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尚彩霞对宵瑞远和吴言的夸奖,可以说是很随意的客套话,毕竟她是以过客的身份来参观,而不是以领导的身份来考察的,随便说点什么并不重要,但是牵扯上陪同的陈太忠,那就大不相同了,更何况还是“太忠”这种称呼?

不过,就在一干人艳羡的同时。?三藏中文吴言显得有些无动于衷,“尚厅长。我们安排了市电视台和凤凰日报的记者,好记录下宵家工业园这历史的一刻,您看”合适吗?”

尚彩霞不喜欢这个建议,一点都不喜欢,她原本就是打着探亲的名义来凤凰的,本身职务又是人事厅助理巡视员这样不尴不尬的一一事实上。她做事一向都比较低调的,上报纸和电视的时候非常少。

然而,眼前这漂亮的女区委书记的口才实在了得,都已经说出“历史的一刻”这样的话了,她要再推脱。似乎也有点过于矫情。

“既然吴书记都安排好了,那就随便你安排吧”她微笑着点小点头。和气中不乏威严,“不过我就是来随便看看的,指示什么的就不用在报道里提了。”

有了她这句话,摄像师才敢架起机器来,文字记者才敢摸出小本来。没办法,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她的来头实在太大了。谁敢随便放肆?

尚彩霞来宵家工业园,是“参观”而不是“视察”有兴趣的多问两句,没兴趣的少问两句,可越是这样。一干的陪同人员越是心惊胆战。生恐她兴之所至,提出什么不方便回答的问题来,那可真的糟糕了。

总算还好,蒙夫人似乎非常清楚参观的流程,注意力也都流于表面上的一些事物。并没有问出什么出格的话参观完占地两百多亩的工业园。也不过才花了不到五十分钟。

“很好,很不错。”尚彩霞对工业园的建设相当满意,整个工业园不但规划得极为合理,园区的绿化、环卫等工作也相当有到个,从个别普通人不容易注意到的卫生死角来看;这不是为了应付检查而专门突击打扫过的别看尚彩霞等闲不考察什么地方,但是论起对参观的了解。她还是要强过普通的基层干部很多。

“不愧是凤凰首屈一指的工业顶目”她对看到的东西很满意,笑着冲宵瑞远和吴言点一点头。“这个典型。应该大力宣传。

她话里对工业园的嘉许。略略地过了一点点,不过这也正常,整今天南也是数得着的嘛,反正吴言就没把这话放在心上,而是笑嘻嘻地接话了。“我们横山还有一些明星企业,比如说填补国内空白的碧涛焦油厂,年产值也上亿了。”

她这话。却是早就跟陈太忠商量好的。尚彩霞听得却是一愣,回头又看陈太忠一眼,“就是荆家那个小女娃娃搞的厂子?我倒是听她说过,川,离这里不远吗?”

“离这儿不远”吴言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他,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某个对气机极为敏感的家伙却是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当然,别人只会看到吴书记在侃侃而谈,“小荆不在,不过厂子里的总经理在,我已经通知他,随时准备迎接领导的视察。”

按道理来说,提前通知做准备,一般是参观和考察的大忌,然而,具体事情是要具体对待,眼下她这么说出来,就是对尚彩霞的尊重,同时也是展现出了横山的领与班子对紧急情况的应对能力一一我们有一支“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队伍。

事实上也是如此,尚彩霞到了碧涛之后,才看到等在厂门口的乔小树和杨波,这俩副市长一个管科委一个管工业,一齐过来是很正常的,但是论反应速度,还真的比横山差一点一这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谁让家人是吴书记的枕边人呢?

“这里……也搞得不错啊”尚彩霞转悠一圈,颇为赞赏地点点头。其时,人们对私营企业还是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看法,就是那些人只顾赚钱,通常都会忽略了工作环境,更遑论厂区建设什么的了。

宵家工业园建设得很好,这是正常的。毕竟宵氏一族家大业大。若是规划建设得不好是很丢人的,但是碧涛这里却不一样了,这邢建中大部分的钱都是融资得到的,居然也能使出如此大的手笔,那就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了。

而且,尚彩霞对荆紫菱的印象一直就不错,所以看得心怀大畅,小紫菱不错。找个合伙人也不错,这厂子就跟那丫头的脸一样,不但干净,而且好看…”小陈。你有福气啊。”

她这话有说完,陈太忠就觉得隐隐有两股杀气笼罩住了自己,呃…还有一股哀怨之气,杀气来自于吴言和唐亦鳖,至于哀怨之气,那肯定就是钟韵秋了。

真郁闷啊,现场的三个女人。再加上荆紫菱,可以打麻好了。陈太忠心里这个汗,实在没法提了,只能含糊地回应一句,“是,邢总不但是厂子干净,也是为凤凰的碧水蓝天做出了贡献。”

“这个倒是。环保项目嘛”尚彩霞笑着点一点头,随即又看一眼身边的杨波,“我觉得这个厂子的技术,可以大力推广一下。”

“您说得没错”杨市长笑着点一点头,又看一眼邢建中,“不知道这个原材料的供应,会不会造成瓶颈?”

“短期内不可能再推广了。”邢建中摇一摇头,他倒是不怕尚彩霞要自己公开技术,想推广可以,但是只能他来建厂,市里从资金和政策上支持而已,所以,他也就是就事论事地发表一下观点,“二期工程已经开始了,有这两期的工程,整个凤凰地区的焦油都不够用。”

“其他地方也可以考虑的吧?”尚彩霞随口问一句,她是蒙艺的爱人。眼光自然是面向婆今天南的,“比如说张州?”

“张州那边,有人偷了邢总的资料,也在建厂子”这次,接话的是唐亦董,是她亲手将那俩储油罐偷走的,对这点事情当然“旧廷浔很,“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厂子停工了。…“嗯?”尚彩霞猛地听到这么个不和谐的消息,登时就是一愣,随即若有所思地点一点头,却是没再接这个话茬,倒是陈太忠在一边听得暗自点头,小董董还真是聪明。

他要吴言忽悠着尚彩霞来碧涛,本来就是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是碧涛确实拿的出手,另一个原因却是想在尚彩霞面前给林海潮添一点堵。同时也算给碧涛上一道保险一一到时候电视里一播,省委书记夫人考察过的厂子,谁想再动脑筋,也不的不慎重一点。

那匪号叫黑子的李东可还没宣判呢。也算是给凤凰市一点压力吧?

陈太忠正琢磨着,这话题该怎么才能引到这个上面,谁想唐亦董就这么把话点了出来。

尚彩霞不表态。这很好理解。在有些电视电影里,什么市委书记省委书记面对道听途说的消息,能当着众多群众果决地拍板,那叫艺术加工,事实上,这种场合充耳不闻才是正理。贸然表态那并不是领导的艺术,那叫冒傻气。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不相信唐亦莹的话,但是在这种场合里,她不能表现出偏听偏信来,既然这消息入弄了。有必要的话,以后再考证和插手也不晚一一而且,谁敢保证虑凤凰市政府在此事中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或者苦衷呢?

说穿了,尚彩霞只是参观而不是考察,甚至参观都是附带性质的,她原本的目标是探亲,而她本人的职务,也不过是个助理巡视员而已,凭什么随便指手画脚?

同是助理巡视员,愿意在公众场合指手画脚的,是那些生恐被别人小看的,以尚彩霞的底气。根本无需考虑别人的是不是小看了她。

“旁边那是什么,看起来不像焦油加工厂吧?”她抬手一指远处的厂房。邢建中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那是一个合作伙伴,搞了一个加工厂。”

“哦?为什么你不自己做加工呢?”尚彩霞奇怪地看着他,邢建中犹豫一下,才笑着摇头,“跨了行业。我想先把自己的专业做深做强做大,呵呵。”

哦,尚彩霞点一点头,知道自己可能想岔了什么事,就不欲再说了。谁想吴言在一边不失时机地发话了。她已经隐约看出,蒙夫人是比较注重整洁的人,那么这个,厂子也是拿的出手的,“那也是一个新建的厂子,也比较注重厂容厂貌。”

“哈,今天的时间,可是就花在你们横山了。”尚彩霞看她一眼,笑着点一点头,“咱们打他一个突然袭击,不要紧吧?”

来横山的路上,她就已经知道眼前这女区委书记是章尧东的人了,但是这年头的官场中,靠自身能力脱颖而出的杰出女性并不是很多小很容易勾起同性的一些好感。再加上吴言不但年轻漂亮,说话办事也透着精明和干练,所以蒙夫人倒是不介意多看几处地方。

于是,更让陈太忠痛苦不堪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敢情李凯琳也在加工厂里,正在开领导层会议,大致是说要大干五十天开始试车之类的东西,唐亦莹、吴言和钟韵秋加在一起已经很不幸了,眼下又多出一个小狐狸精出来“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不仅仅是探亲“想什么呢?”**过后,吴言懒洋洋地蜷在陈太忠身边,手在他**的胸脸上轻轻地抚摸着,两条腿夹着他的右腿,他的另一边是钟韵秋。也是两条腿夹着他的腿“没啥,是小钟弄得我有点痒。”陈太忠轻笑一声,意思是说人家小钟毛发比较正常,“你这儿就是滑不溜丢的,呵叭…”

“讨厌了”吴言两只手指发力,在他的胸胜上拧一下。“今天你可美啦,三个人挤到一张**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可是我是赶火车啊”陈太忠笑一声,一使甄,搂看着她身体的右手从腋下穿出,捉住了那两团软绵却又挺翘的双峰,肆意地把玩着,“一拨接一拨。累得很呢。”

这是实话,他今天又赶了一趟场,晚上他本来是想夜宿育华苑的一蒙晓艳知道他回来了,谁想今天吴书记得了蒙夫人不少夸奖,这兴奋劲儿实在没地方发泄,就打个电话给他。要他再晚也要过来,反正明天是星期天,比较空闲。

陈家人在素波这几天也憋得狠了。两会期间,省党报的忙碌程度是可以想像的。雷蕾当然没时间陪他。那汤丽萍又没有碍手,实在是寂实难耐啊。

不过。陈太忠并不想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轮换制”一时就有点叽叽歪歪,白书记只得祭出了无上仙器,“你要肯来,咱们都在我卧室**…“嗯,包括小钟,自己考虑吧。”

那陈家人就只能无怨无悔地赶场了,要命的是,蒙晓艳和任娇也旷了有些时日了,每人榨取他一次,才在酣畅淋漓的余韵中沉沉睡去。来了横山宿舍,又是每人一次”啧啧,亏得哥们儿是仙人。

“别跟我瞎扯”吴言笑一声。“你有心事,当我看不出来吗?”

“没啥心事啊”陈太忠才待继续嘴硬,却不防腋窝处传来一阵微痛。原来白书记见他嘴硬,少不得一口咬了上去,“噬……搞什么?松口啊,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陈太忠还真有一点心事,这心事还是尚彩霞带来的,他一直以为,她就是来探亲的,然而事实证明,蒙夫人的目的并不是特别单纯或者。这才是上位者的习惯吧,做事的时候,总是要不经意地顺带做一点什么?

由于有张智慧的力邀,尚彩霞的晚饭是在凤凰宾馆吃的,陪同的人除了唐亦鳖、陈太忠之外,下午在场的吴言、杨波和乔小树也有份。

酒席结束之后,陈太忠将俩姚姓送回三十九号,就在进门的时候,尚彩霞轻声吩咐他一句,“明天。建议我去一下黄老就读的学校。”

这个吩咐的目的性很强,年轻的副主任只呆了那么一瞬。帆敌着点一点头,他有心问一问还要不要去黄老旧居看一,小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不妥。终于强行地按下了这个念头。

不过他虽然没有开口发问,心里却装了这点事情,一直在慢慢地琢磨。只是接下来连番赶场。**“四射”这件事就没有很好地理顺。有说要再仔细地想一想。却不成想被心细如发的白书记发现了。

“尚彩霞要我建议她去一趟黄老就读的学校”陈太忠笑一笑,“我是挺奇怪她为什么不今天去,而且没说去黄老旧居。”

“哦,分寸感而已”吴言的回答跟他想的差不多,“她是探亲来的。去不去都无所谓,专门去就落了痕迹,你建议一下,她顺水推丹地答应下来,看得懂的人知道是什么意思,看不懂的人,那就继续看不懂好了。”

她很明白蒙艺的处境,所以分析的也很透彻:蒙艺不想跟黄老僵下去。委托夫人来黄老的旧地转一圈。哪怕不算示好,但是这善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那她这次来,看起来不像那么简单啊”陈太忠隐隐觉得,似乎还有一点什么缘故,才促成了尚彩霞的凤凰之行。

“我也这么觉得”吴言思索一下,认可了他的猜想。“她以前一直很低调的,今天探亲,先是让王宏伟开道,然后又是高调地参观了几个地方。而且居然…“还同意摄像了。”

“嗯”陈太忠点一点头。伸手又在一声不响的钟韵秋身上摩挲两下。才反应到了另一件事:吴言现在说这话,都不避讳钟韵秋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释然了。人和人的关系,总是越走越近的,吴言和钟韵秋的磨合期已经过去,不管在单位还是在家中,都稳固了领导的位置。那么适当地亲热一点,也是驻下之道,眼下三个人能躺在一张**。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嗯…”钟韵秋被他热乎乎的大手抚摸着,禁不住舒坦地呻吟一声。不过,下一刻她就反应了过来,领导就在自己身边呢,于是忙不迭开口,以掩饰自己的愉悦,“嗯,我觉得尚厅长”挺和蔼可亲的。”

“啧,我知道了”陈太忠听她这么一说,觉得自己猜到了其中关节,“其实她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她来凤凰了。”

“没错”吴言的悟性也是一等一的。马上明白了他这貌似废话里所指的意思,“该探亲的时候探亲。该参观的时候参观,很正常。”

两人都知道。蒙艺在天南的日子,可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为了防止一些无聊的传言的产生,很有必要展示一下蒙老板对天南的掌控能力。于是,蒙夫人借爱人的名头。耍一耍派头就再正常不过了:蒙艺要是打算走,我还有心情这么折腾吗?

陈太忠甚至又想到了一点东西,尚彩霞当着众人称赞他,并不仅仅是因为赏识的缘故,也是因为他跟黄家走得还算近一一对宵瑞远客气,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当然,这或许是他想得太多,蒙夫人并没有这么深远的意思。但是在官场里打了几个滚之后,他已经不敢再小看任何人的智商了。

他俩说得兴起,钟韵秋却是听得稀里糊涂的,这种似是而非的废话。你俩怎么就说得这么起劲儿呢?当然,她听出来里面肯定有文章,但却不知道这文章所指什么,这肯定不是因为她不够聪明,而是说她根本不知道两人话题的背景一一信息量决定见识。

不过,疑惑归疑惑。她真的不敢发问,只能怯怯地表示一下,“马上是地方的再会了,她估计呆不了几天。”

“难说,没准她要多待一阵呢,住惯素波了。在凤凰多住些日子也正常…”陈太忠话说到一半。脖子猛地僵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

吴言挺奇怪他这反应,不过微微一蹙眉,她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是啊,省城就是省城,人多嘴杂的。还不如住到凤凰清净。”

她的意思是说,等传言四起的时候。难免就会有那跟尚彩霞相厚的人。前去打问情况,眼下早早地往凤凰一躲,倒也是耳根清净。

陈太忠却是被她这话说得脸颊**了两下,他听明白了话里的意思。然而,正是因为明白了意思,他才会如此哭笑不得:我想的是,不方便时不时地去调戏小莹董了啊。

这个白书记,打岔还真的是一把好手,他禁不住又想起了两人初开始交往时,关于那房子的误会,一时间又有了兴致,“可能你说的是事实。不过现在不说这个,小白。我那个。又想了…”“你叫我什么?”吴言低低地怒吼一声,旋即陈太忠就发出一声闷哼,“噬……我说你属狗的啊?咬个没完了?欠收拾!”

下一刻,漂亮的女区委书记从嗓子眼里传出一声颤音来。

“叭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去三十九号报到,不过,这次似乎吴言真的说对了,尚彩霞居然表示没有兴趣出去。“昨天聊得晚了,身体不太舒服,下午再说吧,反正这一次我要在凤凰多呆几天的。”

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吧。陈太忠也没表示出疑惑来,反倒是轻声请示一句,“那么下午,是不是还要让电视台的跟随拍摄?”

“去学校的时候再说吧”在三十九号里关上门说话,尚彩霞还是比较痛快的,“要是有别的活动。就不要跟随拍摄了。”

这就是要突出重点了。陈太忠能理解这话,要是拍得活动过多的话,难免体现不出蒙艺的诚意来。

不过对这种很随意的吩咐,他也不得不感叹一下,蒙夫人就是蒙夫人。只当人家电视台的摄像师是私人的了,随叫随到的那种,哥们儿什么时候才能混到这一步呢?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