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二三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 五章

丁小宁给盛华打电话是一个错误。

说起通玉县的警察局长王二华那真是跺一跺脚通玉县就要颤两颤的主儿连县委书记和县长等闲都不敢招惹他。

此人文化不高原本是县农机厂的上人文革的时候他哥王大中为了保护远通德地委书记被人活生生打死了临死的时候求老书记“书记您方便的时候照看一下我两个弟弟我爸妈死得早。”

老书记一摘帽平反就想到了王二华先是认了王二华做干儿子又将其弄到了供销社做副主任等供销社不行了的时候又把他调到了警察局真是哪儿红火往哪儿黎。

王局长的腰板太扎实了别的不说走书记出身于正林纵队正儿八经的“凤凰的天下正林的党里的正林系经营通德几十年人脉极其广博若不是当时老书记家在通玉的爱人舍不得离开家乡他做到省委常委那个级别真不是梦想。

像现在通德市委一把手李书记是凤凰系的人马上任之后被老书记的人架得差一点吐血到最后还是陈洁找到了蔡荐要她帮着约束一下老书记也觉得这帮孩子做得有点过出面招呼了一声李书记接下来的上作才得以开展。

老书记已经远离了通德的政治中心但是他的影响没人会忽视哪怕他去素波郑飞的大儿媳简泊云见了都得叫他一声哥”一这固然跟简泊云注重长幼尊卑有关但是郑飞本人本来就做过正林纵队的政委领导过他。

有这么一块金字招牌撑着有人敢招惹王二华才叫怪而王局长也乖巧将老书记一家哄得开开心心的尤其是书记夫人本来就是通玉、人王局长将通玉这边安排得妥妥当当很是让老太太长脸。

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这王二华是个粗人。虽然也弄了一个大专文凭可大家都传说此人是改了档案的凭他那点水平高中毕业都够呛。

王局长文化水平不行做人却是一等一的厉害很懂得眉高眼低虽然因为才疏学浅、上作作风粗暴实在上不去了但是在通玉县的威风一点都不比县委书记差。

他的弟弟王晓强幼失怡恃大哥死得早二哥没文化根本就是个野小子王二华做供销社哥主任的时候王晓强就纠集了社会上一帮十七、八岁的小年轻四处游逛敲诈勒索。打架斗殴老书记想安置了他他居然嫌在公家干不自在拒绝了二等王二华做了公安局长王晓强也就老大不小了借着局长哥哥的势头在县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有一次通德市跟通德市大名鼎鼎的黑道人物“钢蛋”掐上了钢蛋放出风声要卸他一条腿结果王二华亲自带队奔赴通德市区将钢蛋一帮人捉回县里。

二十天后县法院做出了宣判以刘刚为的黑恶势力被送进了大狱人称钢蛋的刘刚被判无期需要强调的是判决的时候刘刚是坐着轮椅被送上法庭的。

所以说丁小宁打电话给域华是个错误山是王晓强祭拜父母的时候烧着的以王二华滔天的势力别说烧一座山就算炸一栋楼王局长也能将此事硬生生地压下去不管怎么说那是他的亲弟弟去祭拜爹妈引起的事情。

山被烧了王局长正琢磨着找一只替罪羊好还是压下去此事好谁想市政府那边居然就传来了问询电话他这才知道敢情被控制住几个人居然有这样的人面。

事情被捅出去了压就不好压了王局长就琢磨着对这些人罚一点款然后放人好了不过总得等找出来两伞替罪羊之后才好操办此事那么大个山头坟挺多的相信烧纸的不止两家人。

可是通玉县真的不大找来找去能找到的替罪羊都能通过这样那样的熟人打来招呼王二华正愁眉不展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嘀咕“那个刘望男是凌书记的对头在通玉吊不下去了才去的凤凰。”凌书记是胡芳芳的公公也是老书记一手提拔上来的而凌书记的儿子凌飞宇现在是厅级企业天南药业的副总四十岁的昏厅也很厉害了虽然是企业的这种。

这还真难办了王局长正琢磨着是不是该收拾这几个人一顿又有人带话来说是县农业局某副局长帮着刘望男一行人求情没办法”地方就这样谁跟谁都扯得上关系。

你说这求情就求吧还非要暗示一下是王某某上坟烧着的山一凭你一个副科级的农业局副局长也敢跟老子这副处瞎逼逼?

这下王二华是真火了去***吧以为在市政府能找到两个人就不含糊了?天塌下来还有长人顶着呢”跟晓强说一声吓唬吓唬他们告诉他们二十万的罚款交了钱就能走人了。”

县里就是这种作风何况是王局长这种粗人?他在通玉霸道惯了而且他有一个基本上算得上正确的认知那就是说一般小有办法的人不愿意招惹黑道人物一大家身娇肉贵的何必呢何苦呢?

他当然不知道刘望男到底有多少钱不过那辆美洲豹轿跑车在那儿摆着呢王二华就算不认识这个牌子可也知道这车大概算跑车价钱肯定不会便宜了没准比他开的蓝鸟还贵“顺便查一下她那个车的手续。”

于是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七八个混混大摇大摆地闯进了警察局通玉警察局是个“口字型结构的大院三面都是三层的单面楼只有门口处一溜平房。

刘望男和刘盼男就被勒令呆在二楼的一个房旬里丁小宁倒是不受约束来来回回地给她俩买这样那样的东西刘盼男的男人在一边唉声叹气唉望男你要是不从市里找人就好了随便给王局长塞一点钱就说得过去现在王局长跟你们叫上劲儿了这可就麻烦了。”

他在通玉土生土长自然知道王二华的厉害刘家姐妹也知道他说的有理也不能对他的指责计较可是丁小宁不干了。

她原本就是个火爆无比的性子“电话是我打的有什么意见你冲我说我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有点男人样子行不行?”

你懂什么自古县官不如现管!”刘盼男的男人本不想招惹这女孩儿可是人家说他不是男人这让他真的无法忍受“市里有人顶个屁用这儿是通玉你知道不?

“明明火不是咱们引着的我凭什么给他钱?”丁小宁拍案而起“欺人太甚市里有人不顶用?好我找省里的人成不成?”市里都不成了你还找省里?男人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看一看自己的老婆:你妹妹认识的都是什么人嘛这不是活脱脱的二杆子?

“呦喝你还认识省里的人啊?”一个怪声怪气的声音蓦地冒了出来紧接着虚掩的门被人推开七八个流里流气的家伙一拥而入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的小白脸。

这就是王二华的么弟王晓强了今天的山火就是他上坟后没将火完全熄灭不管不顾转身离开造成的这点小事他怎么可能在意无非是烧了一个小山包有什么要紧的?

正经是听说警察局查住两个外地美女这让他有点心动刘盼男他是见过的那女人的模样还真的不孬不过年纪有点大了通玉也不缺司级数的美女他兴趣不是很大。

可是大家都说刘盼男的妹妹刘望男比她姐姐漂亮多了人也年轻身边跟着的另一个女孩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打扮也时尚不愧是大城市来的。

仅凭这个就足以让好色如命的王晓强食指大动了他生长在美女如云的通玉”小小年纪就跟一个小太妹混在一起破了身子对这种事情的瘾头不是一般的大。

等他听说了对方开了一辆不错的车来心里这份瘙痒那就越地难耐了人财两得的事情啊若不是他心里对哥哥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忌惮早就不管不顾地掳人了。

眼下他是得了哥哥的授意前来吓唬人的自然更没有什么忌惮了事实上他还真不把这种娇滴滴的小女孩放在心上你来之前打听过通玉县姓什么吗?

“我认识什么人关你屁事!”丁小宁脸一沉不给他好脸色她年纪虽小却是闯荡过几年江湖的一眼就看出来的人不是什么好路数她性子原本就刚烈无比知道有事要生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还怕个什么?

“强哥强哥”刘望男的老公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忙不迭站起身子诞着脸凑了过去“这孩子还小不懂事您大人大量…“我这人肚量还真就不大”王晓强笑嘻嘻地打断了他的话上下打量丁小宁两眼…小妹子脾气不小嘛走跟哥喝两盅去我就原谅你了二”

第千六百一十五章嚣张至极要不说这年头好心人更容易办错事呢?刘望男的姐夫就是活生生一个例子。

王晓强听到丁小宁说话如此地不含糊本来还略略有一点疑惑心说这女孩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来头但是一听他的话登时就反应过来了敢情这小美女就是瞎掰典型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主儿。

有钱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主儿这种人不虐对不起天理良心啊王晓强嘴一努“二毛、刚子把这小妹妹给我带走一边说他一边转头看向刘望男嬉皮笑脸地问一句“这就是刘主任的妹子了吧?啧啧长得挺水灵的嘛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你走?”

“王晓强劝你一句别给你王家招灾”刘望男被人冤枉烧山气儿也不顺着呢淡淡地看他一眼“别以为自己是团狗屎别人就不敢踩你了。”

她这话说得挺强硬怎奈她姐夫已经漏气了事实上这也怪不得他他知道自己的妻秣在凤凰混得好可是这里是通德王家就是通德最大的土皇帝你再有本事也白搭眼前亏是吃定了。

“呦喝都挺牛逼的我喜欢”王晓强笑嘻嘻嘻嘻地点点头嘴一努自己转身就向外走“哥几个把这两位给我请出来大家好好乐呵乐呵二”

“王晓强这儿是警察局你别乱来刘盼男终于出声话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别欺人太甚。”

这话就有点软了王晓强脚步一停转头看她一眼笑着摇一摇头“刘主任敢情你也闲得无聊?不过不瞒你说你年纪有点大了……咱们换个时旬?”丁小宁本来是有恃无恐的在通德她说话甚至比陈太忠还管用又是被警察局认定为无关人了眼见两个混混嬉皮笑脸地上前想动手动脚登时一声冷哼信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友华?真是给脸不要!”一边说着她一边就摸出了手机谁想那俩混混劈手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给盛华打电话你怎么不给蒙艺打电话呢?”

“找死!”丁小宁可是个脾气火爆的主儿腿一抬膝盖就狠狠地撞向了那混混的两腿间怎奈王晓强这帮人号称是通德最大的黑势力手下能出来的人都不会含糊了。

那位腿一抬硬生生地躲过了要害不过饶是如此他大腿川侧筋腿处被狠狠撞了一下登时就痛得直蹦嘴里不住地抽着凉气。

动开手了!这下就热闹了屋子里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不多时丁小宁四人就被对方死死地按在了地上王晓强也火了沉着脸走向丁小宁一边解皮带一边骂“操你妈的小婊子给脸不要哥哥我在这儿就把你们几个一勺涂了!”

丁小宁这下是真着急了身子不住地扭动着长腿也不住地踢动怎奈她一个弱女子跟女人打一打问题还不大遇上这种职业混混那就真的不是对手只有没命呼喊的份儿了“救命啊。有人强*奸…”“……叫吧喊破大天也没人来救你!”王晓强不屑地口当一声脱下裤子就露出了他那丑物正说要上前动手撕扯丁小宁的衣服猛地听到众人背后有人“咦”了一声。

大家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女警察闯进来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屋里的一幕估计是被丁小宁的呼救声招呼来的二“嗯?”王晓强眉头一皱那女警察看清了他的相貌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转身就向门外跑“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没看见二”这帮家伙做事真不靠谱”王晓强悻悻地嘀咕一句局里上下都打招呼了怎么还有人来呢?这让他觉得有点扫兴。

“好了大家辛苦一下刚子去把风”他。兰一声环视一圈笑嘻嘻地点头“强哥我先尝尝大家都有份儿别着急啊…一边说他一边再次走向丁小宁伸手点去解她的皮带“丫头没见过哥哥这么大的吧今天晚上保证让你爽到底。”丁小宁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牙关咬向了自己的舌头一时间竟是起了嚼舌自尽的念头。

就在王晓强的手堪堪地碰到丁门宁的皮带之际只听得身后风声响起一个人影迅疾无比地扑了过来重重地撞向他的背脊将他的身子撞了开去脑袋正正地顶到一个按着丁小宁的混混的下巴上那人疼得一声惨叫登时松了手蹲到了地上。

丁小宁得此机会双手d伸长长的指甲抓向另一个人的眼珠那位冷不丁吃这么一吓身子一侧丁小宁的嘴已经咬向了他按着自己的手那人疼痛之下再也顾不得按着她了抬手一拳就将她打开。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扑过来的人影竟然是那个才去门口把风的刚子就这么短短一瞬丁小宁已经将身边的一个圆凳控到了手中红着眼睛抡起圆凳就要砸向王晓强。

不过圆凳才刚刚抡起就停在了空中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口高大的人影“太忠哥”话未说完眼泪已经条眶而出。

呵呵还真热闹啊”陈太忠笑嘻嘻地拍一拍手脸上的笑容那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这算怎么回事警察办案吗?”“你是什么东西?”王晓强的裤子还没提起那话儿还露在外面冷冷地一哼“给他放点血。”几个混混一听松开了各自按着的人齐齐扑向陈太忠怎奈他们冲得快回来得更快眨眼之间倒着身子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向墙壁嗵嗵几声大响接连不断地传来有人躺在地上呻吟有人竟然被撞得直接晕了过去。

眨眼间地上还站着的就剩下王晓强和另一个叫二毛的混混了。

“呵呵就这么小的玩意儿也敢得瑟?”陈太忠笑着一指王晓强**他是真的火了出离愤怒了所以才会笑得如此开心哥们儿要是晚来一步妈逼的杀了你都不解气啊二兄弟你混那块儿的?”王晓强知道自己今天是撞上大板了不过他也没因此而惊慌失措混了社会的谁还没有遇到过点什么事儿?而且眼下是在通玉是在通玉县警察局里他不相信对方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一边说他一边慢条斯理地弯腰提裤子我不知道这妞儿是你的人不过我还没碰她呢想要什么赔偿你尽管开价码出来。”等他再抬头看向这高大男子的时候却现对方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个小小的摄像机出来对着他正拍呢你这什么意思?”“没事你继续说”陈太忠将摄像机交给刘望男双手向胸前一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拖延时间是吧?我有点害怕呢。”丁小宁见了他的笑容心里登时大定太忠哥这次要玩狠的了看着满地呻吟的混混想起则才自己被人按着动都动不了一时间又生出不尽的恼怒来手拎着圆凳走向那个被撞了下巴蹲在地上的家伙把你的狗爪子伸出来。”这位一听就知道人家想干啥说不得双手向肚子下一藏喂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却是由于刚才被撞了下巴咬了舌头这话说得有点含混不清。

“行你妈的头”丁小宁手持圆凳狠狠地砸向他的脑袋不过人家也不是死人打不过陈太忠还打不过她说不得抬手去抵挡。

真是给脸不要还敢抵抗?”陈太忠口亨一声身子一动人影一晃又是一声沉闷的响声那位登时躺倒在地抽搐两下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让你再按姑奶奶”丁小宁不管不顾挥着凳子砸向他的手三下两下就将此人的双手砸得鲜血淋漓连白生生的骨头都露了出来不旋踵又被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我说大哥”这下王晓强可是着急了混社会的主儿眼睛都毒辣无比他不怕对方有钱有权最怕的就是人家敢跟他玩狠的。

尤其是像丁小宁这种不但有钱而且还敢玩狠的主儿自己的人都晕倒了死活不知这女人居然还敢下狠手而且就是在警察局里这么搞他心里隐隐觉得事情要大条了大哥有话好好说行不行?”现在他是真的有点后悔了后悔通知警察局的人听到什么响声都不要露头这不是把自己拴死了吗?

“找揍不是?”陈太忠根本不理他抬腿就踢向他身后的刚子刚子的身体也飞了出去同时传来一声“啪嗒”轻响一只手机自他的手上掉了下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闹哄哄的声音“谁把省委一号车开到院里了?人呢人呢?”“哥这儿有人在警察局打人!”王晓强听到了自己哥哥的声音忙不迭大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