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坏分子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坏分子

坏分子吴言也会吃醋,但是在官场里打拼了这么久,该看开的也都看开了。她只需要把自己的不满表示出来也就够了毕竟陈太忠在外面的名声极差,她不能看着他由着性子胡来而不规劝:我知道你未必是主动出击,但是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生张熟魏地随便收不是?

不过吴书记的劝法,就是点到为止。甚至连听陈太忠解释的兴趣都没有,今天生的事情,不但刺激也很值得回味,两人坐在沙上你一句我一句,相互补充和分析可能的后果。以及章尧东的反应。

到最后,两人才得出了结论n于白书记是先去章尧东那儿挂号的。所以,章书记应该能意识到,许纯良的出现不是吴言设计的,碰巧的可能性极高。

由此可见,天底下的事儿真的经不起有心人的推敲,更何况推敲此事的是凤凰市风头最劲的两位青年干部,头脑和见识比一般人强出不止一点点,两人相互提示和补充,更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唉,希望章尧东能意识到这一点吧”分析到最后,陈太忠居然开始怀疑凤凰市党委一把手的情商了,“如果他反应过不来,我就只能想办法提示他一下了。”

“咱俩都能想到,尧东书记也肯定会想到的,他着问题特别地全面。”吴言对章尧东不止有感激之情。也有些许的崇拜之意,“就算当下想不到。但是我保证,不出今天他就能看到这一点”太忠你完全没有必要去提示,这么做没准反倒显得欲盖弥彰。

“欲盖弥彰?”陈太忠哼一声。颇有点不满意的意思,事实上,经过她的分析,他才意识到今天自己错在哪里,一时间就有点恼怒,甚至想到了使用作弊手段将这个可能性的意识强行输入章尧东脑中,不信老章还真的会无视。

他现在越来越不喜欢作弊了开外挂赢人的不算好汉,然而,为了自己女人的前途,他并不介意在某些情况下使用一下非常规手段,尤其是,这个麻烦还是他思维欠妥当造成的。

“我办事就欲盖弥彰,可章尧东就看问题非常全面?”陈太忠脸一沉,伪作大怒,“你知道我会用什么表达方式吗?我说小白同志,对你的革命伴侣有点信心行不行?”

“好了,不说这个了”吴言将身子慢慢地倒向他,眼中满是燃烧的欲望,声音也变得慵懒起来,对她来说,权力就是最好的**,“蒙书记真的答铀你一个条件?。

“嗯,答铀,不过我不想求老蒙太多”陈太忠懒洋洋地解释,“最好章尧东能把你的名字报送上去。那样的话,让蒙老板示意一下就行了”要是候选人上没你的名字。那就要领老蒙一介。大人情,不过那么一来,就怕老章难免要记恨上你。

“太忠吴言的肌肤开始烫,身子也越地软了,“实在不行就再等一等吧,我也不想让你欠太多人情。

陈太忠在这件事里的表现,虽然给她带来了一点点的被动,但真是可以理解的。工作调动千部提拔又怎么可能不冒一点点风险、得罪部分同事和领导?

正经是太忠动用的量,真的有点恐怖,有省里一号领导的许诺加三号领导公子的人情,而吴言自己还有凤凰市大老板的关照,饶是如此。想由区委书记升为副市长都是如此地艰难,官途漫漫,每迈出一步都是好难好难啊。

当然,并不是每个副市长升迁都是如此地艰难,吴言自己也明白,造成眼下局面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资历有点不够,资历不够就要动用人情来补,什么叫高难度?这就叫高难度。

偏偏地,她和陈太忠找的三个人虽然能量都不小,但是这三个人还不是一回事儿,她又要考虑自己的阵营问题,东拼西凑地走到眼下这一步。真的太不容易了。

说穿了,还是上进心勾的,有机会不知道去争取的,不是好官员,走快一步,就要比别人多出无数的机会来,对这种诱惑,任何人都不可能抵挡得住。

“那个,今天我表现挺好的吧?”感受到了她荡漾的春情,陈太忠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一句,“能不能把韵秋也叫过来?”

“嗯”吴言下意识地哼一声。下一剪猛地警醒过来,“不行,这是原则,太忠,给我留一点点净土行不行?咱们三斤”去我的**”。

凌晨一点,两个纵情半夜的女人在昏憩术的作用下,终于沉沉睡去。只剩下陈太忠睁着眼睛静静琢磨着。

用才吴言的表现很疯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家老板可能要做副市长的缘故,钟韵秋也挺疯的,居然会在吴书记自行动作的时候帮着推拉她的腰肢”不过,陈太忠想的不是这个,他想的是小白同学居然不放小钟进自己家,失败叶。

然而,这是吴书记坚持的底线了。他也不想去触碰,只是想到她的底线,年轻的副主任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蒙晓艳昨天的表现,面对蒙校长的吃醋,为什么我就克制不住愤怒呢?是因为蒙艺要走了,哥们儿就不需要考虑她的背景,所以就势利了一下?

不,不是这样的,他当然知道自家的事情,在哥们儿眼里蒙苦算什么呢?于是细细分析一下,他的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白书记所坚持的底线是有原则的,也讲究妥协的艺术,不会带来什么后果,而蒙校长属于情绪上来的无理取闹,没准会把事情搞大,自然不会受他待见。

也许,是哥们儿的势力越来越大。蒙校长见逐渐跟不上目己的脚步,有了危机感?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到了一点半,他从两具白生生胴体的纠缠中轻轻地起身,穿好衣服,捏个隐身术的法诀,登时消失了。

陈太忠大半夜的不睡,可不是专门为了考虑自己的后宫问题他还没那么无聊,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那就是看看郭宇的情况怎么样了。

事情的起因就是郭宇,眼下郭市长的病情还

仇小么确切的结果出来,他肯定要关心一下。那厮缓不讨真了,若是缓得过来病情好转一一他不介意让对方的病情再恶化一点点。

这倒不是说他的心有多黑,其实他跟郭宇的梁子也算不得很深,远未到了需要使用非常手段的时刻。可眼下他必须这么做,因为郭宇你挡了小白上进的路啦。

陈家人没动心思也就算了,眼下既然大张旗鼓地活动起白书记的上进事宜,当然就不能容忍失败了,要不然不仅是吴言会大失所望,他也会跟着扫兴哥们儿豁出脸皮用一次人情,容易吗我?

眨眼间,他就到了市人民医院。在重症监护室里找到了郭宇,原本他想着这个点钟了,医院里值班的大夫和护士都应该是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了,谁想郭市长所在的房间内坐着一个小护士,门口也坐着一个护士和一个男大夫,在低声地聊着什么,各个精气神儿十足的样子。

啧,这市长的待遇还真就不一样,陈太忠有点感慨,正琢磨怎么下手查一查呢,冷不丁听郭宇迷迷糊糊的话了,“有点恶心”药滴得慢一点。”

小护士和沙上坐着的男人猛地站了起来,陈太忠依稀记得,这介。

三十来岁的男人好像是市政府办公再的。

护士伸手调了一下,输液的度就慢了下来,郭宇也清醒了一点,他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生物钟有点乱。四下看一看。就厉喝了起来。

“怎么只有一个护士,其他人呢?。

“主治医生和另外的护士就在门口呢”男人轻声解释,“郭市长。我嫌他们人多,怕影响您休息”输液这么多,您要不要小便一下?”

扶着领导的那话儿帮着嘘嘘。是很荣幸的事儿吗?陈太忠看得有点不齿,看一下郭宇的反应,却现那厮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小看看,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吧?

谁想,郭市长接下来的话,却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薛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知道领导的生命安全有多重要吗?为什么把他们撵出去?他们可以不吭声坐在屋里嘛。”

不吭声容易犯困不是?男人心里腹诽,脸上却不敢带出半分来,于是点点头抬腿就要走,“那我去叫他们进来。

“等等”。郭宇喝止了他,转头看一看那小护士,“你出去一下。等一分钟跟别人一块儿进来,”

住院都这么大的官威?陈太忠看的正嘀咕呢,谁想郭宇见那护士离开。才叹一口气,小薛,很多人巴不得我好不了呢,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可能被人派来捣乱的坏分子。”

你倒是看得明白,隐身的陈家人听得暗笑,果然,这官要是大了,真的是怕死,,咦?可能有捣乱的坏分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