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章 质询1621章善后

1620章质询 1621章善后

有了蒙书记的证真管书记自然再没有了谈判的本钱只能灰溜溜地转身而去虽然他很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把这样的车牌借给陈太忠但是蒙书记的偏向性已经一览无遗了那么回答也是可想而知“我为什么借给他那是工作需要你确定要听解释吗?”一旁的徐自强等人也看得目瞪口呆不过不旋踵刘盼男的老公煎冷哼一声“蒙书记就算有五雷车牌也正常吧老书记这也是“那是”徐自强小心地看一眼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本不想表态但是眼下这事儿他自己并没有完全摘出去不是?那么该表明立场的时候就一定要表明立场。

话是这么说不过徐书记心里明镜一样只要蒙艺愿意这么说煎一算这车牌是假的别人也没胆子去查。

可是陈太忠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昨天一开始他还想着找机会通知蒙老大一声呢结果别人似乎越来越就认那个车牌是真的了他自己也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唉前一段时间真不该看果戈理的《铁差大臣》这可算是挤兑蒙老板呢…

挤兑省委书记那是要付出代价的饭毕没过多久那帕里刻给陈太忠打乘了电话“太忠老板说了要你尽快来一趟素波他有些事情要问你。”“老板的情绪怎么样?”就太忠下意识地问了不过话才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老蒙知道他跟那处长的关系怎么可能泄露出什么来?

那处长的回答跟他想的差不多只是人家那处的语言水平不是白给的只听得电话那边轻笑一声“太忠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对我从来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没有情绪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资格看到老板的喜怒哀乐?”看起来不是那么糟糕!阶太忠挂了电话这也符合他的基本判断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当众给蒙老板打这个电话了先躲到卫生间给老蒙打个电话沟通一下不行吗?

为了气势工不输给姓管的他就那么打电话了感觉真的很牛逼、很解气看着管书记目瞪口呆的那个糗样只觉得回去被老蒙骂一通都认了。

可是真要面对蒙老板的怒火的时候他又有点犹豫了心说我这不是替你豪老犬拔除了天南挺大个的一个毒瘤吗?

“你就是天南最大个儿的毒瘤!”蒙艺听到他如此解释冷冷地哼了一声“召集社会闲散人员围攻警察分局你还有理了你?”说实话蒙书记猛地接到陈太忠电话的时候一时还真没转过弯来我我…我什么时候借给过你一号车牌?

不过蒙老板的脑瓜肯定不是盖的下一刻就猜出小陈一定套了他的牌子虽然省委书记未必知道这行为叫“套牌”但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他猜得到。

你这小子蒙书记不是常人微微一愣就把这事实忽略了在他印象中陈太忠是能惹事但是也很知道分寸而且人家不但能惹事能揽事关键是还能成事不是?

这是小陈在求助啊想到这个蒙艺就火了心说天南有资格、有能力问这一号车牌子来历的又是小陈搞不定的主儿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太忠是我的人?逼得小陈硬着头皮打电话向我求救这是打算打我的脸是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保下陈太忠再说!所以蒙艺的话说得不是很客气哪怕陈太忠现在是在北京被某些强力部门刁难了他也要保道理还是那个道理省委书记的工作需要谁有资格管我有几套车牌?

说实话蒙书记根本连陈太忠在哪儿都没问就这么说那真是无底线的支持了他也不想一想小陈万一用这个车牌贩毒走私那麻烦可不就大了?

当然这个例子举得不太合适陈太忠不会那么脑残蒙书记也不可能想象力丰富到这样的程度但是不可否认贸然表态没准会给蒙艺带去一些被动。

是的换任何一个人来都得不到蒙艺如此力度的支持了一要知道这厮可是偷偷地套牌在先被人捉了现行在后然后…当众挤兑省委书记。

这小子是把我算死了!挂了电话之后蒙书记心里这个不平衡啊少不得派人打问一下陈太忠的去向通过手机通话记录杳询知道这小子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是在通德。

大不了就是跟喊华掐工了嘛蒙书记这下是彻底放心了不过不多久有人又来汇报说陈某某在通玉县如此这般地折腾着呢。

嗯?蒙艺对丁小宁也依稀有一点印象等他听人说那个七小丁是受过杜省长接见的终于想起来那个女孩是谁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女孩虽然是号称宵家血脉但十有八九是陈太忠的白手套。

蒙老板对陈某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他没那么无聊听说了这样的因果他考虑一下倒是觉得这种场合陈太忠拿出一号车牌来唬人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能理解是能理解但是这种歪风邪气不能助长不是?说不得他通知那帕里一声要陈太忠前来。

陈太忠听着蒙老板壬斥一时也没什么话可说反正已经牛逼过了老话说得好“若要人前显贵就要背后受罪。”可是听着听着他心里就生出来点不服气通玉乱成那十样子蒙老大你(电脑阅读)就没点惭愧的心思吗?说不得低声嘀咕一句“也就是那种小地方我撒一下野嘛要是直接找您不是有点牛刀杀鸡的意思吗?”“你还有理了…”蒙艺被他气得一下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哼一声心说总算你知道分寸在小地方才这么撒野要不然我给你好看“说一说这个车牌吧。

“丁小宁不是开了一个汽配城吗?”陈太忠还是有点头疼这个话题清一清嗓子低声解释“咳咳我在里面花钱找人做了一个。”“你觉得我问的你是这个吗?蜓梦不动声我地问我管你小车在哪儿做的牌孑呢然阵数是你这么做的动机。

其实这动机他问不问都不打紧的他要离开天南了小陈以前也极少打他的旗号做什么不就是个车牌有什么了不起的?看重车牌的主儿还就是不值得认真对待的主儿有人因为周总理穿补丁衣服就小看他了吗?

可是小陈这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让他不由自主地要计较一下小子中央委员的车牌可不是那么好套的。

动机?哥们儿我能拿的出手的动机多了陈太忠早就琢磨过这个问题比如说招商引资的时候需要这么一个车牌表示一下我跟省委书记关系很好能宽了对方的心能引来投资;又比如说有人不开眼惹着我了我为了顾全大局控制事态的展拿出这车牌吓唬人一下不行吗?

这些理由都不算太充分但是也都勉强说得过去陈某人胡搅蛮缠也是把好手知道蒙老板不会太跟自己h较这些事儿。

可是真要这么一解释就落了下乘所以他犹豫半天索性不解释了“我做这个牌子也是为了不时之需在通玉我就是到了地方才换的我可以找人来证明…我就是觉得吧您不会封较这种小事儿。”你你很好”蒙艺真的被他这解释弄得无话可说了“我见过脸皮厚的还真的没见过像你的脸皮这么厚的。”等你去了碧空想见郝见不到了”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谁想蒙老板的耳朵极为灵光“你说什么?”

“我是说这牌子我也用不了几天叭”陈太忠将手边报纸包着的牌照向桌上一放悻悻地撇一撇嘴“就用了这么一次还被人捉了现行。”

“就用”了一次合着你还挺委屈?这小子的脸皮确实够厚豪艺哼一声不过现在他心里的怒气却是消失得七七八八了说不得叹口气“小陈你这个性格不合适做官。”

“合适不合适无所谓我总不能看着我的朋友被人欺负了不管”

陈太忠耷拉下眼皮长出一口气“唉要是这是做官必须付出的代价那这官儿做得…就真没什么意思了。”

蒙艺登时嘿然不语他能说什么呢?好半天才缓缓摇一摇头“我说一句你能顶我十句懒得跟你说了对了通玉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

“啊?”陈太忠听得登时张大了嘴巴老大我还没玩够呢二“啊什么啊?”蒙艺瞪他一眼“这件事我帮你处理吧你等着看结果就行了。”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陈太忠算准了在车牌一事上蒙老板不可能不帮他但是他却是没想到蒙艺居然要主动伸手来管这件事。

其实这也正常蒙艺觉得陈太忠被人质询车牌来历那就是不给他蒙某人面子这是觉得我要走了就要开始肆无忌…障了吗?

万事就怕工升到一个高度而且他既然能将一号车牌“借给”陈太忠那么听说此事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从逻辑上讲也显得不是很正常。

事实上蒙书记还有一点担心这个小家伙太能惹事了还是花样百出不见重复的通玉那儿是该好好地管一管了但是任由这家伙折腾还指不定再捅出什么大篓子来呢还是我帮你善后吧。

“口章善后原本蒙老板还琢磨着这小陈是挤兑了我一次了现在会不会又是在掩兑我呢?可是见到他这副自然而然的惊诸表情觉得也不太可能“对通德那边……你有什么要求没有?”要求啊有!”陈太忠正觉得不解气呢耳听得蒙书记如此问忙不迭回答“王家兄弟怎么也得是死缓其他人一律重判通玉、的班子要调整蒙书记您走都要走了怎么还不得还通玉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嗯……朗朗乾坤?”蒙艺愣了一下接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这个嘛…你很关心通玉人民啊。”

你怎么这副表情呢省委书记不是都该喜怒不形于色的吗?陈太忠琢磨一下冷不丁想起一个可能来忙不迭伸出手乱摇“老板我绝对不去通玉!”可是我听你说通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蒙艺看他一雷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越地痛快舒爽了笑眯眯地看着他“通玉的班子要调整这是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你不应该不满足吧?”

“可是我不想去”陈太忠苦着脸回答。”而且我只是凤凰的市管干部二”

“那个王启斌本来也只是市管干部”蒙书记心里这个舒坦啊那简直没办法说了“你觉得他不应该成为省管干部吗?”他都五十了成为省管干部是应该的”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心说您好歹也是一中央委员、封疆大吏不带这么玩连坐的“我这十党校还没毕业。”

大力提拔年轻干部是应该的嘛!蒙艺本还想逗一逗他可是转念一想这么搞下去实在有点失身份不够稳重终于笑着摇一摇头“副县长、县委副书记…代为主持县政府工作你不感兴趣?”

这可倒好通玉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八字没一撇呢蒙书记已经开始算计空位了也就是想着快走了他行事就不需要考虑太多了。

“可是我才是副处啊”陈太忠纹尽脑汁终于憋了这么一句出来“这个代县长…不得是正处吗?”

“嘿你对组织工作倒是挺清楚的”蒙艺见他这副模样也不好再开玩笑了副县长、代县长确实是正处级别只是手续没完善而已说得极端一点就算被跳票了选举不工县长级别也已经是正处了这个毫无疑问。

不过代为主持政府工作的副县长那就不一样了盈处也未尝不可其实蒙书记也是心血**想了一下不过转眼自己就否定了自己我的天南州刚出来一星盛斗一岁的副市长再出来一个二十…岁的霹县长万糯弛去别让中组部认为我脑子进水吧?

这就是省委书记的眼界陈太忠资历学历和年龄什么的够不够线那都是次要问题蒙老板想的是天南一盘棋大着呢。

“死缓不死缓的不能你说了算”蒙书记收回那些心思摇摇头沉声话“从重从快这就是我的态度。”有点划不来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心说我不过就是复制了你一个车牌嘛咱俩都这么熟惯了结果连个死缓你都不肯答应要哥们儿出手怎么还不弄几个死刑犯出来?

由此可见蒙书记担心这家伏乱搞那真是有道理的。

见他不说话蒙老板也不说话等了半天之后才哼一声“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嗯也没什么了”陈太忠扬扬眉毛琢磨一下最终咳嗽一声“这个…………朱秉松又要对素波仿织厂下手了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事情了。”“朱秉松?”蒙艺轻声嘀略一句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身工的气势登时一变陈太忠对气机的反应最是敏锐当初在太忠库第一次见蒙老板的时候就是这个味道。

由此可见蒙书记往日里那份威严和沉稳就算不是天生的也已经形成了习惯不芶言笑才是常态跟自己有说有笑的这种样子反倒是刻意做出的非常态了当然活生生的人变成橡皮人算不算悲哀那就看各人的感受了。

“这件事情你去张罗吧”豪书记何许人也怎么可能想不到其间的关窍?怎奈他现在正是要紧时候收拾一下通玉那帮人倒是简单没准还能卖杜毅一个什么人情可是对上朱秉松那就容易引一些变数了老朱的级别、从政经验和影响力在那儿摆着呢。

所以他也只能让陈太忠好自为之了“你不是能折腾吗?这可是看你的水平了……你要是能抓了朱秉松的现行只要我还没离开天南一样支持你。”抓朱秉松的现行?陈太忠从蒙艺家里出来的时候满脑门子都在琢磨该怎么下个套子搞掉老朱然而他很悲哀地现随着自己对官场的认知越来越深就越来越意识到若是不通过非正常手段想搞掉这么一个副省级干部真的是难如登天。

朱秉松会不会有灰色收入他用脚趾头想都能确定朱亦凯是否通过他老爹的影响力来非法赚取暴利那也是不用说的;没准老朱还养了情人什么的但是这些能写到报纸工和判决书里的东西根本无法撼动朱秉松一丝一毫虽然老朱他已经失势了。

那帕里的电话打断了他的思路“太忠你可算开机了从老板那儿出来了?来家里坐吧老王也在呢咱们给他庆祝升职。”就在昨天王启斌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派遣函要将其调配到组织部派遣函工写的是“另有任用”不过组织部都传开了王部长拟任干部一处副处长。

干部一处职位也有好坏一般昏处长基本上属于没什么事情的那种实权还小过区委组织部部长然而这个位置虽然不起眼却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

当然那健东这么做也是为了减轻别人的关注组织部长不好做曲线救国是很正常的反正范如霜和蒙艺两个人的招呼加到一起那部长就算有点舍不得干部二处处长的位子也只能用王启斌。

大家都在传说王部长是受了那部长的青睐下一步没准就要在党政干部处管事儿了当然也有人恨恨地诅咒说是老王五十岁的人了就此到点了。

王启斌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高兴劲儿没个地方泄说不得就找那处长来庆祝两人现在正在别墅里等着陈太忠呢。

老那跟湘香的别墅成了“来家”了吗?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着等到进了别墅之后看到王启斌又暴紧地挨着那略显富态的小王心里越地不忿了老王你丫也堕落了啊!

凭什么你们就能醉生梦死哥们儿就要任劳任怨呢?搞完了工会又要担心素波仿织厂这些人的生死关哥们儿鸟事啊?

想通了这一点陈太忠终于不再纠结虽然他还是懒得招惹身边的“圆规腿”可那他是嫌麻烦仅此而已。

事实工他是冤枉了王启斌了王部长心里就算再反感这种事关键时刻也不敢表示出什么卓尔不群的意思他拟任的仅仅是干部一处的昏处长要是惹翻了眼前这两位小爷被吊在半空中工不去下不来的那可就全完蛋了。

不过王启斌也隐约有点享受这年轻的身体靠着自己的感觉了心里不禁暗暗感慨这年头的糖衣炮弹无所不用其极真的有点难以抵挡啊。

欢娱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一转眼就是九点半了王部长已经喝高了却是挣扎要回去“家里的那个交待了再晚也得回去”汤丽著这次却是没要陈太忠将她送到家而是在离大院大概三百多米的地方请他停车了“这点路我自己走就行了。”“嗯也行”陈太忠大喇喇地点头停车谁想车停好半天了也不见汤丽舞动作禁不住扭头看向她却现她在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

昏暗的街灯透过树枝穿过车窗有斑驳的光影洒在她的脸工一时间她的脸显得有些苍白给人一种憔悴的感觉。

沉就良久汤丽茸才侧头向他看来”“我们公司要跟九华谈判了朱亦凯可能会到场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昏暗的车厢内她的眼睛却是明亮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