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一十一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 一十一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被抢功章尧东是何许人?一听就明白了,这是秦连成想出风头,你想出风头不要紧,但是不能拿全市陪绑不是,这主意也忒损了一点吧?

按说,前一阵的副市长之争,他是欠了秦连成一点东西,适当补偿一下并不为过,正好也能化解一下许绍辉可能的怨气。

但是话说回来,章书记看秦主任不顺眼不是?所以就对补偿不是很热衷,事实工,他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那就是秦许双方的交情有札实的基础,是他不能比的二可是眼下,大家就都算许系的人马了,你秦连成想工进那很好,不过做为一个派系,有得到就要有付出,万一你上进的前提是我做出些许让步,那岂不是不美了?

再说了,人越往上走,位置就越少,眼下小秦你远远未能对我构成威胁,但是你身后有人,这步子一旦走顺,那以后还真是难讲,这不是平白给我树竞争对手吗?

也亏的是有这么一点歉疚,章书记不好说什么太过的话,如若不然,他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一??你秦连成想出风头想疯了?

“这个其实也算精神久明建设,”秦连成可不是一句两句的暗示,就能乖乖回去的主儿,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二“l小陈跟我说的时候,就问了我一句,前一阵珍海发生的工人下跪事件发生在咱们凤凰,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小陈?珍海?”章尧东可还不知道这两个名词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市委书记要操的心实在太多了,当然不可能面面俱到

而且这属于政府事务不是?

他知道,能在这个场合被拿出来说的小陈,肯定是陈太忠,心说这冻蛾子是那家伙整的?嗯,倒也不是没可能,反正这种乱七八糟的邪行玩意儿,出自那厮的脑瓜是很正常的,不过??“这个珍海是怎么回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听完秦连成的讲述,章尧东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个,珍海那边属于经济发达地区,对意识形态的东西普遍比较忽视??如若不然,这消息十有**都不会被捅出来,捂盖子谁不会啊?

但是类似的事情若是真发生天南,发生在凤凰,又被人捅出来的话,凤凰市肯定要吃省里的排头,没准还会有人借这个由头搞点什么风雨。

“嗯,这个嘛”章尧东有点后悔刚才的表态,不过还好,他也没有把话说满,所以眼下有转园的余地,你跟姜勇和李解放碰一下头吧,拿出个章程来,大家议一议。”这一刹,他想的并不仅仅是下跪事件发生在凤凰该怎么办,他更在意的是,这是陈太忠搞出来的东西,事实证明,小陈那可是福将来的,运气惊人的好,章书记不想跟这种有逆天运气的人对着干,适当地放放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要联系李解放?秦连成听得就有点晕了,联系姜勇很正常,姜副书记分管的就是意识形态的口儿,可是这李解放是市总工会主席,联系他做什么?

“赏瑞远说这是自发建立的工会组织,不想跟总工会有什么联系”秦主任小心翼翼地解释“我的想法也是这样,务虚一点,??只对劳动局就行了。”凭良心说,对总工会才叫真正的务虚,那里也是个清水衙门干部们养老的地方,戴复就是被人扔到了素波总工会,不像劳动局手嗯还有不少实权,不过那样一来,工会之间有了名义工的统属关系,想必投资商是不愿意看到的。

嗯?章尧东抬头看一眼秦连成,心里越发地明白了,敢情你小子就,是想纯粹地作秀啊,他心里有点鄙夷,但是司时他也清楚,若是秦主任是这种动机的话,事情就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棘手了,你想要名声?我还想要呢。

不过很遗憾,以章书记的强势,根本无法容忍自己说一句对方就解释一句这种谈话方式,你丫知道“尊重领导,。这四个字怎么写吗?说不得淡淡地哼一声“企业工会怎么能撇开总工会呢?我建议你还是跟李解放沟通一下,要重视总工会的意见和建议。”你就扯犊子吧,看连成听得心里冷笑一声,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缓缓地点一下头“多谢章书记的指示,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事实工,秦主任心里非常清楚,要不是章尧东出手,李解放也不至于被发配到总工会,虽然李主席跟章书记没什么个人恩怨,但是两人不是一个阵营的,所以,在宣教口儿工工作了二十年的李某,本来完全能顺理成章地升任宣教部长,却被提了半格,提前送到总工会养老。

我知道你知道,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章尧东的意图非常明显,你搞清楚谁是老大谁说了算,李解放那儿你意思到就行了,可你要不肯意思到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够意思了。

嗯”章书记点点头,他对对方的乖觉还算满意,不过以他的性格,不可能太顺利地答应那些近似无礼的要求,少不得再点一下“一定要跟姜书记好好沟通一下。”跟姜勇沟通,可不就是跟你沟通吗?秦连成实在太明白了,自打章尧东力排众议,将姜勇从金乌县县委书记提拔为市委副书记,姜书记就一跃成为章系最忠实的打手和干将了。

好好的一件事情,又要被姜勇分一点功劳走了,秦主任这心里的郁闷也就不用说了,两人都是昏厅,但是人家姜勇不但是市委常委,还是专管意识形态口的,虽然具体分管的内容有些飘渺,可是眼下这件事,肯定要算到意识形态这一块儿。

他既然郁闷了,肯定就要找个人唠叨一下,无疑,陈太忠就是最好的听众了??,小陈啊,你看,我本来是想说这个建议来自咱们招商办,也就是说你是建议者,我是行动发起者,你说说,现在倒是成就了姜勇的业绩,真是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陈太忠对此倒是无可无不可,一时间吞连成就有点纳闷,这家伙遇到抢业绩的事,不是六亲不认的吗?

其实秦主任想的并没有错,只是随着在官场中浸**日久,陈太忠已经逐渐地习惯了创意被掠夺,功劳被抢占这种事,而且姜勇确实分管意识形态,想伸手的话,谁都不能说什么??虽然弱势了一些,却是章尧东的嫡系。

事实工,陈太忠提这个建议,也不过是一时的不忿,就如水过鸭背一般,提过之后就没什么期待了??冷静下来一考虑,他也承认这规矩对招商引资会造成巨大的影响,由宵瑞远的反应就可见一斑,只不过他已经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了,真要停下来的话,他丢不起那人。

当然,就算没什么反应,对姜勇这么横插一扛子,他也难免有点悻悻,心说那你们商量好了,爷不询候了,党校那边又要开课,我去素波转一转!

不过他这次去素波,就不是一个人了,刘望男和丁小宁随行,清明要到了,刘大堂回家给母亲烧纸,而最近京华酒楼没什么事儿,丁总就伴着她的望男姐走一遭二到素波后,陈太忠把这二位放到了紫竹苑的别墅,接着就联系一下王启斌,王部长,我来素波了,今天戴主席有空没有?”

不多时王部长回了电话过来,戴主席有空“太忠你过来接一下我吧,咱一起过去,然后找个地方聚一聚,要不再联系一下祖市长?”

看乘适当地表现出点二小瑕疵,还真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啊,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有微微的感慨,若是没在那帕里家那一遭,王部长也不会这么不见外地叫哥们儿去接他。

再联系一下其他人,还好,大家居然都比较空闲,祖宝玉有空,那帕里也涛空,少不得大家约好时间,在韩忠的港湾大酒店相见。

陈太忠是接工王启斌之后,又到总工会转了一圈,陪着戴复一起去酒店的,戴主席对陈太忠的座驾有点微微的吃惊“…小陈你这奔驰车哪儿来的?”

“借朋友的”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这次刘大堂返乡探亲开的是美洲数,丁小宁的奔驰车就没啥用,说不得他就拿来用一用。

大约六点的时候,那帕里也到了,倒是祖宝玉来得晚一点,一来了就笑着向大家解释,今天跟科委的人去省科委要钱了,太忠,回头你得帮着跟关主任说一说话二”

今天来的人里,论实权还真就数祖市长大一点了,再加工大家都是陈太忠的朋友,他倒也不见外,直接就张嘴了。

“关主任啊”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颇有一点无奈的样子“据我了解的,省科委可能不会把钱拨下来太多,大部分的项目审批,可能要他们亲自过问。”

这也就是说,省科委意图直接对各大企业,高校和地级市,而不是垂直拨款到市级科委,由市级科委自己决定扶持项目。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蒙家家宴从省科委的角度来看,这个决定很正常,谁不喜欢把权抓到自己手里?而且科委不是垂管单位,也属于双重管理,而且更偏横向管理一些,地级市也出现过出身科委的副市长,尤其是张咐,简直都成了传统。

当然,现在省科委有钱了,垂管的力度就可以大一点了,但是人家省科委凭什么没事就拨款下去玩儿呢?

陈太忠不怕就这么说出来,因为陈洁也是这么个意思,而且全国看乘,犬致都是这么个趋势,不过祖市长一听,很是有点郁闷,唉,省科委的人说,下面的机构里,也就是能对凤凰科委的支持力度大一点,真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小陈,这可太不公平了。”

“呵呵”陈太忠笑一声,却也没接口,他知道祖市长不过是随便发点耸骚,表示亲热的意思,真要接这个口,还就不妙了呢。

接下来就是大家随意吃喝聊天了,陈太忠通过观察,发现戴复对祖宝玉还真的很客气,客气到有点巴结的味道,心里就隐隐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戴主席还真的不知道蒋世方可能杀回来。

他正琢磨呢,却发现有一道充满谑笑的目光在自己脸工一扫而过,顺着那目光看过去,却是那帕里笑吟吟地看着他,见他注视自己,轻笑一声举起酒杯“太忠,咱哥俩有日子不见了,来,干一个。”

这家伙倒是眼尖,陈太忠知道,那处长在琢磨自己的心思呢,而且八成猜到了自己想的内容,估计连结论都出来了。

果不其然,过了一阵,那处长趁着自己举杯转圈敬酒的时候,悄悄在他耳边嘀咕一句,老戴好像不知道蒋世方要回来啊,要不??我再替你试探一下?”

“呵呵,你觉得还用试探吗?”陈太忠低声笑着答他一句,老那,你是情商很高的,但是哥们儿的情商也没你想像的那么不堪吧?

“我这不是不放心吗?”那帕里也笑了,旋即轻咳一声,他越是不知道,那谁回来的可能性还真就越大。”

这个哥们儿也明白啊,陈太忠有心计较一下那处长对自己的小,看,不过转念一想,人家这是好心不是?算了,哥们儿就只当藏拙了,于是笑着点点头,不再言语二由于大家都是冲着陈某人的面子来的,也都是不怎么得意的主儿,所以这酒桌上就能说一些比较禁忌一点的话题,气氛也相当地热烈,从某种角度工讲,这其实算是个小圈子的聚会了。

陈太忠看着大家喜笑宴宴的,心里一时生出无限感慨来,不知不觉间,哥们儿在素波也有这么多铁杆了啊,想起杨新刚升职时,他很是为凤凰市出了一个小小的“陈系”而暗喜,那么眼下,素波也有一帮亲“陈系”的领导了啊。

真是恍如隔世!他心里正小资呢冷不丁门口传来敲门声,却是港湾的老板韩忠举着酒杯进来了“各位领导光临小店,真是蓬筚生辉………韩老板脸工满是我很冒昧”的表情,不过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其实眼界挺高,在座的人里面,怕是只有祖宝玉能入了他的眼,最多再加上那帕里。

这也是一个官场认识,从某种角度来讲,认识人多并不完全是好事一那往往也意味着容易陷入各种被动局面中一??认识人多了,牵扯就多了,除非你打算混“干脏活”那一行。

当然,在座的也都知道,这韩老板在素波混得很开,自然没人介意他的冒昧,事实上祖宝玉都很高兴地跟他碰了一下杯,太忠把酒席定在这儿,跟韩总的关系肯定不会差了。

“云风要我跟你说一声,这儿完了去交通宾馆”敬酒完毕之后,韩忠轻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

老韩你这家伙忒不是玩意儿了,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冒火,心说我在港湾吃饭,这消息肯定是你传出去的,我说你丫没事乱嚼我的舌头根子干什么?

高云风既然要他提前打招呼,那就是不见不散的意思了~你们喝酒之后就不要有什么活动了!

陈太忠原本就没有安排什么酒后的活动,可是高云风这么搞,却是让他心里颇为不爽,高胜利当了副省长,你也不能这样对哥们儿指手画脚吧?”老韩你跟他说一下,让他过来好了。”

他是面无表情的说出这话的,可是韩忠是什么人?能从一个街头混混发展到眼下这一步,岂能看不出个眉高眼低来?说不得干笑一声,“行,没问题,太忠…??我最近打算在交通局发展点业务,你得包涵一下。”高云风着急找陈太恩是什么事儿呢?找他算账来了!

高公子前一天也终于知道消息,蒙老板可能要走了,想到陈太忠不可能不知道这消息,却是没提前告诉自己,他心里非常不爽。

“太忠,亏得我把你当朋友看,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不跟我说一声”酒席散了之后,高云风在停车场扯着他,很不满意地嘀咕着,边说还边扭头看一眼跟过来的那帕里“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老那都知道了吧?”

“云风终也真是的,这事儿换给你,你敢说吗?”那处长这次可是不客气了,他知道,蒙艺要走的消息已经在省里高层小范围地传开了,再遮着掩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太忠对咱俩,都算够意思了。~高云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愣了一下,才笑着点点头,老那你是要跟蒙老板走了吧

哈哈,以后去碧空,全是你招待啊。”

这世界工真的没什么笨人,别看高公子大大咧咧的,平日里的表现也较为浅薄,但是他只从那帕里说话的口气,就能联想到人家要跟着走了,要不然,没了树的瑚枷怎么敢跟他这么说话?

“这你才是瞎猜”那帕里笑着摇头,不肯告诉他实话“我能不能跟着办两说呢。”

“装,你就装吧”高云风这次可是不再相信他了,笑着伸手对他指一指,你们体制里的人啊,就没一句实话,算了,我也不说啥了,太忠,你这奔驰借我开两天””

这只是小小的一段插曲,大抵就是高公子很不满意自己被朋友欺瞒,不过,他是依旧惹不起陈太忠,人家那帕里将来很可能是碧空第一秘,他跟谁叫真去?

等陈太忠回了紫竹苑,有意外惊喜等着他,丁小宁已经把雷蕾招呼了过采,可见这骄奢**逸真的是会传染的,三个女人居然觉得共处一室很正常。

那么,一夜荒唐是肯定的,也就不用再说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望男和丁小宁驱车直奔通德,陈太忠则是去党校工课,中午又跟王浩波坐一坐,王书记很不高兴地抱怨他~昨天为什么不叫上我?

“人太多的话,动静太大,引起别人歪嘴的话,就没意思了”陈太忠笑着解释,心里却是在暗叹,这小圈子里,根本没啥秘密了嘛二王书记倒也认可他这个解释,事实工,在官场混得久了,谁都知道谨慎的重要性,两人又谈了一些静河二库工程的事情,就此散去二下午又是党校上课,等到傍晚下课的时候,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既然不少人知道老蒙要走了,那哥们儿不去看看,倒是显得过于势利了。

蒙书记最近倒是真的清闲了不少,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沉吟一下就笑了“呵呵,晚工来家吃饭吧,你尚阿妖不在家,我也没什么意思。”话是这么说的,蒙老板家里可从来不缺热闹,除了蒙勤勤之外,还有两个客人,一个是北京来的,另一个居然是那健东。

邓健东一见陈太忠就笑了,伸手跟他握一握,我早就听说你的名字了,没想到现在才见一面”小陈你真的很忙啊。”

“我是瞎忙”陈太忠忙不迭谦虚两句“邦部长您这么大的领导,那哪儿是我想见就见得工的?我真没那么大的胆子。”你胆子可不算小”狠健东还待说什么,蒙艺咳嗽一声“健东你别吓唬他了,…小陈年纪还小呢,别跟他一般计较。”

蒙艺和郁健东关系有这么好吗?陈太忠心里还真就纳闷了,老蒙都要走的人了,老邦居然在这个时候上门,也不避讳什么。

当然,有俩省委常委在座,陈某人再胆大,也只能只带耳朵不带嘴巴,而且那个北京的来人,似乎也有点来头,只是丫的职务是“主任,这种烂犬街的称呼,倒是摸不清到底是什么级别。

饭桌上很是沉闷,偶尔蒙老板和狠部长说两句话,也是简短得很,而且是非常云山雾罩的感觉,陈太忠努力地去听了,但是死活听不明白。

那北京的赵主任说话更是不多了,最多就是找陈太忠和蒙勤勤碰杯,看起来倒是酒量不错的样子。

饭毕,邦健东和赵主任就起身告辞了,蒙艺没有去送人,陈太忠琢磨一下,得,我去送吧,谁想到了院门口的时候,郁部长转身冲他微微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小陈你幸运啊,蒙书记待你,真的不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