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四五章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 五章

声一千五百五十四章穿越的优势

“这个结构倒是不错”邱朝晖争得兴起,也懒得管发问的是陈

太忠还是梁太忠了,“但是,钢结构用的的钢,具体施工该怎么

施工,缝隙如何填充,除的保温范围是多大,,你有数据和施工经验

吗?”

邱主任是电气专业出身,但是以并整天窝在科技发展处,对很多新

鲜东西也不是很陌生,梁志网昨天又赶了份资料出来,问点弃西就算问

不到点儿上,也差不了很多。

“我这不是提个思路出来吗?”陈太忠有点恼了,“钢筋和混凝土

的膨胀系数差不多,那么,钢结构和混凝土的膨胀系数就能差很多

吗?”

你居然知道膨胀系数四个字?邱朝晖听得也有点惊讶,心说这陈主

任高中物理学得不错嘛,“太忠你说得也不错,不过我还是同样一个问

题。国内有什么实例没有?。

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是在跟小陈叫柜,然而,邱主任不但是

个政府官员,同时也是个知识分子,火气上来了,可是不怕跟任何人就

事论事地辩驳 当然,很多时候他认为自己是就事论事,但别人未必

这么看,他跟文海交恶,起因也是类似的情况。

“碧涛在凤凰建厂的时候,国内也没有实例”。陈太忠对这种资

格论不是很有好感,别人都做过的。咱们再做还叫高科技吗?“咱们这

是科委大厦,不是农村盖瓦房,那样有样学样的 有意思吗?”

大家都看出来了,陈太忠这是着恼了,虽然陈主任在公事上通常对

事不对人,口碑一向不错,但是一旦暴走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谁也不

能确定,反正眼下这厮已经开始不讲理了。

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虽然是填补国内空白,但是在国外已经是成

熟技术了,邢建中又是工程技术骨干。哪里像这钢结构混凝土一般,

没谁知道国外这玩意儿安展到什么地步了,这两者有可比性吗?

至于那个整体转换梁,更是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了,国外就算有,估

计也是玩创意什么,实用不实用姑且不说,只说外国人玩创意时的热

情,定然会将施工方案细化到无以复加,那个钱可就是拿来烧的,科委

眼下有钱,却也不能那样地挥霍无度。

“行了,你俩都是外行”乔市长见邱主任还要说话,于是笑着插

话。冲梁志刚一努嘴,小梁你说一下。太忠这建议可行不可行。

“这个肯定可行”梁志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类似的理论早就

有了,我的老师荆涛还发表过这样的论文,只是当时很多人说这技术不

实用。

搁给大家看,这技术确实不实用。高层用钢结构图斤。什么?不就是

图个快图个轻?快了能尽快回笼资金。轻了能多盖几层,每层也能适当

增加部分实用面积。

可是一上混凝土,这点优点就不存在了工程进度会变慢这是一定

的。而这个轻也无从谈起了,尤为重要的是,这钢结构已经是成本很高

了。加上混凝土只会成本更高 这混凝土只为防火,可是哪儿来的

这么大的火啊?

当然,没有人有后眼,知道一年半以后会出现“刚”恐怖袭击,世

贸双子楼到掉的缘故,就是因为钢结构不抗明火,被飞机燃油燃烧得软

化,上半截楼房坠落将下半截砸毁。最后上半截也粉身碎骨,自那以

后。美国的高层建筑还真的使用了钢结构加混凝土的结构。

世贸垮塌引发的钢结构的变革。一点不亚于中国唐山大地震之后对

预制板楼房的冲击,自唐山地震以后,国家建委就不建议使用预制板盖

楼房,一定要现用现浇,虽然这个建议。一开始执行得不是那么严格,

但是毫无疑问,那是一个转折点。

陈太忠倒是知逝世贸要倒,怎奈上一世他活得浑浑噩噩,听说了

“之后只顾得开心笑了,根本没去琢磨这些贸到底是因为什么倒

的。

可巧,大家在那边讨论,他坐的实在无聊,想起自己好歹还具备了

点穿越者的资格,于走出声在这种细节上问一句,谁想那几个人争得脸

红脖子粗的,邱朝晖不管不顾地回了一句,这一下,陈主任就觉得自己

的面子挂不住了。

想一想也是,在座的都是大学本科以上的学历,虽然文主任是工农

兵学员学制三年但那也是大学生啊,就连最差劲的戏曼丽,都是中专毕

业工作后考了函大的,所以陈主任这压力就不是一般地大了,没错,

他做人很大条,但是有时候,也会有一点点敏感。

说实话,陈太忠还真没想过插手这趟糊糊事儿,他也知道自己能干

了什么干不了什么,可是老邱这话太呛人啊,为了面子,他也得计较一

下不是?

虽然他是外行,但也想得到,这钢结构加上混凝土,怕是要将钢结

构的优势抵消不少,而且还会增加成本。

不过话说回来,自打知道陈洁要认真对待“鲁班奖”时,陈主任心

里就明白了,科委大厦的预算,不增加是不行了 省里都拨款支持你

搞了,你再唧唧歪歪,那就是给脸不要了。

可是,陈太忠不是一直旗帜鲜明地反对增加预算吗?其实,这是一

个错误的认识,科委花个三千万盖楼和花个六千万盖楼,对他来说都是

无所谓的,他反对的是巧立名目增加预算,投资大咱不怕,但是某些

人为了大肆上下其手而增加预算,他是坚决不答应的。

陈洁的要求则不同了,这是带有政治意图的,不光能为陈省长增

加政治资本,也能为凤凰科委增添光彩。没有理由不配合。

“那这个结构,理论上是成立的。是吧?”陈太忠见梁志网支持自

己的假设,登时就来了精神,“这是一个新课题,我们可以研究一下可

行性。”

梁志网犹豫一下,他有心说这么搞成本太高,不过最终还是笑着点

点头,“若是真的能成功的话,恐怕会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 ,建

筑。”

是里程碑式的鸡肋吧?还是很贵的鸡肋,厂漆听得心里就是哼,脸却是不动声煮。”但是。撇七胁不方面

的问题,关于费用这一块,梁主任考虑过没有?”

“既然想要拿奖,必要的支出是必须要有的”难得地,屈义山居

然跳出来发话了,毫无保留地支持陈太忠,“既然陈省长都说了,在资

金上会给予必要的支持,那我们还犹豫什么?”

陈太忠听得微微点头,心说屈主任来科委就是倒腾土地来的,平日

里不管其他事,但是为了获得自弓的支持,关键时候还会跳出来。

毫无疑问,屈义山是个看得清楚形势的家伙,知道想安安生生地闷

声发大财,就必须得巴结好该巴结的人,往常陈太忠真的有点看不起这

家伙,也会在有意无意中疏远此人,以求将两人的关系撇得干净一

点。然而眼下看来,这官场中真的是什么人都存在必要的价值。

只要这家伙带给科委的收益大于破坏,这样的人还是允许存在

的。陈主任拿定了主意,水至清则无鱼,哥们儿要学会从大局看问

题。

然而,文海不能忍受这个结果。他已经得了消息,知道自己这个位

子十有**坐不稳了,对陈太忠的忌惮就不是那么深

怕穿鞋的吗?大不了你再打我一顿好了。

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的感情也很矛盾,这厮一手摧毁了他的幸福,

以前科委是穷,但是庙再穷也饿不死方丈,眼下虽然科委钱多了,他的

各种收入也比以前多了很多,然而。没有了一言九鼎的决策权,这个大

主任当得,,窝囊啊。

但是,同样是这厮,一手捧起了他的希望,娜娜头部的肿瘤已经

去除了,到现在也没复发的征兆。已经在开始努力追赶以前落下的功课

了。看着女儿活蹦乱跳、开开心心的去上学,文主任发现:自己想恨陈

太忠也恨不起来。

但是现在,他必须跳出来反对这个方案了,这是他在昨天就跟乔小

树商量好的,科委大厦的预算必须增加,然而,该增加明一块,乔市长

有自己的算盘。

乔小树的意思,是把增加的预算放到楼宇装修和采购设备设施上,

这两块是最容易将办公楼档次拉开的要点一当然,由于档次不同,价

格的差距也不尽相同,最悬殊的足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梁志网提出的这个改变楼体结构的设想,并不怎么招乔小树待见,

原因无他,他和文海对钢结构两眼一抹黑,根本不懂,如此一来,就要

增加梁主任在里面的话语权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尤其是,昨天散会以后,乔市长跟省建的人联系了一下,结果那

边的李经理犹豫一下,方才勉强回答,“没问题,钢结构我们也搞得

了。不过这个整体转换梁,我觉得有点不太科学,关键是要担责任

呐,,我说,以前的方案不是挺好的吗?”

第一千幕百五十五章拍板

乔小树是玩笔杆子出身,对省建李经理回答的话里隐含的内容一

听就懂,省建的搞钢结构或者还勉强能行,但是这个转换梁怕是搞不

了。硬上的话恐怕要出砒漏。

如此一来,乔市长更不愿意答应梁主任的方案了,省建那边,小树

市长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拿也拿了,现在半路换承建公司,省建的岂能善

罢甘休?

当然,乔小树也没有硬顶的意思,他要跳出来反对,容易让别人产

生不必要的联想,所以这件事就交给文海来负责了。

文主任本不欲跟粱主任把关系搞僵。谁想乔市长轻描淡写地说了一

句。就由不得文海不冲锋在拼了,小文,只有你能顶得住压力,有些

事情我才好帮你说话,你明白吗?”

明白!文主任太明白了,我要被调整了,只有表现得好一点,乔市

长才能说得上话 事实上,说得上话是高看了乔市长了,但是,就算

把他调整走,不也是得找个地方安置吗?这个时候,乔小树还真有充

分的建议权,而且调整个置以后。乔市长的支持就更为重要了。

不过饶是如此,文海也没想到,陈太忠甫一回来,就会旗帜鲜明地

支持梁志网,一时间心里将邱朝晖恨了一个半死:这不但不是你负责的

口儿,更不对你的专业,就不知道你跳腾来跳腾去的折腾什么,看看,

惹出陈太忠的脾气了吧?

然而,不管他哥抱怨,也不能对屈义山的回答视而不见,只得笑嘻

嘻地点点头,“荆涛荆教授来过咱们科委也不止一次了,大家都不是外

人。我们可以听听他的意见再做判断。”

“梁主任,请你概算一下,搞钢加混凝土结构的话,得增加多少

钱?”难得的,腾建华也发话了,他对陈太忠这拍脑门子的想法也颇不

以为然,然而,腾主任虽然木讷,却也不是全无眼光,而陈太忠又是

他升任为副处的大恩人,所以只能这么婉转地幕示一下,不算支持可也

不算置疑。

“大概,,八百万左右吧”。梁志才的脑瓜还是不错的,估算嘛,

谁还不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八百万,压力倒也不算太大。”

“这样一来,其他方面的资金就要紧张一点了”邱朝晖皱着眉头

发话了,“只是钢结构的话,才增加不到五百万,加上混凝土就有点高

了”省里给的钱不够多。”

“市里也可以考虑支持一点。陈省长还答应了奖金”乔市长轻咳

一声,插话了,他固然是想把科委的预算搞上去,但是同时,他对鲁班

奖也很有兴趣,这个奖是不太好争取的,然而,有陈省长和陈太忠这

“二陈”出手,也未尝就不能一试。

既然有兴趣就不能袖手旁观。要不到时候凭什么争功?反正乔小树

这市长只是手头不富裕,关键时刻拨个一两百万过来也没什么问题,再

说了,实在不行不是还可以跟市里要吗?市长办公会是用来干什么的?

“不光在楼宇结构上,其他方面,我们也要考虑一下改进”乔市

长手捏拨款,自然要做出指导性意见,“省里出一点,市里出一点,你

们科委再出一点,

朗程,,要舍得投入!”

毛病不是?陈太忠听得直咬牙,心说姓乔的你就是想加预算啊,科

委有点钱,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然而。现在是在会议上,他心里就

算再瞧不起乔市长。也不合适当面顶撞,做人要懂得分寸。

文海见他脸色不好,却不肯出声说话,少不得就要复述乔小树准备

的剧本,“嗯,乔市长说得很对。不光考虑楼宇结构,其他的配套设

施也要跟上,我的建议是投入要翻一翻。保守估计,,五千万吧,控制

在六千万之内就行。

切,你们还说上瘾了?陈太忠心里听得那叫个气,加了三千万的的

投入,就算加上事后的奖金,省里投入也不过就一千来万,加上凤凰市

的拨款,也超不过两千万,剩下的一千来万,还不是得要科委出?

你们这是想通过会议,名正言顺地录夺我的话语权!陈主任看出来

了。事实上乔文组合也确实有这个心思,你陈太忠不是搞民主集中吗?

那大家就民主一下下吧。

遗憾的是,想夺权的话,乔市长就不能光膀子出来单挑陈太忠,政

治斗争不是那么玩的,市长要有市长的做派,而且陈太忠这愣头青一旦

耍横,乔市长也得要面子不是?

所以,下面的配合是很有必要的。眼下就是文主任跳出来支持乔市

长。搁在别的行局里,分管市长加上一把手,这说话力道就很大了,

然而,非常不幸,在凤凰科委里,这一套是行不通的,若只是乔

小树发言,陈太忠还要照顾一下分管副市长的面子,可眼下文主任跳出

来,那就是找虐了。

陈主任登时就是一哼,毫不客气地反驳,“别说六千万了,六斤。

亿能保证了鲁班奖吗?现在的问题是要搞出特色来,这才是咱们要争取

的,再说了,就咱们科委这么大一点的单位,六千真盖一栋楼,凤凰的

父老乡亲们,是要骂娘的。”

这说的可是大实话,事实上,自打知道科委有意鲁班奖的时候,大

家都在出点子想办法,却是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件事:一个区区的地级

市科委,还不是省会城市,有什么资格盖那么好的楼呢?

我现在就想骂娘了!乔市长狠狠地咬一咬牙,陈太忠虽然避免了跟

他的正面冲突,然而这矛头针对哪儿。那是斤小人就能看出来,这让他心

里火冒三丈。

不过,乔小树还真是好涵养,心里发狠,脸上却是笑眯眯地点头,

“太忠说的也有道理,这个预算要增加,但是怎么保证合情合理,还

是要大家把关,群策群力。”

“乔市长的指示很有道理”。梁志刚忙不迭地点头,他今夭的目

的可是达到了,特色”什么叫特色?会花钱那不叫特色,像这整体转

换梁才叫特色,不过 要不要加混凝土呢?

说话间,就到了午餐的时候。乔市长有点不想呆在科委,然而这个

时候离开,没准小陈会有什么想法,于是大家终于济济一堂上桌了,科

委一正八副,加上分管副市长,倒是正好一个十人桌。

如果说陈太忠来之前,大家都在就具体事项商量改进的话,那么陈

主任回来之后,就算是将整个工程的大原则敲定了 预算是要加的,

但是不能盲目地加,要有自己的特色。

由此可见,陈家人在科委的一言九鼎,那真不是吹出来的,他与会

只有半个多小时,就让大家明白了鲁班奖这个奖项该去如何地争取,就

连乔小树都不便出声反驳。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就要散去了,邱朝晖主动走到陈太忠面前,低

声解释两句,“太忠,我在会上说的话不是对你的,我只是不想因为老

梁的建议被通过之后,导致某些人在别的方面也大肆增加预算”你明

白我的意思吧?”

“老邱不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再说话,不过仅仅这四个

字,就荐上位者的做派表现得淋漓尽致,居移气养移体这话真不是白说

的。他接触的省市级领导实在太多了,气派不由自主就形成了。

邱朝晖也没介意,在他心里小陈这么做很正常,但是有些话,他还

是不吐不快,“不过你说的那个钢结构加混凝土的改造,还是要慎重落

实,那个整体转换,风险很大的。”

正说着呢,粱志网从他俩身边走过,笑着点点头,也不说话就那么

走了,今天若论心情,倒是数他开心,按说科委大厦的筹建,跟他根本

没什么关系,文海将那一片也看得很紧。等闲容不得别人插手。

可是梁主任毕竟是土木工程出身。而能在某个工程中展现出他的技

术底蕴,也是他所追求的,人活一世。图的不过就是“名利”二字,所

以他才会积极插手 万一真的成功了,不敢说能比南杨北梁这种大

家。可也算是在凤凰的建筑史上留下了一点什么东西。

于是,陈太忠网坐进车里,就接到了梁志网的电话,“陈主任,这

个钢结构加混凝土,我会尽快落实的,你也可以找一找你的关

系”。

梁主任并不在乎钢结构再加上点混凝土,尽管那样会增加预算,延

长工期,他的目标是那个整体转换梁一当然,再加一点混凝土,不但

工程难度增加特色越发地明显,更是能保证科委大厦的使用寿命,他梁

家人留下的东西也就存留得更久。

陈太忠笑着答应了下来,心说你有荆涛可以找,我也不是就没人

了。跟我一起评上省十佳青年的胥强,可是正经的“南杨”杨廷宝一派

的传人,嗯,胥教授那帮朋友不怎么样,但是老胥这人还是不错的。

当然,失意的人不是没有,尤其是以文海最为恼火,吃完饭后在回

家的路上,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特色?狗屁的特色,钢结构加混凝

土。简直是混蛋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