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8章 无欲也不刚1629章嚣张的拖鞋

1628章无欲也不刚 1629章嚣张的拖鞋

无欲也不刚

“田甜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给你打电话呢?”漏*点过后雷蕾趴在陈太忠的身上轻声地问娇小的身子轻得有若鹅毛一般。

她身子下面的那位笑一笑不答雷记者却是不肯干休“我接了她这个电话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她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陈太忠不屑地口多一声原本他是不想说什么然而见她一直耿耿于怀心说连田立平都知道的事情哥们儿微微透露一点口风也不算什么严重的事情吧?”天南的上层最近酝酿着点激烈的变动嗯你别说出去啊。”

“哦”雷蕾点点头做为省党报记者她对这点忌讳还是心知肚明的不过她还是会错了意思她想替她老爹跑官…通过你找蒙艺?”

“嗯差不多吧反正跟老蒙有关了”陈太忠胡乱应付着心里却是不无感叹看看连雷蕾一说起来都知道先往蒙老板身上想这后蒙艺时代哥们儿看来少不了麻烦。

“甜儿那人不错就是傲了一点她老爹也挺正直的”雷记者还待说什么见他谈兴缺缺终于闭嘴不过最后兀自不忘加一句“省台里不少人都在说她男朋友是个非常年轻的昏处长。”

“田立平正直?”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可是转念一想这正直和稳健也没什么冲突说不得悻悻地哼一声“也许吧不过我管他正直不正直?”

此时正直的田书记正在追问自己的女儿田甜刚刚回到了家中“这家伙居然敢不接你的电话?你什么时候打给他的?”

“打了两遍他没接大捞之八点左右吧”美女主播有气无力地回答自己的老爹脑中却是情不自禁地想着他跟她现在还在一起吗?如果在一起……又在做些什么呢?

事实匕田甜对陈太忠和雷蕾的关系早有猜测自从通张高路施工现场陈太忠开着车去搭救雷蕾她就有点怀疑这两个人的真实关系了不过当时的她并没有怎么在意她也知道雷蕾的家庭生活并不是很和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猜疑的加深她越来越地有点不服气了雷蕾年纪不如我相貌不如我身材也不如我也不知道你姓陈的长的是一双什么眼口味也有点古怪吧?

“也许是人家在喝酒或者唱歌呢没听到”田立平一边翻看手边的报纸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回答“你该多打几个的嘛你俩关系那么近中午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想事情晚上才想起来我还想找小陈问点事呢。”

他知道自家女儿脸皮薄当然就不能把真相跟女儿讲不过听的那位嘴角抽*动一下我还打?再让雷蕾接电话这算怎么回事?

“嗯?”田立平等了半天不见女儿回话放低报纸抬头看她一眼柔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现在就去打”田甜吸一口气打开手包拿出手机沉着脸走出了客厅田书记看女儿这刹表情不由自主地皱一皱眉头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陈太忠正跟雷蕾躺在一起嘀嘀咕咕呢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居然又是田甜愣了一下才接起电话“都十点了田甜你还没睡?打这么多电话给我有事吗?”

“没事我爸有点事情想问你”电话那边的田甜听不出什么情绪来“明天中午有空没有?”

“田书记居然有事要问我?”陈太忠笑了起来笑容很灿烂但是田甜若在他面前仔细观察的话应当能看到他的眼中并不仅仅是笑意还有诸多说不清的东西“呵呵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恐怕会让田书记失望。”

田甜在电话那边沉就了以她的心思当然能猜到自己的父亲同太忠之间怕是生了一点什么人家连田书记都叫工了以前说起来可是“你老爸”“你老爹”之类的。

好半天之后她才叹一口气却是答非所问雷蕾跟你在一起是吧?”

“是啊”陈太忠一边回答一边轻抚身边佳人光滑的肩头笑声变得轻浮了起来“呵呵你要是想过来的话我也欢迎。”

“”电话里又是一阵寂静好半天才听到田甜问了“你现在在哪儿?”

“呵呵玩笑一个玩笑”陈太忠听出她的情绪不怎么对劲一时有点不忍心于是叹一口气“打电话找我到底什么事儿?”

“你先说找我爸什么事情吧”田甜听到他拒绝登时大大地松了”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压力的消失似乎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快乐反倒是觉得这仲春的晚上有些冷了。

“没啥事只是想让他帮着杳一个支行行长谁能想到你老爹这么忙呢?”陈太忠笑一声说出了缘由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事情所以并不怕告诉她真相。

反正就算传出去也不打紧这年头银行这么多支行行长也海了去啦只说素波这一块正副支行行长加起来怎么还没有大几十个?

“哪个银行的叫什么名字?”田甜一蜒辉绝湛这种事心甲也是咯噔一下知常年t作在媒体一自然箕匪溺读变行行长的厉害尤其是那四大行的行长不过凭良心说这对田立平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更何况陈太忠身后背靠着蒙艺?

让她更开心的是太忠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外人这种事情也敢跟自己说不成想她的开心尚未完全绽放听筒里又传来一声轻笑呵呵这个你就没必要知道了田书记挺忙的我就不给他添堵了。”

这话忒是无情田甜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再看看手机屏幕已经恢复了待机图案禁不住再紧一紧身上身工披着的夹衣这两天还真有点冷。

她走回客厅现老爹正拿着遥控器心不在焉地选台禁不住哼一声

爸陈太忠只想让你帮着杳一个支行行长你为什么一定要推了他呢?”

“支行行长?”田立平讶异地重复一遍看到女儿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心知这番做作终是瞒不过自己的女儿禁不住苦笑一声你知道什么?最近省里要有大变动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查哪个行长?”

人家说了你很忙”田甜没好气地看蔫自己的老爹“所以这种小事就不麻烦田书记了”有意无意间她将“田书记三个字咬得极重。

不麻烦就不麻烦他自己查去呗田立平口当一声就待说出这话可是话到嘴边终于硬生生地咽下换了一种说法”他倒是有理了戒毒中心的事儿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二”

你都找他算账算了八百次了”田甜再也忍不住了出言顶撞自己的老爹工次吃饭你就教壬他了然后又是那个警察局长持枪的案子”

那也才两次嘛”田立平翻一翻眼皮下一刻又笑了求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没法说问问他那个银行行长叫什么。”

有那么一刻田书记真的不想搭理陈太忠了心说你个…、毛孩子还跟我得瑟不就是认识个黄老吗?老子不认识黄老眼下可也是政法委书记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年头宁得罪君子莫招惹小人小陈是不是个君子这不太好说有没有成事的能力也不好说但是毫无疑问跟这家伙作对的人眼下都比较惨也就是说这家伙坏事的能力比较厉害。

田立平今年五十四了要说上进心他不是没有了但是也没剩多少五十知天命嘛但是这年头你就算想保持原地不动也得谨防小人不是?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了如此吩咐就如同对自己的下属做指示一般我不管你去怎么做但是要把这个人的名字打听回来。

田甜却是习惯了父亲的这种做派了人在上位呆得久了家里家夕都是一样的做派事实工大多数干部子女都有类似的感受爹妈的话有点不讲理但是你就得听二

按常理这种情况下她可以嘀咕两句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还就没觉得老爹的话不讲理只是微微地撇一撇嘴心说再怎么着今天也不能打电话给他了。

结果就是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正驱车前往党校的路上就接到了田甜的电话一时间心里也挺麻烦的心说我帮着提拔省移动一个老总也不过就是工嘴皮碰一碰下嘴皮可是想杳一个…小小的支行行长…………你看这耽搁了几天啦?

想做点事情真难啊他心里禁不住暗叹一声“成你真想知道那咱们中午谈吧我去电视台接你这总可以吧?”

中午?那最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田甜放下了电话心说不是晚工的话我也不用提防什么。

!晒章嚣张的拖鞋

事实上陈述事情是很简单的只不过做事比较复杂而已就在陈太忠接到田甜之后三两分钟就把整件事情说得明明白白了。

“原来是为了对付朱秉松?”田甜可是知道自家老爹跟朱秉松的恩怨想当初蔡薪和朱秉松翻脸的时候上谷市常务昏市长齐国民父女被连锅端其中齐女就是田立平授意拿下的不付出相当的代价这种恩怨根本就没可能化解。

“你以为呢?”陈太忠哼一声不屑地撇一撇嘴你老爸倒好捡着有用的人往外推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他说…最近省里会有此变动”田甜也觉着自己的老爹做得有点过分了少不得讲一讲其中的缘由却是顾不得考虑这话合适不合适泄露了。

“我知道他考虑到变动了嗤”陈太忠脸工的冷笑越地不屑了“这不是怕连累了他吗?所以我才不接你电话了没想到田书记又改变主意了。”

粉黄小陈也知道变动?田甜听到这里隐隐觉得自己老爹做错了什么不过她当然不可能附和着陈太忠说自己老爹的不是说不得等笑一声素纺的人我也接触过一些真的是很可怜的。”

她这话说得倒也真诚以前做为素波电视台主持人她跑过一些现场接触过不少人对某些东西还是比较清楚的对民间疾苦并不是所有芒部子弟都能做到毫无感触。猪荡大虫嘿然一笑却是不肯接口田甜风他兴数不高一判阴野找※个话题要不这样咱们打算去哪儿吃?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过来。”

嗯?”陈太忠听到这话眼珠一转笑着点点头行我带你去个地方咱们叫外卖吃你爸想过来就过来吧。”

一边说他一边打一把方向盘驶向了紫竹苑心说我也学一学那阳里把自己的隐私开放给田立平一点且看这老田会怎么应对~反正这房子是韩忠的又不是我的。

看到汽车居然驶进了紫竹苑停在了一栋别墅门口田甜就有点纳闷了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这个地方是你的房子?”

现在我住着呢”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他本有心再说一句昨天雷蕾也在这儿可是想一想这么说总是有点轻浮不但不是朋友之道也不符合他这副处的身份终于打住了。

可是他不说田甜又怎么可能想不到?怪怪地看了他一眼之后跟着他走进别墅四下一打量果然别的不说只说女式拖鞋门口就六双棉的六双凉的男士的却只有区区的三双凉的这家伙还真够荒唐的。

陈太忠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一时也焕得解释索性又从鞋柜里拎出一双新的女式拖鞋”给你穿这双。”

田甜出身大家自然明白这意思那就是说那五套鞋都是有主的你是外人就穿一双新的的吧犹豫一下才嘀结一声“万一我爸来你把这些鞋……收一收?”

我还就是要让他看呢陈太忠笑一笑冲她挥一挥手行了你打电话吧我去给饭店打电话你老爹有什么忌口的没有?”

田立平一听说陈太忠之要借素仿敲打朱秉松心里登时就是一片敞亮~得我还是误会小陈了人家找我办这事儿是合则两利的好事我边真不该拒绝。

于是他也打算来赴宴不过一听说那地方是在紫竹苑一时就有点犹豫想了半天没叫自己的司机只带了新任的秘书小姜前往二

做秘书的都是与脚伶俐的主儿…小姜帮着领导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拖鞋禁不住眨一眨眼我靠太嚣张了吧?

田立平见到自己的秘书愣神说不得也侧头扫一眼随即转回目虎只做不见也不换鞋一双皮鞋就这么踩着昂贵的实木地板吧嗒吧嗒地昂然走了进去。

田书记可以这么做可是小姜苦恼了这鞋该换不该换呢?不换吧那是招惹了陈太忠和田书记的女儿了换吧这又算没紧跟领导的步伐这这这

换了吧犹豫再三姜秘书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老板不换鞋是人家有那身份我学老板就是对老板的不尊重。

事实工田书记心里也敞亮着呢我堂堂一个地级市政法委书记登门”陈你不但不出来迎接还不知道把门口这些混蛋玩意儿收一收那是在向我暗示呢这小混蛋真的很不爽。

不过不爽归不爽请自己来这种地方吃饭可见陈太忠也没把我当作外人田立平太明白这些因果了别的不说只说这栋别墅连房子带装修加上简单家电家具什么的算下来怎么还不得两百万左右?凭他一个小小的副处不吃不喝攒三十年也买不起不是?

人家不怕让我看到这些这就是交好之意不过这混蛋做事难道就不知道低调点吗?这种东西可是一举报一个准。

事实工陈太忠和田甜离他并不远两人就在大厅里坐着呢见田书记来了赶紧站起来田书记来了?您到的时候按一下喇叭嘛我真的失礼了。”

你小子就该站在门口迎接我的!田立平笑着摇一摇头又都不是外人客气个什么?那个是我的新秘书小姜市人大姜副主任的儿子。”

是不是外人那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田书记有意点明小姜的家世固然有请对方关照小姜的可能但大抵还走向陈太忠暗示你看我没把你当外人不是?

一边说着话田书记一边有意无意地瞥一眼自家女儿的脚下嗯一双新棉拖还好还好。

客套几句之后外卖送了过来“小姜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陈太忠却是张罗着开了一瓶木桐酒“田书记不喝白的就来点红的吧?”

坐下吃了一阵之后田立平才关切地问“…小陈你这房子是买的?”

“借的不过跟买的差不多”陈太忠笑着回答他才不给田书记关心自己的机会“最近总来素波怎么也得有个落脚点不是?”

这话噎得田书记不轻借的就借的吧还说什么跟买的差不多”这是有意在我面前挑衅啊我说你能不能不这么嚣张呢?

然而很快地田书记就知道人家陈太忠为什么这么嚣张了“许书记也知道贾志伟的事情而且表赤…关注。”

你小子牛啊蒙艺要走了你又靠上许绍辉了这一刻田立平真的有点无语了黄老老蒙许绍辉这些资源你是怎么整合到一块儿的呢?

当然他并没有阴怎陈士克在骗自只许绍辉和朱垂松的恩然一他也明白得猿浮世碎裂现在是不行了若是老实夹着尾巴大家也不会怎么为难但是想借这股子乱劲儿向素纺伸手的话许绍辉看不顺眼是很正常的。

姜秘书在一边听得却是心惊胆战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的能力已经估得相当高了然而现在才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的副处二

怪不得人家敢在门口那样摆拖鞋呢”小姜想到这儿也悄悄瞥一眼田甜的拖鞋心说还好田甜还没在这儿混上一份儿凉拖

他正稀里糊涂地琢磨呢听到老板话了“…小姜你收拾一下小陈咱们去沙那儿聊”这下他明白了得剩下的话老板不让我听了。

确实剩下的话还真不合适他听了坐在沙工田甜忙着帮洗茶倒水田立伞看一眼陈太忠身子向沙工一靠微微一笑“你对我怨气不小啊。”

整贾志伟真的是一件太简单的事儿了下面反贪局高局长答应了工面有许绍妈在关注田立平只需打个电话就算完美的事情实在不值得多说。

这么简单的事情之所以如此地绕来绕去如此地难办不是程序上出了问题是人出了问题说这个工作效率大抵是跟人有关的。

“我怎么能对您有怨气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坚决不肯承认“我跟田甜是好朋友这么算下来您是我的长辈啊您看这次贾志伟的事儿我一开始都没敢跟您说还是先托田甜问的您呢*……”

你小子能不能少两句废话这不乏有意打我的脸吗?田立平是真的服了他了说不得重重咳嗽一声打断他的话旋即四下扫一眼轻声话“蒙书记走了以后谁会工来?”

这话问得真不见夕而且还话里有话一小子不是我有意跟你见外实在是我不敢乱动有苦衷啊我!

你也距我玩儿瞬移?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人家田书记要态都放得这么低了他也实在没办法州较了于是清清嗓子又低声回答这个…可能是杜老板吧。”

“嗯”田立平微微点一点头这个说法跟他估计得差不多否则眼下天南形势不会如此诡异沉吟一下他又问了那老杜那边又是谁工呢!”

“呵呵”陈太忠笑一下也不作答而是端起茶杯轻啜了起来。

田立平当然不会认为他不知道虽然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只冲丫这做派意思就很明白了田书记不该说的话我不会说的二

那就是说省里有不少人知道杜毅要上位了估计变数也不大了然而这个省长的位子可能还存在一点变数所以小陈不说。

不说怎么可以?这个位子挺关键的于是田书记见他做作的样子也不吱声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他小子有本事你就扛住别说一我女儿是你的好朋友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二

他不说话陈太忠也不说话于是大厅里的形势显得挺诡异的陈某人低头专心看着茶杯好像里面有美女在裸泳一样田书记却是仔细盯着他的脸看似乎现他脸上正在播出《新闻联播》一般。

最终还是田甜打破了僵局在听到蒙艺要走的消息之后她惊讶了好一阵才轻推陈太忠一把太忠我爸问你话呢。”

“呵呵”陈太忠终于放下手中的茶杯冲着田立平苦笑一声“嗯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也许…是个熟人?”

熟人?田立平的脑子开始打转了知道杜毅要上位他就算清楚了省长是要从外省调过来人或者中央下来人了所以仅仅“熟人”两个字就把可能的范围缩小到不能再小了二

很快地他脑子里就出现几个从天南出去的干部的名字良久之后他才笑一声“呵呵这样啊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l寻、陈你还有什么事儿没有?”

田甜听这句话就跟陈太忠听蒙艺和那健东聊天一般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死活不明白里面的意思怎么太忠说了“熟人”俩字儿老爸好像就猜到了是谁一样呢?

这就是境界的问题了田立平想明白了里面得已和不得已的事情就知道陈太忠为什么不想说了也知道这话没办法再问了于是只能站起身走人。

对田甜该不该跟着回做老爹的没话也说不清是不是在纵容某些事不过做女儿的可是要替老爹的面子着想呢门口那么多拖鞋我肯定不能在这里呆着不是?

姜秘书手脚灵便田书记一站身他就跑到门口换鞋了田甜就要慢一点了走到门口将黑袜子裹着的细小纤足伸进棕色的高跟鞋看一看老爹已经走远犹豫一下她转头看一眼陈太忠一呼嘴嘴角泛起一个诡异的笑容轻声地话了“天热了棉拖快穿不住了”