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周日晚上。‘省人事厅助理巡视员尚彩霞在我市参观视察”的新

闻。在凤凰电视台播出,是一个足足有十分钟的长消息,周六晚上虽然

也播出了她在横工的消息,却是由于两会挤占了大部分时间的缘故,只

是一个一分钟的短消息。

不过,这个砒漏出得很值得原谅,电视台是舆论富传的主战场,两

会期间没有什么新闻比它更重要的了,一言九鼎的章书记还在素波未

回。而其他市领导又没个愿意做主的。搞得凤凰电视台的人抓耳挠腮不

已。

于是,大家就选择了一个最为折中的法子,主旋律是宣传两会。这

个宗旨不变,而蒙夫人的考察,就是先给个短消息,第二天再认真剪辑

补个长消息我们不是有意的,是尚彩霞同志你来得太突然了

嘛。

这长消息有一半时间是说她昨天的横让之行,另一半时间却是详尽

描述了她今天下午的学校之行,没办法,这意义实在太重大了小黄老

和蒙艺,一个是优秀的老一辈无声阶级革命家,一个是眼下执掌天南的

党的优秀好儿女,两人全是凤凰走出去的人,怎么能不重点强调一下?

电视台楼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尚彩霞正在海上明月吃饭,作陪的

人是大市长段卫华和分管教委的市长王伟新,不过很遗憾,陈太忠不

在场因为人事局的高局长来了。

段卫华的邀请是今天上午出来的。下牛尚彩霞去学校的时候,段

市长还作陪了,但是陈太忠一见高局长就火冒三丈,若不是唐亦董瞪了

他一眼,这斯说不定当场就甩袖子走人了。

有唐亦董这个本地人在,尚彩霞也就听说了点陈家人和高局长的

恩恩怨怨,不过她总是挂名在人事厅里,所以也不合适将姓高的拒之千

里之外。

而这高局长偏偏地没什么眼色眼见人家对自己不假辞色,还说蒙

老大的夫人本来就该有这架子才对。根本毫不在意这倒也不怪他想

错。他是秦小方的人,秦书记跟蒙夫人的如姓交情匪浅,他还有什么可

担心的?

官场里这此错综复杂的关系,真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说得清的,

高局长身在局中,自以为搞清楚拓扑图了,却忘了这些界上不止讲求

关系,关键时刻,更讲求关系的远近。

结果,一下午就是他在尚彩霞身边跑前跑后,丝毫不顾忌段市长和

王市长在一边看着,甚至,连在一边解说的教委主任钱自坚都远远没他

活跃。

似此情况,陈太忠没有当场给那姓高的一点难看,已经算难得的大

度了,到晚上这斯居然还要来跟着‘省厅领导”来蹭饭,那一副舍我其

谁的架势,陈家人终于暴走了,‘晚上科委那边还有点事,我就不去

了“爱国,你留下来给尚阿姨开车。”

尚彩霞看这高局长也不爽只是见这厮跟唐亦莹有一搭没一搭地瞎

聊。总是不太不好说难听话,再说人家段卫华还在一边看着,自己若是

有所表示,不但显得自家城府不够,更是有当面打脸的嫌疑,所以也就

只做不见了这样的人,不值得她去多关注。

那高局长看着长消息,本来美不滋滋地乐呢,猛地现现电视上

除了尚彩霞就是段卫华的镜头,偶尔也闪过王伟新和陈太忠,他却是总

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半张脸,还有一次居然只是半个肩膀还是背面的

这种连钱自坚都比他出现的次数多。

‘尚大姐。明天局里有工作会”趁着大家看新闻,他不失时机地

出了邀请,‘我想请您到场指导一下工作,您看?。

“我是来探亲的”尚彩霞不动声色地说一句,眼皮子都不向他抬

一下,‘工作上的事情不想谈。”

高局长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激出了人事厅助理巡视员尚彩霞的怒

火。她宣布拒绝接受跟工作有关的邀请了!这今后果不是他想见到

的。也不是别人想见到的,乃至于在以后的一段时间,有人抱怨的时

候也不忘记提一句高某某的不识好歹。才导致蒙夫人说出了那么决绝的

话,,

周一不但是人事局的工作会。也是科委的例会,由许是文海噢到了

什么味道,整个人表现得有些萎靡不振,会议是由孙小金主持的。

这会议主持,原本除了文海就是李健,不过李健也是副主任了,若

是再这样做的话,那么难免会让别人认为李主任的上升势头看好,有影

响科委班子团结的嫌疑,所以现在就是改会的五个人轮流主持会议。

由此可见,办公室政治真的是无所不在,每一个能微微彰显存在的

地方,都少不了这样那样的争斗。陈太忠也不禁暗叹:哥们儿要是不在

科委了的话,这儿指不定就要乱成什么样子了。

当然,眼下陈主任没有离开科委的迹象,所以大家表现得也都极

为本分,例会上不但通过了那五十万焰火的提议,更是确定了尽快清理

违章建筑的工作。

清理违章建筑,自然是因为消防通道被堵占,使得筒子楼的救火一

度受阻的缘故,这是科委年后的第二次例会第一次例会就通过了这个

方案不过当时大家考虑的重点是怎么应付市里的问责,这方案的执行

过程没有确定下来。

等准备着手拆除的时候,科委里的相关人等就纷纷前来求情这

个阻力不是一般的大,因为涉及到了个人自身的利益,当然,没人敢去

找陈太忠,倒是负责工会事务的戏曼丽和老好人梁志刚被人缠得不胜

春节期间的救助工作,证明戏主任很富有同情心,但是她表示上了

例会的事情,自己无能为力,梁主任却是推不过几个老人的情面,答应

在会上提一下。

为了此事,梁志刚专门找陈太忠说了一下,大意是自己无意推翻

例会的决定,不过呢,单位里总是一个声音也不好,所以他代表职工反

应一下情况,当然这个建议注定会被否决,但是他梁家人不会在意

我做坏人,你们做好人?听说戏曼丽也会支持这个建议,陈太忠心

里还真的不舒服,心说这戏主任什么时候跟老梁搅在一起了?她不是跟

邱朝晖关系好吗?现在这算什么,转换阵营?

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问一句邱朝辉,邱主任倒是没有感到意外,笑

着回答他”你在科委一天谁还敢拉小团伙?他俩无非是想博少数

人的一点印象分而已,反正建议被否决丢的又不是太忠你的面子,你还

计较个什么?”

这话有理啊,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就将此事丢在了一边,正好体

现出科委的民主的氛围呢,不过姓梁的你若是敢阳奉阴违的话,那

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事实上,这也是他多想了有他在一天,科委上层权力结构就不可

能生任何变化粱主任和戏主任眼见从那里得不到什么份外的权力,

也只能将权力的展转向基层去扩大在基层工作人员中的影响。

上进之心人皆有之,是个人都有扩大自己权力和影响的欲望一他俩

的选择实在无可指摘,至于说建议被否决丢面子,那倒是无所谓了

陈主任连文海都敢打,逆了集主任的意思丢面子很正常,不过,你们可

的念我俩的好哦,不是随便什么人就敢提出这样的建议的。

例会毫无意外地否决掉了这个建议,并且陈太忠还借此提议。要加

快拆迁工作的进展,你们想面子被扫?那我就给你们重重地来一下好

了。“拆完这此,就拆除宿舍楼,能不能让同志们尽快住进新房,

顺利拆迁是重中之重。”

他这一声令下,不但那此违章建筑倒霉了,连筒子楼前的门面房都

跟着倒霎,大正月里就四处寻找新的承租地点,一时间鸡飞狗跳。

不过,陈太忠没有心思去考虑这此,下午的时候,他又去电动助力

车厂走了一围,除了视察工作之外,还去看了焰火的燃放地点和现场

的消防安全工作,这是他必须要关注的,科委今年已经着了一次火了,

再来一次的话,谁也承担不起后果。

总算还好,在这一点上,孔厂长和李厂长都有相同的认识,居然在

短短的两天之内安置了两个强力水汞。又搭起了一间小屋来放置那此焰

火弹还是砖墙石棉瓦的顶子。

孔厂长笑着将撑过展示给陈主任看。“有了这屋子,就算火星飘落

下来也了不起火灾或者爆炸,跟消防支队也联系好了,到时候还会有

三辆消防车现场待命。”

小嗯,这是咱科委第一次自费燃放焰火,一定要开门红”陈太

忠笑着点头,s里却是感慨不已,果然万事就怕认真二字,十来天前若

是有眼下一半的准备工作,筒子楼又何至于烧得那么惨呢?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放焰火也犯错

正月十五的晚上,凤凰市燃放焰火的大约有七八家企业。其中凤凰

科委走出尽了风头,不但焰火密度高。时间也长,放了差不多五十分

钟。一度盖过了市政府在西郊公园放的焰火。

九九年是建国五十年,按凤凰市的惯例,‘五年小庆十年大庆”

半个世纪的纪念年,意义格外重大。所以市政府也组织了焰火燃放活

动,燃放时间长达两个小时,平均一小时四十万的焰火。

章尧东书记已经回来了,陪着尚彩霞和唐亦莹坐在西郊公园里看焰

火。一边看一边聊,这时他的秘书走过来,低声汇报说,凤凰科委的

焰火燃放的密度比市政府这边的密度还要高”有人说,这是无组

织无纪律。”

章书记看一眼身边的尚彩霞。心说你丫挑科委的刺儿也不知道换个

时间,说不得扭头低声呵斥,普天同庆的日子,凭什么只有咱市政

府有资格放焰火?人家密度大一点就怎么了?。

然而,秘书心里有数,别看章书记这么说,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了,

少不得叹一口气,‘郭市长徽,春假他们那儿才着了火,而且科委的

将火比市里的还漂亮,传出去不好听”

别说,章尧东心里还真的是不舒服小陈你也真是的,行局的焰火

盖过市里的,这不是没有大局感吗?耍多考虑考虑市里的形象嘛。

换个时候的话,他绝对不介意将陈太忠拎过来币一顿,然而,眼下

尚彩霞在场,他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少不得口多一声,“助力车厂即将

投产,这个意义重大有些人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是见不得别人

好。”

这句话,他说得就大声了一点。正好又是焰火燃放的间隙,尚彩霞

听到了,讶异地回头看他一眼不过也没有出声问。

“呵呵,科委助力车厂的焰火,比这儿的还漂亮”章尧东笑一

笑。主动解释一下”有人说小陈没大局感真是这年头什么帽子

都敢扣了”

“哦?,尚彩霞听得就是一愣。旋即展颜一笑“其实这话也对,

科委这么做确实不合适。陈太忠就是个冒失鬼,还是年轻啊。”

章尧东笑一笑,没有哥接话,他心里明明白白的,你说他不对是可

以的,但是我要现在把他叫过来刮一顿。那就是不给你面子了,这点分

寸我还是懂的。

湖西区做为工业老区,各个企业的效益一直不是很好,已经很久没

有像今天这么热闹了,大家看焰火看得兴高采烈的,陈太忠心里也美不

滋滋地。却是没想到。若不是有尚彩霞在西郊公园坐镇,自己又要吃

一顿排头了。

不过几天后,这个消息还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听说是郭宇在歪

嘴。他禁不住大怒”姓郭的混蛋欺人太甚早知道的话,这次两会之

前给他下一点小绊子,真是皮肉痒了。”

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是张新华。张书记听他这么说,也只能苦笑一

声。我说太忠,你这个态度有问题,做为你的老书记,我不得不说一

声。这次是你们科委做得出格了”这种事没人歪嘴就算了,要不然一

歪一个准。”

,陈太忠叹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张书记说得是正确的?师川”哂火

强过市里的,算起来真的是政治性错误,禁不住出声一句牢骚,‘这

大局感也太难把握了,市里八十万的焰火,我这儿有五十万,无非密度

大了一点你说这年头想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啧,确实是啊”杨新刚点头表示理解,‘不当一把手的时候不

清楚,坐到那个位子才知道,每做一件事情,都得把方方面面的事情考

虑到,要不然不如不做。”

现在几个人是在陈太忠的家里吃饭。除了这两个,还有导强在,这

都是陈主任的铁杆,才能享受得到‘家宴”的待遇,所以大家说话也不

怎么遮掩。

然而,说是家宴,厨房里忙碌的却是杨主任的爱人白洁,不过还

好。家里年货不是一般的多,大多都是半成品,加工起来也挺方便,

累不着杨主任的漂亮媳妇儿。

现在拿白洁和陈太忠的关系说事的人也不少,只是陈家人自觉身上

虱子多了,倒也不怕别人乱咬,事实上。本来张新华的老婆要来帮忙,

却被数家人拒绝了,‘我怎么敢劳动老殿子的大驾?嫂子要来我欢迎,

不过是坐着吃。不是站着干”

你们就别抱怨了”吕强笑嘻嘻地摇一摇头。‘就算再受气。也

是国家干部,我们这此升斗小民有惨。领导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我们

就可能面临倾家荡产的危险”

小嗤,才是胡扯”张书记不屑地哼一声”吕老板家大业大,蒙

老大亲口赞扬过的有良心的民营企业家。王小虎跟你关系又好,谁能让

你倾家荡产了?”

‘王书记跟我关系好,可这次又多了一个周大山不是?”昌强撇一

撇嘴,周大山是这次两会上去的红山区的新区长,人家怎么看我还不

一定呢。”

“还是吴书记厉害,现在依日是一肩桃”杨新刚笑着点点头。抬

起筷子指一指吴言房间的方向,‘张开封都只是书记了,变动大

啊”

清湖区常务副区长投进了章尧东的怀抱,这次愉快地当选为清湖的

区长张。也不求上进了只忙着展私营经

济。不过他经营清湖不是一天两天了。又是副厅高配,新任区长就算有

章书记支持,想跟他掰腕子怕也是痴人说梦。

凤凰市的七区二县里,只有吴言依日是书记兼任区长,这本来是

临时的行为,但是有了章尧东的支持,有此结果也正常,反正她也有一

肩桃的理由横山的经济展的飞快,连尚彩霞都到横2参观了

呢。

‘对了太忠,能不能帮着弓见一下尚彩霞?,吕强又开口了,愁

眉苦脸的样子,“王小虎给我下了死命令了,一定要把她拉到红止转一

转。啧,做商人就是苦啊。

“扯淡,让王小虎跟我说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前一段找

尚姨的人太多了,我没答应他。要不我更清闲不了,现在就差不多

了”

淡辜书由z旺加如netbsp;事实上,他也有把尚彩霞领到红山转一转的想法,看一看哥们儿的

太忠库,再看一看小水电,嗯能借此再恶心一下夏言冰就更好了,

反正现在风头也过去得差不多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吕强忙不迭地点头,一边说一边摸出手

机。要不,我现在就打个电话通知他?,

‘便宜死你呢”陈太忠白他一眼,笑嘻嘻地伸出五个指头,

‘要我答应好说。不过,赞助科委大厦五百吨水泥。”

“切,那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吕强笑着摇一摇头,‘十来万的

事情也值得你开口?不过,我要搞个房地产公司,你得帮忙。”

,你去建委找李勇生吧,有事再找我”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句,又

说起了刚有的话题”等尚彩霞从童山回来,我帮你说一声”

尚彩霞同唐亦鳖去童山游玩去了。她这次似乎真的是拿定主意,要

多呆一阵了,在接到陈太忠邀请的时候,她笑着答应了,“去水库划船

吗?天气有点冷啊,不过,“好吧。到时候你得陪同,我不想见太多

乱七八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