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 不放心1617我就袭警了

官仙 1616不放心 1617我就袭警了

一千六百一十六章不放心陈太忠能及时出现在通德,当然是有原因的,接了丁小宁的电话之后,他就有点担心了,心说本来以为有小宁护着,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谁想居然扯了黑社会的出来。

在他看来,盛华的表态就很成问题,陈某人好歹也见识过不少事情了,自然知道下面人欺上瞒下的手段会有多少“秉公处理”和秉公处理之间又会有多大差距。

不过人家盛市长如此反应,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丁小宁已经捐过钱了,近期又没有在通德投资的计划,说得难听一点,她的利用价值消失了,一旦没了利益上的关系,官场中人一个个都现实得可怕,捐点钱就了不起了吗?就能对政府上作指手画脚了吗?

再说了,域华不仅人在夕地,而且人家是杜毅的人马,丁小宁虽然受过杜省长的接见,但是从根子上讲是蒙艺这边的人,盛市长有点撇清之意,不愿意过多地纠缠也是正常了一也不知道这家伙听说了蒙艺要走的消息没有?

不管域市长的消息灵通不灵通,人家做出的这种反应中规中矩,虽然从情理上讲,真的是有点让人寒心。

以后她们出远门,要多带两个人啊,尤其是去那种小地方,越是小,地方的人,越是接近基层的人,行事也就越肆无忌…惮!

陈太忠一边自责,一边拨通了通德自来水公司王总的电话,王总的态度倒是挺客气,不过,当他听到“王晓强”三个字的时候,语气登时就是一儿“通德的大眼强?太忠,那家伙可是咋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家伙,看上谁家的女人,直接就抢回去睡了,有一次喝醉酒,领着人把通玉一个需县长家砸了一个稀巴烂,嫌人家跟他抢货运生意的最后屁事儿都没有。”

啧,陈太忠听他这么一放,心里越发地闹心了,望男和小,宁那可都是大美女啊,小宁性子又暴烈,遇上这么个混蛋,没准真要出点什么问题呢,愤懑之下冷哼一声“老王,你这意思是,你不想管,对不对?”

王总一听这话不是那么回事儿,忙不迭地笑一笑“管!我肯定是要管的我现在就往通玉走,不过太忠,不怕你笑话,我的能量真的有限……,这不是怕耽误了你的事儿吗?”

你去通玉有毛的用啊?陈太忠气得都想摔电话了,你丫就是一个自来水公司的老总,管的不过是通德市区,你倒是有本事把自来水管子接到通玉去呢,人家凭什么认你?”你不是跟那个什么张市长关系不错?”

“行,我马上向张市长汇报”王总知道这位是大能,而且人家刚在北京帮了自己的忙,还狠狠地臊了老谢一把,自己没点表示也说不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琢磨一下,这不是个事儿啊,谁知道老王行不行呢?这事有点不靠谱,我得准备准备,少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高云风“那个奔驰车你给我送过来,我要去趟通玉。”

赶急路的话,车好车坏就很成问题了,他自己开的桑塔纳不行,跑快了飘。

“你过来取吧”高云风说个地方,陈太忠也懒得计较,直奔他说的地方,过去一看,得,怪不得要哥们儿过来取呢,敢情就这两天,高公子找了一个武警牌照挂在了奔驰车上,现在正拆呢这厮嫌凤凰牌照不够拉风,找韩忠弄了一个这玩意儿。

韩忠也在场,两人现在的关系是真好,不过这也正常,韩老板要拓展业务呢,怎么可能不尽力地巴结新扎的副省长公子?

聊了两句之后,高云风想起来了,眼冒蓝光地看着陈太忠“你去通玉干什么?要是能等的话,明天早晨咱俩一块儿走?”

“你小子,整天惦记的刻是裤裆下面那点事儿”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他知道,云风这是以为自己在通玉有路子,通玉的美女可是天下闻名。

他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说完了又想起一件事来,“老韩,我没去过通玉,你以前不是搞过牟队吗,有熟手司机没有?借我一个指一指路。”

正说着呢,自来痰的王总打过来了电话“张市长说了,这个通玉的山火,已经引起了盛市长的关注,太忠你看…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事儿,你也不用管了“陈太忠口多一声,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做为凤凰市黑社会的太上皇,他当然知道普通政府官员对有背景的黑社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既然知道了王晓强是什么样的人,他就觉得有必要走一趟通玉了,别说这王总吞吞吐吐的有点不情不愿,就算丫愿意大包大揽,他都要看看安排了什么样的人物出马,才能决定行止二至于说这王总卸磨杀驴过河抽板,难免会让他有些寒心,不过眼下他也没心思发火,在官场浸**了两年多,干部们都是什么鸟样,他早看清楚了。

不多时,韩忠找的司机到了,不过,通张高速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中,以前的一级路路况不怎么好了,车也多,就算跟了一个人指点,陈太忠还是开得快不了多少,时快时慢的牟速,害得那老司机都晕车了。

到了通玉县就接近晚上八点了,陈太忠塞给那老司机五百块钱,让他想办法回去,他自己则是满大街转悠。

丁小宁和刘望男跟他在一起太久了,体质被改变了一些,气息同常人有细微的差别,所以他很轻易地就发现,这几位都被扣在了警察局里。

通过天眼,他发现这几位在屋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一时也看不出受治的样子来,心里登时就放心不少,还成,哥们儿来的不算晚。

嗯,这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行,陈太忠悄悄地离开,他知道自己在素波和凤凰人面儿和名气都不差,但是在这儿,别说通玉了,就连通德怕是知道他的人也不多。

琢磨一下之后,他就想起了高云风给奔驰车套武警牌子的事情了,心说我也套个牌子吧,不过哥们儿不套则己一套就要套个一牛逼一点的。

省委一号车,这牌子就不错!陈太忠拿定主意了,心说蒙老板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跟我叫真,说不得就找个没人的地儿,复制了一套牌子出来,挂到了奔驰车上。

挂好牌子之后,他又歪着脑瓜想一想,抬手把奔驰车收进了须弥戒,嗯,做人要低调吖,哥们儿先给他们个面子,要是不要脸的话,再收拾这帮丫挺的也不算迟。

谁想,就这么一耽搁,再回去的时候,形势已经大变,警察局里已经真刀实枪地上演全武行了,陈太忠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将奔驰车取出来向院子里一扔,人已经刮风一般地冲了上去。

等见到那混蛋居然都已经把裤子脱了,下半身都露出来了,陈某人心中的怒火,那也就无须赘述了警察局长王二华其实也没走远,眼下是晚上八点,他正跟几个人在门口的小饭店喝酒呢,通玉穷,他这警察局长平日里也没多少油水可捞,警察局前面的门面房就租了出去,这个饭店的房租可以拖欠一点,但是得负责把局长大人伺候好了。

警察局院里有个五百瓦的灯泡,将整个院子照得明晃晃的,门口有值班的联防队员,二楼的鸡毛子喊叫,这儿能隐隐地听到一点,不过值班的那位早得了机宜,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二“又得折腾一宿了”这位心里明白,边看电视边抽烟,觉得口渴去端茶杯,猛地看到院子里多了一辆牟,登时就是一愣,揉一揉眼睛,没错,就是多了一辆车啊,这位心里这个纳闷,忙不迭地报下缸子就跑出去了。

通玉是小地方,但是在警察局里当差的,一般还是有点眼光的,比如这位就认出来了,这是挂驰牟,而且这牌子看起来好像也牛,不但是“天旷这种。牌特权车,还是四…号。

不过,他可不知道“天D忖,是有委的牌子,只是直觉地认为,这牌子不一般,上面折腾得天翻地覆的,不行,我得马上跟王局汇报一声。

王二算正喝得二麻二麻的呢,猛地听说,天。凰则”停在警察局里了,登时就是一愣,站起了身“省委一号车来了?不过…怎么可能是奔驰?”

“就算挂到拖拉机上,那也是一号牌子”一边有人回答了,拽着他就往外走,“王局快走啊,不敢耽误了”

陈太忠正在屋里慢慢地虐人呢,听到王晓强叫,根本就不在意,侧头看一眼刘望男“刘经理,端好摄像机,其他的事儿,你不用插手。”

说话间,几个人就冲了进来,见屋子里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大片,心里登时就是一惊,又看到一个气度不凡的高大男人站在屋里,似笑非笑地看着己方,禁不住就是一愣,“你是什么人?”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我就袭警了!

“我是什么人,咱们等等再说”陈太忠见这几个家伙都是醉醺醺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脸上也满是讥笑之意“先说说你们是什么人吧。”

“小子你跟谁说话呢尸”一个矮个子手向腰间一摸,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镜,纵身就要上前一院子里停着一号牟呢,这事态得马上平息了啊。

谁想他的身子才向前一探,身边就有人拽住了他,他能想到一号车,别人也能想到,拽住他的是个瘦高的警察,虎视晚眈地看着陈太忠“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位是有心人,他怀疑陈太忠就是开着一号车来的,这世界上能造假的东西太多了,但是有恃无恐的气势,一般人还是学不来的。

当然,怀疑归怀疑,他不可能弱智到直接发问“院里的奔驰车是不是你的”那样岂不是让对方凭空多了一些信息出来?若一号车真不是此人开来的,人家借着这段信息跟自己周旋~阵,没准就惹得一号车车主出来过问此事了。

是的,眼下他的任务就是尽快地平息事态,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放一放,可是这种事儿,能不让一号车的主人知道,还是不要让其知道的好。

“你管我怎么进来的呢?”陈太忠还是不好好地说话,他今天郁闷大发了,才不肯轻易地告诉对方我是谁谁谁,我又如何如何地看你们不顺眼,,问你们话呢,都是干什么的?快说!”

他正说着呢,王晓强见来了救兵,施施然从他身边走过,,老张你怎么才来”

“混蛋玩意儿,我让你说话了吗?”陈太忠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这耳光抽得是如此用力,直接将王晓强抽得飞出了两米多远,摔在地上一翻白眼,登时就晕了过去!

“你!”矮个子忍不住了,一蹿一蹿地就想往前冲,可是瘦高个的手上越发地用力了这事儿透着蹊跷呢,你看不出来吗?

“我是分局刑警大队的!”瘦高个儿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黄色卡片,晃了一晃,一本正经地看着陈太忠“现在,我提问,你必须回答。”

你算什么**玩意儿,我水须回答?”。陈太忠上前就是一脚,直接将此人踹得倒退两步,他见过韦明河在青江的做派,打了警察,有警察局副局长来亲自善后一明河是副处,我也副处,他做得我刻做不得?

什么?你说他是衙内?我呸哥们儿我还是仙人呢,韦明河都能牛逼成那样,我能比他差了吗?今天哥们儿就学一学这衙内作风吧。

“你袭警!”瘦高个吃这么一脚,本来压着的火气登时就爆发了出来,一时间也顾不得许多算计了,手一挥“把他给我抓起来!”

矮个子憋了半天了,闻言第一个蹿了上来“……小子你敢袭警尸这官司你输定了…………”

“输你个大头鬼!”陈太忠抬手两个耳光,就将此人扇得退了下去“哥们儿我今天就袭警了,有本事你咬我?”

“住手!”正闹得沸沸扬扬之际,门口传来一声严厉的呵斥,一个很结实的中年人背着手走了进来,眉头紧皱不怒而威,仔细看一看能看出来,此人眉眼间跟王晓强有五分相似。

来的正是通玉县警察局局长王二华,一开始他没想着要进这个屋子,这屋子里有些什么事儿,他心里清楚得很,知道一旦走进那屋子,很多东西就不能视而不见了一王局长蛮横归蛮横,也是要面子的。

而且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尽快找到驾驶一号车的人,做好接待上作的司时,不要让人家看了笑话去,至于发生在二楼的事情,他相信同志们解决突发事件的能力。

不成想几个兄弟进去之后,里面又是一阵惨呼,这下王局长有点不耐烦了,皱着眉头走了进来,等他看清楚屋里的情况之后,不由自主地打个寒战,恶狠狠地瞪向陈太忠“你,怎么回事?”

“王二华?”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问反答。

王局长觉得这厮的表情有点古怪,怪一愣之后,也不回答他,侧头看向一边拿着口。在拍摄的刘望男“你是谁,谁允许你在警察局拍照了?”

“这就是刘望男”那瘦高个警察认识她,低声解释一句,刘望男也不答他,径自将摄像机对准他,拍个没完二要搁在平日里,王局长异就让人抢下她的摄像机了,可是今天这情况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他略一犹豫,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得一边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正是陈太忠,他一边笑一边摇头,…小地方的,就是小地方的,那叫摄影,不叫拍照我说,你是不是王二华王局长?”

他笑个不停,可是王二形此时已经没心思看他了,看到自己的弟弟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一时禁不住大怒了起来,狠狠地瞪他一眼,强自压着心里的火气,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来“这些都是你干的?”

为什么要强压怒火呢?因为王局长猜出来了,只看眼前这厮有恃元恐的样子,还一口一个“、地方”什么的,十有**,开一号车的就是此人了。

“我问你呢,是不共王二华”陈太忠走上前,笑着戳一戳他的胸脯,王局长本来能躲开,但是他不想失了锐气,冷冷地回答,“没错,我就是通玉县警察分局局长王二华,你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陈太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直接将他扇出两米多远“打的就是你王二华!”

这一巴掌,把所有人都打愣了,这可是堂堂的警察分局局长,**通德县委的常委啊,这年轻人就敢这么抬手就打?

连王二华都愣住了,他晃一晃嗡嗡作响的脑袋瓜,见对方又向自己迈步,情不自禁身子向后一纵,旁边的瘦高个反应倒是不慢,一把将配枪拽了出来,对准陈太忠同时迅疾无比地打开了保险,身子慢慢向后退去“举起手来,要不就开枪了!”

“开枪?”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也不动手打王二华了,转身慢慢地走上前去“呵呵,今天我还就是不举手了,有胆子的话,你就开枪啊。”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瘦高个哪里敢开枪?眼见对方慢条斯理地逼过来,情不自禁地连连倒退,倒好像持枪的是陈太忠一般。

陈太忠想得一点都没错,要是院子里没那辆挂了省委一号牌照的奔驰车,人家别说开枪了,估计连击毙他的胆子都有,但是有那么辆车在,这位居然连鸣枪示警都不敢。

不在体制中,不知道森严体制的可怕,区区一个车牌号,就能将对方吓得屁滚尿流,一号车是什么车?省委书记的座驾,中央委员的座驾,跟这参有关的主儿,只有击毙别人的份儿,别人若是敢还手,那就,是天大的祸事,以中国之大,也注定无处藏身。

“我最恨别人拿枪指着我了,”陈太忠慢慢走上前,那位已经退到了墙根儿处,实在无处可退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却是不敢扣动扳机。

陈太忠抬手,轻轻地将他持枪的手臂压下去,伸手在对方脸蛋上不轻不重地拍几下,正是红星队蓝劲龄侮辱别人的招牌动作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动作了,因为够嚣张二“以后再敢拿枪指着我,后果自负!”他拍打了对方几巴掌之后,施施然转身,将宽阔的背脊暴露在对方眼前,却是浑然不考虑人家可能的狗急跳墙。

可是他越是这样,那位反倒是越不敢开枪了,甚至连再次将枪举起来的胆子都没有,他甚至怀疑,自己若是将枪再度举起来的话,人家说不准身子一侧,迅疾无比地回身给他一枪就想美国电影里西部牛仔拔枪一般地迅疾。

这倒不怪他想象力丰富,人家可能是中央委员的警卫,身手怎么可能差得了?而且一旁还有人拿着照相机拍照,哦不,是摄像机摄像,人家已经警告过自己了,不听话的话,挨一枪那是活该!

陈太忠再次走向王二华,王局长已经有点反应过来了,当然,他不敢再计较袭警什么的,哪怕被袭的是自己这个警察局长,眼见对方又要动手,忙不迭退两步,沉声发问“院里的奔驰车,是你开来的?”

“要不是我开来的,你是不是就打算当场击毙我呢?”陈太忠冲他呲牙一笑,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是不是啊?

他这一脚踹的动作有点慢,王局长虽然心中毅棘,可也不想在自己的地盘被人左一下右一下地痛打,说不得一侧身轻轻闪过。

“呀哈,你还敢躲?”陈太忠这下找到理由了,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抬手又是噼里啪啦十几个耳光扇了过去“我打你,你居然敢躲?”

王局长何曾遇到过如此蛮不讲理的主儿户不过他就偏偏忘了,他自己对待别人,也有过如此不讲理的时候,这年头果然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旁边的几个警察见局长老大受辱,也是义愤填膺,可是还偏偏不敢发作,只能忙不迭出言相劝“这个同志,这个同志一咱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成不成?”

“好好说?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好好说话?”陈太忠瞪他一眼,转头对一边呆看着的丁小宁发话了“小宁,刚才不是俩人按着你来的?

怎么你只砸了一个人的手呢?”

“哦,那是!”丁小宁点点头,拎起血迹斑斑的凳子又走向另一个,那个家伙已经醒转了,却是呆在一边不敢做声,见她走过来,看一看门口就有心想跑。

“你敢跑,我让你后悔一辈子,让你家人痛苦一辈子!”陈太忠头都不回,却是知道那家伙的想法,笑着威胁那厮。

王局长正正地对着他的笑脸,看着那灿烂的笑容,他的心一时就像跌入了冰窟一般,那目光那洁白的牙齿,无端端让他想到了欲择人而噬的猛兽。

原来这家伙是为屋里这帮人出面张目的,王二华一时万念俱灰,他交待自己弟弟敲诈那帮女人的时候,也曾经想过,万一盛华出头怎么办,所以要自己的弟弟稍微注意一点,不要整得太过了。

反正喊华来这儿时间不长根基也不行,老子已经没了上进的念头了,不信你会为这点事情找我麻烦,老书记还没死呢通玉县警察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是老子说了算的!

可是眼下居然招来这么一尊神,他心里这个悔啊,那也就不用提了。

丁小宁想砸那位的手,那位怎么可能让她砸到?说不得满屋子地躲避,用脊背承受着那圆凳,却是连用手臂架的胆量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了,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一个个气喘吁吁的“蒙书记来了吗?在哪儿呢…咦,这是怎么回事?”

来的光通玉县委一把手徐书记,他听说通玉县警察局惊现省委一号牟,撇下家里的麻将摊子就奔了过来,打听到王局长在二楼又赶紧奔上楼,不成想一进门,就遇到了这样的奇事。

“徐书记,车是他开来的”有人冲着陈太忠一努嘴,见到县委领导驾到,心中的疑惑登时就爆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真牌子还是假牌子。”

“你给我住嘴!”徐书记狠狠地瞪说话的人一眼,心说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的傻瓜?套一号车的车牌倒是小事,司时还敢在县警察分局惹事,那就不是一般的脑残了二“这位同志,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徐书记笑容可掬地冲陈太忠发话了。

“你先说一说你是谁吧”陈太忠扯个凳子坐下,大喇喇地看着他“职务,姓名,报一下吧。”

“这是我们县委徐书记”一边有人发话了,结果徐书记又瞪那厮一眼,大概是嫌他抢话,随即才冲陈太忠笑一下“我是通德县委书记徐自强,请问你是?”

“你先不要问我是谁,”陈太忠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晃两晃,示意对方住嘴”我先问一问你,这个县警察局,你就是这么领导的?”

“这十徐书记侧头看一眼王二华,心说你个混蛋整天四处招摇,这下好了吧?操,惹出人王了,咦?怎么王二华的脸上,红彤彤的一片,都快肿起来了产他有心继续追问陈太忠的来历,只是对方那居高临下的架势摆得自然无比,气势也逼人,带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而妇联的小刘也在现场,估计跟这家伙是一路的。

既然有根底,不怕对方跑了,徐书记就能把心里的疑惑再压一压,事实上,今天县里着火的事情他也知道一毕竟是调动了消防和武警,不过他没把两件事想到一起。

所以,他就有心问一问因果“县警察局,这是怎么了?我不知道啊。”

“刘盼男,你说吧,”陈太忠冲刘盼男懒洋洋地摆一摆手“告诉他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情。”

刘盼男心里可是震惊了,县委一把手在她这种副科级干部的眼里,真的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耳听得陈太忠让她说话,一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妹妹是靠上了陈太忠,而她也在凤凰见过他一面,不过那时候此人才是个小小的昏科,还担了“五毒书记”的恶名,眼下才两年多,就混到了这样的地步,敢跟徐书记居高临下地说话了吗?

刘盼男也听秣妹说了,陈太忠能搭上蒙书记的线儿,不过刘大堂知道这种消息传出去,会给太忠带去这样那样的麻烦,所以说得含含糊糊的,无非就是我的靠山不容人轻侮的意思二关于“一号车”的争论,也听到了刘盼男耳中,一开始她还不清楚这一号车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眼见徐书记一进门就问蒙书记,她就算再不清楚,也想到了这是蒙艺的座驾。

陈太忠怎么可能开上蒙艺的车呢?刘主任心里有点怕了,别是假的吧?怀揣着这个心思,又因为面对着往日高高在上的徐书记,往日伶牙俐齿的她,说话居然有点结巴了。

不过,大抵还是她占了理由,所以她越说越顺溜,说道最后,她怒气冲冲地直王二花,脸已经撕破了,那也就没办法再多了,搏一把吧。“王局长,你不但冤枉我们烧山,你的弟弟居然要在警察分局里公然强奸妇女,1??6??K-康康手打?你说说,你这个警察局长是不是该死?

王二华听得面色刷白,红肿的脸颊都遮不住,只能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这一刻,他心里确实恨死了自己的弟弟:我都让你差不多一点了,你小子真是……

他却是没想到,王晓强如此肆意妄为,可不全是他娇纵出来的?

“这位通知,可以交代一下你的身份吧?”徐书记对刘盼男的话不置可否,反倒是看看陈太忠。

“我是凤凰市科委主任……?陈太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