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二三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 三章

邓健东这句话没头没脑的,陈太忠听了之后,倒也没往心里去,心说我能在蒙老板家里混上家宴,这待遇自然是不薄。

谁想,他走回二楼大客厅的时候,蒙艺居然淡淡地问了他一句,“狠健东跟你说什么了?”

蒙老板你这什么时候也开了天眼了,怎么能看到我俩在门**谈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不过,愣归愣,他的反应倒也算快“哦,他也没说什么,就是叫我不要辜负您的信任。”

话肯定不是原话,但是这么说确实也差不多。

“嗯”,蒙老板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就再没做声,屋子里登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大约过了半分钟,他才沉声说了一句“那个小赵,下个月要去碧空省做省经贸委主任。”

说完这句话,他又不吭声了,似乎是要考研陈太忠的反应能力,不过,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现在怎么可能难得住陈某人?他很自然地发问了“这是那部长引见给您的人?”

蒙艺白他一眼,那眼神明明白白地传递给他一个信号废话,这还册问,那俩要不是一起的,能一块坐在我家里吃饭?

“那我真的要谢谢您了”陈太忠很诚恳地说,这里面的味道实在太明显了,蒙艺还没到碧空,赵主任也没上任,眼下却是顺着那健东的线儿过来拜码头了,这就是**裸的输诚。

很显然,这赵某人是消息灵通之辈,而且,能从京城部委直接空降到碧空省经贸委做一把手,肯定也得有点能量才行,不会是太简单的人物,事实上,请得动那健东做中间人,那简单得了才怪。

这种场合下,陈太忠能出现在蒙家陪着吃饭,那意思就不言自明了,虽然蒙书记并没有提到陈太忠什么,但是郁健东怎么可能读不懂蒙老板的意思?

小走的上作,我可以考虑做出适当的支持,不过健东啊”小陈在天南的事情,麻烦你费点心吧,我在天南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是这小子了。

当然,邦健东心里清楚就够了,他也没指望蒙书记把话挑明,到了他和蒙艺这种境界,某些事情非要说出来的话,那就真的对不起眼下的地位了太丢人了。

这些因果并不难猜,陈太忠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不过他觉得有点可笑的是,我今天来拜访蒙老板,只是一时兴起啊。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一时兴起”四个字只是纯粹的幌子,想蒙住外行都很难,何况邓健东这种人精?蒙老大若是不想让他见到邓部长,他又怎么可能见得到?

说明白了,蒙老板是在走之前,给他留一份人情下来,算不得托孤可基本意思也差不多,无非是要邦健东将来有必要了,帮衬他一把你要是不管小陈的话,这个小赵嘛,咳咳,咱们回头再说哈。

邓健东是想明白了的主儿,所以不得不感叹:陈太忠你大牛啊,照顾你一个副处,换第的是照顾一个正厅,说说看,你要不算牛谁还算牛?

陈太忠的脑瓜肯定是够用的,只要能确定这俩人是一起的,顺着这条线想下去,所有因果就猜得七七八八的了,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丝感激来,不过他心里也不无遗憾:老蒙你要真有心的话,让他帮哥们儿破格提个正处,岂不是很好?

其实,这个遗憾是非常没有的道理的,姑且不说他只是凤凰的市管干部,也不说邓健东合适不合适伸手下去帮他,只说有一点他就没搞清楚:没说什么比说了什么还可怕。

那部长心里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蒙书记真的开口要他在什么时候提拔陈太忠一下,那倒是好说了,无非就是一桩事情,事情办完就拉倒了老蒙你说的,我做到了啊,那我跟这姓陈的小,子就无关了,以后的事情就看丫的造化了。

爵处提拔正处是人情,正处提拔副厅也是人情,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伸手帮着挡风遮雨依旧是人情,说句良心话,呼健东倒是真的希望听到具体的要求,而不是这种什么都不说二

总之,邦部长可是知道,蒙老板伸手帮陈太忠不是一次两次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借此飞黄腾达,经过他手的就不止一件事,比如说祖宝玉,又比如说王启斌。

当然,就算没有蒙艺的招呼,只说范如霜出面,王启斌的事情他也不能不管,官场中的私谊是什么?是关键时刻拿来用的范如霜跟地方上没什么交道可打,难得开口一次,他还能坐视不成?

想到范如霜,那健东就又想起了范董前两天说的,陈太忠居然使唤动了黄家老二,帮着把临侣的电解铜项目拿下来了,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佩服,这个小陈的路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野,跟蒙艺关系好,跟黄家也走得近要知道,这两方最近可是不怎么对付的。

由于有以上种种认识,郏部长才有了在门口拍陈某人肩膀的举动,才有了那番感慨。

蒙老板一句话,就将他的照顾之意解释得淋漓尽致,偏偏还不怎么露痕迹,这就是语言的艺术啊,陈太忠正呆呆地琢磨味道呢,蒙艺居然很罕见地主动发话了“这次去北京,有什么收获没有,说来听听?”

蒙书记是越来越地爱跟小陈闲聊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总是偶尔能带给他一些意外的惊喜,虽然有些事情看起来跟自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是每每事到临头的时候,却是莫名其妙地能正好用上。

“这次啊,没什么大事”陈太忠笑一笑“跑了跑鲁班奖,临铝的电解敛也敲定了对了,听说黄老最近的身体不错。”

“这次来素波做什么来了?”蒙书记听到黄老身体不错,面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反倒是问起了他的来意“不仅仅是为了来党校上课吧?”

虽然他是一省的书记,按说是没理由这么关心陈太忠的,可是人要对了眼法,就愿意多打听一点事情,所以蒙书记知道,陈某人上党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纯粹是哥业,于是一时就有点好奇。

倒还真是为了上课,最近遇到点事情,在凤凰呆着腻歪”,陈太忠笑着回答,少不得又将自己要在招商引资中搞上会的事情说了一遍。

蒙艺听完之后,呆呆地看着他一言不发,好半天才淡淡地一笑,“你这不是又听到了什么风声,才想出的点子吧?”

“没有啊”陈太忠可是知道“风声,和消息”二字的区别,很茫然地摇一摇头,又将珍海的事情讲述一遍,最后还不忘抒情一小下“我觉得在抓经济促发展的司时,适当关注一下劳动人民的生活条件和心声,很有必要。”

“你这家伙,蒙艺很古怪地看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唉,怎么说你呢?你这家伙的运气,真的太好了一点吧?”

刺青,这又是上面近来争论的一个话题,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不过因为这是宪法总则里就阑明的东西,所以大家对三资企业的基层上会和党建的看法虽然不同,可分歧是在一个度上。

没人敢坚决地站出来,说这么做是错的,这是个政治觉悟的问题,反对者担心的,跟章尧东的担心类似,怕拖了经济的后腿或者他们心里并不仅仅这么看,但是这是唯一说得出口的理由。

联想到近来听到的风声,蒙艺心里怎么能不感慨万分?心说这小陈的运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这种事情都能撞到。

凤凰市招商办提出的解决方案,极好地把握住了这个度,建议落地的企业自发地建立上会组织,既是“建议”又是,自发”的,搁给反对最力的人,也不能对此说三道四一他们能做的,也不过私下嘀咕两句“看他们怎么完成招商引资任务”之类的。

支持者中也不乏极端人物,可能会说凤凰市玩的是花架子,是走过场,这话或者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花架子它也是个架子,起码是为老板和员上的沟通,搭建了一条理法上站得住脚的桥粱,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还有一个细节,也能免去凤凰市的部分被动,凤凰人采取如此行动,并不是为了迎合上层的某一方,也不是脑瓜一热想体现自己的思想觉悟和政治素养人家是在珍海遇到事情了,想出了这么一条可能对解决劳资争端有益的思路。

是的,任是谁都不能怀疑人家提出这建议的动机!

种种因素加起来,使得蒙艺想不佩服陈太忠都不行,这已经不是政治敏感度的问题了,这简直是彻彻底底的神棍了,是重生小说的主角才能做到的嘛当然,这么形容需要有个前提,蒙书记得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小说分类叫做重生。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蒙艺的遗隙

陈太忠听了蒙书记的解然,也是一阵愕然,愕然之后又是窃喜,不过,窃喜之后,就是愤愤不平了,什么运气不运气的?我做到这些,是一个共严党人高度的责任感使然!

哥们儿的情商,够了吧?哥们儿的大局感,够了吧?哥们儿的正义感,够了吧?哥们儿的能力,那更是不需要怀疑的凭什么你也说我是运气好呢?

没有下面发生的这些事情为缘由,也就没有上面的那些讨论,只不过凤凰市这边有我的重视,拿出了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这也能叫运气吗?

这不是我运气好,只不过别人遇到类似的事情,不作为罢了!

陈太忠正在那儿愤愤不平不呢,冷不丁听到蒙艺又发话了“除了黄老的身体状况,黄汉祥还跟你说什么了?”

我说蒙老板,你什么时候也跟章尧东一样,学会瞬移了呢?陈太忠心里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就释然了,领导们做事不都这样吗?越是关键的事情,越要留到最后说。

“也没啥,他就是答应帮我把邮电管理局的一个昏局长,提拔到下一步要成立的移动公司的老总的位子上”这话对别人不能随便说,但是对蒙老板再藏着掖着,也不是朋友之道。

黄家再次伸手进天南?蒙艺听得眉头一皱,在他的眼里,什么邮电管理局刹局长移动公司老总之类的,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不值得太计较,最值得重视的还是黄汉祥再度向天南伸手了。

当然,要是处级干部以下,那根本不值得关心,移动公司的老总,恐怕也是正厅的干部,相关编制还没最终敲定,最起码蒙艺还不知情,正厅级别的国企,这个头就不算小了,黄家再度出手在天南扶植正厅干部,这是个什么味道?

这味道是说,黄家已经把夏言冰的事儿撂到一边了,恩怨也撂到一边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黄家的身份尊崇啊,被他蒙某人硬生生顶了一次,按说这段恩怨没交待完,不可能再向天南伸手了一被人打一次脸还不够吗?

当然,这天南省移动公司的建立,恐怕是在他蒙艺走了之后的事情了,听起来跟与他的恩怨不怎么有关,可是这次黄汉祥帮的是陈太忠推荐的人啊。

以黄家的能力,蒙艺不相信人家可能不知道自己跟小陈的关系,那么黄家此举的意图就很明显了,姓蒙的你既然要走了,我们也懒得理你,倒是要看看下一个继任者会不会那么不开眼,天南,始终是要姓黄的!

其实,类似的暗示蒙艺已经收到一此了,不过信息大都是比较模糊的,陈太忠这次提供的消息,倒是算比较明确的事实上,黄汉祥答应陈太忠的时候,也确实是那么想的。

蒙书记再追问几句,终于确定黄家确实有不再计较的意思,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当然,他也很清楚,所谓的计较不计较也只是个大方向,以后尽量避着点黄家才是正道。

由此可见,蒙老板分析人心的能力绝对不含糊,不过,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在欣喜之余,心内也无不疑惑”太忠你这是又帮黄老做了点什么?”

他很清楚,这个决定根本都不可能出自黄汉祥,黄家老二绝对没那能力,能改变黄老想法的只有黄老本人,是以他才有这么一问。

“嗯,随便一点点了”,陈太忠含糊地回答一句,心说我那“延寿药丸”既然黄家不肯张扬开,那么我肯定也不会自找麻烦嘛。

“你这家伏l……”蒙艺的好奇心真的被勾起来了,这种情况发生在他这个中央委员身上,实在不多见,不过,陈太忠既然摆明态度不肯多说,他当然也不会没品地追着去问,再想一想以前这厮说的话,他只能心里暗暗地嘀咕:敢情,这家伙还真有他自己的资源?

“你这家伙还真成组织部长了”蒙老板笑着摇头“我说你低调一点行不行啊?嗯,移动下一步的行情不会很差,你那科委尽量多开发点相关产品吧”

他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你能在天南打响牌子的话,我的碧空移动也不是不能考虑用你一点东西,只是此事八字没一撇呢,以蒙书记的稳重,当然不会多说。

“嗯”陈太忠点点义,得了蒙老板的指示,他更能确定移动公司的未来了,又聊一阵之后,眼见就七点钟了,于是站起身告辞走人。

这次是蒙勤勤送他到门口,她回来之后,看到老爹坐在沙发土看刚开始的《新闻联播》,她很敏感地发现,老爹的脸上往日平静如水,现在居然微微皱着眉头,禁不住出声发问,“爸,你这是想什么呢?”

“没什么”,蒙艺苦笑着摇摇头,又叹一口气“陈太忠这家伙”也不知道搭错哪根筋儿了,死活不肯跟我去碧空,我都跟他说了好几次了,唉,可惜啊。”

“算了,那是他不识抬举”蒙勤勤心里暗暗嘀咕,这是我妈让人家生出距离感了啊“反正我看他成事的能力,也未必有他坏事的能力大。”

“你知道什么?”蒙艺笑着看自己的女儿一眼,心说能让黄老明白表态放过我,这还不算成事的能力,那什么叫成事的能力?有这个表态,我去碧空唯一的变数也被扫平了!

然而,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声音越发地大了一点,“不过你说得也没错,这家伙的坏事能力,确实也无人可及…”

这年头,好话不灵坏话灵,蒙老板都亲自发话,说陈某人会坏事了,那么接下来再发生点故事,倒也是正常了。

第二天下午四点,陈太忠才从教室里出来,正跟王思敏有说有笑地往外走呢,冷不丁手机响起,却是丁小宁来的电话“太忠哥,现在通玉县警察局找我们的麻烦…”

昨天中午,刘望男和丁小宁赶到了通玉县,走动了几个亲戚朋友,晚土又跟刘盼男一家在一起吃了顿饭,今天一大早去上坟扫墓。

上坟肯定是要烧纸的不是?丁小宁见望男姐哭得死去活来的,也陪着刘望男、刘盼男两姐妹在一边烧纸,又给坟墓除了除草,培了培土才离开。

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要塞牙,她们一行人离开之后,没过多久,这儿的山着火了,整个通德今年春天没什么雨,火势一下就无法控制了,那火在眨眼间就烧了整个山头。

通玉县的经济欠发达,应对紧急事态的能力就不强,这火救是救不了啦,牵好周边有公路做天然的隔离带,于是当地武警紧急支援,将隔离不到、可能过火的地方也清理的清理,控制的控制。

现在火还烧着呢,所幸这山头不大,估计今天再烧一晚上就没事了,于是当地警察在全力应对之余,马上调查引起火灾的缘故,结果一查就查到了刘望男一行人身土。

刘望男和丁小宁都是美艳逼人的女人,就算在盛产美女的通玉,也算得是相当打眼的主儿,再加土刘望男的姐姐剩盼男虽然徐娘半老了,可也算得是风韵犹存,这么几位站在一起,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在通玉那种小地方,刘大堂的美洲妁是没人认识的,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车虽然小了点,但绝对是不错的车,再加土刘盼男的爱人又借了一辆面包车开来,四个人,三个美女,还是两辆车,这动静真的太大了一点,所以她们很快就被找了出来。

被指定为嫌疑冻,刘望男不干了“我们是先烧的纸,然后除草培土,要是有余灰未烬,我们早就发现了,你们抓人,讲点证据行不行?”

“证据吗?会有的”,警察局的人如是回答,刘家姐妹和丁小宁都是美女,看得那几位直流口水“现在火太大,等火灭了之后,咱们再慢慢查。”

总算还好,刘盼男的老公在农业局开车,正式在编,又是跟着一个象局长混的,刘盼男又在妇联上作,也是吃财政的干部,通玉县本就不大,有点头面的就算不认识,相互打听一下也就都有耳闻,所以警察们的态度还算不错。

丁小宁火了,直接一个电话打给盛华,“盛市长,我是丁小宁,陪朋友来上坟……”

藏华可是记得丁小宁呢,这个小美女受过杜省长的接见,还给通德捐过五十万,一听就表态了“我不在通德,小丁啊,你得让我先打问一下。

结果这一问就坏事了,过不久,哦华的秘书将电话打了过来“丁总,盛市长说了,既然不是你本人的事情,这个,还是配合一下警方的调查吧,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这话在理,而且,警察局里的人也明显地接到了通知,知道了丁小宁的身份,原本她也烧过纸,也算嫌疑人呢,可现在没她什么事儿了。

按说,接下来等警察调查就行了,谁想不多久,刘盼男的爱人打听出了一桩消息通玉县确实不大“警察局王局长的弟弟上坟去了,有人亲眼看见,山是他们点着的……”

这一下,丁小宁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