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四五章

第一千六百零四 五章

真是群魔乱舞啊”陈太忠这话足足念叨了一路,直到汽车驶进横山区宿舍大院,才勉力地将脑中那份不忿抛开。

汤丽萍喊住他,还真没有再做什么进一步暗示的意思,她做事也当得起她对自身的评价:她有能力过得更好,只是一直没有跟别人站到同一条起跑线上的机会。

谁说交好陈太忠,就一定要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呢?这天晚工陈太忠公那帕里和王启斌的谈话,就被她听到了不少,当着外人,三位领导已经是比较注意表达方式了,然而这毕竞是私密场所的朋友聚会,有些事情也没必要太忌讳不是?

于是,汤丽萍就注意到了,什么样的话题才是官场巾人感兴趣的,她毕竟是年纪尚轻,不如湘香又小王这样的人有经验,一时间就有着眺酶灌顶一般的明悟。

不过明悟归明怡,有几个青春年少的美女会在意官场动向呢?她甚至连人家嘴里的“老邓、蒋世方又戴主席“都对不工号,能猜到“姓赵的“是指新任素波市长赵喜才,那已经是人品爆发超水平发挥了二

但是,纵然是听不明白,她也知道该向哪一方面考虑,于是就想起乘自家的老板杨总念叨过的一桩事情了。

这杨总就是工次差占被陈太忠动手敲打的那位,正泰”房地产公司的老大,杨总听说陈太忠很不含糊,就采纳了素波建委主任陈放天的建帆,一力邀请汤丽符加盟自己的公司“你就是办公室主任了,直接对我负责,底薪一千八,奖金提成什么的另算”

正泰房地产公司小得可怜,满打满算核心人物就五个,还基本工都是杨总的关系,汤丽并去了,虽然手下只管着一个文员,却是算五个,人之外的第一号人物了。

跟她地位类似的,还有一今年轻的公关部经理,那小伏子原是给九华房地产公司老总开车的司机,跟几个银行关系不错,是以有此地位。

前文说过,汤丽游的爷爷在素波印染厂工班,而他的房子现在就在正泰公司拆迁的范围之内,当然,由于汤同学入职正泰,那拆迁的条件就大犬放宽了。

虽然仍旧是一平米换一平米,但是超出部分,可以享受公司内部价~对房地产公司來说,最值钱的是房子,最不值钱的也是房子,只要不影响市场价格,内部搞个优惠算什么,就算赔本卖,那也是公司的福利,用來提高公司凝聚力的,谁能多嘴不成?

前两天,杨总找到了汤丽萍,跟她商量是不是能把工资推后几天发“公司现在钱紧啊,啧,有人捣乱,还贷压力又大,要不,你看陈主任能不能帮着说一说?”

这素波印染厂原本就是从素仿分离出來的,有人一直惦记着素纹这块儿大肥肉呢,自然效不喜欢看到别的公司打擦边球,在素仿周边盖楼,一步步侵蚀素仿的土地。

这年头搞房地产,只要资金充裕,地块肯定是越大越好,这样不但利于纹一规划,分批次炒作开发,而且在容积率工也占便宜。

比如说吧,正泰紧挨着素仿的地起一栋高层的话,别的房地产公司拿下素纹來,总不能紧靠着这高层再起楼了,楼和楼之间得有适当的楼距,否则不但施工难度大,也影响业主们房屋的采光和通风飞这样的房子怎么卖得出去?

可以想像一下,任是谁拿下素仿的地,发现围着土地的一圈全是楼,该留的楼距全是属于自己的地,也不可能痛快不是?

于是,正泰受到刁难也是正常了,小公司就是小公司,容易被犬公司欺负,虽然正泰也盖了两栋楼,但是实力还是差很多。

汤丽游不混官场,但是她还是知道在赵市长之前,素波市有一个叫朱秉松的,不知道是市长还是副市长,而且杨总也跟她强调了,朱亦颧,的老爹,是副省长级别的干部。

她在公司里做事,一般也不愿意打陈主任的招牌,只有一次受到公关部经理的调笑,才警告他一句“杨总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凭你也配……?于是杨总就知道了,这女孩怕是真的跟陈太忠走得极近。

可是汤丽萍自己清楚自己的事儿,也不敢就那么答应下來,只答应老板合适的时候去问一问,而眼下,显然是比较合适的时机。

这种事情,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朱秉松这家伏一定也是听说了蒙老板要走的风声,没准还有心思借此玩一个什么域鱼翻身,当然,这威鱼翻身的难度绝对不会小了,那么借着天南省高层人事变动之际,打个时旬差拿下大肥肉素仿,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这种前期准备,多耸是引不起大多数人的注意,事实工,有能力关注素仿的主儿,心思十有**都在省里高层的变动工呢,就算知道了也没心去管。

也就是汤丽荐好死不死地在一家受到牵连的房地产公司工班,而他陈某人却又清楚天南省即将发生的事情,才能把朱秉松的算盘看个明明白白。

杨总说了,出面的是九华房地产,不过,高经理就是九华出乘的,他悄悄地打听了一下,其实九华只是个幌子。”

一那姓高的就是公关部的经理,小伙子见汤丽荐长得漂亮,本乘有心跟其发生点心灵或者**工的碰撞,然而在知道汤主任的背景之后,很有眼色地主动偃旗息鼓,现在两人反倒是关系处得不错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陈太忠的心里能舒服才怪,朱秉松跟他的仇结得太犬了,原本以为这厮就这样了,谁想现在又出现了变数。

如此一來,他真的没心思打汤丽痔的念头了,而」,汤同学也改变了策略没有主动去勾引,所以年轻的副主任终于在深夜十一点赶回了素波。

吴言已经在屋里等了他两个卜时了,钟韵秋也在。

吴书记要任职畿市长的消息已经长翅膀一般地传开了连那啪里和王启斌都知道了,越是这种情况,她越是要恪守本分规规矩矩,所以,一向强势的美女书记,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居然低调不少,能不掺乎的应酬,是坚决地不出的

至于钟韵秋也在,那就更是正常了,她是分享白市长升职喜悦的人选,而且自身受益也不浅,副厅级党政干部的秘书,那可不是地方土政策而是正式在编了,就算省委下來政策,最多不过禁止县处级干部配备专职秘书,副厅的那是管不了的。

以吴言在章系中的地位,小钟同学下一步迈进市管干部的行列也不成问题,而且一个正科铁铁地没跑了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两女这样喜气洋洋,陈太忠虽然是焚琴煮鹤之圣手,花间喝道的翘楚,也不好太煞风祟,少不得三个人混作了一团,战作一处。

这一战直战得天昏地暗,足足一个半小时才鸣金收兵,陈太忠也感觉酣畅淋漓至极,由此可见两女兴奋到何种地步了陈某人认识吴言的时候是正处,这次一步跨进了副厅的行列,还是实职的这一种,这么重大的事件,倒是再怎么庆贺也不为过二

激怡过后,白书记懒洋洋地瘫在**,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偏生是嘴巴忙个不停,幸亏说话是最节省热量的身体运动”你说这个区长给谁干合适?”

“你没有合适的人选吗?”陈太忠关心的只是自家的小白,其他人暂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虽然横山是他的大本营,但是古所是政法系待的,杨新刚又姜世杰和张新华都是才提过的连哥们儿都被红线卡着呢,大家就忍耐一下吧二

“我是区委书记,可你足咱家的组织部长啊”吴言笑着答他,“要速战速决,不能让段卫华有掺沙子的机会。

“合着老段的人來,效是掺沙子?”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心说吴言这也太强势了一点”小白,你这个习惯可是不好,你要学会大气一点,现在个人风格太明显了”“”

说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打个磕绊“个人风格”四个字,让他想起了几个小时之前,那帕里点评的蒋世方。

“这不之我个人风格的问题”在这种兴奋的时候,吴言难得地砸巴了一下嘴“章书记这么对我,我肯定要冲杀在前头了,反正我在凤凰市给犬家的印象已经定型了,你觉得我有回头的余地吗?”

“横止现在的发展势头很猛啊”陈太忠一边思索一边回答“來个不搭调的区长确实不合适,不过你这区委书记还是副市长,下面又都是你的人,收拾个区长还不是小菜?”

王启斌堂堂的组织部长,能被区委书记架得吐血,白市长出手,在自家地盘上搞定个区长,岂不是毛毛雨?

,嗯,不说这个了”,吴言问他区长的事情,也是怕又有推不开的人找到了太忠,事实工她在这件事上的发言权并不大,不过她倒是打定主意了,若是太忠有属意的人选,她无论如何也要帮着在尧东书记面前争取一下。

“说一说你在北京的事儿吧,听说你前脚走,后脚乔小树就去了”“”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当初的好事

说起乔小树,陈太忠就是冷哼一声“他去北京,还不是为了活动这个常务豆市长户倒是害得我差点被他将一军,幸亏我够机智”

说着说着,他发现自己即将要溜嘴了,少不得干咳两声,将话题扯了回來,将北京之行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当然,关于“成亲”啦“我们的宫殿”啦什么的,那就没必要说了二

说到最后说得兴起,他发现吴言并没有将钟韵秋撵开的意思,少不得叹一口气,将蒋世方可能來天南的消息也说了出來,人和人的关系,总是越处越近的嘛。

果不其然,吴言并没有介意钟韵秋在一边旁听,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过钟秘书当然知道领导的用意,说不得垂下了眼皮,态度表现得异常端正:您放心,我就当没听到了。

吴书记这么大方,其实是她知道,蒙老板要走的消息怕是瞒不了多久了,所以就皱着眉头琢磨起省里这一摊事情來这是每个工进心强的干部必备的品质,她自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得七七八八了,当然有兴趣琢磨一下天南的大势。

这个蒋世方,还真有可能回來”她思索一阵,微微皱着眉头发话了“蒙老板把天南的势力打压得差不多了,杜老板和老许也是夕地人,來一个亲天南的省长很正常。”

,嗯,过两天我再去一趟素波,从戴复嘴里套一套话”陈太忠懒洋洋地答她“听说蒋世方很赏识他的”

吴言静静地听完他跟戴主席之间的交怡,犹豫一下摇一摇头“戴复根本不可能知道,他要是蒋世方的亲戚或者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只是赏识的话,蒋世方正经是要避着他。”

呃合着是哥们儿猜错了,不是戴复没跟王启斌说,而是老戴也不知道?陈太忠也不傻,一听她这话,登时就反应过來了,蒋书记这是想杀回天南來,怎么可能放出风声去?

别说中央空降一个省长下采,就是别的省平调过一个省长來,在天南引起的反应,怕是也强不过蒋世方回來,蒋书记一走,他留下的势力被别人瓜分的瓜分,打压的打压,该划拉到一边的“坚决划,拉到一边,他这么一回來,很有点“我胡汉三又回來了“的味道。

似此情况,省内没有轻微的反弹才怪,这个节骨眼工,任何细小的动作,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所以,蒋世方要做的保密工作,怕是比蒙艺打碧空主意的时候还要严密才对。

“我发现有些事情,莫的是越琢磨越糊涂”陈太忠反应过來白书记话的意思了,不过这次,他反倒对自己总结出來的东西不那么肯定了,既然是如此,他索性就不去头疼了,我说小白,咱们歇息丁吧户”

要叫白市长了”钟韵秋居然也敢插嘴开玩笑了,吴言气得抬手冲着她丰毅的臀部來了一已掌“少没大没小的,快滚出去洗一说……”,

接下來的两天,陈太忠再次忙了起采,每次他离开较长时司,回來都要面对类似的情况,不过还好,随着科委逐渐走工正轨,新采的几个雷职也逐渐融进了这个环境,他要操心的事情还是少了不少。

现在科委的办公环境改善了不少,虽然还是老房子,但是局域网建起來,改造过的线路也能支持空调运转了,而且科委大厦的改造方案即将敲定,复工在即。

等大厦盖好之后,科委向楼内一搬,数遍凤凰市,怕也找不到比这里办公档次更高的地方了不过,若论厚重和古朴,那还是要差市委市政府不少。

在陈太忠回來的第三天,电动助力车厂第一辆新车终于下线,当然,这下线只是比较时髦的说法,其实一个几千万的厂子,还是不存在什么生产流水线的,不过就是各生产各的,到最后组装一下。

新车下线的仪式,是市委副书记曾学德亲自來主持的,看得出來,曾书记这是已经开始为就职常务哥市长做准备了。

也许是曾书记知道,陈太忠曾经向章尧东递话,所以在现场的时候,他对陈主任相当和蔼,走的时候兀自不忘拍一拍他的肩膀“小陈不错,好好千”看得站在不远处的科委大主任文海直翻白眼。

不过,这新车下线,问题就來了,该怎么往外卖呢?厂子已经跟凤凰市电视台订了广告,今天的下线仪式也是电视台直播,可是,一个地级市又怎么可能消化得掉这样的产能?

“没事,回头中视要來人做个专题”陈太忠大大刻咧地发话,不过李天锋却依日是怒眉不展“一个专题顶什么用?生产我敢保证没问题,但是这销售”……”

他这是有自行车厂倒闭在前的例子,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事实工,厂里已经制定出了一系列的销售方案又奖惩制度,不过车没卖出去的时候,谁的心里也不会太靠谱。

“这件事啊,我看还是得指望陈主任”前來参加仪式的湖西区常务副区长肖朝贵笑着发话了“能从中视弄到专题,一般人哪儿做得到?”

这就是地级市的官员被人小看的根源所在了,园于眼光和见识,肖区长并不知道想请这中视的人來,并不是特别难当然,话说回乘,就算他知道只需花钱即可,但以他在北京的人面儿,确实也不是很好操作。

粱志刚率先点头,他的柜员机保护罩可就是陈太忠最先卖出去的,现在已经销售到邻省了,又发展了几个代理,虽然眼下已经有山寐产品争抢市场了,但是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

“你们先卖吧,卖不动再找我”陈太忠很不客气地一转身,心说哥们儿有多少事要做呢,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我了吧?

不过,有些人天生就是不得闲的,他前脚才参加完下线仪式,后脚就有人找上门,还是挺不搭调的一位,劳动局局长周无名。

周局长二话不说,递了张报纸给他,工面一篇报道用红笔标了出來~《二百九十六人,只有一个人站着》。

陈太忠这心里纳闷啊,快速地扫了一眼,嗯,是一个韩国女老板为了惩罚员工,让大家都冲她下跪,其中有一个不肯跪“老周你给我看这个…………,是个什么意思?”

“这些人全是咱凤凰人,劳动局组织他们出去的,现在被媒体炒得热火朝天,影响很恶劣”周无名面无表情地回答“那姓金的女老板是金永诛的朋友,金永沫是陈主任你……,……”

“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陈太忠隐隐有点明白了,周局长是被自己收拾怕了,生恐自己在此事工再找他的麻烦,要知道,这些人出去打工,还是他通过金永沫介绍的。

不过,这是要一码归一码,陈太忠哼一声“你管他是谁的朋友呢?现在是一九九九年,又不是一九三九年,**早就说过了,中国人民站起來了。”

“可是当地政府解释说,下跪是韩国人道歉的方式”,周无名依旧是那副死人脸,甚至连语调都没有变化,“这涉及到个文化问题,咱们要尊重外资企业的文化观呢……,……”

“啧”陈太忠有点腻歪了,不耐烦地看他一眼“我说老周,你到底想说什么?”

“媒体的影响太历害了,咱凤凰扛不住啊”周局长很聪明地偷换了一下概念,将“劳动局”换成了咱凤凰,“可是你说……,……这些人非要跪,我有什么办法?”

这关哥们儿鸟事!陈太忠真的火了“老周,我是科委副主任,不是劳动局昏局长,这件事该怎么处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难道不气吗?”周无名其实跟陈主任接触不多,不过,这厮在凤凰的风头太劲了,他很清楚丫是个什么样的人,“太忠,这可是你介绍的人啊…*……”这不是不给你面子吗?”

“我说……”,陈太忠想说点什么,却是觉得张不开嘴,他犹豫一下,苦涩地咽一口唾沫,“好吧老周,我很气,你要我怎么做?”

他真的很生气,但是同时,他还不想管这件事,因为这不是他的职责范围,眼下被周无名一将军,那是死活躲不过去了,纵然明明知道对方在用激将法,也只能正面面对了也许,他只是需要一个插手此事的借口吧。

“跟我去一趟珍海吧,慰问一下咱们的劳务人员”周无名苦笑一声,“要奖励一下这个孙天,当然,你要是能活动一下,让这韩国女老板公开道歉就最好了。”

“奖励他干什么?”陈太忠很奇怪地看一眼他“我说老周,这不是应该的吗?他只是做了一个中国人该做的事情吧?”

“但是二百九十六个人,只有他这么做了“周无名面无表情地回答他。

哥们儿当初觉得,是做好事來的,陈太忠心里这个郁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