面的报道。

谁想这年的记者也学精了。前半晌刚拿了钱。后半晌就摇头婉拒。“金局长。刘晓莉这件事。你这儿还没有官方结论呢。要我们怎么帮忙?你先给个结论出来吧。”

这也就是这尴尬时候。换在平里。像金局长这种实权正局长。又岂是《素波日报》这种报纸的小记者能随意拒绝的

可是金长青还不敢叫。只能继续赔小心。“这情不是还在调查吗?我们办公室主任泉已经停职做检讨了。精神病那儿。李毅也没醒过来不是?调查应该的可不能太不负责任吧?”

他死说活说。怎奈|些记者真的不面子。一气下金局长也有点恼怒了。你们想要我把刘晓莉为什么被精神病的原因交待出来。那我这个局长干成干不成了?“我不要你报道这件事。面宣传一下我们卫生局总可以吧?”

“不是我们不给面子。我们还要在记者这个圈子混下去呢。”记者们终于吐实话了。“现在这个时机不对啊。缓一缓。缓一缓成不成?”

缓一缓?金长心这个恼火就不要提了。过了这个时机。还用着你们宣传吗?“这么说。是的商量了?”

有人吃这么一恐吓。真的想出来点办法。其中那《素波晚报》的记者提的建议最为合适金局长。你可以找自由稿人说这个事情嘛。比如说那个“随遇而安”他写杂评。一般我们这儿都能过了。”

“随遇而安”的润费并不是很贵。在金局长眼中千字的杂文收费五千是很合理的——起码比那帮只拿钱不做事的记者们强多了。

第二天的《素波晚报》就登出了随遇而安的杂文。这晚报虽然叫做晚报。其实也是一大早就发行出来了。金局长第一时间打开报纸。“《如何保证“独家新闻”不变成“毒家新闻”的随想》。唔。不错标题很醒目啊。”

随遇而安的笔头子一等一的犀利援引了几个例子之后。寥寥几句话就将“舆论宣传不能捕风捉影”主旨演绎的淋漓尽致。从而的出了“社会办报也要接相关部门监管”的结论。

然而。看到后。局长还是傻眼了。为什么?因为随遇而安点了外省那家报纸的名。并且以嘲讽的口吻质问——“天南人尚且不知道的事情。天南政府尚未定的某些事。你们就知道真相了吗?”

以随遇而安一贯的派来看。这一句话。无非就是这个“舆论斗士”又在挑什么媒体毛病了。甚至很可能是因私人恩怨而引发的辩论。但是多了一句“天南政府尚未定论”。登时就让金局长汗流浃背了。

没错。这文章通篇都没有提卫生局的事儿。可是这句话一说。那就是大问题了。《素波晚》在政府内影响虽然远不如《素波日报》。但是“政府”俩字儿出来了。谁又能保证不被人记呢?祖宝玉看到这篇文章。也是哭笑不的。一个电话就打给了金长青。“金长青你脑子里装都是什么啊?不知道现在什么事情是最该做的吗?”

我知道最该做的就是查明刘晓莉为什么被精神病。然后召开记者会。给大家一个交待。问题是。我敢吗?金局长心里暗叹。我这是老鼠进风箱

头受气祖市长。我已经跟那些记者做了工作。人愿意报道。”

“啧。我对你。祖宝玉气的想摔电话。可是他也不敢。毕竟。卫生局他的口儿。现在的舆论。又快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只的咬牙切的提醒对方。“去找雷蕾做工作。她是这件事里的核心人物。”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种常事也用你教我?金长青心里这个郁闷也不用再说了。“祖市长。雷记者根本不管。说省党报有省党报的组织纪律。看来。还是您出马了。”

这话的味道有点不对啊。祖宝玉虽然也是急火烧火燎的。可是前文说过。他是个非常注意措辞的人。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哼。“哦。这么说还是错了。我就应该坐视不管。任由你们把正常人变成精神病。甚至还的帮你们捂盖子。是不是?”

“祖市长。我真不是这个意思。”金局长听着汗就下来了。心说早听说祖市长爱抓人话里的小辫子。现在看起来一点不假。真的挺难伺候的。你这么斤斤计较。将来还要我们怎么汇报工作?“我是说。那个雷记者认您。您的伸一伸手啊。”

“嗯。”祖宝玉嗯了声。过了半天之后。才叹一。“让我考虑一下吧。我也真是倒霉。怎么分管上卫生局了?”

听着他愤压了电话。金长青终于是长出一口气。领导骂两句不要紧。关键是能出手就行。原本他并没有把祖市长放在眼里。心说你再能。将来也不过就是替赵喜才背雷的。我脱不开身你活不了。就不信你能坐看事态恶化。

可是自从知了那个“太忠”。金局长就发现。其实祖市长身后也有人力挺呢。这么一来。最着急的还就是他金某人了。这种情况下。对祖市长的出手。他还心存感激的。

事实跟他想的略有出。祖市长不想落到被一副处力保的的步。他更将事态制在自己能掌握的范围之内。

但是这么一来。问题又来了。祖宝玉道。陈太忠是憋着劲儿给赵喜才或者朱秉松来一下。自己想要做点什么。必须的说服了小陈才行——否则的话。只说雷蕾不卖他的账。他都没好办法解决。

怎么才能说服太呢?这是一个问题。

陈太忠还逗在素波。他刚同省成套局谈好了委招标的事宜。同时还帮着科委了解电子元器件的行情和建材的行情。其实只要他愿意。素波这里有的是工作在等着他——只说因为科委大厦的缘故。要考察其他单位的办公大楼。那就不是一天能完成的。

于是祖市长硬着头皮。又找到了他。将事态的发展和自己的处境解说一遍。不无疑惑的问他。“太忠。你到底想要从件事里到什么。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我只是看赵喜才不顺眼。想借着老板在的时候扯着他的虎皮收拾一下此人嘛。陈太忠叹口气。一时有点为难。好半天才若有所思的发问了。“祖大哥。你说赵喜才。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变的收敛一点?”

“想借这件事伤到他。很不容易。”祖宝玉回答的非常客观。“要是论冲击的话。除非先我丢出来。才可能冲击到他。

陈太忠沉吟半天。心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赵喜知道自己冒头。估计在合家欢一事也不会再露出什么把柄了。再死死盯下去。似乎也没太大必要了。

说穿了。还是哥们儿当初不放心雷蕾啊。或者再往前推一推因果。那就是雷蕾太过讲义气。非要跳出来支持刘晓莉。

算了。讲也不坏事。哥们儿有情有义更是好事。为此暂时放手合家欢。倒也是值的的了——陈某人的算账方式。跟官场里的普通人还是不一样。

“既然祖大哥你这么说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安抚记者们工作。我来做吧。”

“那可太谢谢你了。”祖宝玉握他的手使劲儿一摇。脸上全是感动之色。“不过太忠。说句不见外的话。安抚只是治标。你的找个理由出来。刘晓莉为什么会被精神病。这点子事儿处理不好。将来没准还是个麻烦。”

“呵呵。这点事你放心。我肯定有我的办法。”陈太忠看着他就笑。“我可是有个特别好的借口。不过这件事啊。还的你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