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十一章

第一千五百九十 九十一章

一千五百九十章麻烦上身

陈太忠有意逢迎,而唐亦董又初识男女欢爱的滋味,一夜的**自

是不表,到得最后,喜亦董甚至轻声地感叹了一句,“唉,也不知道

蒙艺什么时候才走。:”

事实上,蒙艺离开天南,会对她带去很多不便,别的不说,只说

她受人追捧的程度就要大幅度下降,纵然不是无人问津,也绝对好不到

哪里那份失落感绝对无法用语言形容。

唐亦莹对此知之甚明,蒙通老书记那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而她现

在居然巴不得蒙老板早一点离开,可见她对陈太忠的迷恋,到了什么样

的程度。

当然,说穿了她还是将自己定义在了看客的位置上,既是无心仕途

了,又没有子女什么的牵挂,失去了患得患失之心,行事自然能多几

分洒脱出来。

“他前脚一走,我后脚就搬到三十九号去住”陈太忠是这么回答

的,不过显然,这只是玩笑,“你要怕人说,我就叫晓艳回去住,反正

别人也不敢乱猜。”

“你敢!”唐亦董怒目圆睁,可是不旋踵又笑了起来,“呵呵,你

现在这么说,是不想谈起不开心的事,是吧?”

陈太忠但笑不语,心里却是颇不以为意,这有什么不敢的?我还想

将你俩的关系撮合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没准还能那啥,嗯嗯,

这个话题委实有点古怪,可能唐亦董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

名义上的“准女婿”两人一时就沉默了起来,好半天她才出声发问,

“通德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我觉得你火气挺大的?”

“唉,别说了。说出来徒乱人意”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哥们儿

我帮人帮到泪流满面的时候多了,可是帮人帮到心里发凉,也就是这么

一遭,“哼,他们三天内赶不到才好。”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驱车离开了那栋别墅,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

发话,“我说你没事总是回头看什么?”

“没什么”唐亦董看到那别墅终于在拐弯处消失不见,于是笑一

笑,转过身来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发生的事情,总给我一种

不真实的感觉

到得中午时分,陈太忠极其难得地接到了苏文馨的电话,当然,说

是难得,是因为苏总在这个时间,一般都是网吃完早饭,联系人活动的

时候,现在居然要请他吃饭,实在是咄咄怪事。

我求你办事,你反倒是请我吃饭?陈太忠有点搞不懂这个逻辑,不

过通德那边发生了点变数,也让他不好意思再多问,“好了,我尽快赶

到,不过得我请,要不我不去。”

等他赶到饭店的时候,却发现马小雅也在场,同时在场的。还有

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苏文馨介绍一下,陈太忠才知道,这二位是中

视前某副台长的儿子刘世鹏和他同学。

“苏总这是给我来突然袭击啊”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坐下了,

“真是有点不够册友。”

那二位不知道这话是怎么个意思,苏文馨心里可是明白得很,说

不得笑着解释,“昨天休息得晚,跟小马住在一起,这不是有起来

吗?”

马小雅冲他笑一笑,却是微微地带了一点勉强,她也不是傻子,当

然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出现得太过冒昧,太忠昨天可是跟人家的正牌女

友在一起,今天若是两边对上了,岂不是很令人郁闷的事情?

事实上,苏文馨能把此事告诉她,那就是让她做好心里准备了,你

一个外室原本就比不得正妻,该忍的时候一定要忍一忍不是?

马我能做到坦然地跟太忠双宿双飞,不去想

他的那些事,已经是很不错了,又何必去面对比我年轻、漂亮的荆紫

菱,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然而,她还不得不来,苏文馨说了,今天找陈太忠有正经事,关键

时候需要她帮着敲一敲边鼓,在圈子里她的地位可是比苏总要差一点

而且苏总也说了小紫菱未必会跟陈太忠在一起,那女孩在北京好

像搞了什么公司,既然是做事的,哪里有时间天天地腻在一起?

想到昨天太忠并没有再回自己的别墅去,马小雅心里又有一点淡淡

的失落,终于一咬牙应承了下来当然,两人并没有商量万一见到荆

紫蓬的话该如何应对,太没必要了,圈子里见到的这种事少吗?大家当

然知道该怎么办。

这种晦涩的信息就这么交流完了,该心里有数的都有数,可是那

台长公子刘世鹏有点不摸头脑,一时间就对陈太忠高看了不少。

在刘公子眼里,苏文馨其实不算什么,虽然她身后的人也让他相当

忌惮,但是苏总的买卖,有相当一部分是靠着中视做的,而他在中视人

缘儿不错,自然不会像普通人一般把她太当回事。

既然不太把她当回事,自然也就不怎么把跟她来往的人当回事,事

实上,刘世鹏知道凤凰科委的名头,虽然那名头也算响了,但是一个地

级市的科委,不过是个处级单位,他当然也不会很当回事尽管他

今天来,是来求人的。

可是见陈太忠人才一到,就有点不买苏文馨账的意思,他心里就明

白了,敢情人家凤凰科委的人不是装B,那是真的牛B,就算换给他,

也不合适在初始的朋友面前这么跟苏文馨说话,人活着可不就是活个面

子吗?

“这可是我来得冒昧了”刘世鹏不动声色地发话了,没什么笑

容却也没什么不忿,“还请陈主任你原谅,主要是昨天听苏总说凤凰科

委有人来了,这不是着急看见一见吗?”

我说的不是你啊,陈太忠有点无语,不过这种场合,他也不合适

对这个话题纠结下去,于是笑一笑,“刘总你客气了,主要是最近忙着

跑两个项目,网才正在部里等领导呢,结果被苏总一个电话招呼过来了

,呵呵。”

“哦”刘世鹏见他笑了,方才还一个微笑,同时点点头,心里却

是有点不以为然,这显然是托词嘛,“什么项目呢?

“不丁点大的项目,不值得一提”陈太忠笑着摇头,岔开了话

题,“倒是不知道刘总着急找我,有什么指示?”

他现在已经逐渐地掌握了在京城公关的技巧,这年头你就得见人说

人话见鬼说鬼话,该胡说八道的时候就要勇于胡说八道除了你自

己,没人会把你的话太当回事,聪明人海了去啦,知道该信什么不该信

什么。

而且,对于那些貌似善意的问询,你也不要随便暴*底牌,好像生

恐别人不知道你的来意一样,把你要找的门路吵吵得满大街都听得到,

那只会让别人小看你是的,要学会适当地装B。

像刚才他的回答就是这样,刘世鹏问他找什么项目,他就不能回答

“鲁班奖”或者“电解铝”什么的,人家未必是存了帮忙的心思,没准

只是找个话题,他又何必吧嗒吧嗒地说出来,没的遭人小看?

正经是一句带过方为正理,同时,这也是自高身份的一种手段:

你想知道吗?嘿,对不起,麻烦你给我一个告诉你的理由先?

刘世鹏对这话倒也没感到意外,他笑着看一眼苏文馨,“呵呵,苏

老板,你跟陈主任关系好,还是你来说吧。”

这人大气、稳重,说话也是堂堂正正的,没准可以一交,陈太忠也

在观察对方,发现这位做事有板有眼,不像某些人一看就是鬼鬼祟祟

玩心眼的那种,就有一点赏识。

“刘总”这可是你要找陈主任的,现在又让我说”苏文馨笑着

白刘世鹏一眼,“呵呵小心我跟你要代言费哦。”

这话大抵是玩笑了,女性在交际场上,适当地撒娇也是一种公关技

巧,实在无可厚非,不过陈太忠看得却是微微地摇头,境界不行,跟刘

总相比,老苏你真的差一点啊。

他这边还在感慨呢,苏文馨那边已经开始讲述事情了。

敢情,昨天苏文馨帮陈太忠打探通德的事情,所找的那个门路,

跟刘世鹏关系相当好,刘总一听是凤凰科委的找上门了,登时就想起了

一桩事:经济频道不是正想找凤凰科委呢?

经济频道主要报道一些国内的经济动向,其中有不少栏目是属于有

偿播出,播一个专题是多少钱,播一次访谈又是多少钱,这都是有价码

的。

自从有个小伙子抱着吉他乱吼,导致燕舞收录机脱销之后,大家就

意识到的价值了,中视做为国家电视台,覆盖面和权威性那是不容

置疑的。

到得这几年,孔府宴、秦池、爱多和步步高等一系列标王的横空出

世,更是将中视的影响力诠释得淋漓尽致,所以,就算是经济频道

这种分类频道,而且还是软性质的专题和访谈类节目,也有的是人

认账。

但是话说回来,你想买专题,中视也得愿意卖给你才成,经济分频

道肯定不如主页火爆”错了,不如主频道火爆,但是好歹也挂了“中

视”俩字儿,咱也不能捡到盘子里全是菜不是?

所以,有些东西也不能全向钱靠拢,权威性也得考虑!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差距

既然经济频道是要考虑权威性,那么就不能只顾经济效益,主动地

出去联系一些题材回来,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就算主动联系,有偿播放就是有偿播放,性质是不会改变

的,只不过被主动联系的那些厂家少了一点公关费用,别人是托关系

找门路上专题、上访谈,他们却是可以坐等对方上门,省去了很多不必

要的麻烦,而且同时,费用也可能适当地减免一部分。

凤凰科委最近火爆得很,经济频道有人注意到这个单个有钱有项

目,就琢磨着有必要联系一下对方,不过大家手里可供联系的对象不

少,主动找上门的人也多,暂时还没人主动去联系。

刘世鹏接触的这些人,很多都是能拿着各部委省直辖市的项目单子

挑挑拣拣的主儿,他也有样学样,从台里搜专了不少信息回去,要是能

从里面找到几个项目的代理之类的,发财其实也很简单。

事实上,北京这种只做代理的小公司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大家未

必都有门路弄到项目单子,那么随便从国外协商几个品牌代理回来,

打一打,再打几个联系电话,坐在京城就把钱赚了不得不承

认,京城就是有京城独特的优势。

当然,敢琢磨项目单子的主儿,能量就又要大一点了,不过能量最

大的,还是那些能赚了立项钱的主儿一你从项目里赚钱,我靠帮人跑

立项赚钱,谁更厉害那是一目了然,再说了,既然项目是我跑下来的,

到时候还少得了我的活儿吗?

这就是所谓的人分三六九等,不承认不行。

扯远了,说回来今天刘世鹏的用意,他是发现凤凰科委有不少能

拿得出手的东西,比如一卡通搞得就算不错,不过那玩意儿不是独家

买卖,凤凰也不是传玩意义上的电子企业集散地,跟别人竞争的话,意

思不大。

但是这个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就很有点搞头了,这是纯粹

的独家买卖,拿上几个省的代理,那钱还不就是自动跑过来了?

有必要重点指出的是,这个东西其实科技含量不是特别地高,咱国

内也不缺少擅长逆向推理的大拿人物,按说有人注意到的话,仿制并不

是很虽然凤凰科委现在在申报专利什么的。

但是,凤凰科委的防盗版意识很重,而且仿制就算不难也要有个

过程,再说从图纸上到实验室再到成品也要有个研发周期不是?

其实这些还并不是主要因素,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凤凰科委的

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有样板了,使用得不错,交通部和发改委认可了。

技术壁垒好突破,经济壁垒也不算什么,但是这个官场中规则的壁

垒,那还真不是一般人玩得了的,人家凤凰的系统有样板了,你这仿冒

的小厂就不要来掺乎了吧,要不然万一出了问题,那算谁的?领导会怎

么看我呢?

凭良心说,这规

川”小心垒可是比专利什么的强犬多了,有实力突破众壁垒的,一。

不但不太好意思做这种蝇营狗芶的事情,就算他们想做,这效率也会比

民营小厂慢很多到时候凤凰的牌子遍及全国,再想打入这个市场,

必定也会费一番周折。

所以说陈太忠歪打正着搞出来的这个项目,好死不死地遇到了天

涯省高速公路突检,这腾飞的架势就挡不住了,到是他搞的什么防盗

版,为此还在深利某公司搞出了一起小小的爆炸,就很有点小家子气

了,有部委的人承认,短期内的效果比申请到专利强多了。

刘世鹏此来,就是谈这个代理的,他自己有公司,也有些合适的项

目,但是跟施工方面不太搭调,所以此来,是引见他的同学来搞这个项

目。

对刘总的要求,苏文馨实在不好拒绝,换个身份类似的主儿,她

还真未必怎么在乎,可这位不但是朋友,还是隐隐能克制了她的,于情

于理她都得搭手帮这个忙。

听到他这话,陈太忠就觉得有点坐蜡了,有心拒绝吧,这个刘世鹏

在中视有点能量,而且通德正好有事,自来水的老王那里还有点不搭

调,看看这事儿办的吧,真够恶心人的。

“代理可以考虑,但是没办法独家代理”他沉吟片刻,终于决定

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且有些项目,你们还必须得回避,因为一些省

里,还有部里,有些绕不开的人和事

“科技部还是交通部?”刘世鹏那个姓安的同学发问了。

看看你这话问的,真是没水平,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科技部管

得了高速路?还是能直接管了凤凰科委?不过他还不能不回答,说不得

微微一笑,“科技部到还好说一点,主要还是交通部吧。”

“我有朋友在交通部,说话还算有点力道”这位安同学的嘴也还

算严,没点出人名来,“到是没准能帮着活动一下。”

啧,陈太忠登时就没话了,侧头看一看苏文馨,苏总垂下眼皮盯着

酒杯若有所思,一副“你别看我,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见到有冷场的趋势,刘世鹏笑一声,举起了酒杯,“呵呵,大家别

光聊天不喝酒啊。来,今天有幸见到陈主任xち大家先干一个吧。”

“那是啊”听到这话,苏文馨反应倒快,忙不迭举杯,“刘总

你的酒量我可是知道的,大家有缘坐在一起,先来三个吧,今儿不醉

无归哦。

刘世鹏心里也有点微微的后悔,这老安平日里说话像那么回事,可

关键时刻就看出来了,应付官场上的人,他差得实在太远了啊,话怎么

能这么说呢?

人家陈主任点出部里那点儿事,话题就应该到此为止了,再有什么

想法私下里可以慢慢地说,你这么穷追猛打地问,落了下乘啊。

合着你的朋友,就一定比陈主任认识的人官大,想借势压人?还是

说你想B着陈主任说出涉及交通部的某家人来?人家是官场中人,很

多事怎么可能跟件人说?

当然,有些话题不是不可以说,但是“交浅言深”是官场大忌,而

且说这些话的时候,你也得分一下场合吧?

说实话,刘世鹏现在真的承认,陈太忠是具备了一个副处的气度和

做派了,在他看起来,下面很多地市的处长副处长的谈吐,真的比北京

郊区的农民还要不如,但是真正见识过世面的官员,几句话几个动作

就能看出其个人素质和修养来。

而陈主任虽然年轻,却是绝对当得起谈吐不俗,举止也得当,凤凰

科委的底蕴也确实对得上它的名气,这是刘世鹏的想法。

苏文馨心里也是微微地一震,平日里她接触的陈太忠不拘小节、贪

欢好色,甚至还会出人,身上又有着淡淡的傲气,谁想得到此人还

会有这样的一面?

毫无疑问,话说到这里就算谈崩了,不过于总并不担心刘世鹏会怎

么样,因为这是你带来的人出了问题,没办法说下去了,以她对刘世鹏

的了解,知道这人还是比较讲理的。

这就是一言不慎,追悔莫及的典型例子,对上官场中人,太有必

要注意说话和做事的分寸了。

刘世鹏心里明白这个道理,也承认自己的同学做得不合适,而且,

谁规定的只要谈代理就能谈下来?但是他想着自己既然来了,就这么灰

溜溜地回去,那也不是回事儿不是?说不得就要提一提经济频道做专题

的事情,意思是说,你看我找你还有别的事呢。

“这个好说”陈太忠笑一笑,微微点头,气度颇为不凡,“让你

的人直接联系我们办公室主任好了,中视愿意为我们宣传,这是大好

事,去我们凤凰,吃住行我们都包了,你们也别客气,费用该怎么算就

怎么算

“那直接跟我的公司签?”刘世鹏的业务范围也有部分靠着中视,

于是就这么问了,倒是让苏文馨白他一眼,“我说刘总,这么明白地撬

我的客户啊?”

“你俩谁跟谁,我不管”。陈太忠笑了起来,那二位也跟着笑了,

话说到此处,那安同学就被大家直接忽视了,说实话,刘世鹏都不想让

他被大家注意,要不然就太侗碜人了,,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施施然离开,陈太忠才坐进车里,说是找个

地方打个盹呢,范如霜那边又传来了好消息,“小陈,上午黄二哥领

着我办事了,电解铝差不多就定了,这次可是多亏了你啊。”

“都是自己人,那么客气做什么呢?”陈太忠笑一笑,他对这个结

果并不意外,接着又叹一口气,“你是好事多多,我可是有解决了一个

麻烦,唉。”

“那也是要谢谢你”范如霜也笑一声,“对了,忘了告诉你了,

黄二哥今天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呢。”

唉,这就是差距啊,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瞧人家范董说话,这才

叫不着痕迹的暗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