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章 后蒙艺时代1627章伏诛

官仙 1626章后蒙艺时代 1627章伏诛

1626后蒙共时代田立平猜得一点都不错,陈太忠真的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不过,有个细节,却是田书记猜错了,他的心思可不是陈某人想出来的,是那帕里猜到的。

陈太忠脑瓜够用,近来情商也渐长,只是他有个习惯,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那就是对朋友的时候,最多不过是嘴巴严实一点,却是很少怀疑朋友。

听田甜说她老爸最近很忙,她倒是能跟他找个机会坐一坐,陈太忠也不虞有他,登时就答应了,心说大不了我把事情告诉小田,让小田跟老田转述一遍就成了。

谁想那帕里却是很关心他这个电话,等他打完之后,就不停地追问结果,年轻的副主任琢磨着这也没啥见不得人的,于是就说了,谁想那处长眼珠一转,登时就是一声苦笑”唉,得了,估计老田得了风声,知道老板要走了。……对这一点,那帕里是有切身体会的,他老爹退下来的时候,他也见识到了人情冷暖其中最可恨者当然就是李毅光了,所以,他能在瞬间就反应过来此事。

话不用多一点就透,陈太忠听得登时点愣住了,他只当田甜是朋友,却没想到她的老爹会势利到如此地步,一时间真的有点寒心了,冲击紫府金仙的时候遭遇了朋友的背叛,眼下蒙艺还没走,自己又遭遇了朋友的背叛这人间官场比仙界难混多了啊。

那帕里见他那昏模样,心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说不得笑一声劝慰他,田甜应该是不知情的,老田也没把口子堵死,多半是要她探听一下你的口风,凭良心说,老田这是稳健之道,反正啊,这种事你慢慢地习惯就好了。”

“我就是习惯不了”以陈太忠的智窗,听个开头就够了,他根本不需要听那么多的解释,一边说,他一边看向那帕里,眼中满是愤愤不平之色,那处,是不是将来你遇到麻烦,也打算对我稳健一下?”有你这么问的吗?那处卡心里苦笑,不过据他的观察,知道太忠已经有点进退失据了,说不得脸色一整“要是有那么一天,我任杀任刹””半个字儿都不会抱怨。”呵呵,失态了,老那你不许笑我”陈太忠粲然一笑,他现在也是调整情绪的高手更关键的是,他逐渐接受了官场的思维方式,最初的愤懑过后,马工就平静了下来,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哥们儿怎么能这么沉不住气呢?

“我笑你个头”那帕里笑着骂他,“你算是个能控制情绪的了,当初我家老头子下来的时候,我比你气得多了,要不然我能对李毅光这么大的怨气吗?”不说了,现在给田甜回个电话,告诉她我也很忙”陈太忠不管不顾地摸出手机拨号,那帕里想说点什么,不过,嘴巴动了动之后,最终是没发出声来。

田甜满脑门子心思都在手边的工作工,听说陈太忠最近也忙顾不工跟自己吃饭,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是,她在挂了电话之后很久,才很奇怪地发现,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一段时间到底做了点什么口工作效率太低了。

“你是想借这个电话表示你的不满吗?”看着他挂了电话、那帕里用一种古怪的声调发问了“田甜真的可能不知情。”“收起你那一套怜香惜玉的心思吧,我怎么没发现那处你还是个多情种子呢?”陈太忠砸一砸嘴巴,一脸悻悻的样子“因为她可能不知情,我索性就不给她向我打听的机会了,也省得她难做,这话听起来倒也是朋友之道,不过下一刻,陈某人还是将自己的郁闷表达了出来“既然田立平想跟我划清界限,我又何必再自找没趣地往工凑呢?”“那贾志伟那儿,你还搞不搞了?”那帕里觉得这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有点差,做官本就该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让行,的勇气和决心,怎么能为一点小小的磕绊就放弃初衷呢?

“搞,怎么不搞?”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死了张屠夫我还要吃带毛猪?”不过,现在这件事先放一放,我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忙。”他是真受了田立平反应的剌激了,往日陈某人也吃过这样那样的瘪,但是大多缘于阴差阳错的误会,对他的心情真的没多大影响,但是今天再常见不过的跟红顶白,却是给他敲响了一记警钟,后蒙艺时代,终于要到来了。

陈太忠要忙的事情,到底有哪些呢?说穿了只有一件,通玉的事情他不放心,原本他是想着蒙老板接手了此事了,定然会给我一个交待要不哥们儿岂不是白帮他那么多忙了?

可是眼下看来,就算蒙老板想给他交待,通玉那边万一进展不顺利,等老蒙走后才出了判决结果,那,从严从重,四个字就很值得商椎了。

当然,他若是对判决结果不满意的话,也可以去偷偷地暗下杀手,陈某人让人莫名其妙死亡的手段实在太多了然而,这么一搞就太着相了,这世界上存在这么一个名词,自由心证。

为什么王家兄弟迟不出事早不出事,偏偏等判决结果出来之后才会出事呢?这种现象留给别人的想像空间实在是太多了,对他陈某人绝无什么好处,而那撇法蒙己经去碧空了六提前送他们上路吧,陈太忠这就算拿定了主意,这个时候能怀疑到他的可能性就太小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没有理由去出手。

在外人看来,陈某人这次在通玉算是大出风头了,拉着混混去警察局示威,又在县城内大打出手,而省委书记也及时地关注了此事搁给任何一个脑瓜不是很缺弦的主儿,也不会认为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推理是属于逻辑范畴,也可以归到“自由心证,那个范围里,并不能证明陈太忠并没有做此事,不过,陈某人担心就是自由心证这一块,至于说证据嘛一能找得出证据,证明是他出手的人,怕是这个星球上还没有吧?

想到就做,陈太忠是行动派的代表,下午党校一下课,他就直奔通德而去,不过这次他没有开车了,直接捏起了万里闲庭”的法诀,在体内仙气耗费了堪堪一半的时候,终于抵达了通德。

通德市这次也算认真了,居然将王欣强关在了德阳区的分局里,而王二华更是隔离在通德市武警消防中队的招待所里,十足十泰山压顶犁庭扫穴的架势。

陈太忠隐身到达德阳分局的时候,警察们正对王晓强进行,疲劳审讯”没错,实打实的疲劳审讯,两个警察打着哈欠,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桌子对面的王晓强则是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瓣声震天,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气大家真的都太疲劳了。

“这家伙这次不好过啊”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发话了,那么多材料告他,市里也下狠心了,要好好整顿一下通玉县,听说省里下来指标了,最少死缓。”

“嗤,死缓?”年轻的那位不屑地哼一芦,事情都在人办呢,死缓改无期,然后保夕,就医,肯花钱的话,也就是一两年,大眼强就出来了。”要不说初生牛按不怕刻呢?人年轻一点,就不怕说一点过分的话,可是那老点的警察就谨慎一点了“你别胡扯,省里高度关注案子,哪儿是那么容易说出来就出来的?”“切,陈太忠把通玉搞了一个天翻地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年轻人的回答正中脉络,可见这世间有见地的人真的不少“老李你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中午能让他喝这么多?喝尿还差不多。”“扯淡不是?那是我有一点推不过去的关系”老李口当一声,不以为然地回答”就算砍头,不也得来一碗断境酒吗?”这就是“从严从重”吗?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工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说法,他是知道的,可是蒙老板发话的案子,在下层的执行居然如此不力,还是颇让他咋舌,这帮人的胆子也忒大了吧?

死吧你,陈太忠抬手一个穿墙术,就捏裂王晓强的肝脏,转身施施然离开,这家伙睡得太死了,等丫被慢慢痛醒,又发现肝脏大出血的时候,那是神仙也没得救了。

王晓强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再去王二华那里转一圈,也是差不多,王局长正斜躺在床工翻看《鹿鼎记》呢,身边一个…小茶几,上面有水果瓜子茶水什么的,连烟都是软中华。

“幸亏来了一趟”陈太忠暗暗嘀咕一句,心说这些家伙也戈不是玩意儿了,省里的指示,搁在在这里,就跟放屁差不多。

这叫双规吗?周围连个监视的人都没有,与其说此人现在处于被双规的状态,还不如说是在休假一还是单间的这种。

“四章伏诛王二华说是在看书,也根本看不到心里去,这次他遇到的麻烦大了,这才三天,家里已经花了三十多万出去,才堪堪挡住了第一波,以后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出去呢。

反正人进了纪检委,不花俩大钱是出不去的,自从被双规之日起,王局长就有这样的觉悟了,心疼归心疼但也没太在意,不过,花钱的速度才略微地降了一降,又来了一个令他极为震惊的消息,省委办公厅都过问此事了很显然,这是蒙老板授意的。这不止是花钱要翻几倍的问题,而是说麻烦会更大,就算有管老书记的面子,也要颇费几番周折了,总算还好,通玉那边不少人还在观望,有些事情还没被捅出来。

其实这市纪检委也没几个好东西,不过王二华对这一套熟,一进来就是竹筒倒豆子,该说的没说多少,不该说的说了一堆,吓得几个纪检工作人员脸都白了,让你交待你的问题,你扯什么赵市长,黎主席的?活腻歪了?”不说他们的问题,我的问题没法谈啊”王局长就是一粗人,而且他在通德人面儿太熟了,也不怕被自杀,眼前这几个小崽子吃了我的拿了我的,现在还要我交待问题,欺负老子没见过世面吗?

对上这种惫懒人物,纪检委的也没什么好办法,动粗吧还不合适凤凰的混混去通玉打砸的时候,王晓强集团的人虽然也反抗的,但大家都知道警察局的弦儿已经绷紧了,所以虽然有人用管制刀具,但是没人用火器。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大眼强的黑势力里,是有火器的,而且不止一支,跑了的混混也很有一些,这个纪检监察工作…真遁逝危险性很高的。

甚至有人私下偷偷抱怨,陈太忠这厮做事也不知道做得彻底一点,都说了要异地审讯了,为什么还要让通德市纪检委来管此事呢?

说白了,还是通玉太小了,陈太忠又在那边耀武扬威了一下,通德市还想捂盖子,就导致了眼下纪检监察工作的难以开展。

总之就是有人收了好处,有人碍不过老书记的面子,还有人怕打击报复,更有人怕掉进更深的泥淖里姓王的这张烂嘴真是没遮拦。

眼下王二华这番景象,虽然是纪检监察人员无奈的举动,但司时也是对他的暗示,妈逼的你想自杀趁早啊,我们不在你跟前碍眼。

王二华明白这个,可是别人想让他自杀,他还偏偏就不肯,不过这种压力下,他若是能看得进去书,那才叫见鬼。

他正下意识地翻着书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呢,冷不丁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很近的距离响起“王局挺清闲的嘛,呵呵”

是你!”下一刻,王二华尖叫一声,按说他本是警察局长,又为官多年,以他的见识,胆量和城府,断断不会如此失态,然而,在双规的地方,猛然见到此人出现,他真的无法压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刹”。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抬手,将小茶几工果盘之类的东西一扫,塑料的杯盏碗碟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就那么大喇喇地坐到了茶几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想问一下,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没有?”“你”王局长吓得尿都快出来了,这世上本来就是一物降一物,他在陈太忠手上吃过大亏,知道眼前这家伙蛮横还超过自己,一见到他就禁不住全身发冷。

更要合的是,这个人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然而,人家偏偏就出现了,这味道不言自明,原本他还带了一点侥幸心理,心说这混蛋是羞辱我来了,怎奈人家开口就要他交待后事了!

也许这是一种逼供的手段!王二华定一定神,强自镇静着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嗯,没错,一定是这样,要不然外面的纪检干部不可能听不到我的尖叫王局长是无神论者,当然就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仙术之类的东西。

想通了这个,他咳嗽一声,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一点“陈主任,你好歹也是国家干部,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还是知道的吧?你觉得……说这种话有意思吗?”“哥们儿我杀那么多人,难得地想听一回遗嘱,你要不配合那就没办法了”陈太忠的话让王二华情不自禁地哆嗦了起来,下一刻,一只大手慢慢地向他伸来,他脖子一直就想大喊,怎奈猛然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第二天,通玉县里喜气洋洋,鞭炮震天响,大家都像过年一般地高兴,二王终于伏法了。

通德市里传来了消息,大眼强在被审讯期间,由于未明原因肝脏破裂,最终导致不治而亡,于此司时,王二华局长自知罪孽深重,趁纪检监察干部不注意的时候,在消防中队招待所自缢身亡。

做完这些事,陈太忠又脚不沾地地回了素波,这次通玉之行,总共用了他大约半个小时,当然,如此迅捷的速度不是没有代价的,他体内的仙力严重匿乏,觉得有必要找个地方将养一下了。

事实工这将养的地方很是好找,不过,为了证明自己这一段时间在素波,陈太忠琢磨一下,我还是找个见证比较好一点。

这见证找谁好呢?他琢磨一下,酒吧,饭店之类的地方浊气太多,将养起来会比较难受,那就不能找场面上的人这马工就饭点儿了啊。

仔细数一数,练太忠才愕然地发现,自己在凤凰认识的场面外的人还真的没几个,算来算去,也只能去荆老家走一趟了。

荆老住的地方是早以前天南大学的院长楼,楼外草木繁茂车辆稀少,荆家的家中也摆放了不少奇花异草,最起码那个环境是让人感觉比较清爽的。

反正也很久没见过荆老了,陈太忠在须弥戒里翻腾一阵,翻出两盒童山的罗汉果出来,拎着盒子就工门了,不过遗憾的是……开门的居然又是荆涛的爱人。

对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他也实在没办法计较,总算是荆以远对他的态度不错,两人就那么坐在阳台工,闲聊了起来。

人都说,人老了话多,不过荆老还真没有什么话,两人时不时地聊两句,更多时候,是在端着茶杯细细地品茗。

这份雅致的感觉,正是我想要的,陈太忠也很享受地投入了这种感觉中,一时间静心境清明,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不过,这样时司总是很短暂的,不多时荆紫菱和荆涛也回来了,见陈太忠在,少不得大家坐在一起吃顿便饭,值得指出的是,虽然荆母对陈某人不假辞色,但还是在厨房里多弄了几个小菜,也是待客之道。

吃完之后大家接着聊天,不知道过了多久,荆紫董才嘀咕一句“太忠哥……,今天你很闲啊,手机居然没响。”坏了,手机落在车E了,肯定耽误了不少事,我得走了”陈太忠登时就站起了身子沁鞭背然知道自只的手机为什么没响,因为在尖丽玉步前,外自卢的手机呼叫转移到紫竹苑别墅的固话工了,然后才将手机关机。

如此一来,别人给他打电话,就不是关机状态,而且紫竹苑的电话振铃,有些人想通过他的手机漫游状态查找的话,也不会有他进入通德的记录。

可是这种话,却是没办法跟荆紫董解释,要不然人家问起来他因何呼叫转移,又转移到什么地方了,他根本没办法回答,眼见他匆匆离去,荆母终于在关门之后轻声嘀咕一句“这小伙子怎么总是毛手毛脚的?”才坐进桑塔纳车里,陈太忠就将手机打开,把呼叫转移状态切换了回来,紫竹苑那儿的电话等闲无人接听,但是这么长时间,肯定是又错过不少电话了。

他并不知道,这次还真有人接了电话。

雷蕾今天下班比较早,带儿子去了一我肯德基,结果小家伙吃饱了以后,在车上就睡着了,将儿子抱回家,雷记者一时觉得无事可做,索性又跑到了紫竹苑。

紫竹苑的电话,主要光用里面的窄带四田。来上闪的陈太忠再有钱也不会闲得无聊专门扯一条D口。专线过来,所以,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这儿的电话号码。

但是雷蕾在这儿呆的时间比较多,就跟两个闺蜜留下过这里的电话号码,意思是说万一你们找不到我,可以打这个电话来试一试。

雷记者正抱着笔记本,在高高兴兴地工网呢,不成想身边的电话响起,一看号码不熟不接又是不熟的号码,……还是不接””又是电话,我说,今天谁吃错药了,一个劲儿地往这儿打骚扰电话呢?

她正被骚扰电话骚扰到不行的时候,猛地看到来电上有个手机号码好像是刘晓菲的,等这电话再来的时候,说不得接了起来“晓菲你找我有事?”“晓菩?”田甜在那边纳闷了,仔细看看自己的手机,没错,我拨的是陈太忠的号啊,怎么会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呢?”你是谁啊?”我蕾啊,,坏了,雷蕾反应过来了,这不是刘晓秀,说不得啪嗒一声就压了电话,随即又把听筒拿开,心里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仔细琢磨一下,她觉得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挺像田甜的声音~可是,田甜怎么会知道这儿的电话了呢?

雷记者虽然整天四处乱跑,但是对这呼叫转移真的一窍不通,大多数女人对电子产品的应用没有太多的兴趣,雷蕾也是一样,手机嘛,能拨会接就行了,最多不过再学学编纂通讯录,收发短信什么的,就算她听说过这个功能,眼下也对不工号。

田甜也愣了,抬手看看表,八点了,雷蕾居然在陈太忠身边,还帮着他接电话?怪不得太忠晚上不跟我吃饭呢,敢情是跟这个,女人,唉,跟这个女人”放了电话之后,雷蕾也没心思工网了,盯着电话发呆,我这是不是为太忠惹祸了?啧,就算是没有替他惹祸,这段私情,怕是也被田甜猜到了。

可是,田甜又怎么能知道这儿的电话呢?太忠这花花公子把她也吃了?悔恨,好奇的念头在她脑中不住地交集着,隔了五分钟,她才鼓起勇气打个电话给陈太忠,不成想被告知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她呆坐在客厅,不知愣了多久,才说要再打个电话给陈太忠,不成想门口处啪嗒一声轻响,一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哈,你在啊,今天倒是不闷了。”不用去陪田甜吗?”雷蕾怪怪地看着他“田当播给这儿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我还接了一个。”

“哦,这样啊”陈太忠点点头,走上前笑着舌一下她挺翘的小鼻头“吃醋了?我把手机呼叫转移到这个电话工了,谁知道你还会接电话?”“我说嘛,怎么今天净是电话”雷蕾白他一眼”我说,你转移呼叫之前,能不能跟我打个招呼先?”“谁知道你会接这个电话,这电话不是一直都是摆设吗?”陈太忠翻一翻眼皮,接着弯腰换鞋,正好,我去查一查来电记录、看都有谁找我了。”“可是田甜听出来我的声音了”雷蕾小心地看着他。

“听出你的声音了?”陈太忠直起了腰,愣了一愣才笑着摇摇头“听出来就听出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我也没打算跟她再有什么来往了”……田立平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说不得抬手给女儿打个电话“甜儿,陈太忠告诉你没有,他到底找你办什么事?”“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呢”田甜的声音依日那么甜美,然而,做父亲的还是听出女儿的情绪不是很高“他不接我的电话!”啧,田书记悻悻地砸一砸嘴,沉吟半天之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