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三章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 五章

黄汉祥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这药尚未进了他老爹的嘴里,试吃的人需要观察,药理分析和化验也要进行,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别说是有八颗了,就算是只有两颗,该有的检测程序也少不了。

至于说一颗药能延寿半年,这种效果就基本属于“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范畴了,既然是半年而不是百年,那就无所谓浪费不浪费——总之一句话,领导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反正黄老现在的状况,再等个把星期看效果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了黄汉祥的好心情,根据昨天试吃的人反应,效果还真的不错——事实确实如此,这药对年轻人比对老年人还有效。

今天是继续对丸药进行检测和化验,同时对试吃者进行各种数据的不间断观测,截止到他给陈太忠打电话为止,没有任何的负面消息传过来。

似此情况。黄汉祥当然高兴了,老爷子眼看着是一天天的不行了,那么多人束手无策,可偏偏就是我给弄了点好东西,咱就不说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这是我对老爷子的一片孝心呐。

而且他还知道,这药丸的大部分成分已经化验出来了,确实是滋补养生的东西为主,比如说蜂蜜、核桃粉、淀粉、奶粉等。

谁都知道,单靠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起不到那么神奇的效果,不过这个也正常,变腐朽为神奇,有时候只需要拨动那么一点点。

所以,不管是为了领导的身体健康起见,还是为了逆向推导出这个药丸的制作方法,化验还在继续,而且越分越细,终于检测出了一种自然界无法生成的化合物——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属于微毒物质,药丸里含有的那一点点份量对普通成年人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是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种物质不能自然形成!

同样还是那个理由,变腐朽为神奇只需要那么一点催化剂,那么一点点催化剂,能不能变养生为谋杀呢?

这是一个问题,谁也不敢忽视的问题!

当然,这个恶意只是一种可能,还是概率不算太大的那种。是药三分毒嘛,不过这消息还是立刻就通知到了黄汉祥——黄二哥,事情有点变化啊,提供给你药丸的那小子在哪儿呢?我们马上得抓他回来!

那厮正跟我喝酒呢,黄总一听也火了,这是什么玩意儿嘛,你说你没效果也就算了,怎么能有毒呢?“这毒药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呢?”

等他弄明白原委,这火气就消了一大半了,微毒微量,这十有**不能归到“有意”里面,以他对陈太忠的了解,也知道小陈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然,为这种事抓人是很正常的,做出再激烈点的行为都正常,他也知道自家老爷子享受的是什么级别的安保措施,不过,他的性子总还算是比较大大咧咧的,“不用抓他了,他也是体制里面的人,想跑都跑不了。”

这也是他念着这药丸是小陈打算拿给其父母吃的。自己强行地夺人所好了,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这点毒性对老爷子可能意味着天大的阴谋,但是对一个副处的父母来说,没准还真就是颐养天年的好东西。

不抓人,这就是我为小陈你又担了点责任啊!此刻黄汉祥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又是怨怼又是郁闷,完了,这下脸丢大发了。

所以他就将不好意思之类的情绪抛在了一边,绷着脸就想训人,只是走回来之后,看到陈太忠那副喝得二麻二麻的样子,多少生出了点不忍,心说这家伙最多也就是个不明真相了,要不然怎么还有胆子跟自己这么喝酒?

反正,他是忘了这种追究的口气,不该出自他这夺人所好者之口。

“三聚氰胺?”陈太忠听得就是皱皱眉头,心说不可能啊,我用的都是可以吃的东西混在一起的,就算可能有点反应,但也最多就是菠菜遇到豆腐那种,产生一点不利于消化的东西吧,怎么能成了剧毒呢?

“三聚氰胺……毒性很大吗?”对黄汉祥绷着的脸,他并不是很在意,哥们儿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个样子了,昨天你逼问老中医下落的时候,可不是也是这种表情?

“这个毒性……”黄汉祥觉得自己的酒喝得有点多了,因为他觉得舌头有点大,“这个毒性……反正不小。搁在老爷子身上,那就是事儿。”

“那我明白了,搁在老百姓身上,就不是事儿了,”陈太忠酒醉心明,登时就听出了这弦外之音,“那老中医本来就是走江湖的……要不这样,黄二伯你把药丸退我得了。”

“嘿呀,看把你美的,退了就没事了?这是政治事件,”黄汉祥被这话气得哭笑不得,他才待声色俱厉地教训对方一顿,却发现小陈的眉毛慢慢地皱了起来,说不得哼一声,“是不是想起来什么啦?”

这原本是他诈唬人的法门,是在五十年前就练得炉火纯青的,不成想对面那厮挠一挠头,又吸一口气,“三聚……氰胺,奇怪,这个词儿,我好像不是第一次听说。”

“什么?”黄汉祥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小子你好胆量啊。原来不是偶然事件?于是他沉着脸,慢慢地坐到沙发上,身子向后一靠,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说说看,在哪儿听说的?”

“我刚才好像听你说……化验出了一点什么东西?”陈太忠对他的做作根本无视,而是继续眉头紧锁,“嗯,你再跟我说一遍?”

嘿,你小子很没有嫌疑犯的自觉性嘛,黄汉祥这脸拉得。都快赶得上马脸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能不配合,“蜂蜜、淀粉、核桃粉……嗯,还有芝麻糊。”

“还有呢,你刚才说的不止这几样!”

“钙粉、奶粉……维生素,嗯,”黄汉祥正琢磨呢,冷不丁对面那厮一拍大腿,“我说嘛,怎么这么耳熟,明白了,奶粉奶粉……那玩意儿里面有这个东西。”

“你说什么?奶粉?不可能!”黄汉祥眼睛一瞪,“你当我家老爷子不喝奶粉?棒子面儿他还照吃不误呢,少胡扯。”

“你家老爷子吃的奶粉,跟普通老百姓吃的奶粉能一样吗?”陈太忠眼睛一瞪,也不管面前坐的是谁了,“毛病!”

他是真想起来了,这件事情当年太轰动了,宣扬得铺天盖地,当时犹为处男的他走在大街上,被若干漂亮女孩拦住,要他购买鲜奶啦奶粉啦之类的,说是优惠,热情到不得了。

结果他荷尔蒙一分泌,脑门子一冲动,稀里糊涂地抱了一堆回去,然后,被人从厂门口耻笑到院门口,又从院门口耻笑到家门口,“里面有三聚氰胺,你不知道吗?”

陈某人心眼小啊,似此奇耻大辱,怎能不耿耿于怀?虽然过去七百多年了,被人一提醒,还是想起来了。

“你说什么?”黄汉祥却是被他“毛病”两字气得大怒,身子一直,重重地一拍面前的茶几。“有种你再给我说一遍?”

“你把茶几拍烂了也没用,”陈太忠回瞪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不信的话,你去买奶粉化验嘛,真是的……咱说好了,奶粉里没有三聚氰胺,我随便你处理,要是有……”

说到这儿,他勾一勾手指头,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有三聚氰胺的话,你把药丸还我,这东西我不送了!”

黄汉祥看着他气愤填膺的样子,愣了一下神才反应过来,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抓起了手机,嘴上也是不服输,“我看你毛病才大!”

当着陈太忠的面,他就将自己了解的情况交待了出去,要人查证,“……把北京和天南能买到的奶粉,统统买回来化验,一定要查出问题的根源。”

挂了电话之后,两人大眼瞪小眼看着,谁也不说话,好半天黄汉祥才哼一声,“范如霜没跟你说吗?今天我已经带着她把氧化铝的项目敲定了……嗯,电解铝。”

“那还我四颗就行了,”陈太忠的眼睛又微微发红了,显然,这个怀疑对年轻的副主任打击极大。

“说点别的吧,啊?”黄汉祥哼一声,才待继续说什么,手机响了,他抓起手机来,嗯嗯两声,再放下的时候,已经是满面笑容了,“来,小陈,咱们接着喝酒。”

饶是陈太忠再想装生气,见他这副样子,也禁不住大奇,“不是吧,这么快就买到奶粉,有了化验结果?这还不到……不到五分钟吧?”

那次毒奶粉事件,好像折腾了个把月,最后“结石”的婴儿太多了,才出来的真相吧?

“还没结果呢,”黄汉祥哼一声,抬手去拎啤酒瓶子,漫不经心地回答,“不过我想知道点事儿还不容易?找几个奶粉厂家问一问就知道了……谁敢不说实话?”

显然,他已经从某些厂家嘴里,知道了部分真相,才会如此地客气。

看着黄汉祥那一副“理该这么快知道消息”的表情,陈太忠猛地生出点感慨:权之一字,能引得无数人恋栈不已神魂颠倒,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通德来人

黄家人出面,打听消息快,搞这化验的速度也不慢,约莫就是一个半小时左右,最新消息传来,已经有部分厂家部分批次的奶粉和鲜奶中,发现了含量不一的三聚氰胺。

从关系那里打听来的消息,已经让黄汉祥心里信了九成——他真的不相信有人敢在这种情况下骗他,然而,这毕竟只是口头相传,不具备权威性,他必须要得到一个确切的数字,还要有相关单位和专家的背书,这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那么眼下,他就可以九成九地相信陈太忠了,想到刚才两人吵得剑拔弩张的,黄总就算是个惫懒人物,眼下也有点羞刀难入鞘的感觉,“真是不可想象,现在的人居然鲜廉寡耻到这种程度,这里面还有不少是国营企业!”

“多稀罕呐,”陈太忠现在牛逼啦,斜躺在沙发上,腿还一抖一抖的,“这还是供北京的货呢,供给其他省市的货,还不知道会糟糕成什么样呢。”

“这个倒也是,”黄汉祥点点头,常年居住在北京的人或者感觉不到什么,但是黄家的生活用品一直以来都是享受特供的,自然知道,对很多厂家来说,产品要分好几个档次:特供的、对外的、自用的,其中北京处在自用和对外之间的档次。

货物进京销售,本身就是对你实力的一种认可,而北京官多,你卖的东西要是不过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别人找了碴儿了,对民营企业来说,这意味着不菲的公关费甚至罚款,对国营企业来说,没准就涉及到了领导的乌纱帽。

很多年以后,某个大型企业的领导曾经在香港公然说过这么一句,“卖给香港同胞的产品,经过了比内地更严格的检验”——总之就是,内地大部分同胞使用的产品,检验得不是很严格,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黄汉祥早习惯了北京高人一头,特供高人两头之类的待遇,根本都没往这方面去想,听到陈太忠的牢骚,心里就越发地确定,小陈是受了无妄之灾的。

遗憾的是,他还得留着陈太忠,不能让他走了,不管怎么说,药丸有毒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反正这次是委屈你了,今天晚上就在这儿休息吧……我说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嘛,在长辈面前,规矩点成不成?”

“可是我说黄二伯,这儿是我的房子啊,我在我自己家放松点不成吗?”陈太忠悻悻地回他一句,不过下一刻,他还是放下腿坐直了身子,“不让我走可以,可是我晚上的夜生活……耽误了不是?”

居然让我帮你找小妞?黄汉祥白他一眼,哼一声,“那正好养一养身体,你前途不错,不要为这种小事耽误了。”

确切消息在第二天一大早传了过来,不少奶粉中确实掺杂了微量的三聚氰胺,而这一点点的量又被药丸的其他物质所稀释,不可能对人产生什么影响。

“没事就好了,”黄汉祥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边打哈欠,一边笑着拍着陈太忠的肩膀——小伙子这一晚上呼噜打的,简直站在院子外面都能听到,“这两天呆在北京,回头得空,我领你去中建总局走一趟。”

“你答应我还我四个的,”陈太忠就是得理不饶人那种人,“没事,我老爸老妈不怕毒药。”

“谁答应你了?”黄汉祥白他一眼,心里知道这家伙是在闹情绪,不过,讲胡搅蛮缠,他还没怕过谁,“还你四个没问题,你把那老中医给我找来,就这么说定了啊。”

“你……”陈太忠听得咂巴咂巴嘴,郁闷地叹一口气,转身向外走去,“我出去吃早点,唉,没想到做长辈的也会不讲理。”

跟我斗?小子你还嫩点儿!看着他打开门扬长而去,黄汉祥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其实,陈太忠心里也没多少气,人家黄老的级别和待遇在那里摆着,随便哼一声连蒙老大都要跑路,他给人家掺了点微毒物质进去,黄汉祥这么对他,那都算客气的了。

可是有些事,实在是经不起琢磨,一晚上没见唐亦萱,他心里也憋气,想起上一世被人说得脸红脖子粗的耻辱,心里就念叨起来了:这个奶粉事件,可不能就这么算了,黄老二那儿,我是找不回场子了,那就得从别人身上找回来,要不然,哥们儿心里不平衡啊。

他琢磨找平衡呢,就有人把平衡给送过来了,临近中午时分,自来水公司的刘彬将电话打过来了,“太忠,我和老王来了,还有管委会谢主任,现在刚下飞机,去哪儿找你?”

“你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陈太忠哼一声,“我先帮你们联系一下人,人家有空了,我告你去什么地方找人。”

“那麻烦你了啊,”刘彬笑嘻嘻地挂了电话,转头冲一脸期盼的王总和谢主任一摊手,“得,让你们早来你们不来,陈主任让咱们先等着,老王啊老王,这次我可是被害惨了。”

“害惨”他的王总勉力笑一笑,不肯搭腔,倒是谢主任在一边发话了,听话听音,他岂能不知道刘彬在指桑骂槐?“呵呵,刘总也不要这么生气,跑部就是这样,在北京啊,你得就别人的时间,不能把咱们地市那套作风拿过来。”

我还就这作风了,刘彬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吱声,心说你小子说话不阴不阳的,要不是怕老王难做,我才懒得理你这混蛋。

陈太忠把这几位晾在一边,这心情多少就好了一点点,想着别人都能安排麻将场,哥们儿何不现学现用?于是给马小雅打个电话,“今天有牌局没有,要不要我帮你们安排俩人?”

“你安排人?”马小雅听得就是一乐,这个建议对提高她在圈子里的地位不无裨益,下面的人能找到她门上,证明她的影响力在扩大不是?算是长面子的,“什么人?地道不地道?”

等她听到是通德那档子事儿,心里就有点凉了,这都已经定了是苏文馨的买卖,她掺乎不掺乎都没太大的意思,“你不是都跟苏总谈妥了吗?”

“这帮人给脸不要啊,”陈太忠悻悻地回答她,“晾他们两天,杀一杀他们的性子,反正你们总不会嫌钱多吧?”

“呵呵,”马小雅拿着手机笑了好一阵,方始发话,“你才知道啊?要不来京的人我们都要先晾一晾呢,这也是原因之一,里面就是有这种不识好歹的人,你可不知道,这年头帮人帮到泪流满面的事情,海了去啦。”

帮人帮到泪流满面的事情……我不知道?陈太忠撇一撇嘴巴,有心想说点什么,犹豫半天,到最后还是一声不响地挂了电话,这东西说多了犯忌讳啊……

他这一决定,王总和谢主任就又多呆了两天,多扔了四十多万出去,不过这也正常了,一百万那是说该谁出的问题,既然来北京跑门路了,不带一点余钱也是不可能的,打麻将那就属于自负盈亏了不是?

这次来京的那一百万费用,在通德分管农林水的张副市长的协调下,两家一边出一半,两边都挺不服气,可是这时间耽搁不起了,也只能匆匆地赶来,倒是刘彬挺仗义,陪着王总来了——没办法,陈太忠不买那二位的账。

事实上,王总和谢主任的麻将打得都不错,尤其是谢主任,当天下午虽然输出去十四、五万,但愣是一炮都没点王总,全输给苏总和于总了,王总输得倒是少,八万,但是给谢主任点了三炮。

谢主任还想着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输了十几个出去,苏总你得有个答复了吧?谁想苏文馨知道陈太忠想折腾他们,心说我就算帮小陈出气,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不是?

于是,第二天接着玩,谢主任有点憋不住了,手上没钱了啊,于是找个空子偷偷地问一下刘彬,“刘总,您给个痛快话,再输多少就够了?”

他真不想问刘彬,但是没办法不问,要是两眼一抹黑来的,那啥都不用说了,陪着人家慢慢磨性子就成了,可眼下的问题是,来之前价钱都谈好了,眼下再输十几个,这该走的程序也算走到了吧?“不怕您笑话,我兜里就剩四五个了。”

“冲着三十个输吧,”刘彬问过陈太忠了,心里有数,而且他都偷偷告诉王总了,你少输一点,让谢主任多输一点——太忠那边,我帮你协调。

第二场一开局,谢主任就觉得不对了,这老王捏着子儿不打,不肯放炮了啊,坏了,这家伙打算阴我呢——这是他的关系啊,人家有恃无恐。

算了,为了大局我忍了,反正麻将桌上的输赢,算不进责任里的,谢主任当然不会为输钱而计较什么,对他来说这就是工作,只是工作场所有点特殊罢了。

不过,赌博这东西的分寸实在难以把握,眼看着输够三十万就要收场了,结果最后一圈,谢主任点了于总一条龙,又吃苏总最后的北风庄连摸三把,多输了二十多万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