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六七章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 七章

一千五百九十六章个人条件听到谢主任输了差不多五十万,陈太忠这心里就舒坦多了,姓王的虽然也很可恶,但是好歹是刘彬的铁子,输了二十万也就差不多了。

“总算明白南宫毛毛这种人存在的好处了,是让人解气用的”第三天上午,他冲看来借钱的刘彬直笑,“这帮家伙就欠收拾”我说,借钱好说,不过是借给你了啊,我可不管什么谢主任恨主任的。”

“嚼,又不是公家的,借私人的钱他敢不还吗?”刘彬的兴致也挺高,由于王总背后歪嘴的缘故,他一直就看不顺眼那个谢主任,“你没见他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看着真是解气。”

谢主任把准备办事的钱都输完了,还是网网够付赌帐,他在北京没什么硬门路,一下张罗不到这点钱,苏文馨又有意刁难,说跟人联系好了,就是今天下午办事,错过这个机会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

起码价钱上不好说了。

王总和谢主任来的时候,对情况估计得还是挺乐观的,心说我们在三天内赶到了,一百万也准备好了,就算发生点额外的费用,十来二十万也足够了吧?

结果打了两天麻将,谢主任带的钱就输了一个底儿掉,凑巴凑巴倒还能落下回去的机票钱,不过这种事实在没办法,当官的来了北京办事,那就是听天由命了,你连炸刺儿的机会都没有,说句不客气的小谁敢?

或许,只有某个罗天上仙例外吧?

不敢拖延时间给钱,可是又没钱,这时候电汇也不是那么便捷,只能丢人现眼地借钱了,通德驻京办不认谢主任,刘彬是陪客没带多少钱在身上,说来说去还是只能找陈太忠来借钱,谁要陈家人在北京混得好呢?

边说着,刘彬一边斜眼打量跟在陈太忠身边的人,一男三女,斤。

顶个的人中龙凤,一个女人年纪大一点相貌也一般,但是往那儿一站,那气势就让你觉得是个领导。

“行了,那就五十万吧”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荆俊伟,当着尚彩霞的面,他可是不想大包大揽,“荆老板,这钱你帮着出一下吧,回头我还你,”

尚彩霞昨天来的北京,也说不好是探亲还是关键时刻躲人,抑或者走一走夫人路线,今天说要是带唐亦董和小紫菱逛北京,结果荆俊伟也来凑热闹,谁想就碰到了这样的事。

荆俊伟做古玩生意的,大规模的头寸未必调得动,但是拿出个一两百万还真的跟喝水一样简单,连支票都懒得写,直接一个电话,十分钟就有人送钱过来。

看着刘彬转身离开,尚彩霞才顺口问了一句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得知是凤凰人帮通德人捂盖子之后,她愣在那里沉吟了一阵,才笑着摇摇头,“呵呵,还真热闹呢,不过这种事,能帮就帮一把了小陈你做得对。”

我当然做得对啦,陈太忠心里明白着呢,不管怎么说,蒙艺现在还是天南的省委书记,若是有这种丑闻上了《热点访谈》,多少总是要被别人嚼一嚼舌头的。

考虑到这个因素,他当然就不能说我还刁难了这帮混丶蛋一番,只是“赧然”地笑一笑,“要不是为了操心他们的事儿,我现在也该回天南了,这帮主儿真让人不省心。

“你也不让人省心”尚彩霞笑着看他一眼,“我们要出去玩了,你是跟着我们走,还是继续办你的事儿?”

“这件事完了,我在北京就没事了”陈太忠笑着一摊手,“不过凤凰那边催得紧当着尚彩霞,跟着荆紫羡和唐亦董闲逛,他心里有点发怵,在尚彩霞眼里小紫菱才是他的正牌女友,而两人略略亲密一点的话小董董又会吃味儿,真是相陪争如不陪。

所以他打算推辞,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了一个电话,他“嗯嗯”两声之后,苦笑着冲大家摆一摆手,“不行了,又得出去一趟。”

来电话的是黄汉祥,黄老昨晚终于服用丸药一枚,今天早晨起来感觉精神极好,甚至能不靠人扶在院具活动十来分钟,所以黄总很大方地表x卜陈你想要点什么,说话就成了,不能白拿你东西。

按黄总的想法,再给丫一个鲁班奖,这就足够了,不过前两天不是冤枉了小家伙吗?得,再满足他一点个人的要求算了。

我的要求很多啊,陈太忠发现自己的在不断地增长,只是,当着尚彩霞的面儿,再多的话他也得咽到肚子里不是?

倒是黄汉祥听出名堂来了,这敢情是话不方便,“呵呵,那半小时以后去西四环那儿,中午还有个饭局,不能在你那儿多呆。”

要提什么要求呢?陈太忠一边开车一边琢磨:我要让老黄把我提个副厅的话,估计是有点难为人了,不过哥们儿不靠他也行”还是歪一歪电业局局长夏言冰的嘴算了,那家伙真的太可恶了。

“撸了夏言冰?”黄汉祥听得就是吓了一大跳,心说你倒是真敢说,说不得不住地摇头,“怎么可能呢?他在老爷子跟前说话,比我还管用。”

你就扯吧,陈太忠才不相信黄老看夏言冰比看自己的儿子还顺眼,不过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罢了,“那家伙没事就爱找我的麻烦,我看着他腻歪。”

我知道你俩不对眼,黄汉祥也不说穿自己跟夏言冰的交情,而是笑着摇头,“这没得商量,老爷子就这脾气啊,好个面子,你要是真要对付夏言冰,他宁可退你药。”

“人老了”怎么都这样啊?”陈太忠叹一口气,犹豫一了,“要是我跟他掐起来,你们谁都不帮,这总可以吧?”

你到是真敢吹牛,黄汉祥听得暗自冷哼一声,你跟夏言冰掐,凭什么啊?不是我小看你,没我们黄家支持你够那个资格吗?

就算你能跟蒙艺搭上线儿,但是小蒙要走了啊,黄总心里明明白白的,却是满脸笑意地点点头,“这个没问题,你俩爱怎么掐怎么掐,不过你别找不该找的人帮忙啊。”

这就是典型…只水人的思维习惯其实到了一定高度的辛儿,考虑风这样,你俩谁掐死谁我不管,借用外力也无可厚非,但你若是借用了黄家对头的势力,或者跟黄家相差仿佛的势力,那就别怪我不能坐视了:

比如说,黄家绝对不会容忍蒙艺在临走前端掉夏言冰。

由此可见,黄总对陈太忠也真的算厚道了,这种话都能说出来,搁给别人,怎么可能听到这种又似警告又似点拨的话来?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这一层,听到这话沉吟一下,才缓缓点头,“这个肯定的嘛,算了,那我也没有别的要求了,把那些往奶粉里掺毒的厂家好好处理一下,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个很正常嘛,其实那奶粉的厂家已经找到了,四鹿集团,不会便宜了他们”黄汉祥听到他提这么个要求,有点微微的奇怪,“你怎么关心这个来了?我是想帮你解决点个人问题。”

“小孩吃了有三聚氰胶的奶粉,会长肾结石的”陈太忠脸一沉,接着又叹口气,左拳狠狠地一砸右掌,满脸的义愤填膺,“我早就听人说过了,不过只恨我能力有限,现在正是个好机会,,黄二伯,难道社会正义感强一点,是很奇怪的吗?”

“不奇怪不奇怪”黄汉祥赶忙摇头,心里却是暗暗纳闷,这小子抽那股子筋了?“肾结石”这个情况还真的很严重,嗯,我得通知他们一声,严肃处理。”

边说,他一边就拿起了手机,陈太忠网想建议他“严肃处理期间最好不要搞什么奶粉促销”却不防手机响起。

于是,两人各自接打各自的电话,五分钟后忙乎完毕,陈太忠开口了,“那个啥”黄二伯,你非要让我提要求,那你帮我个忙,推荐一个朋友去天南移动当老总算了。”

“夭南移动的老总?”黄汉祥听得又是一愣,以他的身份,当然知道现在吵吵得众人皆知的移动拆分,犹豫一下方始点点头,“这个不是不可以试一试,不过,搞通讯这一行,对方业的要求很高。”

“他就是专业的”陈太忠听得乐了,“正经是现在打算过去就任的,才是个外行,省政丶府的人。”

“你这么说就,简单了”黄汉祥笑着点点头,其实他的心里也犯嘀咕呢,你说这小陈提点别的什么不好,开口闭口都是别人的事情,不过听起来这件事很简单嘛,“只要资格够,那我就能试着帮你问一下,专业公司,还是要专业人才来管理比较好一点。”

说是试着问一下,其实以黄总的身份,只要他肯过问,此事就成了一半了,黄家人是金口难开,一旦开口,那必定要弄个说法回来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学着霸道黄家人做事,果然霸道啊,陈太忠听到人家这话,那是真的服气只要资格够,厅级干部就敢随便拍板,连是非曲直都不带问的。

事实上,黄汉祥答应得这么痛快,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夏言冰的事情,蒙艺顶了老爷子,不过这家伙够聪明运气也好,现在要拔腿走人了,再追究也没啥意思。

黄总就不信了,有小蒙这个前车之鉴在小杜还敢再唧唧歪歪,嗯,最近老爷子身体不好,有些人就觉得黄家不行了现在正差一斤。

祭旗的,不知道谁愿意上来试一试?

不过应承下此事之后,他才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头,好像我答应小陈的事情,有点太多了吧?氧化铝、鲁班奖、移动老总、找奶粉厂家的麻烦,好吧,就算最后这个是为老头子出气,不关小陈什么事儿,但是这三件事也没个简单的不是?

亏了,亏大发了,黄汉祥心里微微感叹一下,都知道我黄家人是不愿意欠人情的。这几件事办完,欠下的人情还真的不少,也不知道该怎么还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释然了,就算天大的人情,也赶不上老头子的性命重要啊,只要老爷子在,人情就能慢慢地还,老人要是不在了,想还人情都没能力了不是?

想到这里,他侧头看一看陈太忠,发现小家伙也正坐着发呆,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心里也有点好笑:这家伙还真能绕,稀里糊涂地就拧着我办了不少事。

小陈想升么呢?”

“没想什么,就是觉着这欠了人情,真的不好还啊”陈太忠苦笑一声,他这感慨非是无因,因为这个张沛林的事情,他真是不想管的。

“谁说不是呢?”黄汉祥嘿然一笑,同感啊。

这两天刘彬陪着通德人打麻将,陈太忠肯定不合适在场观看,要不然挤兑人的味道就太浓了,结果,他就被韦明河和徐卫东缠上了。

韦明河是陈太忠比较愿意交往的一个朋友,虽然这家伙的张扬跟高云风有点像,但又多了一点沉稳出来,比较符合他的性子凭良心说,许纯,良那种温吞水的性格他还真有点不适应。

张沛林来找韦主任,目标就是要搭上许绍辉的车,他在省里没什么关系,好不容易找到条路子能直达真群书记,怎么可能不认真地去经营?

也不知道张局长是怎么跟韦主任沟通的,不但搞得韦明河总是跟陈太忠歪嘴,那徐卫东也是不遗余力地帮忙关说,把陈家人折腾得头都有点大。

网才可好,凤凰市的政法委书记王宏伟都打来电话了,“太忠,那张沛林跟我关系不错,你要是能帮帮忙,那就推他一把吧。”

也不知道这姓张的什么时候勾搭上你的!陈太忠对王书记的感情比较复杂,两人的恩怨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不过不管是王书记惹得起他而不去招惹,还是根本就不想招惹他,反正可以肯定一点:在很多场合下,王宏伟还是相当给他面子的。

这不是硬推着我帮忙吗?陈太忠心里这个腻歪也就不用说了,你王宏伟不是也跟尚彩霞有联系,找蒙老板办这种事,岂不是很方便?

但是他转念一想,先别说蒙艺马上要离开天南,有没有兴趣管这件事,只说这关系中间隔了好几层,王书记就未必有兴趣张嘴,再说”…跟蒙老板张嘴习惯了,别人求省委书记次,可绝对川慎重。

正好,黄汉祥就在他跟前,所以陈太忠索性张嘴一问,问成了固然好,不成的话,黄总心里难免要有点歉疚,那么下一次提要求,岂不是可以把嘴张得更大一点了?

不成想,黄汉祥随便问了两句,就应承下来了,陈太忠也有点意外,就坐在那里琢磨,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敢情韦明河想挤兑的不是我,而是许纯良或者说许绍辉。

道理在那儿摆着呢,所谓的求人办事不能多找门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想必张沛林也知道这个,所以他既然赌了许绍辉,就想将宝全部押上去。

事不能多求人是没错的,但是反过来说,很多人为是同一件事来找一个人,那么被求的这个人想要拒绝,也是面对一定压力的,就像陈太忠现在的感觉。

只做一件事,就卖了这么多人情出去,这是很便宜的买卖,可若是拒绝的话,那么多人心里存个疙瘩,也不是个事儿吧?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就算卖了很多人情出去,被求的这个心里未必就会舒坦了,惹得火了更可能适得其反你丫这算是求人呢,还是算挤兑人?

他正分析自己想的到底对不对呢,就听到黄汉祥发问,少不得感慨一下,不过没想到黄汉祥也深以为然,禁不住抬头看对方一眼,笑着发问,“那”黄二伯,我领这人来拜会您一下?”

“没必要,我认的又不是他”黄汉祥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不过下一刻,他又沉吟一下,“这么着吧,事情要是能成,他有心就让他过来看我一下。”

其实张沛林只想干个副总的,我不过是狮子大张嘴嘛,陈太忠想到这一点,心里也有点遗憾,早知道老黄这么有魄力,这人情这么用出去,还真是可惜啊。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黄汉祥见他没话了,随手丢一串钥匙出来,“这房子我不住了,还你,省得你总是叨叨这是你家”

好像生怕我昧了你的似的。”

“得得,算我错了还不行?”陈太忠笑着把钥匙塞回去,“那天我不是看你怀疑我,我心里不舒坦吗?从现在起,这房子送您了,成不成?”

黄汉祥看着他沉吟一下,终是不客气地将钥匙拿了回来,笑着回答,“知道这儿的人越来越多了,呵呵,最多再用你半年。”

走出这幢别墅,陈太忠心里兀自有点不真实的感觉,随随便便就敲定了省移动的老总?不行,我得找张沛林说道说道。

张沛林正在徐卫东的公司里聊天呢,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两人居然客气地跑到门口去迎接,殷切之情可见一斑了。

徐卫东的公司不算太大,只是在一家研究所里占了一层楼,大院里也是写字楼、宿舍和办公楼混杂的局面,不过这也正常,公司的业务性质决定了他们无需要临街门面房。

写字楼里的布局倒是算不错,是那种宽敞的集体办公环境,一排排蓝白相间的隔断里人头攒动,一些重要的区域用玻璃来隔绝,简单而时尚,配上老式的水磨石地板,却又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房子不也就是这些北京土着能找到这种地方,跟荆紫菱租的写字楼相比,这儿确实够大气。

他有心转悠,那二个也陪着他转,到最后徐卫东才把他领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间二十五六平米的房间,“太忠今天这么有空啊?”

陈太忠笑一笑,等招待人员把茶水端上来之后,轻啜两口方才发话,“张局你的事儿,办得毒不多了吧?”

“没有”张沛林摇头苦笑,听到对方这么问,他心里已经隐隐生出了点儿期待,于是回答得,好像时机还不太成熟。”

“那这么着吧,我跟你表个态啊”陈太忠本有心遮遮掩掩地讲究一下说话方式,但是想一想黄汉祥说话那股子利索劲儿,心里没地生出一点效仿之心来人家那才叫肆无忌惮,才叫牛B。

“你的事儿我跟人打了招呼了”他停顿一下,似乎在筹措词句,不过接下来的话就不中听了,“现在的问题是,你让韦主任帮你办。

还是让我帮你办,别想着两个人一块儿用。

“帮我打了招呼了?”张沛林听得就是一愣,犹豫一下方始发话,“陈主任您,,您不是跟许书记打的招呼?”

可见,这些界上真的没有笨人,陈太忠简简单单一句话,人家就猜出来了,当然,陈太忠也没感到吃惊,这点话都听不出来的话,你还凭什么敢琢磨移动老总的位子?

“别您不您的,我岁数比你小”他摇一摇头,“没错,我找的是别人,这话我没办法跟许书记说,难道你不清楚?”

陈家人是蒙系的红人,就算打招呼也只能跟许纯良打,怎么可能去找许绍辉?不是他甘做许书记的小辈,再是这种情况下,他不做小辈都不行!

这几天下来,张局长当然也打听清楚了陈太忠的来历,也许是受到了他说话语气的感染,犹豫一下反问了,“陈主任你的意思是,找了大老板?”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陈太忠摇摇头,很不含糊的样子,眼下若是外人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以为他才是领导,“你考虑一下,尽快给我个答复。”

当然,张沛林肯定不会介意他的态度,张局长现在挺发愁的,陈主任出的这个选择题,还真的难为我了。

他并不知道,陈家人为他准备位子的是正职,要不然这选择就容易多过,陈太忠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又不是特别稀罕帮你,要是选错了路,那你自己慢慢后悔去吧。

将近两年的稳定更新,耽误了太多的事情,今天老婆终于暴走了,情绪不好,更新得晚了,不好意思”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